回眸“浪姐”三年,限定團的概念卻被逐步做空


又一年“浪姐”收官,不知不覺看過三年。

8月2日凌晨1點,當王心凌帶著三代姐團一起亮相賽后發布會時,曾經的許多激動都變成了平淡,自嘲穿得像個火龍果的譚維維說,“困懵了”。

從2020年9月4日到2022年8月2日凌晨,兩年時間不到,三代“浪姐”出爐。

姐圈的風浪要比想像裡更叱吒,只是都藏在時間的快速更迭裡。

初代姐團:寧靜親手敲碎成團概念

在“浪姐3”的總決賽上,那英和寧靜作為陪伴的師姐也各自拿了獎杯。

發言裡,寧靜小聲嘟囔式的告誡所有姐姐,千萬不要在舞台上說不想成團之類的話術,只能在心裡想一想,畢竟時不再來。

這句話瞬間讓人回到2020年9月4日晚的“浪姐1”總決賽,拿到C位的寧靜看著鄭希怡、王霏霏、阿朵等人未能成團,當眾黑臉,直言自己不想成團。

那年的寧靜充滿野心,早在總決賽開始前就在接受櫻桃採訪時表示自己參加“浪姐”只為C位而來,她並不遮掩自己的慾望,就是想要贏。

恰是這種野心,讓姐圈成團的概念更具吸引力。

但也是寧靜將這種期待值一點點打破,除開說自己拿了第一不想成團,她在總決賽當晚的後台直接開懟李斯丹妮、張雨綺、萬茜和黃齡,篤定自己不想成團,認為對方已經穿上隊服孤立自己,並用“熟悉的陌生人”來形容彼此,不睦的氣氛讓現場落至冰點。

因此,成團既解散的話題也在當時成為了焦點。

經過各種猜測,2020年第四季度,初代姐團還是湊在一起拍了團綜《姐姐的愛樂之程》,還一同合體亮相芒果跨年。

只是零點鐘聲剛過,寧靜在後台直接宣布解散,初代姐團X-SISTER剛進2021年,在完成第一次合體舞台後,就原地解散。

寧靜的兩次反复,讓姐圈成團的概念成為了空談。

因此,她在“浪姐3”看見孟佳、李斯丹妮和金晨後不斷感慨X-SISITER要重組,卻讓孟佳直接追憶在跨年晚會後台,看到寧靜宣布解散時淚如雨下的畫面,曾經的陰影不言而喻。

都是已經成名多年的女明星,要湊個女團是“浪姐”最大的噱頭,外界都在好奇如何才能讓這些習慣各自為戰的女明星能夠彼此磨合協作,寧靜一錘子就敲碎了它。

如今50歲的寧靜懊惱自己48歲時太年輕,不懂成團的意義。

有一說一,寧靜雖然讓姐圈成團變成了隨機且隨性的事情,但“浪姐1”時,每個女明星為了成團的拼是真實的、

總決賽當晚,黃曉明接受櫻桃採訪時自曝在後台看到王霏霏的母親和藍盈盈落選後淚奔。

就算寧靜站到C位後黑臉說不想成團,也清晰可見她心疼身邊隊友的心情,她對於佔據更多出道位是渴望的,這就是看重成團本身。

延伸閱讀  任期將至,曲協主席姜昆成功把相聲送進大學課堂,本人將擔任教師

只是,後來的她太紅了、檔期太滿,沒時間和其他人排練,所以乾脆散團單飛。

二代姐團玩平衡

“浪姐1”並未上演女明星版《甄嬛傳》,這也為第二季的姐妹情深埋下伏筆。

有了第一季的出圈,“浪姐2”的陣容算是摸到了綜藝的天花板,那英、張柏芝開局就跨過了王菲和謝霆鋒的芥蒂;

週筆暢、容祖儿、王鷗、楊鈺瑩、陳妍希這些名字也都個個響亮。

中間加了一輪突圍賽,楊丞琳半途入局,曾黎這種極品美人也只能打了個醬油。

貴婦金巧巧因為鏡頭少,都氣得忍不住暗諷節目組看人氣來決定出鏡率。

這就是爆紅之後的效應,比起第一季時邀請女明星輪番吃了閉門羹,“浪姐2”開始前,連端水大師黃曉明都說他身邊的女明星們紛紛拋來橄欖枝,姐圈成了個香餑餑,資深女星們都想要參賽。

但是在這一季比賽里,清晰可見的是,那英練了一季,甚至躲在廁所裡抹淚,但最終舞台表演的成效平平;

張柏芝被那英拉著教聲樂,但該跑調還是跑調,絕佳的顏值是不朽的門面擔當,但真不能唱也不能跳。

所幸,整季節目讓人記住了那英的喜劇人身份,記住了張柏芝的大大咧咧、記住了周筆暢原來是個乾飯刺客、記住了楊丞琳和容祖儿的拼。

悄然之間,“浪姐”能夠幫這些資深女星立標籤,隱藏技能被放大。

關於成團,態度最激烈的當屬那英,總決賽當晚,她請了肖戰、沈騰、黃渤等大半個娛樂圈下場助威。

但在總決賽時,楊丞琳在出道感言時感慨自己沒有找任何藝人來打call,因為覺得尷尬,甚至連老公李榮浩有意助威都被她拒絕。

這番言辭說來無心,但卻完全可以對上她身邊的那英,連頒獎的李斯丹妮和萬茜都開始竊竊私語。

最終拿下C位的那英直接開腔回應了楊丞琳,認定自己出道以來從未求人,而這次求人拉票,是因為擔心自己進不去前七名,因此決定下場求援,她希望可以以後也能讓身邊人找她幫忙。

一來一往倒沒有傷到姐姐們的和氣,但是姐姐們之間的暗湧還是清晰。

2021年4月7日的成團夜後,那英在後台採訪直接認定團體應該有兩個隊長,自己是聲樂部分,週筆暢則是舞蹈部分,言辭之中悄然做了平衡,也驗證了她對於團隊分工已經有了預想。

只是成團即解散這句話對於二代姐團算是一語成讖,成團夜當晚的發布會成為姐姐們出道後的最後合體印象。

那天之後,她們各自奔忙,再未集體聚齊,團綜、舞台全部都打了水漂,但每個成員都資源暴漲,綜藝和商務都接到手軟。

哪怕是沒能成團的張柏芝、陳小紜等話題選手,都綜藝接到手軟。

延伸閱讀  Yumi爆輕生41天后首發文!回家過年“2022是幸運開始” 粉絲心疼力挺

名利雙收,是姐姐們乘風破浪的回報。

只是,對於那英來說,只怕是有點失望,所以她在“浪姐3”的總決賽上忍不住對著這些後輩感慨:“成了團,也沒什麼用”。 、

果然還是心直口快的那英,一語道破的姐圈的轉變,但她立即調轉話鋒,認定成團無用,但收穫了特別珍貴的友誼,還有自身散發出來的能量。

將成團的意義從組合變成女性之間的鼓舞,那英算是點出了姐圈內核的轉變,她沒說的是,鼓舞之外,翻紅、自我突破、撈商務也都是姐姐們更真切的獲得。

三代姐早已看淡成團

“浪姐3”開鑼,節目組也沒有料到請回了那英和寧靜來上演宮心計,結果卻是王心凌穿著校園款服裝搭配《愛你》點燃了氣氛。

在第一期節目裡,默默洗碗的王心凌突然就成了回憶殺鼻祖,一群80後、90後的中年人記憶回春,不顧發福的身材也要跟著跳起來,魔幻場面成為現象級。

對比第一季時女明星們之間還有微妙,第二季時張柏芝無限示好那英,第三季的女明星們從見面就親如一家人,哪怕是情敵碰面,哪怕算是語言不通,這些都可以快速被快樂友好的氛圍融化。

曾經撞衫都能翻臉的女星圈,如今的姐姐們見面就已跨過曾經娛樂圈的愛恨情仇,一秒立即姐妹情深。

不鬧脾氣、彼此協作成了女明星們之間的默契。早在那英說出“成團沒什麼用”這句話前,女明星們顯然都深諳了此理,有人為了翻紅,有人為了戲約增多、有人為了跨圈,總之,姐圈破浪一次,大家各有目的,卻並不彼此妨礙。

這並不是詬病節目,而是姐圈的姿態發生變化。因為2020年的“浪姐”橫空出世時,愛豆圈的女團風潮正盛,各種限定團陸續亮相,但基本都是匆匆幾個亮相後就開始各奔前程,這也驗證了限定團在內娛就水土不服,更何況如今的限定愛豆團已經全部畢業,已成絕版。

新人都尚且如此,已經看過娛樂圈腥風血雨的女明星難道不懂?成團不是目的,如何通過節目換來觀眾的認知和好感才是姐圈的價值。

目的清晰,女明星們又何必宮心計。

雖然節目組將出道名額增加到十人,雖然目前已經傳出於文文、張儷等人或將錄製一檔海邊經營酒館的真人秀等等,但是這都不限於必須要成團才能拿到的資源。

8月2月凌晨,“浪姐3”塵埃落定,王心凌穩站C位,譚維維、鄭秀妍、於文文、蔡卓妍、鍾欣潼、張天愛、郭採潔、薛凱琪、唐詩逸紛紛出道,整體名單和外界預估的大差不差。

十個姐姐穿著死亡芭比粉套裝亮相後台,雖然真的刺眼,但齊刷刷得很有女團氣勢。

採訪中,大家都顯然看淡了成團的概念,自嘲穿得像個火龍果的譚維維感慨以後未必還會參加真人秀,蔡卓妍和鄭秀妍如出一轍地表示應該要休息休息。

蔡卓妍直呼不用練舞的日子是幸福的日子,姐妹們以後有機會可以聚起來約飯唱K。蛤,難道不是應該一起去營業嗎?

娛樂圈里女團們出道後馬不停蹄開始跑場,姐姐們已經想好如何下班。

目前被爆出在籌備的節目,雖然被認為是“浪姐3”的團綜,但沒有湊齊十人全陣容,而且也並專門提供給已經搶到出道位的姐姐。

延伸閱讀  董洁帶兒子回大連,跟父親下廚做了一桌菜,豪宅寬敞依山傍水!

所謂成團之夜更像一場儀式,細看姐姐們的社交平台,商務內容琳瑯滿目、演出活動幾乎滿檔,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收穫。

Ending

看過三年“浪姐”,如果一定要說第三季有什麼遺憾,那就是劉戀和薛凱琪的《夢中人》沒有拿到最佳舞台獎。作為整季節目裡最出圈的秀,有種遺珠之憾。

但想想也無所謂了,大家都真情實感被代入,曾被驚艷,就已足夠。

就像薛凱琪說,現在很多人都喜歡劉戀,接來下希望大家都能多接受她們的新歌、新作品。

姐圈拋磚引玉,最終照入事業版圖飛升,這才是姐圈的雙贏。

成團概念已經被做空,但“浪姐”的意義卻並未消散,這些已經出道的女明星無論目的為何,都展露了她們拼盡全力的過程,這個真的很美好。就如同寧靜說,這些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自成一團,不必強行成團。

除開摘得C位的王心凌,劉戀、徐夢濤、張薔、黃奕、張儷、張歆藝甚至是黃小蕾、吳莫愁,這些沒有搶到出道位的女明星,都展露出了自己的個性,讓外界都認識到了她們的另一面,這就是意義。

熒屏給30+女明星的露臉機會是不多的,這個節目的貴重並非成團出道,而是讓外界看到30加的女性不缺努力,也不缺才藝,缺的是被看到、被放大。

讓每個人都能solo出精彩,這比起成團的意義要可貴。所以,如果要辦第四季,其實可以不用弄組團出道的概念了,反正好看的是過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