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傳》:包惜弱愛完顏洪烈嗎?他們有沒有夫妻之實?


前幾天,女友說她重看了幾個版本的電視劇《射雕英雄傳》,有幾個疑問:“包惜弱和完顏洪烈到底有沒有夫妻之實?她最後和楊鐵心殉死,難道和完顏洪烈在一起十八年,還比不上和楊鐵心在一起一兩年的感情?”女友重申她是看的電視劇,不是原著,她這一連串的問題,倒是引發了我的一個疑問:“包惜弱有沒有愛過完顏洪烈?”而且,關於女友的第一個問題,我也有同樣的疑問。多年前,我讀過原著,不過細節早已忘光了,於是帶著這幾個問題,我又重讀了一遍。壹

那個大雪紛飛的冬夜,包惜弱和完顏洪烈初相逢,一個心慈心善,一個身受重傷,兩個人明明有國仇家恨,卻擋不住愛情的發生。當包惜弱把燭火照向完顏洪烈時,發現竟是一個眉清目秀、鼻樑高聳、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不禁臉上一熱,左手微顫,幾滴燭油滴在那人臉上。包惜弱為他治傷,又將他從松林墳地拖回自家柴房,的確僅僅是因為天性善良,不忍見死不救,儘管明知對方是敵人。然而,當她看清對方容貌時,臉熱心跳手顫,可能連她都意識不到,那是愛情來了。完顏洪烈從昏迷中醒過來,“驀見一張芙蓉秀臉,雙頰暈紅,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憐惜,又是羞澀,當前光景,宛在夢中,不禁看得呆了。”看看這段描寫,包惜弱宛然就是一副小女子見情郎的表情。此時,若不是一個是有夫之婦,一個是家國仇人,該是一段多麼美好的愛情啊!

也正因此,包惜弱救了完顏洪烈,卻也背負著良心道德的譴責,她做了一夜噩夢,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柴房察看,卻發現完顏洪烈早已不知去向。包惜弱為自己找了一個藉口,她想若是告訴了丈夫,楊鐵心嫉惡如仇,肯定會追上去殺了完顏洪烈,那豈不是救人沒有救徹,因此絕口不提。但是她剛發現完顏洪烈還活著,想要救他時,卻是第一時間跑回來叫楊鐵心幫忙,是楊鐵心醉了,叫不醒,她無奈,才自己費勁吧啦的把完顏洪烈拖回柴房。怎麼那時不害怕楊鐵心再補一槍把完顏洪烈殺了?試想,如果救的不是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男人,包惜弱還會瞞著楊鐵心嗎?不過,完顏洪烈連夜逃走,雪地上滿是連滾帶爬的痕跡,楊鐵心居然沒有發現,簡直是匪夷所思。貳

包惜弱再次見到完顏洪烈,兩人的身份已經轉變,完顏洪烈成了她的“救命恩人”。她不知道的是正是由於她救了他,他對她也一見鍾情,為了得到她,調遣了大宋官兵來殺她的丈夫。包惜弱自昏迷中醒來,發現一個年輕男子正嘴角含笑深情款款地望著自己,她一眼認出此人正是自己那晚所救之人。此時,已是臘盡春回,距離那個風雪夜已經好幾個月,包惜弱居然能在迷迷糊糊中清楚地認出完顏洪烈,可見對他印象之深。完顏洪烈對包惜弱說外面官兵追得緊,他只好對外人宣稱她是他的妻子,包惜弱臉就紅了。臉紅是害羞,女子只有對著自己喜歡的人才會害羞,才會臉紅。包惜弱問起丈夫,完顏洪烈說:“楊爺不幸,已經被賊官兵害死了。”包惜弱救完顏洪烈那晚,楊鐵心並未露面,完顏洪烈也對包惜弱解釋上次受傷和此次救她,皆是湊巧路過,那麼他怎麼知道包惜弱的丈夫姓楊?他一口一個“楊爺”,包惜弱居然絲毫不起疑心。那隻能說是愛情蒙蔽了內心。

完顏洪烈說救了娘子皆因“天緣巧合”,包惜弱聽到這四個字,臉又紅了。完顏洪烈為了勸包惜弱不要輕生,謊稱自己會為楊鐵心報仇,還要為楊鐵心收屍安葬。可此時包惜弱懷著幾個月的身孕,兩人卻絲毫不提孩子,照常理,完顏洪烈勸包惜弱,也應該拿孩子來說事兒,但他倆好像故意忽略這件事,誰都不提。完顏洪烈親自為包惜弱買來新衣服,誇讚她容貌美麗,包惜弱不禁內心竊喜,想到丈夫楊鐵心從來沒這般當面讚美,低下頭偷眼向顏烈瞧去,見他並無輕薄神色,一時心中栗六,竟不知是喜是愁。完顏洪烈為她買衣服,連內衣、汗巾、手帕等貼身之物都買的周全合適,包惜弱在穿內衣時,想到是完顏洪烈親手挑選,再一次臉紅心跳。一路上,完顏洪烈對她關懷備至,體貼入微,為她寬懷減愁,東談西扯。包惜弱的父親是落第秀才,雖然識字,學識有限,丈夫楊鐵心一介武夫,是粗豪漢子,包惜弱從未見過如此談吐雋妙之人,不禁大為傾倒。叁

包惜弱跟著完顏洪烈一路向北,在她的花言巧語哄騙下,漸漸地不再提為丈夫收屍報仇之事,只是一味地聽從完顏洪烈的安排。直到完顏洪烈的銀子被朱聰竊取,他不得已,也可能是有意對包惜弱暴露了身份,包惜弱只是吃驚,卻並未因他是金人而懷疑丈夫的死因,也許她懷疑了,但不願意承認。總之,她並沒有因此離他而去,或者自殺,因為當她再次出場時已經貴為金國的趙王妃了。也是“天緣巧合”,大難不死的楊鐵心帶著義女穆念慈行走江湖,比武招親,意在尋訪郭靖,不想卻遇到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和妻子。只是兒子成了金國的小王爺完顏康,妻子成了趙王妃。楊鐵心在趙王府發現包惜弱單獨住在一間破木屋裡,而那木屋正是自己牛家村故居的樣子,裡面的擺設也是一件件從牛家村搬來,床上甚至還放著幾件他穿過的衣服。

延伸閱讀  又一個性感女星自殺,揭開娛樂圈最髒一幕...

接著發生了稱得上整部《射雕》中最動人的一幕:分別十八年的夫妻重逢,楊鐵心與兒子楊康“相認”(加引號是因為楊康並沒有認父),包惜弱自覺心願已了,欲撞牆而死。楊鐵心驚慌中抱起包惜弱逃離王府而去。完顏洪烈帶人追趕,楊鐵心夫婦和穆念慈逃跑中遇到了丘處機和江南七怪等人,楊鐵心為了不連累丘處機,拿槍刺死了自己,臨死說道:“我們夫婦二人斃命於此!”包惜弱拔出槍,對楊康說了一句:“孩兒,你還不肯相信他是你親生的爹爹嗎?”也撞槍尖而死。肆

一家人從團聚到陰陽相隔不過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放在武俠世界裡可能合情合理,放在現實中就太過詭異。楊鐵心見了包惜弱也不問問這些年來發生了什麼,她為何成了完顏洪烈的王妃?即使時間緊迫,來不及說這些,但他也沒問問包惜弱是願意跟他走,還是願意留在王府?也沒問問她是不是願意跟自己一起赴死?就自作主張把她帶出王府,又自行決定了她的生死。當然,在那個時代,妻子就是丈夫的附屬品,楊鐵心有權決定包惜弱的一切,但是不要忘了,此時的包惜弱已經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大金國的王妃!然而,包惜弱的確是心甘情願跟他走的,也是心甘情願隨他赴死的,至於包惜弱心裡真實的想法是什麼,不是金大俠的關注點,我們倒可以來分析一下。

前面我們說過,包惜弱和完顏洪烈是一見鍾情的,儘管包惜弱自己不願意也不敢承認,但是她的確是愛上了這個年輕俊美,談吐雋妙的男人,更何況這個男人對自己溫柔體貼,不要說包惜弱剛剛遭逢大難,丈夫又死了,她選擇嫁給完顏洪烈太正常了。而且,包惜弱雖然和楊鐵心夫妻情深,但是那種“情”,可能是“情義”之情,不是“情意”之情。他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感情,卻不一定有令人心動的愛情。情義裡有責任,有義務,有大義,他們是夫妻,自然要相親相愛;情意的“意”下面是一個“心”字,是從內心深處發出的感情,是愛情。我們看電視劇,總覺得包惜弱是為了撫養楊康委曲求全跟著完顏洪烈,她十八年來獨居小木屋,肯定和完顏洪烈沒有夫妻之實。其實,這一點金大俠倒是在原著裡寫明白了,包惜弱在剛剛認出楊鐵心時,有一段心理描寫,她想:“今日之事,必得跟他明言,讓他們父子相會。然後我再自求了斷。我既失了貞節,鑄成大錯,今生今世不能再跟鐵哥重圓的了。”後面又寫丘處機等人:各人均道包惜弱雖失身於趙王,卻也只道親夫已死,寡婦再嫁,亦屬尋常,未可深責,到頭來殉夫盡義,什是可敬,無不嗟嘆。顯然,包惜弱和完顏洪烈是有夫妻之實的。至於她獨居小木屋,又殉夫而死,完全是因為愧疚。包惜弱的父親是一名落第秀才,在村塾中做教書先生,他定要教育女兒遵從三從四德,做一個女德貞婦,何況當時是南宋,程朱理學已成為主流,女子的行為比北宋時大受約束。一邊是失貞帶來的羞愧,一邊是愛情,可以說這十八年來,包惜弱無一日不備受煎熬,楊鐵心的出現給了她一個抉擇的機會,也給了她一個解脫的機會。她死時面露喜色,並不一定像她說的“終於和楊鐵心死在一起了”,而是終於解脫了。

最後說一點,其實,整個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楊康,我們總是說楊康“認賊作父”,但是十八年來,誰告訴過他?包惜弱沒有,丘處機也沒有,反而是完顏洪烈對他寵愛備至。此時,突然告訴他,他的父親是楊鐵心,完顏洪烈是民族仇人,也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仇人,他如何能夠接受?何況,自始至終,楊鐵心沒說過一句話,只有包惜弱說了一句:“這是你親生的爹爹!”然後他們兩人就雙雙殉情赴死了,他們壓根兒就沒想過留下楊康怎麼辦? (這個問題不是本文的關注點,我們不展開,以後會單獨寫一篇論述。)再者,當年那麼凶險,只有楊鐵心和郭嘯天兩人護著兩個孕婦,他們都死戰到底,如今這麼多高手在此,楊鐵心反而怕了,反而殉死了,為什麼?我想,他是非常清楚接下來都是他無法面對,無法處理的情況:他和包惜弱該怎樣相處?該怎樣面對楊康?既然無法面對,不如不去面對,一死了之!一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卻怪楊康認賊作父!他們也真好意思說!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