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腾讯内部人士爆与老干妈合作多个环节有漏洞 却没人察觉



腾讯《QQ飞车》项目组已经被“保护”起来。项目组的每个人都被告知,不能对外透露任何相关信息,哪怕是面对腾讯的同事,有人问起,统一的答复是:“我只是执行项目,不清楚具体的情况”。至于那位洽谈老干妈合作项目的商务对接人,在腾讯内部的企业微信里已经搜不出他的名字。“我确定他还没有离职。”一位腾讯游戏业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腾讯内部人士爆与老干妈合作多个环节有漏洞 却没人察觉 1

老干妈和贵阳警方的“反转”公告,让腾讯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网友普遍认为这是腾讯被骗了,随后腾讯做了多次PR活动,包括在B站(腾讯持股13%)发布小视频,调侃自己“老实巴交”,发布腾讯食堂里的老干妈拌饭图片,悬赏1000瓶老干妈征求相关线索等,并未正面表态自己是否真的被骗了。

“在老干妈发通告之前,腾讯都坚定地相信自己能赢。”一位腾讯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从来没想过有被骗的可能性,不然不会选择去法院。”

但事实显然没有朝腾讯预期的方向发展。“现在再怎么抖机灵也救不过来了。”上述腾讯人士评价称,另一位曾经参与过这次合作的人士则告诉《财经》记者,腾讯还在努力找线索,试图挽回局面。

《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腾讯与“老干妈”的合作从一开始,就透露着各种诡异气息,但参与其中的各个部门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有问题。

千万级别的项目,涉及商务、市场、运营、产品、法务、财务等多个部门和层级,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业务进展汇报。大金额的项目不会一次付款,通常会设置多个分期付款节点,每次延期也需要层层汇报。

直到最后决定去南山法院提起诉讼,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通常情况下,客户延期付款,项目组会尽量想办法拖着。“实在是拖不下去了,才会走法律途径,这也是需要公司各个部门共同商议决定的。”前述腾讯游戏人士说道。

但是直到贵阳警方发出通告前,腾讯却始终没有发现事有蹊跷。

01

从一开始就透着古怪

首先,1600多万的合作金额就不同寻常。多位腾讯游戏人士提到,这笔合同金额很不合理。

一位腾讯游戏业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腾讯游戏做了一系列的国潮联名活动,老干妈是其中之一,腾讯旗下的另一款游戏《QQ炫舞》也与李宁有联名合作。

类似这样的合作,很少会有真金白银的交易。双方都是大品牌,通常会采取资源互换的方式,或是联名商品的销售提成,“也有项目会付钱的,最多几百万,不可能出现1600万这样的金额,腾讯的目的是吸引更多游戏用户,而不是通过合作赚广告费。”

合作的成本也不高。“如果是一个制作非常精细的游戏人物皮肤,需要100万左右的预算,正常情况下,几十万就能做出来,邀请电竞选手来帮忙推广,多数时候也是不花钱的,除非是找特别头部的选手。”腾讯游戏人士说,如果对方真的同意支付1600万,那就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大家谈合作的思路都是,能不花钱就不花钱,能用资源置换的,绝不出真金白银,像老干妈这种高知名度的品牌,为什么要花1600万在《QQ飞车》里打广告呢?”前述腾讯游戏人士说道。

《QQ飞车》上线的老干妈“联名”元素包括人物服装、道具以及一些游戏台词等,设计并不复杂,大多是把老干妈的logo直接放上去,“美术设计团队肯定偷着乐了,没遇到过这么好说话的甲方。”

按照他的说法,从合作一开始,腾讯都以为自己“赚大了”,谈出了1600万的合同,对方在活动推进的过程中,几乎没有提任何意见,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除了游戏内的推广,腾讯还组织了电竞选手为老干妈“站台”,这些都是常见的合作形式。

此后的项目推进过程中也有古怪之处。一位参与腾讯与老干妈合作项目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当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事后想起来确实有些异常的地方。

与老干妈的合作项目完成后,腾讯在2019年底开了一个总结颁奖活动,承办颁奖活动的小组想把老干妈公司的人请来现场参加,却联系不到对方。

“别的品牌方,销售都能要到联系人和联系方式,甚至直接把微信推给我们,就他们(老干妈)压根联系不上。”他说,“当时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可能联系不上?以前也出现过品牌方有事不能来的情况,所以他们不来也没有人深究。”

“确实会出现联系不上的情况,但你总能联系到他们公司其他部门的其他人,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可能一个人都联系不上呢?”前述腾讯人士表示不能理解。

另外,在合作开始之前,通常会要求对方先支付预付款,“不然是不合规的。”在不同的时间节点,都需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合同金额,如果说活动邀请联系不上,没有深究,可以理解,但催款时联系不上,就需要警惕了。

腾讯在声明中称,多次向老干妈催款,但老干妈称,从未收到过腾讯的催款消息。老干妈的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个座机号,《财经》记者致电,有工作人员接电话,该工作人员称她并不清楚此次纠纷的具体情况,一切以官方微信号公布信息为准。

“反正账期是真的长,活干完了,一直没催到账。”前述参与活动人士提到。由于上游没有收到款,一些已经落地的合作项目,相关外部人员的报酬直至2020年年初尚未能结清。

截至目前,腾讯与相关部门公布的信息里并没有透露腾讯是否收到预付款。“前端营销那边有没有预付款我不知道。流程走到我们这一步的时候,就是一个已经立了项的东西,前端已经走完了法务和合同等流程,我们负责和销售过完细节,再给上头发邮件审批做不做,批了底下就干。”这名知情人士说。

前述腾讯游戏人士提到,签订的合同都会通过法务部门的审核,通常审核的目的是检查有没有可能对腾讯造成不利的条款,以及具体的资质。

显然法务部门也没有发现问题。

02

腾讯还想挽回局面

腾讯公司与老干妈的纠纷还在发酵中。

6月29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万元的财产。

6月30日,腾讯公司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签订了一份广告合作协议,为老干妈油辣椒系列在腾讯旗下游戏《QQ飞车》中做推广,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6月30日晚,剧情开始反转,老干妈称并未与腾讯有过合作,随后,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告称,“经我局初步查明,系三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订合作协议,目的是为了获取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游戏礼包码,之后经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这也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游戏虚拟物品的倒卖在互联网上很常见,一些稀有游戏道具甚至会被炒到很高的价格。但是,《QQ飞车》的游戏礼包并不算值钱,淘宝上的《QQ飞车》礼包价格在60—100元左右,单个礼包月销量都低于100笔。

腾讯游戏在与品牌合作时,都会推出限定的游戏礼包。如果对方有实体产品,通常的做法是,当用户在购买特定产品时,会获得一个游戏礼包码,在游戏中可以兑换。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游戏礼包没有成本价,不卖就不值钱,对后台而言就是一行代码。具体合作中给对方多少礼包,是《QQ飞车》项目组来定。”

前述腾讯人士称,腾讯给《QQ飞车》定制的游戏礼包中,并没有稀有物品,卖不出高价,而且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愿意买。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Mobile数据显示,《QQ飞车》在2019年6月时月活用户是3452万,同时期《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的月活用户都超过1.6亿,腾讯旗下的另一款游戏《欢乐斗地主》月活是5188万。

《财经》记者采访到的腾讯人士都表示,想不通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骗取并没有太高价值的游戏礼包码。

前述知情人士分析,看到贵阳警方的通告后,腾讯还在努力寻找线索,挽回局面。

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创始人陶华碧一度被称为“国民女神”,早年的创业故事广为流传。目前老干妈食品公司的两大股东分别是李妙行和李贵山,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李贵山是陶华碧的儿子。

被腾讯列为被告的还有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是老干妈风味食品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陶华碧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一位腾讯员工在朋友圈称,“细心的网友不难发现,民事裁定书里有两个老干妈的公司,但警方通报里只谈到了一家公司。”贵阳警方的通报里只提到了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告诉《财经》记者,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通常签订外部合作合同的是销售公司,但现在谁也不知道腾讯当时的合同具体是怎么签的。”

不少人质疑腾讯“滥用公权”,未经严格审核,就申请冻结老干妈的资产。薛军提到,腾讯采取的诉前保全,目前看来操作是比较规范的,如果弄错了,给老干妈造成了损失,裁定书中提到的两家担保公司需要承担责任。裁定书中的担保公司是新建前海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经常有人将在大公司工作,形容成是一颗螺丝钉,“当你是一颗螺丝钉的时候,你不会去深究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接到任务,执行,就可以了,你以为已经层层把关,建立了牢固的架构体系,但外力轻轻一推,可能就倒了。”前述腾讯人士说道。

腾讯与老干妈的纠纷还在继续,7月2日,深圳市南山法院称,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最终结果以合议庭的意见为准;7月3日,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称,对此案高度重视,已经在第一时间指派检察官介入,了解案情,引导侦查。

腾讯对《财经》记者表示,对此事没有新的官方回应。

文 | 刘以秦 吴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