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爐香》:姑媽是PUA高手,愛人是花花公子,少女何去何從


葛薇龍從一個單純無知的未成年少女,一個純潔乾淨的女中學生,到一個迎來送往的交際花,除了自身意志不堅,被浮華迷了眼的原因,還有兩個人的影響不得不提:

涼薄愛人,也是真小人的花花公子喬琪喬;

親情淡漠,紙醉金迷的“樹妖”姑媽梁太太。

梁太太,以為是希望,實則是深淵裡誘騙人類的魔鬼,喬琪喬是誘餌的一部分,也是葛薇龍最後選擇墮落時的遮羞布。

葛薇龍和梁太太、喬琪喬,聯合築起了一座慾望的墳,裡面葬著自己的魂。

01 夢碎

梁太太,老富商的遺孀,周旋於上流社會男人間的“交際花”。一方面,享受老男人給予的錢財;另一方面,貪圖年輕男子的鮮活。

她就像《倩女幽魂》裡的樹妖,葛薇龍就像聶小倩,幫她吸引那些青年才俊。

葛薇龍高估了自己,她以為可以潔身自好,全身而退。

年輕的她不知道,妥協是沉淪的第一步。

華服美裳,燈紅酒綠,靡靡之音……葛薇龍很快就忘乎所以,愛上了這種生活。

但當梁太太的老相好司徒協——一個乾瘦老頭兒,開始對葛薇龍驀地“親近”起來時,她驚醒了。

梁太太不會讓她“清白”地享受,她需要付出高額的“回報”。

葛薇龍彼時還有羞恥心,她計劃著退路,找一個有錢又合心意的人嫁了,既能繼續現在的生活,又不用出賣自己。

可惜,這個人很難找。

花花公子喬琪喬走進了她的視野。他高大帥氣,但又蒼白脆弱,這種矛盾深深地吸引住她。當然,他也有著很好的家世。

但一番了解後,葛薇龍又失望了。

喬琪喬,外強中乾,媽媽失了寵,爹爹不喜他,自己又不學好。花心,沒擔當,“立志”要吃一輩子軟飯,不是良人。

司徒協的威脅日趨逼近,不願就此放棄享受的葛薇龍,開始給自己“洗腦”。

“喬琪喬或許只是因他混血的身份,沒有人懂他,無法找到認同感,所以才選擇了墮落。

只要我嫁給他後,愛他、相信他,他一定可以振作起來!

而且,即使喬琪喬個人很落魄,但他有家族在,找個生計又有何難呢? ”

唉,不知為何,女人,包括曾經不諳世事的筆者,總是容易把自己想像成一個救世主,以為可以用愛感化浪子、罪犯,還有生來不愛女人的男同性戀……

是因為刻在基因裡的母性,還是認知錯誤,高估了自己?

看著她們努力的背影,想著她們努力過後絕望的眼神,真的讓人又心疼又可憐。

其實,大家都只是普通女性,能夠用愛“感化”一切的女主角都活在小說和影視作品裡,或者活在大家的嘲笑裡,比如“用愛發電”的菜菜子。

可惜,十六七歲的葛薇龍,和當年的筆者一樣,不懂得現實的殘酷。

不過,喬琪喬雖然是個漂亮的“繡花枕頭”,卻是個坦蕩蕩的“繡花枕頭”,這可能是他最大的優點了。

他坦言自己50歲之前,不能做一個令人滿意的丈夫,所以不打算結婚。

他卻又殘忍地給予葛薇龍一絲柔情,憐他被姑媽利用,要給她快樂。

“雖然我無法承諾愛與婚姻,但我可以給你快樂啊!”

延伸閱讀  萬人迷陳好,一個被顏值耽誤的實力派女星,如今竟無戲可拍

聽聽,這是個多麼冷酷又多情的人。

他不要責任,只願及時享樂。

葛薇龍被當頭一棒,神魂俱滅。

暢享的美好未來,破碎了一地。

喬琪喬這個無心之人,卻趁機親吻她,向她求歡。

晚上,月亮爬上樹梢,喬琪喬來了。

喬琪喬走後,葛薇龍想著自己為何會愛的如此執著,如此卑微,“最初,當然是因為他的吸引力,但是後來,完全為了他不愛她的緣故。”

當人受到巨大傷害時,身體會自動開啟自保機制,以免精神崩潰。

葛薇龍好像突然對愛情有了特別的理解。

她感受到了喬琪喬別樣的愛,覺著他說的是對的:為了愛而結婚太傻了,就像把廬山的雲裝進壇子帶回家的人一樣傻。

但就在幾個小時後,她此時所做的心理建設卻又一次全線潰敗。

黎明時分,葛薇龍站在陽台上,無意中看到那個不久前還與她溫存的男人,正摟著別的女人向外走。

婊•子合該無情,“新娘輪流做,明晚到我家”,多大點兒事?

但很顯然,葛薇龍還沒有修煉到家。

她完全崩潰,大病一場。

02 打擊、洗腦、聯合欺騙,梁太太才是pua高手

葛薇龍萌生退意,想要離開這個圈子,重新開始。

她想要自救,又談何容易?

此時的葛薇龍,就像個癮君子,她想要戒掉心癮,全靠自己很難很難,何況她就處在誘惑的中心。

她需要外界幫助,需要其他人正確的引導和鼓勵。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拉她一把,或許結局會不一樣。

《大染坊》裡,沈遠宜千里尋夫,行李被偷,去投靠姨媽。姨媽給她張羅了個“敘情館”,雖說往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實質上依然是不光彩的。

後來,她遇到了昔日的救命恩人陳六子,陳六子讓她不要再做,她也想要脫身,但姨媽卻百般不願,最後陳六子給了姨媽養老的錢,把她接了出來,又幫她找到昔日愛人,送兩人團聚。

《大染坊》的陳六子第一次救沈遠宜

可惜,葛薇龍沒有陳六子這樣的貴人。

梁太太也比沈遠宜的姨媽更有高招。

她知道葛薇龍和喬琪喬的事兒之後,很生氣,不是氣自己的侄女被騙,而是氣自己的棋子不聽話。

第一時間做的不是去安慰受了傷的葛薇龍,而是去埋怨她、打擊她。怪她辜負自己的信任,說父母可能已經知道她的醜事,回去了是不打自招。

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大陸,又是在那種動蕩的年代,流言真傳得那麼快?

而且,她葛薇龍又是什麼特別矚目的人物,值得兩岸三地的人談論?

再者,即使真的能傳過去,那從梁太太開始帶著她交際的時候,“流言”就應該已經傳開了,現在說這個豈不是為時已晚?

所以說,梁太太不是真的擔心,而是說出這一堆謊話來,阻止葛薇龍回家。

她投入了那麼多,還沒有收取回報呢,哪能放她走呢!

延伸閱讀  秀車還是秀腿?聶小雨當車模曬美照,宣傳詞“翻車”引熱議

打擊她,怪她自己作到這步田地,不愛惜自己的名譽,毀自己的前途。

怕是惱怒葛薇龍的第一次沒有賣個好價錢,倒是免費給了出去吧!

一邊不斷地強調葛薇龍回去會被父親責難(她是瞞著父親實情留下來的),一邊給葛薇龍洗腦:

新新人類眼中,貞節不重要,喜歡的人看不上自己或者被喜歡的人扔了才最可悲。

讓喬琪喬死心塌地愛上她,再甩了他,那才最解氣。

男人都賤,不能對他太專一,應該多和別人親近親近,讓他心裡泛泛酸。

潛台詞就是,只有“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才是“新時代女性”,所以趕緊收了司徒協、李先生、張先生的吧!

梁太太的一張盤算真是打得叮噹響。

葛薇龍還沒有完全糊塗,她一眼看穿了姑媽。再說,“她上了喬琪喬的當,再去上了司徒協的當,喬琪因此就會看得起她嗎?”

她依然堅定地要回去,“做一個重新的人。”

03 再入局,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梁太太見勸不動她,又拉上喬琪喬。喬琪喬怕引起官司糾葛,與她狼狽為奸,兩人合計著如何讓葛薇龍“回心轉意”。

喬琪喬開始打電話、送花;梁太太表示對葛薇龍的去留不干涉,表面上不聞不問。

葛薇龍一次淋雨,大病一場。

病中,她更急著回去,但越急,病越好的慢。

病好的時候,夏季已經結束,秋天已經來了。

葛薇龍的決心在喬琪喬的攻勢下又回縮了。

“生這場病,也許一般是自願的;也許她下意識地不肯回去,有心挨延著……說著容易,回去做一個新的人……新的生命……她現在可不像從前那麼思想簡單了。念了書,到社會上去做事,不見得是她這樣的美麗而沒有特殊技能的孩子的適當的出路。她自然還是結婚的好。那麼一個新的生命,就是一個新的男子。可是她為了喬琪,已經完全喪失了自信心,她不能夠應付任何人。喬琪一天不愛她,她一天在他的勢力下。

啊,喬琪!有一天他會需要她的,那時候,她生活在另一個家庭的狹小的範圍裡太久了;為了適應環境,她新生的肌肉深深的潛入了生活的柵欄裡,拔也拔不出,那時候,他再要她回來,太晚了。 ”

走與不走,一直在痛苦地糾結。

為了結束這痛苦,葛薇龍去買了船票。但回來的路上,又碰上了喬琪喬,她繞著走過去,車子就在後面跟著。

葛薇龍停下腳步休息,車子也停下,喬琪喬也不說話,“把一隻手臂橫擱在輪盤上,人就伏在輪盤上。”看著他一副痛苦脆弱的樣子,葛薇龍心裡一牽一牽地痛著,眼淚潸然而下。

她徹底認栽了。

葛薇龍要自己掙錢,帶著嫁妝嫁給喬琪喬。

在暗處“運籌帷幄”的梁太太,正高高地坐在那兒等著她去求自己。

“你別以為一個人長得有幾分姿色,會講兩句場面話,又會唱兩句英文歌,就有人情情願願的大把的送錢給你花。我同你是自家人,說句不客氣的話,你這個人呀,臉又嫩,心又軟,脾氣又大,又沒有決斷,而且一來就動了真感情,根本不是這一流的人才。”

葛薇龍謙虛向學,事實證明,她也確實是個好學生,成績斐然。

後來,兩人訂了婚,司徒協、喬琪喬的父親喬誠爵士都送了禮。

花花公子竟還有幾分不情願,不願意自己被綁住。

延伸閱讀  差評無數、全網嘲諷,《第一爐香》成民國油膩版小時代

舌燦蓮花的梁太太,又出來“穩定軍心”,勢必要拉住這個“同盟軍”。

梁太太:

“我看你將就一點吧!

你要娶一個闊小姐,你的眼界又高,差一點的門戶,你又看不上眼。

真是幾千萬家財的人家出身的女孩子,驕縱慣了的,哪裡會像薇龍這麼好說話?處處地方你不免受了拘束。

你要錢的目的原是玩,玩得不痛快,要錢做什麼?

當然,過了七八年,薇龍的收入想必大為減色。

等她不能掙錢養家了,你盡可以離婚。

在英國的法律上,離婚是相當困難的,唯一合法的理由是犯姦。你要抓到對方犯奸的證據,那還不容易? ”

嘖嘖,多好的買賣,穩賺不賠。待葛薇龍收入少了或者厭了,還能一腳蹬掉,完全無後顧之憂。

一番話說得喬琪喬心悅誠服。

不久後,兩人結了婚,喬琪喬跟著搬進了梁太太的房子。

“從此,葛薇龍這個人就等於賣了給梁太太和喬琪喬,整天忙著,不是替喬琪喬弄錢,就是替梁太太弄人。”

葛薇龍第一次到梁太太家,回去的時候夜幕已降臨。

她中途歇腳,她回望姑媽的家。

“那巍峨的白房子,蓋著綠色的玻璃瓦,很有點像古代的皇陵。”

而自己就像《聊齋誌異》的書生,上山探親出來,轉眼那貴宅已化成一座墳山。

或許那時,葛薇龍冥冥中已有預感,姑媽家將是埋葬她的青春甚至是一生的墳墓。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