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麒麟終究還是活成了郭德綱


郭麒麟超出同齡人的通透,在去年的《五十公里桃花塢》中展現得可謂是淋漓盡致。

在大家推選陳陳陳當村長,卻沒人重視他,而推選他的人每到開會就各自“當王”時,郭麒麟一語道破。

“每個人在各自領域都是拔尖,湊在一起怎麼服管?劉備為什麼和曹操、孫權,他們仨不在一個國家呢?八個皇上不能擱在一塊!八個CEO管一個公司,你這公司能好哪去?”

在彭楚粵哭訴自己孤獨,大家都傻眼並同情他時,郭麒麟卻認為,所有的負面情緒,人這一生都會體驗,想去消解,就先去找點事情做。

同樣的年紀,郭麒麟與彭楚粵的眼界並不在同一個檔次。顯然,郭麒麟更少年老成。

看著頻出金句的他,也不禁感慨:郭麒麟終究還是活成了郭德綱。

如此通透,如一個模子刻出。

曾有人這樣詢問:為什麼郭麒麟的個人性格更像于謙,而非郭德綱?

之所以這樣疑惑是因為在大部分人眼中,郭德綱是睚眥必報、口無遮攔的犀利形象。就連其師父侯耀文也曾評價過他: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

因為自從他進京以來就備受擠兌,三次進京嚐遍人間冷暖。他自己也曾說過:“我願意給你當狗,你不要,你怕我咬你,你非把我轟出去,結果我成了龍。”

可見當初的他是有多麼的卑微,卑微到懇求對方收留自己,同時也映射出同行的狠心。

“瓦片尚有翻身日,何況我郭德綱呢。”憑著對相聲的喜愛,郭德綱的咬牙堅持得到回報,但爭議也隨之而來。

315晚會的“藏秘排油”事件、“八月風波”打記者事件、曹雲金7000字小作文控訴事件……

在這些紛爭中,郭德綱始終紅臉對外,也就給觀眾造成了他渾身帶刺的狠角色形象。

但實際上,郭德綱在沒有經歷這些事情之前,他也是厚道、溫順,又得體的相聲演員。考古他早期表演視頻,也能發現他的一舉一動相當保守與內向,甚至面對鏡頭時顯得局促。

這些神態與微表情,不就是現如今的郭麒麟嗎?

可以說,郭麒麟就是還沒“長刺”的郭德綱,是還沒有經歷磨難的年輕版郭德綱。

內向、溫順、懂禮貌…

“長刺”後的郭德綱對外是睚眥必報,但對家人朋友的態度始終未變。

延伸閱讀  被誤認是港台藝人的內地明星,最大83歲最小36歲,深受觀眾喜愛

性格內向的他,最喜歡做的事情是坐在書房裡發呆,曾在自傳《過得剛好》中也坦承自己在私底下是一個特別無趣、乏味的人,喜歡待在書房裡寫字、聽戲、看書,沒有別的愛好,不抽煙、不喝酒,更不愛應酬。

他認為家常便飯最適合自己的,反而更害怕所謂的“高端酒局”,即坐在裝修沒有五千萬下不來的房間裡,一人後面站一位服務員,喝一杯倒一杯,大傢伙誰也不認識就對著說點瞎話,互相騙一騙。

這是他反感的,也是他最不願意麵對的。

對待長輩,郭德綱始終持以尊重態度。

從小到大,即便到了四十多歲逼近五十歲,他也從未在父親面前蹺過二郎腿,從未在家人面前說過一句髒字。 “畢恭畢敬”是他在家裡的常態,接聽父親電話必須站起來,無論在家在外都使用尊稱。

在如此嚴厲的家風下,郭德綱始終不觸碰紅線。

對待孩子,郭德綱也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變得和藹可親。

如今,褪去“滿身刺”的他,少了些棱角,多了些溫暖。也許正如郭麒麟所說,上歲數了,心態也就變得更加平和了,沒有當年那麼衝,無論對內對外都特別和藹。

而這些都體現在郭德綱的行動上。

為了見到郭麒麟,他不惜將團綜錄製地改在橫店,因為郭麒麟在那裡拍戲。為了讓兒子回家住,他也開始學著喝酒。

第一次吃到郭麒麟為他做的魚,便紅了眼眶,久久無法平復激動的心情。

所以,郭德綱本就不是刺猬,只是因為他吃得苦太多了,才會變得那樣“張牙舞爪”,當翻過來看,他的肚皮還是軟軟的,沒有任何危害性。

褪去棱角的郭德綱,就是現如今的郭麒麟,而郭麒麟也逐漸活成了郭德綱本來的樣子。

是有禮貌的,是有修養的,是通透的,更是善良的。

他們都有自己的偏見與清高,都有叛逆與不屑,只是,出生在“和平年代”的郭麒麟將這些隱藏的更好。但知父莫若子,郭德綱是什麼樣,郭麒麟最清楚,也最容易變成他的樣子。

內向的郭麒麟也不喜歡應酬,甚至不喜歡朋友在他家裡超過半個小時;“叛逆”的他,堅持從相聲演員跨行當影視演員;通透的他,小小年紀就已成熟穩重。

在郭麒麟身上,都有郭德綱的影子,只是,郭德綱的通透是在一次次“血淚”中悟到,而郭麒麟的通透是在父親的教誨下學會。

曾在《見字如面》中,就公開了郭德綱寫給十八歲郭麒麟的一封信。

延伸閱讀  楊紫的仙俠一姐可不是浪得虛名

在信中,郭德綱用親身經歷悟到的道理,給郭麒麟傳授金錢觀、交友觀、事業觀以及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錢財要珍惜,但不可看得太重。

即為金錢觀。

有人夸你,別信;有人罵你,別聽。周圍人隨意捧罵,不可與之交,因其無至性也。

即為交友觀。

保持好的心態,需要藉助平台,切勿單打獨鬥,很多人不成功的原因就是太尊重自己了。

即為事業觀。

人生一世,極不容易。登天難,求人更難;黃連苦,無錢更苦;江湖險,人心更險;春冰薄,人情更薄。

即為理想與現實。

句句箴言,字字有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做的也就是,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一封信道盡“江湖險惡”,也道盡郭德綱對郭麒麟的愛。在這樣的教育之下,郭麒麟怎會不通透?

所以,從出道以來,郭麒麟就已經有了同齡人沒有的成熟與穩重。

被吐槽頂著“郭德綱兒子”光環走紅,被嘲諷靠著“星二代”的標籤引關注。

面對這些言論,郭麒麟始終堅持不活在別人嘴裡,而是活出自我。因為他知道總想撕掉自己的標籤其實就是陷入到一個怪圈,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報以凝視。

標籤都是大眾的看法,大眾並不會在意當事人喜不喜歡,所以跟這些較勁幹嘛?與其這樣,何不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除了看淡吐槽外,郭麒麟更懂得認清自己。

他認為,自己之所以沒有擺脫掉“星二代”這個標籤,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出色,或是不夠出色到讓別人忘記自己是個星二代。

能正視自己,能從自身找原因,而不是責怪他人對自己的質疑,光這一點,郭麒麟就已經超過同齡人。像這樣對自己有著如此清晰的認知,郭麒麟早已不是一回兩回。

華少曾問過他:郭德綱就是德云社,那沒有了郭德綱,郭麒麟會不會是德云社呢?

延伸閱讀  高曉松為何被封殺?看完他這些言論,網友:一點也不冤!

面對如此犀利又刁鑽的問題,郭麒麟也相當誠懇,他認為想在郭德綱後面做文章是很難的。

他並沒有為了某些目的,讓自己的名字與德云社劃等號。

放眼相聲圈,真正能比得過郭德綱的又有幾個人?郭麒麟坦然接受自己一輩子不如父親的行為,不禁讓人點贊。

這份通透,並非誰人都有。

雖僅有25歲,但早已活出了郭德綱的通透。

如今,郭德綱老了,褪去滿身的“刺”,沒有了年輕時的盛氣。郭麒麟長大了,褪去了一身的稚氣,有了保護爸爸的能力:“總有一天,我得把他扒拉到我身後,我去保護他啊。”

郭麒麟有了為家人遮風擋雨的勇氣,郭德綱有了比相聲更好的“代表作”,父子倆互相成就造就一段佳話。

既落江湖內,便是薄命人,唯有謹慎方能始終,恰巧這對父子倆最看重“謹慎”二字。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