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羅忠國:做人一定要有骨氣,他從沒向前姐夫張國立要戲拍


1988年的一天下午,羅秀春抱著兒子張默回了娘家。

還沒等坐下,她便已經濕了眼眶。

心情稍微平復一些後,她長舒一口氣,說出了那句:“我和張國立離婚了……”

聽到這話,弟弟羅忠國的心就像被熱油煎了一樣痛苦,他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姐姐。因為,在這段失敗的婚姻中,姐姐沒有任何錯。

是張國立的背叛和移情別戀,才導致了這樣的結局。

從那以後,羅忠國心裡就一直有一個疙瘩。雖然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埋怨過張國立,也沒有在背後說張國立的壞話。

但這個心結始終都沒有解開。

混跡娛樂圈的他,即使知道前姐夫張國立在圈內有大量的人脈和資源,但卻從來沒有跟著沾光……

01.

和現在圈內的流量明星相比,羅忠國的名氣不算大。

而且進圈的時間也很奇葩。

別人都是趁著年輕,擠破腦袋也要在娛樂圈分一杯羹,等老了之後好在家安心享受生活。

可他卻偏偏特立獨行。

一把年紀了,才想著進娛樂圈,不為別的,就為圓自己年輕時的一個夢。

2014年,53歲的羅忠國,在沒有任何表演基礎的情況下,決定進軍娛樂圈。

沒有資源,沒有演技的他,剛開始只能在劇組跑龍套,演一些別人根本不會注意的角色。

要么是群演,要么就是活不過一集。

別人都笑話他,一把年紀了還出來遭這個罪,一天一共掙一百塊錢,還要被穴頭抽走二十塊,實在是閒的不輕。

可他卻不以為然,甚至樂此不疲。

面對這些非議和質疑,他也只是笑著回應:“我拍戲又不是為了掙錢。”

的確,進圈拍戲之前,羅忠國就已經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了,他並不缺錢,選擇來劇組拍戲,也只是享受這個過程。

哪怕是一直都做群演或者做配角,他也十分樂意。畢竟之前也沒啥表演經驗,能一直演下去,就已經阿彌陀佛了。

不過,命運倒是給了他一個很大的驚喜。

其貌不揚的他,竟然能出奇的駕馭很多不同的角色。

短短三年的時間。

他就從一個不起眼的群演一步步蛻變成主演。而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拼來的,和前姐夫張國立沒有任何關係。

和現代的“小鮮肉”比,羅忠國的流量可能少了些,名氣也沒那麼大。

但出道這麼多年,他演過的影視作品還真不少。

比如《千年丐幫之打狗棍》、《創業年代》、《摩天大樓》、《解密》、《凶宅筆記》等等,也算是混了個臉熟。

出道以來,他似乎一直很低調,也從未主動在旁人面前提起自己與張國立的關係。

更沒有主動找張國立要戲拍。

曾經也有不少人問他:“你為什麼不找他幫忙呢?他手裡資源那麼多,給你安排幾個角色,就是一句話的事。何必把自己搞的這麼辛苦?”

每次聽到這句話,羅忠國都會無奈地笑笑,然後搖搖頭說:“凡事靠自己,何況我現在步子走的挺穩。”

事實上,羅忠國不肯找張國立幫忙,除了自尊心之外。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橫在他們兩人之間的那個無法解開的心結。

延伸閱讀  《蒼蘭訣》名副其實的“劇王”,拉新近1億用戶,直接復活平台

02.

1961年7月16日,羅忠國出生於四川省成都市,他的祖上本來在東北大山里的羅家屯居住。

後來舉家搬遷到了四川。

家裡除了他之外,上頭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因為是家裡的老么,格外受寵。

因父親早年前參加過革命。

所以對這幾個孩子的要求都很嚴格,他們幾個有什麼壞毛病,都都被扼殺在搖籃之中。

和那個年代的大部分普通人不同,羅忠國的父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雖然算不上含著“金湯匙”出生,但也是乾部子弟。

父親是成都鐵路分局機關的黨委書記,母親是國企的廠長,家境殷實。

打小就不知道“吃苦”兩個字是什麼。

雖說有東北人的基因,但羅忠國的個頭並不高,成年後也只有一米七左右,好在喜歡讀書,腦子也算靈活,是家裡學歷最高的一個。

因為和姐姐的年齡差距有些大,羅忠國讀中學的時候,姐姐羅秀春就已經戀愛結婚。

而她的老公就是著名表演藝術家張國立。

那時候,張國立還不出名,只是成都鐵路二局文工團的一個話劇演員。年輕時張國立,長相十分帥氣,話劇唱的也好,人也有才情。

劇組裡的很多姑娘都對他有好感,羅秀春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因為張國立家裡比較窮。

和羅秀春的差距實在太大。意料之內,起初他們的戀情遭到了羅家的強烈反對。

面對羅家人的時候,張國立多少也有些放不開,甚至有些自卑,生怕自己說錯了什麼。

好在他為人憨厚,也沒什麼花花腸子,幾次接觸後,羅父羅母自然也就接納了這個女婿。

在羅忠國的印像中,姐姐和姐夫的關係一直很好,姐夫不光長的帥,人也很有才華,關鍵對姐姐百般體貼。

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只要有時間,他就會拿著姐夫送給自己的票,跑到文工團看演出。

一來二去,他也對錶演生了興趣。

可當他在家人面前說自己要考藝術學院的時候,家里人卻坐不住了,一股腦地勸他:“你長的也不高,還不帥,可別瞎整了,演藝這碗飯,你吃不了也吃不下。”

話雖然難聽了點,但羅忠國仔細想了想,的確是這麼個理。

人活著總是要生活,總不能連生存的機會都沒有。

即使有一百個不願意,在未來和夢想之間,他還是選擇了更加貼合實際的未來。

中學畢業後,羅忠國老老實實的報考了吉林大學文學院,畢業後,開始從商。

03.

羅忠國讀大學時,姐姐羅秀春平安生下了一個男嬰,張國立為他取名張默。父母平時演出工作實在太忙,小張默只能跟著祖母和外祖母生活,由雙方老人輪流照顧。

不過,媽媽終究是媽媽。

即使工作也時常掛念著兒子,只要張默有一點不舒服,羅秀春就要請假。

演出工作自然而然怠慢了下來。

反觀此時的張國立,一心撲在事業上,對家庭幾乎是不管不顧,趁著演藝圈發展的上升期,不斷前進,事業一片大好。

可以這麼說,張默小時候,和舅舅的關係比父親還要親密。

只要看到羅忠國,張默就會撲上去,讓舅舅抱著。後來,張國立去了娛樂圈發展,能陪伴妻兒的時間更少,身邊的誘惑也跟著多了起來。

延伸閱讀  “牛愛芳夫婦”真實身份曝光,住豪華別墅,還是公司董事長

進組拍戲時,張國立可以接觸不同的美女,隨便一個都比家裡的老婆年輕漂亮。

慢慢地,他也就變了心。

1987年,和鄧婕搭檔拍攝《死水微瀾》的時候,張國立就和鄧婕有著說不清楚的關係,對妻子羅秀春也是越來越冷淡,甚至不願意與她同床共枕。

身為女人,丈夫的突然改變,羅秀春自然有所察覺。她心裡很清楚,這段婚姻恐怕走到了盡頭。

因為害怕家裡擔心,剛開始羅春秀還一直瞞著。

後來還是羅忠國發現了她不對勁,再三逼問之後,才得知,張國立已經移情別戀。

聽說女兒的婚姻出了問題,羅家父母很是擔心,想著盡可能幫女兒說和說和,畢竟已經有了孩子,離婚說出去也不好聽。

奈何張國立早已鐵了心,根本不願意搭理這一家人。

直到羅母去世,他才肯現身。

不過,破鏡難以重圓,雖說羅秀春為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努力,但還是沒能挽回張國立的心。

1988年,兩人正式離婚。打這時候起,羅忠國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賺更多的錢,讓姐姐和外甥過的好一些。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他的心裡有了疙瘩。

他覺得姐姐實在無辜,也痛恨張國立的背叛,讓姐姐成了一個被拋棄的人。

不過,即使心裡有再多的不滿,羅忠國也沒有表現出來,也從未當著被人的面說張國立的壞話。

按照他們夫妻事先商量好的,張默本該跟著經濟條件好的張國立生活,可那時候張國立一心忙著談戀愛闖事業,根本無暇顧及兒子。

羅春秀實在不忍心看張默吃苦,就先把孩子帶回了成都,在娘家人的幫襯下生活。

彼時的羅忠國也已經結婚生子,事業有了起色,經濟條件還算不錯。對待自己的外甥張默,他也是格外寵愛。

除了給張默買衣服、買零食之外,羅忠國還會經常帶著張默出去玩,有時候對張默甚至比對自己的孩子還要親。

張國立也不是完全沒良心,知道平時兒子都是前大舅哥和岳父幫忙帶大的。

每次回成都,都會為他們精心準備一份禮物,表表心意。

可以說,在98年張默去北京之前,他幾乎都是在舅舅身邊,和舅舅的關係也一直很好。

剛到北京的時候,他甚至有些不適應,和父親的關係有些生疏,和繼母鄧婕更是像仇人一樣。

加上張默正處在叛逆期,性格紈絝的很,從不把父親和繼母的話放在眼裡,做事也是我行我素,惹出了不少麻煩。

直到現在,張默和鄧婕的關係也沒有好到哪去。

為了照顧他的情緒,鄧婕甚至放棄了做母親的權利。

大學時期,張默就曾因為“毆打女友童瑤”,成了娛樂圈的名人,雖然有老闆出來撐腰道歉,但還是沒能躲得過輿論的壓力,最終被學校開除。

然而,這還只是張默“作死”的開始,“毆打童瑤”的風波過去沒幾年,張默又因為吸d進了局子,讓張國立顏面無存。

為了給兒子“擦屁股”,張國立一把年紀了還要出來面向公眾道歉,承認自己的教子無方。

可張默偏偏是個扶不起來的阿斗。

甭管老子多有實力,他就是不往正道上走,後來張國立實在忍無可忍,也就沒再多管。

經過這些事後,羅秀春和前夫張國立的關係再度惡化。她一度認為,如果當初沒有離婚,兒子也不會這麼叛逆,甚至可以擁有光明的前程和未來。

她也痛恨前夫張國立,當年為什麼要進娛樂圈,如果沒有進娛樂圈,一切又該是另外一番景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弟弟羅忠國突然做出了一個讓她難以理解的決定。

04.

2014年的一天,羅忠國突然一本正經的對姐姐說:“我想進娛樂圈。”

延伸閱讀  劉耀文將演機長?與吳鎮宇合作《衝上雲霄》,一身製服讓人不淡定

聽到這話,羅秀春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一臉詫異地問:“你沒糊塗吧?你都53歲了,還想進娛樂圈?是在開玩笑嗎?”

羅忠國搖了搖頭,“我可不是在開玩笑,就是覺得忙活了大半輩子,該為自己的夢想努力一把了。”

“你跟我說這事,我也幫不了你,也沒法找張默他爸幫你,你要想清楚了。”

羅秀春說的很直接,沒有給弟弟任何希望。

原本以為羅忠國會就此放棄,可沒想到他卻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我拍戲可不是因為張國立在圈裡,就是單純為了自己年輕時的夢想,成不成功的,都無所謂。”

看著弟弟心意已決,羅春秀也沒有多說什麼,只能祈禱弟弟不要被魚龍混雜的娛樂圈毀掉。

就這樣,53歲的羅忠國正式踏入娛樂圈,開始了全新的人生。

這一次,他會有怎樣的體驗和經歷,都是未知。

和大多數追夢者一樣,剛進娛樂圈的時候,他也只能跑龍套,乾著最辛苦的活,拿著最少的錢。

然而,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抱怨,反而每天都樂呵呵的,一部接著一部的拍,拍著拍著竟然還真拍出了名堂。

知道舅舅開始在娛樂圈闖蕩後,張默不止一次地說:“舅舅,不如我找我爸給你安排個角色吧,您甭這麼忙活。”

可羅忠國卻說:“別別別,這事別告訴你爸,我也不想給他添麻煩,我自己來就行。”

雖說他不是科班出身,也沒有多麼出眾的外表,但他沒有演員架子,可以隨意駕馭很多角色。

從一個不起眼的群演,一步步做到特別主演。

這一路走來,付出了多少,吃了多少苦,也只有羅忠國自己清楚。

不過,對於他來說,演員是最初的夢想,只要能夠演戲,能得到觀眾的認可,這一輩子也就值了。

2021年,羅忠國成功當選四川鄉村公益宣傳大使,為家鄉的宣傳和發展,貢獻了力量。這也是他進入娛樂圈以後,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除了演戲認真之外,羅忠國最難得的就是品行。

成名以後,經常有人給他建議:“找你前姐夫幫忙唄,他那麼出名,你只要找他,人氣和流量這不就來了嗎?”

每次聽到這樣的話,羅忠國祇會笑著回應:“他是大導演,是表演藝術家,我實在不願意麻煩他。我自己走的路不是也很好嗎?”

在羅忠國的心中,無論身在何處,男人就該活得有尊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丟了做人的骨氣。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