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很新的渣男吧


追平《卿卿日常》的我宣布,吉吉國王劉冠麟就是個人心目中的小熒屏搞笑男TOP3!

和他一起入圍前3的,還有《夢華錄》裡的池衙內代旭,以及《慶餘年》裡的范思轍郭麒麟。

這三位,打破了我追古偶只看臉的心魔。原來男人搞笑起來,也自有一種魔力啊。 1.先來說劉冠麟,一個出場自帶彈幕的男人。因為長相酷似《熊出沒》裡的森林之王猴子吉吉,不管他演啥,彈幕黨都一律稱之為“吉吉國王”。

這一次,吉吉國王在《卿卿日常》裡演三少主尹岸,一個長相很普,卻活在美男人設裡無法清醒;娶了17個老婆,人生理想是集齊“24節氣”,卻還自我標榜情深似海的新型“海王”;一種很新型的渣男,渣而不自知,渣得讓你對他只剩下好笑和同情兩種觀感。老婆之一“白露”辛辣吐槽:他那個心啊,就是榴蓮,心上全是尖兒,尖上全是人。

劇情進展到中段,海王正在經歷一種很新的塌房。原本一直活在自己就是個情聖的幻想裡,但這種幻想正在一點點幻滅。娶了17個老婆,卻生不出1個孩子。嫡母百般暗示他是不是有毛病,他滿臉懵,如何也想不到問題出在自己身上,自我感動17個老婆哪怕都不能生,自己也一個不離棄,要好好陪她們治病;

結果找來大夫一問,大夫都懶得給“節氣們”把脈,直接給他開藥。 “這麼多個老婆都生不出孩子,你覺得是誰的問題?”榴蓮被扎心了。

榴蓮終於懷疑起自己的生育能力,不遠萬里找江湖騙子給自己開了300副大補藥,把自己補到奄奄一息,才被趕來救命的太醫戳破真相:你生育能力沒問題。那是誰的問題呢?可憐的三少主,終於懷疑起那些被他放心尖尖上的“節氣”老婆,發現他以為的“他愛她們,她們也愛他”只是一場他的獨角戲而已。

17個老婆,沒有1個愛他。當面敷衍他,背後嫌棄他,還互相打掩護,你不方便的時候我來頂班,我不舒服的時候,你來扮我——反正老闆 老公也看不出來。

對,這位老公還臉盲。

壓根分不清誰是誰,卻偏偏人菜癮大,要娶17個,看似對每一個都真心相待,好吃好喝供著,但其實誰都不愛,他只是把女孩子們拿來當寵物圈養,沒事還讓她們內捲身材……女孩子一旦認清這個事實後,就變成了“婦仇者聯盟”,姐姐help姐姐,不糊弄你糊弄誰?

《卿卿日常》裡幾兄弟,明明主角是老六小倆口,但老三和老五兩家卻分外搶戲。

老五一家是憨夫悍婦的“東北二人轉”;

老三一家則因為人口眾多,完全可以單拎出來演一出情景喜劇,劇名《我的姐妹和我那位討人嫌上司的日常》。

最愛看三哥和一群姐妹開會,真的是有認真在演老闆和我們。

延伸閱讀  斷開羅志祥2年周揚青突PO“海量親密照”!牽手型男網紅真相曝

“老闆”日常激情澎湃地在那灌毒雞湯,心裡明鏡兒似的姐妹們就吃東西、打瞌睡、放空、扯線頭……

互相用眼神開小會;

手上拍著掌,心裡埋著汰;

腦電波交流無障礙,還能預判老闆的預判。

不小心對上眼神,就假笑敷衍;

趁老闆轉身,就拿白眼刀他。

但不管內心多麼腹誹,都阻擋不住自說自話的老闆一拍腦袋做下新決定:來來來再給你們添個新姐妹。眾姐妹的刀子:已經忍不住奪眶而出了。

19集裡,起疑心的老闆終於知道了自己並不受歡迎還無比被嫌棄這個事實,瞳孔地震,崩潰萬分,震怒到對著他常常“寵幸”的白露咆哮,我對你那麼好,你為什麼忍心辜負我? “白露”:老子叫霜降!你先把人認認清楚好哇!

媽呀,一剎那所有姐妹們腦袋上都漂起了名字,彈幕:紅名了兄弟,你懂吧!群情激奮,姐妹們集體造反,離家出走,要自行創業謀生。

他以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其實她們也很不爽,只是因為性別劣勢,一直走不脫。這是一個好笑卻悲傷的故事,劉冠麟演的尹岸,是真海王,但在他三分憨傻七分自戀的演繹下這個角色並沒怎麼讓人反感,因為他渣,但並不自知,做壞事膈應人,都讓人覺得他蠢得好笑。

他其實也算個精明人,身在帝王家,上有心眼小成針眼的嫡子二哥,下有一群心懷叵測的庶弟,他裝傻、裝好色、裝臉皮厚、裝愛財如命,裝久了自己也信了,變成了一個深藏不露,扮豬吃老虎的地主家的傻兒子。

有心眼,但其實也沒怎麼用在姐妹們身上,要不然不至於在後院吃這麼大虧。演員劉冠麟很懂這種“不自知的渣”屬於人物的見識盲區,只要前期把這份“不懂”演出來,人物就有了弧光。 “老三的問題是某些男性的通病,他們總是把感情這碼事兒想得太簡單,總覺得我給你花錢花時間了,就是對你好,卻很少設身處地為對方想,結果只是自己感動了自己。”這番解讀說明他真的懂人物,老三一家的鬧劇,表面是反差好笑,內裡探討的是兩性關係裡的錯位。男性長期吃紅利,吃得習以為常,完全沒有意識到彼此的不對等,把主人對寵物的恩賞,投射到自以為是的夫妻關係裡。

當然,影視創作是理想化的,按劇情線,老三肯定要被生活教訓,目前的他經歷了生育自信坍塌,又正在經歷情感自信和能力自信的塌房,最新一集裡,岌岌可危的外貌自信也快塌成渣渣了……

等哪天徹底認清了自己,人也就清醒(成長)了。

2.喜劇配角其實很難演,過則浮誇油膩,淺則流於表皮,還容易淪為搞笑的工具人,想演出人物的立體感,構建自己完整的成長線非常難。像《卿卿日常》裡六王爺身邊的蘇管家也很搞笑,但因為角色身份的原因,戲份空間就沒三少主的大,他更多的作用是當一名“愛情保安”,充當男主嘴替,帶領觀眾嗑CP,讓彈幕黨哈哈哈著讚他一句,這個家不能沒有蘇管家。

像尹岸這種有獨立故事線,戲份足到可以拍番外的“搞笑男”,相對來說就更容易出圈,很多時候還會分走一些男主的光彩——比如《夢華錄》裡代旭演的池衙內,是可愛到一度讓人覺得其實趙盼兒跟了他也挺不錯的存在。

池衙內人設是個紈絝子弟,做事囂張跋扈愛胡鬧,前期處處刁難趙盼兒,按理挺討人嫌的。不過代旭處理得好,把囂張演出了幾分“童趣”,將跋扈落在人物本身的“真性情”“不矯飾”上……每每出場,都讓人忍俊不禁,撒潑賣丑,分寸拿捏,壞得明明白白,錯得可可愛愛。

延伸閱讀  廖碧兒偶遇周潤發開心合影66歲發哥精神好笑容親切

知道自己可以欺負趙盼兒了,開心到爆炸

大抵也是因為代旭很好地把握住了人物身上的那份“天真”。搞笑只是皮相,猥瑣起來也不怎麼自知,表皮是個長不大的傲嬌孩子,內裡是個有情有趣有義的少年。

和趙盼兒不打不相識,好感在打打鬧鬧裡累積而不自知,在趙盼兒絕望的時候,主動為趙盼兒投資,這輩子也沒見過願意跪下給你磕頭,發誓什麼都聽你的,賺了分一半,虧了全算自己頭上的天使投資人。

《卿卿日常》裡一群女眷要創業開酒樓,剛開始缺啟動資金,彈幕黨主動cue池衙內,讓大老闆快來入夥。真·跨服聯動。代旭說,最初看到的部分劇本里,池衙內其實沒啥喜劇成分,就是個單純東京惡少,是因為進組後導演告訴他池衙內後面還會跟趙盼兒變成合夥人,他還有點喜歡她,他才提議,把這個人物往可愛、不招人煩的方向去演。

他給池衙內設計了很多好玩的戲份,放大惡少身上的孩子氣和傻裡傻氣,戲裡那些出圈的搞笑名場面,很多都是代旭現場發揮的。

和劉亦菲對戲,還常常把對方搞笑場,天仙一度向他求饒,能不能不要演得那麼好笑,自己憋得好辛苦。

腐臭味的愛情千篇一律,能逗你笑的奇男子千金難求。就像這些古偶裡,帥哥美女其實一大把,但一個會動腦子,能挖掘人物身上亮點的好演員,真的很能讓劇本加分。 3.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劉冠麟還是代旭,兩位男演員都不是什麼演藝新人。倆人最初都是學跳舞的,89年生的代旭從5歲開始學舞,10來歲就上過兩次春晚,但後來膝蓋受傷,轉型表演,考取了中戲,正式入行已經10年多。

他很會挑劇本,演過很多高口碑影視劇,印像很深的是幾年前他和鄧家佳主演的《無證之罪》裡,他塑造的小律師郭羽。

一個職場菜鳥,因為暗戀的女同學朱慧如而涉入人命案,從自保到貪財,一步步黑化,利欲熏心,與惡魔為伍,害恩人,坑室友,謀算妻兄,最後不惜捨棄愛人保全自己,集卑怯、狠辣、自私、貪婪於一身,是國產劇裡少有的真實又多面的反派角色。

不過看《夢華錄》的時候完全沒認出來,池衙內居然就是郭羽。他戲路滿廣的,塑造角色能力也強,在《叛逆者》裡演過充滿理想主義的左丘明,《我們的法蘭西歲月》裡是朗朗少年陳喬年……戲份未必很多,但都能演出人物亮點。

不過可能他自己也沒想到,最令他出圈的,會是一個“搞笑男”。

和代旭不同,劉冠麟很早就貼上了“搞笑男”標籤。

他畢業於北舞音樂劇專業,因為有舞蹈功底,儀態不錯,所以常在一些武俠、古裝劇裡演配角,最早說得上名字的,是2005年《大漢天子3》裡的季擒虎。

比較知名的,是《龍門鏢局》裡愛財如命的廚子“蔡八斗”,口頭禪是“我的媽呀,這是要發呀”。

後面又演過《夜天子》裡詭計多端的徐伯夷,《大秦賦》裡兩面三刀的郭開,《贅婿》裡興風作浪卻總是坑到自己的郭麒麟大舅子蘇文興……

他身上集納了奸詐和憨厚兩種奇怪的氣質,也是進可姦退可傻,智商跨度很大的演員,前段時間的《警察榮譽》裡,他演的岳威,反偵察能力一流,是大結局才拿下的反派。

但他演的所有角色,都沒有他的那個外號“吉吉國王”知名度高。

提起劉冠麟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提起“吉吉國王”,大家能給你認認真真掰扯明白,這個外號到底是什麼時候興起的……

延伸閱讀  楊丞琳16歲愛犬離世,她時常想念到落淚,感謝母親同樣疼愛它

他和代旭,其實都沒有像郭麒麟那麼好命。

郭麒麟也是憑“搞笑男配”出圈的——頂著德云社太子爺的名號跨界演戲,沒幾部就遇到了《慶餘年》裡的范思轍,好吃懶做,卻是個商業天才,和張若昀的範閒摩擦出了好多笑料。

又因“張無季”分身乏術,小郭順利上位做了《贅婿》男主,相貌平平,觀眾卻絲滑地接受了他演古偶男一號。

不過,殊途同歸,只要夠華彩,最後都能被觀眾看到的。

而且以上幾位吧,當長相沒有優勢的時候,演技也就少了那麼幾分束縛,搞起笑來就很鬆弛。

也尚幸還有他們,還有空間能演渣而不懼,成就一個個性格有缺陷卻散發鮮活人氣的人物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