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6.3分的《斷·橋》,為什麼沒能成為第二個《少年的你》?


作者| 明明

編輯| 胡圓圓

上映之前,外界對偏向小眾氣質的犯罪類型片《斷·橋》不乏期待:曾經合作過《觀音山》《蘋果》等多部影片的黃金搭檔“導演李玉+製片人方勵”再攜手,馬思純、曾美慧孜兩大影后同台,王俊凱扮演底層少年。頂流人氣發揮了巨大號召力,貓淘想看人數加起來超過百萬,首日票房破7500萬。

然而上映之後的《斷·橋》,口碑、票房走勢還差了點意思:豆瓣6.3分,貓眼8.3分,不能算是很樂觀的口碑。上映第五天,被《明日戰記》反超。其預測票房也相應有所下調,從3億+下調到2.56億。

粉絲全力打Call之外,其路人盤相對有限,除了“吻戲”“降智”登上熱搜,最出圈的或許是女主馬思純駕車逆行扔垃圾、道歉的新聞。懸疑犯罪題材是否是流量轉型的捷徑? 《斷·橋》為什麼沒能成為第二個《少年的你》?

國產犯罪片陷入“南方雨天+方言”套路

“既不文藝,也不商業,李玉一貫的風格。”有影迷評價道。

拍紀錄片出身的李玉在影片中運用大量特寫、跟拍鏡頭構建出寫實質感,故事從黃雀市一具在大橋中被發現的骸骨開始,男女主攜手追尋真相和正義,牽扯出黑暗過往。全片能看到不少似曾相識的元素:《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式的都市奇情罪案,《少年的你》式的邊緣少年守望,《小偷家族》式的陌生人構建的“家庭”,但每一層面都點到為止。

片中最大的BUG是結尾部分:曉雨拿到關鍵證物U盤之後沒有選擇報警而是報私仇,從而導致了最終的悲劇結局。 “為什麼不報警”甚至登上了熱搜,導演李玉在微博解釋為“人性複雜,這恰恰是電影最真實的地方”,但並不令人信服。美術、攝影、剪輯則盡力彌補著劇本邏輯上的漏洞,雖共同營造出強烈的個人風格,但對於許多觀眾來說,直接觀感便是“畫面太暗”,視覺語言並不友好。

同其他頂流主演影片一樣,影片上映前後排面拉滿:某提前點映場開場之前,黃牛扎堆,觀影過程中,粉絲開始全場散發自製應援手冊,上面印著王俊凱出道以來的所有作品,映後提問中,所有的問題全部指向“小凱”,金馬影后、金像獎影后曾美慧孜被“無視”;從線上超話,組織打分,到線下廣告打Call,影片預售破3000萬的成績,與粉絲的努力密不可分。

延伸閱讀  從校園篇過渡到社會篇的焦浩軒,TVB《愛回家》頗有爭議的故事線

流量與影片的碰撞,怎樣才能價值最大化?我們此前在《朱一龍個人票房破50億,人生大事成就“頂流”轉型範本》一文中已經談到過,中小成本親情題材是流量轉型的最佳選擇,另外懸疑題材也受到偏愛。與自身貼合度較高的角色、妝造、拍攝視角往往能夠彌補演技不足。

王俊凱近年來在電視劇領域頗有建樹,《重生之門》稱得上大熱,另《我和我的家鄉》等主旋律影片中露面頗多,轉型嘗試值得肯定,但在電影領域仍需一部有分量的代表作。 《斷·橋》之後,由其主演、傳聞中有望定檔國慶檔的主旋律影片《萬里歸途》,將會迎來市場檢驗。

從犯罪類型的市場價值層面來看,罪案題材挖掘商業性,一般有兩個方向:追求懸疑強反轉、燒腦刺激的爽感,如《誤殺》《調音師》;另一個方向則是加入愛情元素,如《少年的你》。但《斷·橋》兩邊都不靠。

同樣是邊緣少年少女的相互守望,同樣搭檔了金馬影后,馬思純對標周冬雨,同為TFBOYS成員轉型之作,王俊凱對標易烊千璽,《斷·橋》的碼盤思路,不免會與《少年的你》加以對比,相比後者豆瓣評分高至8.2分、橫掃金像獎,同時在商業上取得了更大成功,前者差在哪裡?

將狗血的晉江言情小說原著,拔高為講述校園霸凌問題的現實主義之作,導演曾國祥功不可沒。影片有獨立電影的技巧,卻擁有商業片的內核。從《七月與安生》到《少年的你》,他和監製許月珍證明了團隊工業化生產的能力。

近兩年來,票房爆款普遍具有強情感共振的特徵。從《少年的你》到《你好,李煥英》,“好哭”成了大眾自發案例一部影片的直接標準。魯迅曾說:悲劇是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在悲情敘事中,男女主角需要首先發展出真實可信、深刻美好的感情,與觀眾建立起足夠的情感聯繫,最終的毀滅才會震撼人心。而強行按頭缺乏化學反應的CP只會給人莫名其妙的感覺,也不會對其訣別產生痛惜感。

親情線方面,范偉扮演的養父“朱方正”作為女主聞曉雨的殺父仇人,對其關懷備至,撫養她直到研究生畢業,兩人絕不應只有“仇恨”, 曉雨在決定報仇時也不應沒有絲毫掙扎。愛情線的發展也不能令人信服,相差11歲的馬思純與王俊凱,CP感約等於無,王俊凱的銀幕初吻,甚至被影評人描述為“小姨親外甥”。

另外,方言雖然能夠在一定層面上掩蓋表演的問題,同時也面臨著創作套路上的重複。從《南方車站的聚會》到《風平浪靜》《熱帶往事》,再到《斷·橋》,“南方雨天+方言”儼然已經成為了國產犯罪片的標配。固然,極端天氣有利於烘託人物心理狀態的變化,方言更能夠突出底層一面,但容易讓觀眾審美疲勞。正如一則高讚短評寫道“不是什麼片子都叫懸疑,不是懸疑就得下雨,不是男女湊在一起就要談戀愛”。

暑期檔將盡尾聲,誰能接棒?

3月-5月連續三個月票房達歷史最低點後後,暑期檔終於有了回暖和起色。在爆款《獨行月球》和黑馬《人生大事》的共同拉動下,據國家電影局公佈數據,8 月13 日16 時38 分,今年暑期檔票房達到了75.85 億,已超過去年暑期檔的總票房。

延伸閱讀  徐崢多次傳緋聞,為何陶虹不抱怨不澄清?開放式婚姻和徐帆相似

觀眾對合家歡喜劇渴望已久。據藝恩數據《2022 上半年中國電影市場報告》,2022 年上半年,各類型影片供應量和票房產出都呈現縮減態勢,其中喜劇片縮減最厲害,數量下降63%,票房下降73%。

問題是,《獨行月球》和《人生大事》之後,誰能接棒?科幻片《明日戰記》和懸疑犯罪片《斷·橋》均在口碑上存在瑕疵,覆蓋人群有限,剩下的10余天,最有分量的或許是本週末形成對打之勢的兩部動畫片。

繼環球IP《小黃人大眼萌:神偷奶爸前傳》宣布定檔本週五8月19日之後,8月15日,3D動畫《新神榜:楊戩》也宣布將於這一天全國上映,從已有資料來看,延續了追光動畫上一部《新神榜:哪吒重生》古風混搭賽博朋克的風格。但從前作來看,這兩部影片均屬於4億+量級,大爆的概率不算大。

疫情后遺症持續發酵,今年以來,肉眼可見地,定檔窗口期越來越縮短。從清明檔改檔至暑期檔的《人生大事》《神探大戰》從定檔到上映,宣傳周期只有半個多月,《獨行月球》從官宣到上映,宣傳周期僅有10天,《新神榜:楊戩》進一步縮短到只有幾天。

疫情影響下,加之過審的不確定性,“片荒”和“突發定檔、宣傳周期短”等趨勢將在下半年延續。由此帶來的影響便是距離國慶檔僅有一個多月,目前尚無重磅商業大片定檔。而以往大,集中在上映前兩週,宣發預算壓縮,這勢必會對每一部影片、尤其是頭部大片的精準宣發能力帶來很大的考驗。

幸好,還是有一些好消息的:國家電影局近日發布通知,在8至10月開展2022年電影惠民消費季活動,鼓勵電影出品、發行單位積極投放優質影片進入市場,推動更多新片大片加快上映,聯合多家電影票務平台發放共計1億元觀影消費券。政策鼓勵下,或許會迎來一波新片入場,拉動行業復甦。

今年中秋檔已有12部影片扎堆,女性電影色彩突出,其中李少紅、張艾嘉、陳沖聯手執導的《世間有她》,以及聯瑞影業出品、延續家庭親情路線的《媽媽! 》受到重點關注。

而在待映項目中,除了《無名》《長空之王》等,還有五一檔撤出的《哥!你好》《檢察風雲》《保你平安》等片,以及暑期檔撤出的《學爸》,均屬於被看好的潛力股。

延伸閱讀  劉亦菲《長陵》終於定下來了,男主不是吳磊,新男主爭議有點大

當前,北影節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當中,眾多影迷每天來回趕場,觀影熱情並未退卻。被炒至2500元+的《航海王:紅發歌姬》,更是熱到出圈。 “希望能盡快在影院看到更多好的國產片。”一位影迷表示。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