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同桌的你》讓他賺了800萬,為何詞曲作者高曉松只賺了800塊


一、

1996年,因為一件事,老狼和曾經帶領他成為“校園民謠之父”,且甘願自己掙800塊、老狼掙800萬的高曉松,徹底決裂。

和高曉松牛逼的家世相比,老狼的家世也不錯,本名王陽的他,1968年冬天生於北京,父親是中國航空航天部總工程師,母親是中央廣播交響樂團團長。

因為這樣的出身,老狼從小就受到音樂的熏陶。大院裡筒子樓的走廊上,時常目睹殷秀梅、孫國慶一展歌喉。

那時候他還不懂欣賞,但他覺得他們好帥,好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和他們一樣。

上初中時,學校開了吉他班,出於愛好,老狼報了名,沒事就抄劉文正、羅大佑的歌。但也僅此而已。真正促使老狼迷上音樂的,是一個女孩。

1988年春天,19歲的老狼在北京八中讀高三。有一天,他在中山公園背單詞,遇見一名長發女孩,穿著藍色背帶褲,坐在木椅上靜靜地看書,美得很。

老狼對女孩一見鍾情。打聽後得知,女孩是自己的小師妹,八中高一的學生,名叫潘茜,是學校小有名氣的文藝骨幹,才貌雙全,品學兼優,追求者眾多。

為了吸引潘茜的注意,老狼投其所好,苦練一段時間的吉他,終於在學校的藝術節上自彈自唱了一首齊秦的《狼》,大放異彩。

這一招果然立竿見影,還沒等老狼出手,潘茜就主動示好。老狼表演完,剛來到後台,就看見潘茜在不遠處笑盈盈地望著他。

老狼紅著臉伸出手:“我叫王陽,咱們能交個朋友嗎?”潘茜莞爾一笑:“我知道你。”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大概就是這樣,郎情妾意,兩人開始了甜甜的戀愛。

放學了一起去食堂打飯,吃完飯在學校的梧桐樹下聊天,在樹上刻下“愛到永遠”的約定。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老狼迎來了畢業,並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

二、

1988年秋天,即將20歲的老狼,在北航三分院開始了自己的大學生活。

雖然上了大學,但因為仍在北京,老狼和潘茜的交往並未受影響,每當下了晚自習,老狼就和以前一樣,帶著潘茜四處遊玩。

沒地方去時,就去后海邊唱歌,高興的時候還會喊兩聲。後來潘茜提議:“我看你以後(唱歌)不要叫王陽了,就叫老狼吧!”老狼的藝名就此得來。

藝名有了,歌也越唱越好,距離老狼搞出成名作《同桌的你》越來越近。

同年,比老狼小1歲的高曉松,考入了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在崔健等搖滾前輩的影響下,萌生出組建樂隊的想法。

1989年的一天,潘茜的同學金立對老狼說,高曉松組建的“青銅器樂隊”要找一主唱,“你也會唱,要不去試試?”

雙方約在南禮士路的建築設計院門口碰面。

就在老狼等待的間隙,一個戴著草帽,穿著破襯衫,軍綠色的長褲挽著腿,腳上一雙夾角拖鞋的青年,出現在老狼面前。

老狼暗想:“這是清華學生嗎?不會是一賣瓜的吧?”

內心很忐忑,但老狼表面還是很鎮定。他把穿著奇特的高曉松帶回家,在他面前唱了一首《我要的不多》和《天天想你》,高曉松聽完很滿意:“行,就是你了。”

樂隊成立之初,高曉松等人創作出《荒種》《弗洛伊德弟子》《人與獸》 等反叛歌曲,並和當時已經名聲大噪的唐朝樂隊、黑豹樂隊、七合板樂隊一起演出。

為了呼應自己的身份和藝名,老狼還留了一頭“狂野”的髮型。

儘管大家很用心,但與崔健、竇唯等閱歷豐富的創作者相比,青銅器樂隊的表現還是略顯稚嫩。

一個偶然的機會,老狼結識了張楚,一個又黑又瘦又小,像陝北來的農民一樣,唱起歌來卻判若兩人的小伙。

張楚西北風味的作品讓老狼和高曉松意識到,一首歌的韻味與創作者的生活經歷密不可分。

這個意識讓高曉松漸漸脫離了搖滾樂隊,回歸自身處境,風格大變,寫下了《冬季校園》《睡在我上舖的兄弟》等歌曲。

正是這一轉變,為後來的“柳暗花明”製造了契機。

三、

1990年暑假,21歲的高曉松興致勃勃地告訴隊員,遠在海口的一家名為“癲馬”的歌廳,向他發出了演藝邀請。

延伸閱讀  她是豪門白富美,卻嫁給貝克漢姆的憨兒子,看似吃虧,其實賺翻了

當時青銅器樂隊有六七個人,但經過考慮,只有高曉松和老狼願意前往。

那時交通不便,兩人一路南下,換乘了火車、大巴、輪船等各種交通工具,諸多輾轉,才終於成功抵達了海口。

那時沒有導航,好不容易找到名為“癲馬”的歌廳,負責人一上來就要先試歌。商量之後,兩人決定唱《一無所有》。

因為緊張,老狼起調失誤,把G調唱成B調,比崔健還高三度。好在伴奏樂隊特別友好,聽了半句發現調不對,就跟過去了。

考核通過,老狼和高曉鬆順利成為“癲馬”的駐唱歌手。歌廳沒有男生宿舍,於是二人“很榮幸”地和10個女服務員成了室友……

那段日子特別快樂,女服務員不僅教老狼和高曉松海南話,還偷花生米給他們吃。但好景不長,半個月後,二人就被歌廳老闆開除,理由是:他們不願意唱粵語流行歌!

當時賺的錢還不夠兩人回北京的路費,高曉松不打算回清華了,就讓老狼先回,自己則買便宜的車票到廣州,在同學的援助下又輾轉到了廈門。

這次經歷讓高曉松因禍得福。他邂逅了廈大新聞系的一位女生,女生給了他無數靈感,《同桌的你》就誕生於此。這首歌后來成為高曉松最得意的代表作之一,此為後話。

1991年,23歲的老狼從大學畢業,到一家工業自動化設計公司工作。

而高曉鬆在廈門生活一段時間後回到北京,轉頭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但沒考上。後來,高曉松進了一個叫“亞洲電視藝術中心”的單位做實習編導,無意中接觸廣告行業,得知特別掙錢,又開起了廣告公司。

工作之餘,高曉松仍然舊夢難消,在創作校園歌曲。

高曉鬆開廣告公司掙了不少錢,現金都是用塑料袋裝,但他很不開心。

有次和老狼吃飯,高曉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對老狼說:“我寫了這麼多歌,唱給誰聽呀?”

那時的老狼,外表光鮮,內心也很鬱悶。

自1992年潘茜申請到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後,兩人就開始了相隔千里的跨國戀。而他的工作,說是工程師,其實就是焊電路板,調調設備,無聊至極。

高曉鬆的失意,老狼的苦悶,彷彿被上天聽到,於是不久後一個機會從天而降。

四、

1993年,剛成立不久的大地音樂公司,為了尋找更多好歌曲向全國征集歌曲。後來在各種寄來的小樣中,該公司的企劃和製作人黃小茂發現了《同桌的你》。

那時黃小茂有做校園歌曲專輯的打算,於是找到高曉松,想要買下這首歌。

24歲的高曉松很快就答應了,但他提了一個要求:“這首歌必須讓老狼來唱。”

當時沒人看好25歲的老狼,只有高曉松特別篤定。他對老狼說,“這回你肯定簽約當歌手了”,但老狼感覺八字都沒一撇呢,就沒當回事。

同年10月,老狼接到高曉鬆的電話:去廣電部錄音棚錄音。那次,老狼錄了3首歌,分別是:《同桌的你》《睡在我上舖的兄弟》和《流浪歌手的情人》。

不久後,黃小茂給老狼一份合同,老狼拿過來一看,是一份簽約歌手的合同。

就這樣,真如高曉松所說,老狼喜出望外地成了一名歌手。

但起初,老狼沒有任何演出。

直到1994年,老狼參加CCTV大學生畢業晚會,身穿乾淨的白襯衫、藍色牛仔褲,深情獻唱了《同桌的你》,他才被一些人熟知。

同年,大地音樂公司打造的《校園民謠1》發行。

其中收錄的《同桌的你》《睡在我上舖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在全國各地流行音樂排行榜上連續數週位居榜首,老狼才真正意義上大紅大紫。

那一年,老狼26歲。

憑藉《同桌的你》,老狼獲得了800萬的收入,而詞曲創作者高曉松,僅僅得了800塊稿費。不過高曉松並不在意。這一切,還僅僅是個開始。

1995年,27歲的老狼受邀參加央視春晚,以一首《同桌的你》獲得“觀眾評選最喜愛節目金獎”。

同年7月,老狼首張個人專輯《戀戀風塵》發行,20天便創下了23萬張的銷售紀錄,累計發行40萬張,成為當年中國內地歌手發行量最高的專輯。

名利的洶湧而來,讓很多事情發生了變化,為老狼和高曉鬆的決裂埋下了伏筆。

五、

老狼出名後,作為歌曲創作者的高曉松也隨之聲名鵲起,水漲船高。

延伸閱讀  38歲松田龍平與24歲英日混血模特再婚 女方已懷有身孕

這時候,高曉松飄了,動不動就自吹自擂。老狼說魔岩三傑好,他說不好,都沒他厲害。

1996年,光線傳媒想做一個發掘歌壇新人的項目,找到高曉松,高曉松沒時間,把這事推給老狼。

老狼覺得這個事情很有意義,於是認真挑選一些新人的歌給高曉松。高曉松當時在上海,老狼為此特意跑了一趟上海。

開始,高曉松說,“這些歌很棒,就這麼定了。”聊著聊著,忽然話鋒一轉,“這些人跟我比差遠了,哥們我……”老狼氣得摔門而去。

有一次,因為音樂上的分歧,兩人又吵了起來,桌子都掀翻了,高曉松還差點拿椅子砸老狼……此後兩人關係徹底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因為客觀原因,原本擺在兩人眼前的光輝路途一下子黯淡無光。

校園民謠的大火,吸引無數人湧入,一時間,大量粗製濫造的校園民謠歌曲扎堆出現,讓市場變得岌岌可危。

也是這一年,大地音樂繼續推出《校園民謠2》和《校園民謠3》,但並未激起什麼水花,也沒留下任何經典曲目。

見勢不妙,高曉松和黃小茂很快轉換賽道。黃小茂去鳳凰衛視做音樂總監,高曉松轉戰電影市場。

而老狼,則捲入了走穴演出的大潮中,背個包就出發,跟著大篷車走鄉串戶,經常一走就是一個月……

對此,老狼沒有任何不適,容易滿足的他,每天過得樂樂呵呵。

當時有個酒吧叫“88號”,上至社會名流,下至販夫走卒,都在那裡混。老狼也常去,有時在那裡能看見姜文、王朔,有時還能看到李澤楷,感覺很有意思。

曾經有一些唱片公司找過老狼,比如香港正東公司打算把他打造成“亞洲頂級歌手”,但老狼一聽說一天要上七八個通告,換七八身衣服,就被嚇住了……

事業失意,但老狼卻收穫了意外的驚喜。

六、

1998年,已到而立之年的老狼,和29歲的高曉鬆在酒吧偶遇。時過境遷,兩人撫今追昔,都很感慨,於是故人相逢一杯酒,放下恩怨,冰釋前嫌。

一年後,高曉松拍完自己的第一部電影《那時花開》,老狼唱了電影的主題曲《月光傾城》。

同年,潘茜放棄國外優越的工作條件回到國內,和老狼結束了多年的跨國戀情。甜蜜生活的加持,猶如“昨日重現”,重新激發了老狼做音樂的熱情。

2002年,34歲的老狼推出了第二張個人專輯《晴朗》。這時,距他發行第一張專輯已經過去了7年,新專輯引發了歌迷熱捧。

同年,老狼早年參與的《校園民謠1》《青春無悔》二合輯及其首張個人專輯《戀戀風塵》全部再版熱賣,以至於媒體將2002年的內地樂壇定義為“老狼年”。

生活全面回暖,讓老狼找回了往日的快樂。但誰也不知道,一個危機正漸漸朝他逼來。

2003年,老狼參加鳳凰衛視《走進非洲》的拍攝,原本乘坐的飛機突然在半空墜毀,因為一位同行人員的遲到,老狼和拍攝組誤機,才免遭此劫。

與死神的擦肩而過,讓老狼目睹了生命的無常,也促使他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2004年,36歲的老狼和女友潘茜結束了18年的愛情長跑,正式邁入婚姻殿堂結為夫婦,兌現了曾經刻在梧桐樹上的諾言。

婚後,老狼沒有沉迷在溫柔鄉一醉不醒,而是做了更有意義的事。

2006年,老狼將萬曉利、蘇陽等民謠歌手推薦給由自己牽線搭橋成立的獨立音樂廠牌“十三月”,幫助後起之秀發行自己的唱片。

對別人來說,這是費心費力沒好處的事,他卻甘之如飴,動機僅僅是因為:“通過唱片這種形式,他們可以慢慢地被人知道,然後被一些人口口相傳。”

從第一次看到萬曉利在台上唱歌,老狼就被深深地震撼:“他的生活那麼苦,吃飯都成問題,但是歌裡沒有一絲憂傷。”

對音樂的大愛,讓老狼沒有局限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而是把目光放在更多優秀但生存艱難的歌手身上,讓他們有機會獲得曝光。

2007年,時隔5年之後,老狼推出了第三張個人專輯《北京的冬天》。

此後幾年,老狼很少在歌壇活躍,但在音樂之外,他卻找到了更大的舞台。

七、

2009年,老狼客串主持《勇闖南北極》,在挪威最北部的斯瓦爾巴特群島,每天漫長跋涉,睡簡易床,吃著簡樸的食物,只為欣賞黑白兩色的奇異世界。

因為迷戀戶外活動,2010年老狼又擔任了馬拉松挑戰賽志願者。他的主要任務就是給需要補充水分的參賽者遞水。這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老狼樂在其中。

當老狼像老僧一般在山野之中一步步往前行走時,昔日的好友、搭檔,卻在北京的高速公路上迷失了方向。

延伸閱讀  拼演技被贊!李易峰綜藝新人卻表現超高推理能力,自帶喜劇人特質

2011年,42歲的高曉松因為醉駕在北京街頭失事,造成四車連撞,被拘役6個月。

作為好友,老狼第一時間前去探望。看到高曉鬆在裡面吃糠咽菜,心裡很不是滋味。

高曉松獲釋後,老狼默默給他匯了10萬塊錢。怕高曉松難堪,他藉口說:“生日你不在國內,就當生日禮物了。”

老狼很有心,但高曉松畢竟不是他,因為獲釋僅4個多月,他就跨界到脫口秀領域,並且憑藉《曉說》再次翻紅,賺得盆滿缽滿。

作為曾經的好友兼搭檔,高曉松起了又落,落了又起,而老狼卻一直過著“不爭不搶”的平靜生活。

2013年,45歲的老狼喜得貴子,此後,他的生活就更佛係了。

別人問他最近聽什麼歌,他說:“我是一個粉刷匠,粉刷本領強……”

提到孩子,他一臉滿足:“我這兩年基本在家帶孩子,特別開心,小孩是個快樂的源泉,他的童真讓你完全不用跟複雜的人性較勁。”

喜歡簡單的老狼,每天盡情享受陪伴孩子帶來的快樂。如此“不務正業”,卻仍然讓他得到了一個別人求之不得的機會。

八、

2015年,《我是歌手》總導演洪濤和宋柯約老狼吃飯,邀請他加入。洪濤對老狼說:“我們的硬件是國內目前這種節目中最好的,你可以來這裡過過癮。”

老狼聽完有點心動,回到家後,看了看節目,覺得自己不合適,最後給洪濤發消息:“算了”。

春節後,宋柯又給老狼打電話:“你來補位吧,反正沒幾場,就當掙點奶粉錢。”不久後高曉松也打電話勸他:“你都快成奶爸了!”老狼坦言:“再不答應,就好像有點給臉不要臉了。”

2016年3月18日,老狼終於參加了《我是歌手》的錄製。

作為參賽選手,首場他有權選擇自己的代表作,比如《同桌的你》或者《睡在我上舖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但他選了朴樹的《旅途》。

老狼說:“《旅途》的歌詞特別像我們一點點長大的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被歲月摧殘,那些激情都已經慢慢消失在推杯換盞、杯光交錯的時間裡,但本身還是有音樂的激情在裡面。”

如今,老狼已54歲了。面容滄桑,但聲音溫暖依舊。

出道29年,老狼只出了三張專輯,一直活在這個圈子之外,卻一直被觀眾和歌迷記住。這在炒作成風的娛樂圈中,實在是太另類、太刺激的體驗了。

他淡薄名利,最紅的時候,想拋開一切,追隨女友去國外。

他用情專一,34年裡,無論多紅多出名,始終只愛一個女人,堪稱“歌壇情聖”。

他毫無架子,參加《我是歌手》,助理帶著他出電梯時下意識用胳膊擋住電梯口的人,他斥責:“你別學這些,別跟人家耍大牌。”

有人問老狼:“身處名利場,為何能如此淡然?”

老狼說:“小時候,身邊都是明星,平時光鮮亮麗,一到分房提干的時候就來我家,各種哭天抹淚……從那時起,我對明星就有另外的態度。”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