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電商、服務,誰在下沉市場掙到了第一桶金?


美女,直播,陪玩,主播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TechRoomage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小鐵,授權TechRoomage轉載發布。

今年 1 月,小沙江鎮旺溪村出了一件稀罕事兒,白雪覆蓋的山里,冒出了半人高的春筍。

更稀罕的是,當地居民馬鈴最早看到這條消息是在 58 同鎮上,鎮裡有村民把這條消息發到了平台,這讓她很驚喜,過去一年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

馬鈴是58 同鎮App裡負責小沙江鎮片區的站長,現在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自己的微信名片推薦給小沙江鎮的村民,再通過社群運營,向村民介紹58 同鎮。很快,一個新註冊的微信號顯示滿員,她趕緊開通了下一個賬號。

她真正的目的,是讓當地的居民,都能用上 58 同鎮,在平台內尋人尋物,招工找工作。

成為站長以前, 90 後馬鈴一直在家照顧孩子,空閒了幾年。偶然做了站長,生活裡反而多了點有趣東西,她越來越多地走出了家庭,“能幫助到很多人,確實很幸福,比較有成就感。”

兩年前, 58 同城開始著手發力“鄉村版 58 同城”—— 58 同鎮。目前,這個以“鎮”為單位的產品,已在全國開設一萬多個鄉鎮信息站點,覆蓋 31 個省,日均訪問人數超過千萬人。

下沉市場風雲詭譎,每天都有人找到新的產品落地途徑。這片等待開發的荒地,正在從藍海變為紅海。或主動或被動捲入這場下沉戰爭的他們,率先掙到了第一桶金。有些人是家庭主婦,有些人是返鄉的農民工,還有人是沒離開過大山的小女孩。

平台想要敲開下沉的門,找到新的增長點,面對的可能是一個又一個完全不同於“五環內”的問題。問題的答案,就藏在這些“掙到第一桶金”的人身上。

我在湖南,回鄉後成了鎮裡的“站長”

小沙江鎮,位於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距縣城 97 公里,境內多山,村民出山一次並不容易。手機成了人們獲取信息的重要平台,尤其是微信朋友圈。隆回縣本地有不少陌生人微信群,只要是隆回人,都能拉進群裡。

群友很少交流,大多數人的習慣是,看到好玩兒、有用的信息,就往群里扔。

這也是馬鈴重要的運營渠道。在馬鈴成為站長以前,除了微信群,鎮裡並沒有出現一個平台,能把全鎮的人連接在一起。

“我記得剛開始做的時候,很多人比較排斥,以為是微商。”馬鈴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去年鎮裡出了一個比較轟動的事件,就是去山上挖藥材的一位女士失踪了,我們通過平台發布信息,非常多的民眾自發參與到救援(中)。”

人雖然沒有找到,但那次尋人事件以後, 58 同鎮的影響力在當地村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馬鈴的工作也慢慢變得順暢:“招聘求職,或者當地的老百姓需要請人摘金銀花,需要找工作的人都會來找我打聽。還有一些很普通的,土特產銷售,比如獼猴桃,豬血丸子,臘肉什麼的。也有協助發布通知,比如電力部門會找我發布停電通知。 ”

村鎮屬於熟人社會,很多產品落地到村鎮時,不可能完全沿用城裡的經驗。馬鈴是 58 同鎮運轉的一個核心,平台提供了基礎的功能,馬鈴像是一個樞紐,串聯起了整個小型社區的運轉。

58 同城也在嚐到下沉流量的甜頭以後,宣布未來繼續發力“下沉”市場。

過去兩年間,下沉成為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最值錢的關鍵詞。內容產品最早試水,隨後,各類電商、服務類產品同時發力,移動互聯網向下探索。

我在雲南,直播讓我第一次存下了錢

雲南普洱,玲玲最近忙著收茶葉。從普洱城區回到家務農後,玲玲一家人把重心放在了茶園。

她在農村長大,什麼活兒都能跟著大人學,學不會的也有足夠的時間自己摸索。青春期那段時間,為了躲避父親的暴力,玲玲一個人偷偷溜到了市裡,開始了漫長的打工生活。

有時候給人洗碗,有時候給人賣衣服,有時候在酒店做服務員,粗活重活,都做過,但玲玲不大識字,好多輕鬆的工作做不了兩天,就會給自己惹來麻煩。和母親一商量,兩人打算回到家種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回到山里以後,時間反而多出來了,茶葉需要時間生長,並不時時都需要盯著。她看鄰居刷短視頻有意思,偷偷留意記下名字,回去下載了快手。

玲玲性格開朗,說話不怯場,身邊的人只是刷刷但並不愛發東西,她卻覺得,玩兒短視頻,自己不拍,還有什麼意思呢。

拍攝的原則只有一條,平日在家做什麼,就拍什麼。 “挖茶地,背玉米,拍一些重活兒,他們愛看,就會上熱門,我感覺大多數人是不是喜歡我們農村的生活?”玲玲很聰明,視頻的播放量是擺在眼前的,但那會兒手機太差,拍出來的視頻,畫面過度曝光,不夠清晰。

等晚上回房間裡直播,鏡頭又會突然變暗,非常影響互動效果。

玲玲不想放棄自己的“直播”事業,她趕回市裡,分期付款買下了當時OPPO的新款,遠超舊手機的拍攝功能。視頻質量和直播的質量提高以後,喜歡她的人越來越多,靠著直播的時候給粉絲表演唱歌,她身上的錢多了,每個月都能存下來一部分。原來在市裡打工,她習慣把每個月的工資上交給母親。這是她第一次實現“財務自由”。

她花錢給自己買化妝品,在快手看視頻學化妝,買直播的設備,在房間里拉了一道簾子,搭了一個非常簡單的直播間。

通過快手,很多的雲南老鄉認識了玲玲。她最火的一首“歌”,也是以雲南元素為主自己編出來的。

最近茶葉抽芽,她成天成天把時間耗在地裡。過去總是把茶葉背到寨裡賣給收購的人,今年,不一樣,她在快手有了粉絲,玲玲把一部分茶葉掛在了直播間,開始了自己的電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