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大院》開播就破2!不是因為5年沒見胡歌,導演才是關鍵


央視一套播出,由胡歌主演的電視劇《縣委大院》,首播當天的最高收視率峰值突破了2.1%,平均關注度達到了1.75%,高於今年年初播出的央一年度冠軍《人世間》的開播首日1.6%的成績。看著像注入了雞血一樣的高峰走勢,沒有人敢不說一句,這劇怕不是坐上了火箭起飛。

從2017年到現在,時隔整整五年,觀眾都沒有在電視機前見過胡歌的面孔了。不僅不拍電視劇,更是不參加任何綜藝、真人秀,就連其他大型娛樂活動也很難見到他。於是,大家都叫他神隱哥。新劇一出,拿下如此逆天的收視率,難道是平時憋的勁,都在這部劇一口氣給釋放出來了?

但其實並不見得,胡歌的上一部電視劇作品《獵場》,收視率表現就一般。 《獵場》還是《潛伏》導演蟄伏多年的力作,播出時,胡歌的人氣旺到風頭無兩,但依舊未能讓這部劇一呼百應。另外,胡歌在此期間出演,還是他第一次作為男主角的電影《南方周末的車站》,市場和獎項兩方面都反響平平。

因此,並不是說只要是有著胡歌,就能意味著賣座和高收視率。 《縣委大院》第一集就起飛的關鍵的一點,在於大家從屏幕前看不到的導演孔笙之上。

人人都說,正午出品必屬精品。正午陽光能夠成為當下中國電視劇製作公司界裡的金字招牌,這一半的含金量都是孔笙。

就像是過去十年間,古裝劇天花板的《瑯琊榜》, 便是胡歌與孔笙的強強聯合之作。這一次的《縣委大院》便是二人的兩開花,網友們戲稱為“梅開二度”。雖然目前《縣委大院》播出的集數不多,但就短短的幾集裡,也讓大家直觀地感受出來了以下兩點,不得不佩服導演孔笙的功底。

延伸閱讀  長得好看有實力的男藝人,為何一直不火呢?

第一點,是對故事節奏的把握。

在當下快節奏的時代裡,很多觀眾對於一部劇好壞,直接拿第一二集的節奏快慢來評判。一旦需要觀眾開著倍速去看頭兩集,這部劇就基本可以宣告抬走了。正因為這樣的觀眾反應,間接導致了很多劇為了在第一時間留住觀眾,總是絞盡腦汁在開始兩集就給大家玩個大的,反而讓故事顯得急促繁雜。

孔笙顯然沒有很著急,就《縣委大院》前幾集的敘述節奏,他向觀眾展示了,什麼才應該叫做好的故事講述者,什麼是娓娓道來的講述故事能力。

《縣委大院》前兩集出場了一大堆人物,個個還都是觀眾臉熟的有名演員。黃磊、張新成、李光潔、吳越、王驍,還有很多正午陽光的黃金配角。按理說,看到如此多熟悉的臉,很難讓人們在第一時間就去適應這些演員去塑造的角色,可孔笙HOLD住了。

因為是群像劇,所以每個角色登場時間並不多,但又奇怪的是,每個人都讓大家感覺很有記憶點。就拿最容易讓大家齣戲的黃磊舉例,這麼些年來,他總是被人們吐槽演誰都像在演自己。這回,他瘦了、累了、一臉被村民搞垮了的基層幹部樣子,用杯子喝茶的時候,還十分自然地吐了口嘴裡混進去茶葉渣子。不誇張地說,雖然這角色是個配角,但絕對可以說是黃磊這些年的高光時刻。

第二點,就是孔笙劇裡面,有著很多導演都沒有辦法做到的生活化痕跡。

先不聊這部劇,說個題外話,為什麼這麼些年來類似於《三十而已》、《都挺好》等等這些劇當中,出現了很多關於原生家庭的討論, 追溯源頭,是因為當年的《歡樂頌1》,該劇正是有孔笙導演執導。那麼為什麼後來的劇花式翻新原生家庭的苦難,卻怎麼也達不到《歡樂頌1》取得的高度,一不留神就讓觀眾痛罵販賣焦慮,核心原因就是導演做不到對劇情生活化的描寫。

延伸閱讀  電影《長津湖之水門橋》票房突破38億

這一方面,我們能從孔笙導演的所有劇裡看到。權謀劇《瑯琊榜》,大家就喊著要看蘇宅日常100集; 年代劇《父母愛情》,已經成為了標配電子榨菜;還有抗戰劇《戰長沙》,胡湘湘從自己的閨房裡吊上來的一碗餛炖,讓多少觀眾日思夜想;就連在扶貧劇《山海情》裡面,演員們吃著白水煮的土豆,觀眾看得都眼饞。這些在劇裡面看似沒有起到推進劇情作用的生活碎片,恰恰是最能體現出來導演孔笙的功底之所在。

孔笙導演能夠在五花八門的電視劇類型裡,佈滿了這些生活化的小細節,讓觀眾們總是一次次相信他們的真實存在,彷彿那些角色就是一個個鮮活的,在我們身邊的人。

好的作品、好的演員、好的導演,不需要買任何熱搜去營銷,觀眾會用自己的喜好去投票。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