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视频约会 陌生人交友的下一站



最近几个月,陌生人交友领域,刮起一股“视频约会”的风潮。国外多款陌生人交友软件陆续推出了视频聊天选项。“探探”的鼻祖——全球最大的社交软件之一 Tinder 也宣布,将在年内上线视频聊天功能。

Tinder 的母公司 Match Group 的发言人表示,“用户表现出了强烈的视频约会意愿,因此,我们的产品和工程团队迅速动员起来,在旗下的多个交友平台部署了一对一的视频聊天功能。”

视频约会需求的爆发与新冠疫情有一部分关系。

疫情爆发前,到酒吧喝一杯、吃顿饭、看电影、看演出可能都是陌生人破冰的常规活动。当疫情逐渐蔓延,憋在家里的人开始尝试线上约会。

交友软件 Hinge 调查发现,有 70% 的用户在 Hinge 上文字聊天后,会转到 Zoom、FaceTime 等其他渠道进行视频聊天。于是 Hinge 立刻推出了视频聊天功能。

Match Group 发布的一项报告则显示,在疫情爆发前,仅有 6% 的用户对视频通话功能感兴趣,而疫情发生后,感兴趣的用户比例已经飙升至 69%。表明了,人们其实是可以接受这种交友方式的。

不过,疫情只是这种转变的一个契机。

“作为典型的千禧一代,我的虚拟生活已经与我的现实生活完全融合在一起。没有任何区别了。Tinder 是我与人相遇的方式,这是我的现实。”有 Twitter 用户如此说道。

Tinder 的 CEO 对此表示称,“我们的数字生活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界限正在消失,这种转变已经在 Z 世代(出生于1996年之后)的人群中进行了,而疫情只不过是加速把这个趋势扩展到了其他年龄层的人群中。”

视频约会 陌生人交友的下一站 1

视频社交可能并不是一个伪命题 | Monkey 官网

相比于这些刚刚开始尝试加入视频聊天场景的“传统”交友软件,完全基于实时视频配对的交友 App——视频版“探探”Monkey 则做得更加彻底、直接。

用户打开 Monkey,滑动配对,能配对到的,都是此刻正在线的人;当配对成功,通常在 30s 之后,便会进入视频状态。你没有机会不回复信息,你必须得立刻做出回应,这就是实时视频配对。

视频约会 陌生人交友的下一站 2

Monkey 的用户界面,甚至与抖音有一点相似 | Monkey 官网

在美国的社交软件领域,Monkey 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和 Facebook 媲美。其下载量偶尔冲到榜首,收割了大批的 00 后用户。

看起来,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向交友软件时,以图文为主的 Tinder、探探已经显得过时了。视频约会的崛起,似乎不可阻挡。

文字不够,视频来凑

很多人对与陌生人视频聊天,存在抗拒。

“受灯光等条件影响,人们担心在镜头前很难留下好的第一印象。”交友软件 Hinge CEO Justin McLeod 表示。“但我们正在规范化视频约会”,比如通过视频算法是可以有美颜效果的。另外,设置一些破冰游戏、线上活动项目也是缓解尴尬的办法。

在 Justin McLeod 看来,与其将视频聊天当做约会,不如把它看作是一次心动检测,看看对方是否值得“线下约会”。

研究情感关系的威斯康星大学的托马教授认为,无论是否是进行远程视频约会,约会的关键在于有趣。就好比一次愉快的交流并不在于双方说了些什么,而在于交流时的氛围、肢体语言等等。

交友软件只要设计一些合理的场景、规则,可以大大提升视频约会的体验。

比如,Tinder 在年轻群体中的重要竞争对手——League,在 2020 年初推出了视频聊天功能,它允许用户先连线两分钟,然后软件会提示,双方是否愿意继续。

视频约会 陌生人交友的下一站 3

如果对聊天不满意,随时可以上滑退出 | Holla 官网

在视频约会这方面更有经验的,视频版“探探”——Monkey 和 HOLLA,也允许用户随时终止视频聊天或者加为好友。

“(像 Tinder)那样的产品形态几乎停留在图文划卡模式,没怎么变过,而这种模式早已无法满足在摄像头下成长起来的美国 Z 世代(出生于 1996 年后)。”Monkey 联合创始人 Allen Loh 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

Allen Loh 介绍,他们会在视频聊天中加入“微笑监测”的功能,比如当软件监测到用户微笑时,就会认为他们享受当前的聊天,于是会向用户发放“微笑积分”。这些积分作为一种软件内的虚拟货币,可以购买其他付费特权。“我们还会尝试手势和面部识别来判断用户的聊天体验。”以此来优化用户体验。

年轻人,更喜欢直接

不好说是不是年轻人更懂年轻人——HOLLA 的创始人是位出生于 1991 年的 90 后,而 Monkey 的创始人更是一位 99 年出生的年轻人。

Allen Loh 曾对虎嗅表示,欧美的年轻人通过前置摄像头认知自己的方式要多于照镜子,他们更乐于展示自己,更倾向于用视频交流,而非文字。

“仅仅通过文字,人们很容易建立起对他人形象过于乐观的想象,以至于在现实中看到对方的言谈举止时,大概率会失望。”托马教授表示。

而且,文字交流比视频交流门槛高,仅仅是文字也容易造成歧义。同时,这也很考验双方的文字沟通技巧。很多人在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可能是两种风格,不可避免的会存在一些不真诚、套路、欺诈等现象。

实时的视频,要求双方同时在线,沉浸感更强,很难一心二用,感官刺激更加强烈,同时也更贴近于现实中的见面。再配备视频场景里的游戏等各种破冰玩法,它甚至有潜力比现实中见面更加有趣。

约会软件的核心即为“配对”能力——如何帮助人们更快地找到对象。而实时视频配对可以允许用户在左右滑动匹配后,立即进入聊天状态,效率更高。

QQ 2002 年就上线了 PC 版的视频聊天功能。不过,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初期,由于网络时延、流量费用等问题,手机端的视频聊天一直没有流行起来。而在这个时间段成长起来的人们,也更习惯文字聊天。

直到 4G 的普及,视频应用开始逐渐崭露头角。在这段时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或者刚刚触网的“下沉市场”用户,是一群更大程度上没有被现有通讯时代和习惯束缚的人,他们更倾向于用露脸、说话这种原生的方式进行社交表达。

可以看到,视频会议软件 zoom 在疫情期间用户量涨了 30 多倍,加上视频面试、直播带货等等场景的崛起,在陌生人交流场景中,由于实时视频、直播技术的发展,视频正在让文字变为配角。

残酷地说,不太适应视频交友的 80 后、90 后这部人群,正逐渐在淡出陌生人交友市场。如何抓住 95 后、00 后这部分人群,正成为社交软件们的业务重心。

而从文字到视频,在交流媒介发生转换的时候,对应的种种玩法显然也要发生改变。陌生人交友的市场,或许又要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