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2019 年1 月10 日,在紅米Redmi 品牌獨立之後的第一場發布會上,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CEO 雷軍在PPT 上打出充滿火藥味的八個大字,這八個字也奠定了Redmi品牌在此後近一年發展過程中的基本姿態。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1

當然,雷軍並非是親自下場。他在發布會上闡釋那八個字的內涵時表示:

辦小米之前我是華為的鐵桿粉絲,本質上大家都相安無事,但後來友商分了一個子品牌,從誕生之日怎麼low 就怎麼來,懟了我5 年時間,我從來沒有回應過……是友商的態度把我弄急了。我們請來了大將,搞了一個 Redmi。 (友商)又給搞文章,又給搞科普的,是個人都會急的。

雷軍所說的這個大將,就是中國手機圈今年冉冉升起的 ”紅星“——盧偉冰。

一個手機老兵的人生轉折點

盧偉冰是一位手機行業的老兵。

從清華大學畢業之後,盧偉冰進入到了康佳,用10 年的時間做到了康佳通信銷售公司總經理的位子;後來他在2007 加入天語手機,從國內事務負責人做到天語手機GSM 及海外事業部總經理;隨後在2010 年,盧偉冰加入金立,擔任金立總裁一職……後來金立出問題,盧偉冰又創立了誠壹科技,再後來才是小米。

如此豐富的行業經歷,讓盧偉冰無論是在技術、供應鏈方面還是在國內外市場營銷領域都有著深厚的功力。在公開場合,盧偉冰曾經這樣說過:

印度所有的 local brand 我都非常熟,他們第一天開始做手機,百分之百都會找我,包括 Micromax、Karbonn 和 Lava 等,還有一些已經死掉的廠商。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2

幾句話之間,盧偉冰作為手機行業大佬的內味兒就出來了——不過,在加入小米之前,即使是身為金立總裁,盧偉冰也是遵循金立手機整體固有的低調風格;在手機行業之外,知道他名字的人並不是很多。

2019 年1 月2 日晚間,雷軍在微博上發布了一張他和林斌、黎萬強、盧偉冰的合影,並歡迎盧偉冰加入小米擔任小米公司副總裁——這一動態,成為盧偉冰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數天之後,在紅米 Note 7 發布會結束之後,已經被任命為紅米 Redmi 品牌總經理的盧偉冰與雷軍一起接受了採訪。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3

盧偉冰介紹了自己加入了小米的三點原因:

  • 我非常認同小米的價值觀和商業模式,應該說手機是一個巨大的市場,非常大,在這樣高效率的商業模式下,尤其是紅米追求極致性價比,我覺得在這樣一種商業模式和價值觀下,可以讓我們的科技普惠到更多的人群。

  • 在我加入之前,雷總給我講了非常多小米上市之後的小米2.0以及小米新征程,也描繪了小米十年的戰略目標,應該說我是非常認同這樣一種規劃和目標,也非常有信心。

  • 我覺得雷總選擇我去負責整個紅米品牌的操盤,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同時我想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小米和紅米分開獨立之後,紅米應該說承擔更多的極致性價比,上更大的規模,有更多的米粉去買我們的手機,我覺得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從低調行業大佬到 “盧十瓦”

盧偉冰加入小米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

以往,他是低調務實、幕後掌握局面的手機行業大佬;但在小米賦予他的新角色上,他必須承擔得起 Redmi 品牌發展的 “首席宣傳官” 的任務。於是盧偉冰開始以Redmi 品牌總經理的角色活躍於微博平台,除了成為頻繁發微博的“網癮少年”,盧偉冰還喜歡在微博上向米粉科普手機行業知識,發自己的各種照片(比如說拳擊服照)……

當然,盧偉冰在 2019 年最突出的表現,就是他的 “懟”。

在雷軍“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的八字戰略下,盧偉冰執掌下的Redmi 除了死磕性價比,也死磕友商,而且在不少情況下那種“懟人” 的感覺頗有些高明,也為網友帶來了不少樂趣。

不妨在此試舉一例:

2019 年年初,售價2999 元起的小米9 系列發布之後,其各方面比較均衡的性價比引來了友商的回擊,其中魅族創始人黃章在魅族論壇就回复網友時評價說——想衝高端但眼高手低,賤慣了高不起來,賤人賤己賤行業,這一言辭不可謂不犀利。

不久之後,魅族發布魅族 Note 9,頗有對標紅米 Note 7 的感覺(畢竟都用上了同款的 4800 萬像素三星 CMOS),但價格卻是 1398 起。對此,盧偉冰瞅准機會在微博上回應七個字——貴人貴司貴價格,懟向了黃章的 “賤人賤己賤行業”。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4

二人你來我往,網友們也參與其中,為這幅 “對聯” 補上了一個很妙的橫批——科技標杆。

這裡的 “科技標杆”,其實暗指 Redmi 的真正目標對手榮耀(畢竟榮耀 V20 的廣告語就是 “科技標杆”。)。實際上,獨立後的Redmi 在品牌宣傳策略上正是以死磕榮耀為主;由於以往榮耀在品牌運作對標小米的方式,盧偉冰對榮耀的“懟” 可以說是報復式的,除了不指明點評,明嘲暗諷,盧偉冰甚至曾經跑到榮耀的官方微博下開懟。

在一次採訪中,盧偉冰毫不避諱地公開表示:在我的眼裡只有一個對手,那就是榮耀。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榮耀 9X 手機的 10W 充電上,盧偉冰瘋狂開懟,為其贏得了 “盧十瓦” 的外號。而對於這個外號,盧偉冰也照單全收,並且也會在發布會上用它來自黑,成為網友們的談資笑料。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5

當然,微博上的這些動向,顯然不是盧偉冰每天工作的全部。對於自己的微博上的這些動態,盧偉冰曾經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外界對小米有很多的解讀,說小米是一個注重營銷的公司。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小米是一個真正 2C 的公司,它免不了高管人員到前台去進行宣傳,讓大家感覺到好像你高管的時間是不是都花在微博上、花在傳播上面去。

小米中國區總裁是如何煉成的?

雖然懟人已經成為盧偉冰小米職業生涯的一個惹眼標籤,但相對於他入職小米一年以來的整體表現,這個標籤算不得什麼。

畢竟,對於盧偉冰來說,成為上市公司小米的一名空降高管,與企業文化的磨合是重要一道關口。除了變身愛懟人的 “數碼博主”,盧偉冰從深圳搬到北京,住在小米公司附近的五彩城,每週的休息時間只有周日下午半天。但這其中更加重要的是心態和工作節奏的融入,盧偉冰在一次採訪中表示:

沒有任何的障礙地融入了小米,可能見過我的人會覺得我在小米工作了很多年。

從外在的表現來看,盧偉冰在小米的改變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他入職小米之後的第一場Redmi 發布會,是由雷軍主講的;但後來隨著Redmi K20 系列、Redmi Note 8、Redmi 8 系列再到後來的Redmi K30 系列,盧偉冰在發布會上的演講技巧也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變化。尤其是在 K30 系列發布會上,無論是自黑、懟友商(有人統計,他在 Redmi K30 系列發布會上提到了 58 次友商 V30)、抖包袱、丟段子,盧偉冰似乎已經爐火純青了。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6

有網友評價 Redmi K30 發布會稱,盧偉冰已經成為一枚手機發布會界的寶藏男孩。

當然,在最終極的層面上,對於盧偉冰的核心評價標準,其實應該是 Redmi 品牌的發展和產品銷售情況。

從品牌層面來說,Redmi 已經與以往的紅米(中英文的刻意區分也是一個助力因素)脫鉤,而且自身已經形成了以手機為核心的AIoT 產品矩陣,與小米品牌形成了很好的協同關係。而業績層面則不妨參考 12 月 10 日的 Redmi K30 系列發布會——那次發布會的開始,盧偉冰不乏驕傲地親自公佈了 Redmi 系列的業績表現:

  • Redmi Note 7 系列全球銷量 11 個月突破 2600 萬台;

  • Redmi K20 系列 “大魔王” 6 個月累計銷量 450 萬台;

  • Redmi Note 8 系列 “6400 萬四攝小金剛” 3 個月銷量 1000 萬台;

  • Redmi AirDots TWS 耳機 8 個月銷量 750 萬個……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7

在那場K30 的發布會上,盧偉冰為Redmi K30 5G 版公佈了1999 元的價格,表示“重回1999 元”,引得線上線下的一片讚歎之聲——而這場發布會結束之後,小米的股價還出現了大幅度的上漲。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場發布會之前,盧偉冰已經在11 月底的小米人事變革中被任命為小米中國區總裁——根據騰訊科技的報導,雷軍之所以選中了盧偉冰,其中一個原因是盧偉冰融入小米公司的程度超出了他的預期。

總結

對於盧偉冰來說,Redmi K30 系列發布會不僅僅是 Redmi 品牌獨立一年的總結,也可以說是他入職小米一年來的一次匯報表演。那次發布會的結束環節,他在談到自己入職小米之後的經歷時表示,“感慨萬千,萬千感慨”,他還說:

一年走來,坦率來講,有點不容易……(不過)整體來講,我覺得自己還算滿意。

[评论]雷軍選對了 “盧十瓦” 8

不止他自己,雷軍和小米公司對他這一年來的表現也應該是滿意的,否則他也不會獲得新的任命,並且可以直接向雷軍(此前是林斌)匯報。只是,在獲得雷軍信任的同時,盧偉冰肩上的擔子也越來越重——而如何在新的職位下調整好自己的角色,也是他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當然,無論怎麼調整,他身上的 ”盧十瓦“ 的標籤恐怕是去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