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分還挨罵,內娛這次好嚴格


7月,小窮綜《快樂再出發》播出,豆瓣最高飆到9.7分。

還沒播完就被千萬網友催更。

“第二季已經拍完了吧,第三季在招商了吧……”

這不,時隔5個月,第二季就來了。

評分依舊飆到9.4。

咱就是說,這導演組能處,催更真的有用。

「快樂再出發2」

Go for Happiness

2022.12.15

第二季還是熟悉的六位老baby。

陳楚生、甦醒、王櫟鑫、張遠、王錚亮、陸虎。

播出平台從東南衛視換到了湖南衛視。

贊助商也從一變八。

這次有錢了? ? ?

不確定,再看看。

第一季vs第二季

拍攝地點從浙江海島鄉村,遷移到了零下20度的黑龍江。

而且,全程純自助遊。

有多自助?

導遊是導演刷短視頻找到的,民宿是甦醒刷短視頻收藏的。

就是這麼隨意,用導演的話來說——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摳搜”。

每天的食宿費靠扔飛鏢決定,30×6~120×6區間。

有輛豪華的6座車。

但嘉賓得自己出錢一次性買斷。

且油費自付。

陸虎:買斷?這詞我熟。

有錢了,但不多。

“電子佈洛芬”

如果說普通綜藝是“電子榨菜”,那《快樂再出發》就是我的“電子佈洛芬”。

東北人看這檔綜藝,幾乎約等於回家了。

有涵蓋歐洲三百多年四大建築流派的古建築。

想看歐洲建築不用出國,直接走近哈爾濱(哈藥六廠)。

有全世界最大、最完整的中華巴洛克建築群。

還有更接地氣的。

睡大炕,洗大澡,出溜滑,鐵鍋燉大鵝。

老baby們就像是普通遊客,一樣也沒落下。

鄉村愛情風

到老鄉家看到火炕,幾位南方人的表現是這樣的——

“嗖”地一下竄上炕,還得蹦兩下。

友情提示:小時候在炕上這麼蹦是要挨打的

晚上睡覺也是排排坐的紅配綠碎花被子。

吃飯環節,東北飯包直接安排上。

延伸閱讀  被一盤茴香豬肉水餃暖到了

自己下的農家醬,自己抓曬的小魚乾,還有滿滿登登的蘸醬菜。

包上米飯,炫一大口,嘎嘎香。

你可以永遠相信0713的飯量,特別是陸虎,有飯他是真炫啊。

誰也別想(陸)虎口奪食。

我吃——

我再吃——

我——吃噎了——

老baby們第一站來到的是五常市。

不能白吃老鄉家的大鵝,當然要幹活。

於是,兄弟們一起參與了五常大米從脫殼到包裝的一系列工藝。

在搬大米時大姐隨口說一句:

“他們拿不動。”

“不行,100多斤吶。”

男人奇奇怪怪的勝負心突然就上來了。

老小(王櫟鑫)負責搬,老大(陳楚生)負責接。

剩下四個兄弟負責喊加油。

又名《這個家不能沒有老大和老小》、《老大老小和四個沒用的拉拉隊》。

等到了卸車運輸環節,100多斤的大米咔咔往裡背,就是姿勢不咋雅觀。

直接上演了一出人類直立行走的退化。

然後就迎來了大姐的銳評——

“都挺厲害。”

“就是高個子、臉發白那個(張遠),他扛不動。”

哈哈哈哈哈張遠不止腳受傷,心也被刺了一下。

哭了,又哭了。

不得不說,哥幾個乾活還真挺出力。

扛米袋子,脫殼上秤,包裝密封。

熟練的好像他們本來就屬於這裡,要不……下一季直接找個廠子上班吧。

到了東北民俗飯館,更是完美融入。

東北鄉村大舞台,社牛聚集地,社恐的地獄。

小菜一上,小嗑一嘮,嘎嘎帶勁。

在服務員的流水般的祝福詞語間隔,陸虎也能見縫插針的“反擊”回去。

豪氣送出三千萬——

“千萬要快樂,千萬要幸福,千萬要順利。”

好傢伙,打不過就加入,真牛啊。

還有最重要的,在東北怎麼能不打出溜滑。

東北冬天的盛大節目之——南方人看雪,北方人看南方人。

陳楚生本色出演了南方人在冰上能有多快樂。

陸虎來了東北,秒變東北“虎”。

想要放個煙花,結果咻~

當場表演了一個滿臉找絨絨。

真的好虎(傻)

還有想要努力進圈卻總是在邊緣徘徊的張遠。

實在是過於寫實了。

當然。

《快樂再出發》永遠少不了熟悉的猜歌遊戲。

從《蘑菇屋》搬到《象山》,這次又搬來了《澡堂子》。

老遊戲,但老baby們總能玩出新花樣。

延伸閱讀  品牌方對肖戰的“極致寵愛”,邀請王家衛合作,氛圍感拿捏了

比如一些掩耳盜鈴和互相傷害。

出現最多的一句話永遠都是——

“這是咱們的歌嗎?不可能!”

陳楚生《晚禮服》

陳楚生:首先我沒有惹你們任何人。

還有王錚亮、王櫟鑫、陸虎三人哄搶一句歌詞,秒變羅生門現場。

“只要你出布,我一定出石頭。”

甦醒:就這一句破詞,有什麼好搶的!

哈哈哈哈哈哈瞎說什麼大實話。

有網友認真扒了三人的歌詞,這三人是對石頭剪刀布多有執念啊。

圖源:豆瓣

還有一些迷惑行為大賞。

比如猜著猜著陳楚生突然莫名其妙地站到了坐墊上。

雙腳離地了,智商就佔領高地了?

看著幾個老baby在冰面上肆無忌憚的瘋玩狂笑,在浴池裡毫無偶像包袱的整活搞笑。

真好啊。

他們沒變,快樂也沒變。

“音樂”下酒

“再就業男團”的爆火,看似是意外,但也不全是意外。

因為他們除了好笑,還有更多吸引人的特質。

他們經歷過人聲鼎沸,也歸於過無人問津,但他們身上的赤子之心一如當年。

比如接地氣。

開車走在鄉間小路上,王大姐感慨:“農村人走路總帶著田裡的土,所以路上埋汰(臟)。”

王櫟鑫自然的接一句:“我們一點兒不嫌埋汰,我們從老家出來的時候,就帶著一身泥巴味。”

在預算有限,吃飯捉襟見肘時,旁人問:刷臉不行嗎?

甦醒一旁緊接著道:我們從不干這事兒。

就像是第一季的“鈔能力”。

可以鑽規則的漏洞,但絕不佔普通人的便宜。

還有對音樂的摯愛和專業。

第一季在卡車後坐上唱《海闊天空》,七天不到創作出一首主題曲《活該》。

第二季剛剛過半,新的主題曲《快樂在這裡》已經在路上。

而哈爾濱是世界六大音樂之都之一,音樂無處不在,六個人在這裡更是如魚得水。

在青年旅舍裡。

他們與本土樂隊一起玩音樂,談彼此的初心。

這些追夢的年輕人,像極了這些年起起伏伏但一直堅持的他們自己。

在餐廳裡。

吃飯時巧遇老年樂團。兄弟們聞音前去拜訪,跟著一起合奏、彈唱。

在人均60+的老年樂團面前,這幾個中年男人就像小孩子一樣,陶醉和喜悅。

在林海雪原裡。

幾杯“白茶”下肚,王錚亮拉著手風琴唱起《白樺林》,整個人都在發光。

陳楚生在一邊看著眼前的兄弟,微潤著眼眶語無倫次了半晌,好像有很多話要講,好像又不需要再多說什麼。

最後只是低嘆了一句:很多人都忘了他是手風琴冠軍。

今日沈醉在手風琴中的中年人,也曾是奪得1995年“波羅的海國際手風琴比賽”青年組金獎的少年。

這聲嘆息裡,飽含才華不被看見的心酸,也是對年華逝去的感慨。

如今音樂的光芒越過重重山岡,終於再次呈現在千萬觀眾面前。

幾人都是如此。

感謝他們的堅持,熱愛可抵歲月漫長。

延伸閱讀  李賽鳳談關德興,關德興的虎鶴雙形很厲害,我的功夫比不上他

他們在變好

當然,《快樂再出發》第二季也有一些不足。

有點兒“被安排”和“被教育”的感覺。

畢竟第二季上了湖南衛視,在導向和內容取向上的要求變多了。

製作上和第一季的自由相比,也多了一些限制。

就連嘉賓們也知道,可能不會再有第一季的高光。

但從豆瓣9.4的評分來看,《快樂再出發2》依然是國綜裡的稀缺品。

因為它不只是一檔好笑的綜藝,更是音樂+旅行+真人+秀。

關於友情,關於音樂,他們也一直在探索。

關於網友們評論說導演組沒有策劃的吐槽,導演趙浩在採訪中也認真的回應了——

“其實節目策劃了很多內容,但是在錄的過程中,不停在做減法,最後就減到大家看到的樣子,減法比加法更難。”

策劃弱,不是能力弱,而是讓嘉賓們自由發揮。

比如第三期。

節目組預計的是讓老baby們6人住民宿標間,連讚助商牌子都立好了。

但老baby們參觀到豪華獨棟大別墅時,突然就賴著不走了。

想方設法的留下來。

還有利用“世界杯信息差”套路導演組。

王錚亮:阿根廷很弱的,如果這都贏了,導演組負責明天的費用可以嗎?

(實際:阿根廷很強)

第二天:沙特爆冷贏了。

誰能想到啊? ? ?

哥哥們,戒賭吧! ! !

這波真的悍跳預言家,綜藝之神附體,有羅pd那個味兒了。

第四期。

來到哈爾濱極地公園打工,他們回到了鬆弛的熟悉的狀態。

了解企鵝、狼、白鯨的生活習慣,和白鯨一起在水中共舞,畫面真的很治愈。

無論如何,《快樂再出發》仍然是內娛稀缺和難得的治愈綜藝。

但也希望導演組能夠快速成長,像網友說的一樣,真正讓這個IP成熟起來。

中國有34個省級行政區,663個城。

爭取先做個100季。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