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影城的威震天,下班後別走


最好的威震天在環球影城裡。

文 | 胡克非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中國新聞週刊(ID:chinanewsweekly)

環球影城正式開業以來,威震天就一直掛在熱搜上。

“威震天讓賈乃亮跪下”。

“威震天懟賈玲稱沒看過小品”。

“話癆威震天是德雲社在逃學員”。

“威震天被遊客豎中指”。

“兩女遊客排隊爭吵,威震天勸架無果退場”。

最新的一個熱搜則是“威震天被遊客舉報”。

保守估計,15天內,威震天登上熱搜的次數超過20次。

威震天是誰?威震天是《變形金剛》動畫片及其衍生系列電影中的反派人物。自2013年在全球各地開設的環球影城中營業,主要負責和遊客聊天,與人類合影。

在爆米花電影逐漸失去票房的今天,打工人威震天卻因“懟天懟地”的人設在主題公園中翻紅,這其中既有商業思路也有文化邏輯。


北京環球影城內的威震天。圖/視訊截圖

環球同此涼熱

大批遊客,頂著太陽,排著大隊,就為了和威震天見一面。

和威震天鬥嘴,甚至成為部分遊客遊玩中印象最深的場景。威震天嘴碎,話密,思維敏捷,幽默感十足。

他會分析男女二人的關係,會向遊客索要問候,甚至還會研究女孩子的髮型、男孩子的著裝,說著中國話的威震天,不僅能弄清楚“妯娌和連襟”的區別,也知道“二大爺和你大爺”哪句是罵人的話。

遊客問他一天能掙多少錢,他佯裝發怒:“反正比你掙得多,你來這裡只知道花錢!”

延伸閱讀  過去了九年,朱潔靜仍然沒有變化,把矯情又帶進了《浪姐3》

隨著威震天的走紅,遊客們萬萬沒想到,和他合影也需要排隊。

事實上,環球公園中的威震天的人設是全球統一的,在洛杉磯、奧蘭多、大阪、新加坡,遊客都能見到“碎嘴子”威震天,只是其操持的語言不同罷了。

遊客好奇,環球公園中的威震天,究竟是人工智慧機器人,還是由人類扮演。在不少介紹中可以看到,威震天的確是由工作人員通過穿戴機甲服裝扮演的,工作人員約是站在威震天膝蓋的位置,每天的工作類似於“踩高蹺”,聲音則是由經過特殊裝置處理後發出。

他不是到了北京火的,在哪裡他都是這個樣子。

扮演威震天的工作人員,需要對當地的文化、飲食、風土人情有極強的瞭解,對於時下流行的語言、風靡的段子爛熟於心,這樣才能更好地與當地遊客交流,這是環球影城本土化中很重要的環節。

當然,據環球影城的粉絲表示,見過全球各地的威震天,北京的這位爺嘴最碎。

無論是在奧蘭多還是在北京,威震天從來沒有忘記自己本來的身份:“霸天虎首領”。如果遊客在他面前提起“汽車人”和“擎天柱”,都會收穫他不屑的嘔吐聲,並得到一句惡狠狠的威脅:“愚蠢的人類,你短暫的人生將在這裡終結。”

而其話癆的人設,在《變形金剛》G1動畫中便已經呈現,當他的手下“紅蜘蛛”想要取代他的地位,並放話只有自己才能“帶領霸天虎開創未來”時,威震天冷冷一句“你連一頓像樣的野餐都組織不好”就把“紅蜘蛛”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G1版威震天

與電影和動畫片中不同,環球影城中的威震天不需要訴諸武力,僅憑一張“破嘴”便征服了人類。

在全球網友眼中,世界上最好的變形金剛就是環球影城裡的威震天,沒有人不會愛上他。

從角鬥士、礦工首領到碎嘴子

和奧特曼一樣,《變形金剛》在拍攝初期就奠定了“賣玩具”的路子,動畫片有獨立的故事劇情,實現商業價值則是在玩具和衍生品銷售上。

在不同版權方手中,從動畫片到電影,觀眾看到了眾多版本的《變形金剛》,威震天的形象和出身各不相同。

綜合歸納下,威震天有兩個起源故事,其一為角鬥士,在霸天虎的首府卡隆,角鬥士的經歷塑造了威震天殘酷無情的性格,最終使其召集霸天虎成立反叛軍團。

其二為礦工首領,變形金剛的能量來源都是礦產,因此採礦是他們的重要生產活動。後來議會決定自動化開採,失業礦工首領的威震天不堪壓迫而起義。

無論是哪種設定,威震天最終都成為了《變形金剛》故事中的最大反派。

通過時間線分析,關於威震天“礦工首領”的設定要遠遠晚於“角鬥士”,這是因為《變形金剛》的定位發生了改變,最初的《變形金剛》系列面向單純青少年使用者,“角鬥士”的形象較為扁平,威震天成為魔頭的路徑也簡單易懂。

當積累了大批粉絲受眾後,《變形金剛》的野心和想法顯然變多了,加入了更多人性的思考和生活的反思,礦工因反抗壓迫的故事背景,讓威震天的性格更加豐富,與“霸天虎”“擎天柱”之間的矛盾也更加鮮明,這樣的改變是美國動漫慣用的方式,漫威、DC都經歷過這樣的改變。

威震天的設定改變加強了“擎天柱”的正義觀。雖然威震天發動戰爭的動機具有了一定的正義性,但最終仍然無法戰勝“擎天柱”,淪為徹底的失敗者。

延伸閱讀  “牛亡爺”恩克妹妹罕見露面,膚白貌美身材好,評論區卻變了味

可以說,威震天的變化,就是《變形金剛》的變化。

隨著商業化程度不斷提高,《變形金剛》系列也開始了真人電影版的改編拍攝,從2007年至2017年,《變形金剛》系列電影一共拍攝了5部,口碑呈逐步下降趨勢。從一部觀感炸裂的科幻片,變成了一部廣告片。

過分追求畫面,而失去故事和人物性格的複雜性,威震天在系列電影中也最終淪為一個徹底的“碎嘴子”,嘴上從來沒輸過,打架從來沒贏過。

就連畫風也讓不少《變形金剛》的老粉不滿,人們形容電影版的威震天為“車禍現場”式的畫風。

近年來,好萊塢爆米花電影,越來越依靠“話癆”角色使其增色,無論是《變形金剛》中的“威震天”還是漫威系列中的蟻人、星爵、死侍,甚至是那個嘴裡說著“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蜘蛛俠,都將“碎嘴子”化進行到底。


電影版威震天

究其原因,是因為大製作的爆米花電影,其特效和視覺衝擊力已經觸碰天花板,人們不再單純滿足觀感刺激,增加其幽默趣味的元素,讓人物變得鮮活,期望觀眾能在影院坐住而不是睡著。

在國內外的電影論壇上,“我看《變形金剛》睡著了”,甚至成為了一個梗,以此諷刺那些缺乏創新的爆米花電影。

可以看出,環球影城中的威震天,雖然保留了歷代的人設,但是畫風仍然是電影版的樣子,這是因為《變形金剛》電影版仍在商業版圖中,仍有大批躺在東南亞工廠中的半成品玩具期待著來自全球各地的訂單,環球影城是玩具的重要銷售節點。

從這個維度上看,雖然孩子們還是喜歡“擎天柱”和“汽車人”,但是變形金剛這個商業品牌更需要“碎嘴子”威震天。

環球影城更需要“碎嘴子”威震天

比《變形金剛》更需要“碎嘴子”威震天的,其實是環球影城。

雖然疫情穩定,遊客爆滿,環球影城一票難求,但環球影城並不是沒有隱憂。在高負荷的執行下,遊客的體驗算不得出眾,進入哈利波特魔法世界主題景區要排隊3小時,霸天虎過山車要排隊1.5個小時,下午2點掃帚餐廳仍要排隊,就連買上一杯黃油啤酒或是一桶小黃人爆米花,也要經歷將近一個小時的排隊。

除了購買VIP速通卡,沒有把體驗變好的可能,而速通卡不僅價格不菲,更是買不到。

重金打造的本土化園區“功夫熊貓蓋世之地”幾乎門可羅雀,和其它園區大排長隊的盛況比起來顯得格外冷清,“無需等待即可入場”。


被網友吐槽的功夫熊貓主題房間

當年,《功夫熊貓》系列電影,嫁接了“功夫”和“熊貓”兩大純正中國符號,呈現水墨山水、廟會、麵條、鍼灸、書法等大量中國文化元素,核心還帶有幾分“人人都能成為大俠”的東方“禪”式意味,在市場上也獲得了成功。

但在環球影城裡,一切都行不通了,比起有小說原著的《哈利波特》,玩具全方面滲透的《變形金剛》,《功夫熊貓》的時間跨度和內容數量都顯得單薄。影視中的人物形象、世界觀構架,同樣不夠豐厚和立體。這導致“功夫熊貓”在進行衍生開發時,能與IP強結合的周邊產品相當有限。

與此同時,園區內主題花車的審美缺失與大批遊客排隊後垃圾遍地的場景,同樣讓環球影城的經營者們承受著遊客的吐槽。

反觀威震天,其高話題、低創作門檻的方式,顯然更適合如今碎片化的社交媒體上的傳播,無論是微博還是抖音快手,威震天都可以快速通過幾秒鐘佔據人們的眼球,相聲和脫口秀奠定了語言幽默基礎,讓威震天通過短視訊迅速出圈。

延伸閱讀  黑土地出大美人,東北女星,個個明艷動人

形象的反差帶來了巨大的衝擊力,“我被大反派懟了”成為人們爭相“調戲”威震天的心理基礎,當看到殘暴凶殘的威震天口出萌語,幽默詼諧,人們的認知出現了巨大反差,畢竟前往環球影城的遊客並沒有多少是威震天的死忠粉,這其中的戲劇性帶來了極強的傳播效應。

威震天口中金句頻出,加之網路紅人的助力,從各方面看,威震天的出圈都完美符合當下傳播的規律,完美補足了主題公園在遊客遊玩後釋放感情無力的短板。

未去過環球影城的網友在刷到威震天的視訊後,也會忍不住“黑轉粉”。當被遊客“豎中指”後,在網路上,威震天成了被保護者。威震天的出圈再次印證了使用者生成內容的力量。

就這樣,威震天成為了園區內最知名的“打工人”,不僅奠定了自己的地位,也給環球影城的性格定下了調子,“放鬆、風趣、幽默、充滿童真。”

這本就是環球影城想要實現商業目的背後亟需定下的調子,短短兩個禮拜,就被威震天以一己之力實現了,不知道冷冷清清的“功夫熊貓”看到這個場景會作何感想。

面對因威震天說“愚蠢的人類”感覺到被冒犯從而去舉報他的遊客,威震天和環球影城同樣應該感到高興。

因為那位遊客真的沉浸了,並且不能自拔。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