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二次开庭 李自称是婚姻的受害者



6 月 15 日下午消息,李国庆与俞渝离婚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并未当庭宣判。李国庆对媒体称,俞渝一方一直在拖延,“所以我就催他们赶紧判决,他们(俞渝)就老拖着”。

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二次开庭 李自称是婚姻的受害者 1

6月15日下午,李国庆与俞渝来到东城区人民法院,等候进入法庭,二人全程无任何交流 薛星星摄

李国庆表示,他的诉求还是平分股权,“离婚平分股权天经地义”,他强调他已经获得了半数以上股权的支持,董事会已经选举他为当当的董事长兼 CEO,随时都可以进驻当当。但他“不是过权力瘾”,是为了当当的发展,“光有股东的支持还不够,还要员工欢迎”。他还称,“我是这场婚姻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李国庆称,他已经向俞渝抛出了橄榄枝,早晚读书将收购俞渝股份,就等着俞渝开价。俞渝全程未发一言。

当日下午 3 时左右,李国庆一行先行来到法院门口。李国庆称,因疫情影响,他曾要求线上审理,但俞渝不同意,这才改为线下审理。他揶揄道,“网络公司的老板不通过网络开庭,终于等到线下了”。

进入法院前,李国庆便判断当庭不会宣判,称本次审理是“质证”环节,“感情破裂了,想起来都恶心,都分居两年零五个月了还怎么质证?”

约 10 分钟后,俞渝一方到达,俞渝全程未发一言。二人在下午 3 点半左右进入法院,全程无任何沟通。

下午 5 点半左右,法院审理结束,李国庆及俞渝先后走出法院。俞渝全程未发一言,径直上车离开。李国庆随后接受了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 科技)采访。

李国庆称,本次庭审主要是俞渝一方的举证。俞渝提供的都是“感情没破裂”的证据,包括五一期间李国庆送的花、去年送的蘑菇土特产以及双方一起旅游的经历等,以证明夫妻感情未曾破裂。

但李国庆解释称,花是“秘书送的”;土特产是双方朋友送的,他分了一半转送给俞渝;一起旅游也是二人分开住,“我们夫妻感情破裂,并不等于朋友感情破裂啊?”

“她就是拖延着,这样她能控制着公司”,李国庆说。他强调,离婚平分股权天经地义,他已经得到了多数小股东的支持,获得股权“任何意义上都过半了”,“所以没有抢公章的事儿,这个菜园子她种不好就我去种呗。”

但是在法院判决之前,这还是他们的“家事儿”。当当是个夫妻店,他们夫妻二人共持有当当比例超过 90%,是当当的绝对大股东,离婚之前,“甭管她名下我名下都是我们的共同财产”。

他说,四年前他让俞渝管当当,现在四年时间已经到期,他随时都可以进驻当当,但是为了当当的发展,没有直接进驻。“我不是过权力瘾的,我现在早晚读书过得挺带劲”。李国庆说,他也向俞渝抛出橄榄枝,“早晚读书买你俞渝股份,你开价吧”。

李国庆还表示,“当当是有梦的”,现在 6 个多亿的利润,市值百亿(不是当当的真正实力)“最起码也要百亿美金啊”。

这已经是李国庆与俞渝离婚案的第二次开庭。去年 10 月 23 日,李国庆对外宣布,当年 7 月底已向法院递交诉状和俞渝离婚,10 月 17 日双方收到法院离婚传单,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

去年 11 月 29 日,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在北京正式开庭。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两人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最大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

今年 4 月 26 日,李国庆带领律师及安保人员前往当当,拿走了公司公章,并对外宣布已成立董事会,自己被选举为当当董事长兼 CEO,全面掌管当当,罢免俞渝执行董事职位。当当网此后发布声明称已报警处理,公司相关公章、财务章等即日作废。

流传出的视频显示,当日李国庆头戴鸭舌帽、身背黑色双肩包,十分从容地从柜子中取走了当当的几十块印章,全程有人录音录像。

李国庆还在当当公司中贴出一封《告当当全体员工书》,公告中细数了俞渝的七大罪状,包括 1)逼迫李国庆退出公司;2)无视股东权利;3)盲目失当裁员;4)管理公司期间公司既有业务受到严重影响;5)攻击李国庆并公开抹黑李及其家人,拒绝离婚;6)在新冠肺炎期间误导员工,对防疫工作造成不利影响;7)拟开除辞退上百员工,其中多数为因疫情无法及时返岗。

6 月 13 日,警方就“李国庆抢夺当当公章”一事审理结束,调查结果为李国庆方面没有违法行为。早晚读书向凤凰网科技证实了这一消息。对此,当当方面回应凤凰网科技称,朝阳分局的做法“令人震惊”,当当已经提请行政复议。

李国庆取走当当公章当日,当当网副总裁阚敏曾对外表示,当当网对李国庆的行为强烈谴责,称“李国庆仅仅跟一两个当当离职员工召开了所谓临时股东会”,其作出的决议是违法的、无效的,“我们最想对李国庆说的一句话是,离当当越远越好”。

他对外表态,李国庆自 2015 年开始就不再负责公司事务,目前当当网管理层全部支持俞渝,希望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对李国庆的种种指责,阚敏全盘否定。

阚敏称,李国庆提出离婚诉讼后,曾主动提出和解谈判,但此后又主动退出谈判,中断和解。谈判期间,李国庆多次变卦,“经常今天提了 A 条件,回复了之后又提出 B 条件,今天的 A 条件是这样的,明天再谈的时候条件又变了,你就很难往下谈。 ”

此外,阚敏还表示,今年 2 月份以来,李国庆一直在向俞渝和当当公司借钱,“可能是他自己的公司(指早晚读书)经营有问题”,借钱规模大致为几千万左右。

但据财经《晚点 LatePost》报道,李国庆称谈判失败是由于俞渝反悔,“此前答应好的条件,春节一过她就反悔了”。

根据阚敏的说法,当当网目前的股权结构为:俞渝持有 52.23%,李国庆持有 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 18.65%,由父母二人代持,两个管理层合伙企业分别持有 3.58%及 2.93%。

有分析人士指出,李国庆现在的诉求,就是通过离婚诉讼分割俞渝所持有的多数股权,继而重新执掌当当。

李国庆拿走当当公章后,曾以“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名义发布公告,称“现李国庆先生和俞渝女士尚未离婚,当当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

他还表示,他在 4 月 24 日召开了临时股东会时,曾告知俞渝方面,但俞渝并未到场。在临时股东会上,他们成立了董事会,并选举李国庆为当当董事长兼总经理。

夺章事件之后,李国庆密集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他在采访中吐苦水,称自己是当当网的唯一创始人,俞渝就是帮衬。按照他的说法,当当网历史上的 3 次融资都是他主导的,俞渝帮助当当拿到第一桶金都是误读。甚至当当历史上的几次资本层面的失误,也都是俞渝的过错,有高管还让俞渝回家生孩子去。

即便是今日的二次开庭,他也对在场的所有媒体表示,他是这场婚姻“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在当当网成立的 20 多年里,李国庆与俞渝夫妻二人一直是绝对的大股东。当当网私有化之后,李国庆渐渐退出公司的核心业务管理,开始负责当当网内部的新业务,包括电子书、自出版及网络文学等领域。

也是在私有化之后,当当网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化,俞渝实际持股比例超过李国庆。李国庆对外称,俞渝当时要求二人各拿出一半股权给孩子,他拿出之后,俞渝却反悔了,因此导致俞渝持股比例变高。

但据财新网报道,俞渝在 2016 年曾和李国庆及其家人签署股份文件,实际持有当当超过 70%的股份,并赞扬李国庆“大度”。

去年 2 月,李国庆彻底离开当当网,转身创办新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一个知识音频付费项目。他对此十分看好,对外宣称,早晚读书短则3年,长则5年,就会超过当当。

早晚读书于 2019 年 6 月正式上线,采用付费会员形式,388 元/100 期。具体销售方式上,早晚读书在全国各地招募了多个城市合伙人,以此对外招募会员。

成立至今,早晚读书未进行任何对外融资,启始资金来自李国庆自掏腰包的 2500 万。据李国庆称,他曾拒绝了 IDG、高榕资本及北极光创投等多家投资机构。这些机构同时也是当当网早期的投资方。

有报道指出,李国庆的早晚读书项目并无太大亮点,走的仍是知识付费的老路子,与樊登的读书会、罗振宇的得到并无太大区别。

早晚读书的最大 IP 仍然是李国庆本人。打开早晚读书,开屏就是李国庆的“言之有李”视频栏目,每期时长 10 分钟以内,每期播放量五六千。

李国庆十分勤奋,几乎是日更,即便在今日与俞渝离婚案开庭的情况下,“言之有李”栏目依然照常更新,聊的是夫妻离婚的 30 天冷静期,“30 天你们怕什么,你看我这个离婚,两年零五个月了还没离成呢。”

6 月 13 日,李国庆还在淘宝直播开启了自己卖货首秀。直播卖货的商品包括早晚读书 99 元的会员季卡以及“李国庆午餐 1 小时”。这是李国庆新近想出的卖点,也许是为了致敬巴菲特午餐,李国庆也要拍卖自己的一小时午餐时间,为人们的创业和读书答疑解惑。

尴尬的是,直播前一个半小时,由于推送链接错误,导致大部分用户找不到直播间。即便修正之后,到场观众也仅有 7.8 万。有媒体称,当晚李国庆主推的早晚读书季卡最终销售额不足 20 万元。早晚读书未公布具体销售额,但对外表示,到场观众购买早晚读书季卡的转化率是 2.5%。

“李国庆午餐 1 小时”在 6 月 11 日上架,由于拍卖制定的保证金额仅有 50 元,导致拍卖被恶意炒高,仅一天后拍卖价格就被抬升至 10 亿元。

早晚读书的说法是,“对于李国庆老师午餐一小时的拍卖大家太过热情,以致有恶意提价的行为”,因此他们将保证金额提高至 5000 元,并在 6 月 13 日重新上架。

当晚的直播间中,“李国庆午餐 1 小时”经过 55 次延时(延时周期 2 分/次),最终以 12.94 万元的价格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