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週換崗體驗】大理客棧老闆


央廣網北京10月1日訊息(總檯央廣記者任夢巖)十一黃金週,外出旅遊是很多人的假期關鍵詞。中國之聲特別報道“黃金週換崗體驗”,帶您來到蒼山洱海旁的雲南大理。“不快樂就一路向西去大理”,在這裡,腳步會不由地慢下來。

這些年,不少人都選擇了放棄大城市的忙碌生活,到大理經營民宿,一邊養家餬口,一邊享受生活。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願望?真正在大理經營民宿,現實真的如想象中那般美好嗎?


△何建文的民宿一樓(記者任夢巖 攝)

何建文在大理經營著三家民宿,十幾間房,背靠蒼山,面朝洱海。三家民宿中,有兩家是親戚搬家後交給他打理的,還有一家是幫朋友照看。這幾天我的工作,就是跟著何建文,體驗客棧老闆的生活。

記者:這麼多被單洗衣機能放得下嗎?

何建文:分幾天洗嘛,否則也晾不下。只能一天洗一點點,你看這些都是換下來的。

記者:這是你自己進的洗衣粉?

何建文:對,還有漂白功能。

何建文:基本要洗兩次:標準洗一次,空氣洗一次。

何建文:空氣洗了更蓬鬆,直接晾了。走吧!

△何建文在準備新的床單(記者任夢巖 攝)

洗衣機開始工作,我又跟著何建文驅車10公里去給客人打山泉水,來這裡打水的車排滿了不大的停車場,每個停車位的身後,就是早已改造成水龍頭的泉水開關。如此接泉水,很便利,又覺得似乎少了些蒼山洱海間的詩意。5塊錢,泉水隨便接;帶小推車的1塊錢;扛著桶進來的只要5毛。

何建文:洗一下。

記者:這裡的水怎麼這麼衝?都拿水龍頭啊!是上面連著哪裡嗎?

延伸閱讀  6天兩次登上國家級名單,岳陽這個村憑什麼?

何建文:對,上面有個池子。

幾桶水裝好,纏住封口,開車回去。

何建文:封一下就好,水不出來就行。

記者:這些能夠喝幾天?

何建文:看吧,兩三天的。

打回來的水,存在門口的水缸裡,何建文給每位客人都準備了一瓶燒好的山泉水,等他們回來直接帶回房間,剩下的,留著沏茶用。

何建文:缸裡留的也是山泉水,我拿出去衝一下。

記者:怎麼不用飲水機,多方便呀。

何建文:水溫不夠,衝出來的茶不好喝。

房間衛生找專業的保潔來做,打掃一間要20塊錢。疫情前客人來往頻繁,床單被罩等就交給專業的公司清洗,拖鞋、牙刷都有專門的供應商,早餐客人在民宿所在的小區食堂吃 。國慶假期頭幾天的房早已就預訂一空。

何建文的這三家民宿中有兩家一樓都是大大的茶臺。在他看來,民宿和酒店的不同在於,民宿要多和客人聊天,聊得投機,回頭客也就來了。

記者:你這兒有個茶海,那邊有個茶海……

何建文:對,沒事的時候就是和別人聊天了。客人基本上都是熟客,自己起來自己走就行了,你不用查房。我就是沒把客人當上帝或者怎麼的,一家人一樣,你過來你隨意。像他們有的時候問,“小何在不在?”給我送到大理古城裡面去,我在的話就說“走,我送你去。”

△夜晚聊天之餘,何建文和愛鳥玩耍(記者任夢巖 攝)

延伸閱讀  山東一“鉅富豪宅”,是被翻修重建,距淄博22公里

何建文的手機上裝著8個商旅APP,一旦有一個響起,產生了訂單,他就得把相應的房間在另外7個APP裡關掉。

何建文:它有訂單了,會像微信一樣提示的。你看,這裡面打著勾的是有人住的,淡季的話,一般客人提前2天定,有的客人來到大理臨時定。

記者:可以在上面投廣告?

何建文:可以啊,投廣告之後這邊還有一些活動可以參與,但我覺得沒什麼意思。我參與活動把房價調高,再打個折,還是這個價,有什麼意思嗎?

這兩天住在民宿裡的客人,基本會在10月3日離開,黃金週後半段的生意,何建文也不著急。也許有人到了大理當天,才會來訂房。傍晚,住宿的客人回來了,我跟著何建文給客人沏茶。從深圳來的瑜伽老師、從昆明來的退休阿姨,大家天南海北聊了起來。

受疫情影響大,經營有壓力時,他也做過預售卡,通過朋友圈賣出去。他認為與其在平臺上交廣告費、打價格戰,不如多花時間和客人們交心,培養回頭客,通過人脈有了更多本地客源,經營也會更放心。

何建文:尤其不要盯著網站,你控制不了,不如我想想身邊,做個自己身邊的活動,當時做了這個活動1000塊錢7個房間,做了50張卡,兩天我就賣光了。

國慶期間,隨時可能會有客人上門,何建文經常開著大門。偶爾有事,不在家裡,房間密碼就會直接發給客人。

△岑玉的民宿一樓(記者任夢巖 攝)

何建文是本地人,經營民宿沒有貸款或是租金的壓力。和他相比,從廣州來的岑玉選擇把客棧開在蒼山腳下,與當地村民合作,租下撂荒的土地,從民宿到場地租賃再到園藝,她都有涉獵。我就跟著她安排除草、管理客人三餐。

岑玉:現在帶著農民一起在做,總共算下來應該有差不多40間了,配合民宿的休閒環境,還有露營帳篷活動場地。場地要整理,因為雨季草太多了。

△ 岑玉種的薰衣草(記者任夢巖 攝)

2015年,岑玉放棄了在廣州的教師工作來到大理,像很多放棄大城市生活來大理的人一樣,頭一年的體驗是新鮮的。雖然客棧越做越大,但她慢慢發現,無論在哪裡,生活都會追著你。生活的瑣碎,依然逃不掉。

延伸閱讀  懷化海洋世界:節目表演豐富

對岑玉而言,現在的這家民宿更像是實現自己理想的一張門票。但能否就這樣永遠留下來?岑玉說,不一定,說不定下一個“大理”還在未來等著她。

岑玉: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很踏實。因為我不是追求什麼風花雪月來的,只在一個很自然很健康的環境裡,然後我很努力的做事情,我覺得這種感覺應該是最好的。可能在這裡覺得該乾的事情我都體驗得差不多了,想做的事情也做得差不多了,也許就有新的願望產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