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黑老大”,把張頌文王志文和陳道明放一起看,差別出來了


連續五天收視率全國第一,《狂飆》的出現算是打響了2023年電視劇市場第一炮。

導演已經盡最大能力將真實掃黑情況融入劇情之中。

觀眾看得好不過癮,裡面的所有人物甚至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原型。

不得不說太敢拍了。

本以為無比囂張的徐江能在京海市掀起一陣風浪。

總能躲過最後一劫,不成想劇情劇進展到十幾集徐江就下線了。

他找來高啟強,想要除掉這個人。

老刑警曹闖竟是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來到現場要做掉徐江。

結果被反殺。

而徐江則被後趕來剛出獄的老默一槍打死。

孟德海和安長林昇官,京海市警察局沒有再能罩著安欣的人。

李響成為了刑警隊隊長,而安欣因為一根筋也不會和同事搞好關係,經常被新人排擠。

六年時間,敢拿命拼的安欣依舊是基層刑警。

而高啟強已經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蛻變。

張譯和張頌文的演技全程在線,尤其是張頌文將底層人物的悲哀和無奈演進了觀眾心中。

他為高啟強注入了靈魂。

不過張頌文絕不是將“黑老大”演活的第一人。

把陳道明、王志文和張頌文放在一起,同樣的角色經過不同演員的演繹竟能看出不小的差別。

1.陳道明:《黑洞》中的聶明宇

《黑洞》是管虎導演正式進軍電視劇市場的第一部作品。

曾經火遍大江南北,放到20年後的現在來看也依舊看點十足。

陳道明在劇中飾演最大的反派聶明宇。

聶明宇的出現打破了國產劇反派的固有形象,陳道明演的雖然是壞事做盡卻偏偏還是讓觀眾恨不起來。

他給人帶來的第一印像不是狠毒,而是儒雅。

聶明宇是龍騰國際商貿集團的董事長,同時也是副市長的兒子。

表面上無限風光,背地裡壟斷了整個城市的黑色產業鏈。

可他並沒有囂張跋扈,而是極其謙遜,而且情意深重。

走私車被扣下,聶明宇找到市長秘書談論這件事。

簡短的談話後,他抽抽煙眼神向旁邊一瞟。

似乎想起了什麼,把車鑰匙往兜里一放。

他隨口說公司印了一批“挂歷”,幫著放到秘書車上。

秘書剛站起來還沒開口,聶明宇立刻上前按住肩膀。

“老規矩,我自己放。”雲淡風輕似乎真的只是幾個挂歷。

他又隨手解鎖秘書的車,二話不說從自己車上掏出一些東西,放了進去。

對於聶明宇來說,這麼點事好像都不叫事。

對不同的人,聶明宇的態度也截然不同。

他曾經救了從小認自己父親當乾爹的劉振漢好多次,甚至失去了生育功能。

可這次劉振漢回來是要查自己的,聶明宇對他是暗戳戳的恨。

一家人在飯桌上喜氣洋洋,談起劉振漢,聶明宇眼神中透著厭惡。

就這麼一個鏡頭,勝過了千言萬語。

他一邊抽著煙一邊抬起眼皮看了對面的人一下。

沒有一句台詞,卻將聶明宇心裡的小算盤拿捏得死死的。

看似平易近人,其實聶明宇內心十分狂妄自大。

這麼多年勢力越來越大,根本沒有人能攔得住他。

就算妹妹都開口求他收手,聶明宇依舊波瀾不驚。

無論如何聶明宇都不相信那個劉振漢能扳倒自己。

聶明宇的狠從來不流露在表面上。

他在家人面前尤其是自己的妹妹,偽裝得非常到位。

直到得知妹妹不回美國,要跟男友遠走他鄉。

剛開始,聶明宇還是微笑著維持表面的和氣。

可這兩個人還在繼續勸他和劉振漢和解。

聶明宇向來我行我素,而且他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

讓他先低頭,絕對不可能。

耐心快要耗完了,聶明宇的笑容逐漸凝固在臉上。

延伸閱讀  8位80歲港圈戲骨現狀:未婚無子,身家35億,90歲熬夜拍戲

事情即將敗露,聶明宇還是那樣。

劉振漢開著車與他相遇,好言相勸讓其自首。

都要坐大牢了,聶明宇一點都不恐懼。

他聽完像听笑話一樣,反問:自首啊?

稍微停頓了一下,聶明宇看向別處笑了笑。

然後又把頭挪了回來:下輩子吧!

這樣一個無法無天的大佬,在了結生命之前去探望了自己的父親。

這是他此生最後一個可能也是唯一一次哭了。

他看起來無堅不摧,其實一直渴望父愛。

其實聶明宇早就想好自己的結局了,可他還是選擇來試探一下父親。

只是想掙扎一下,可父親的答案沒有出乎他的預料。

無人理解,聶明宇的一生注定孤獨。

事已至此,他認罪,也替自己悲哀。

僅剩的自尊讓聶明宇選擇服毒自殺。

陳道明並沒有用激進的形式演出大佬的狠與惡。

而是全程都在隱忍,他用眼神和不自覺的小動作演出了聶明宇的城府,可恨和可悲。

2.王志文:《黑冰》中的郭小鵬

《黑洞》的同一年,《黑冰》新鮮出爐。

都是根據作家張成功的小說改編。

同樣的題材,聶明宇是儒雅的,郭小鵬卻是瘋狂極端的。

表面上郭小鵬是藥業集團老總,而且製造幫助癮君子戒毒的藥品。

可實際上他卻是大毒梟,製作新型d品。

就怕流氓有文化,郭小鵬不僅有商業頭腦,還是化學家學富五車。

對合作商侃侃而談,治理企業運用“兵法”,更能哄得女人圍著他團團轉。

王志文演得實在是太精彩了,甚至將整部劇變成了郭小鵬的“個人秀”。

為了利益,他無所不用其極,但是他的童年卻並不幸福。

得知從小霸凌自己、猥褻母親的繼兄弟逃出監獄。

上一秒還在警察面前悠閒抽雪茄的郭小鵬,瞬間變臉。

他努力控製表情,卻無法掩飾內心的惶恐。

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郭小鵬立刻又露出了笑容。

他好似沒什麼事情發生一般,詢問警察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送走警察,郭小鵬隨即給繼父打電話試探。

態度極其溫和,一邊關心對方的身體,一邊小心翼翼詢問林小強的消息。

說了好幾句都沒聽到自己想要的,郭小鵬沒有一絲耐心,對方話都沒說完,他直接咬著牙掛掉了電話。

一提及自己製作的藥品,郭小鵬就像被打了雞血。

他知道公司下屬對違法的事情心有餘悸。

郭小鵬來到工廠,信誓旦旦地開始給他們“洗腦”。

不只是為了忽悠下屬,郭小鵬對自己的事業是真的狂熱。

在與汪靜雯相處時,他將自己的姿態放低,用盡各種方式討好。

而介紹自己製造的藥物時,雙眼放光極其驕傲。

他訴說著自己的偉大成就。

當談到要用人體試驗時,郭小鵬又雙手摀住胸口,表示他的痛苦。

難道不能用動物代替嗎?

剛剛還表情痛苦的他瞬間炸鍋:當然不行!

郭小鵬嘴上不斷描述自己的不忍,可語氣卻沒有一點點愧疚。

有一瞬間觀眾真的覺得郭小鵬是愛汪靜雯的。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她的身份,經過幾番試探更是做實了心底的猜測。

可他並沒有選擇揭露她,到底是因為愛還是錢。

或許都有,不過郭小鵬表現出來萬分的愛或許只有十分,因為他不可能百分之百信任別人。

王志文將郭小鵬的多面完美得詮釋了出來。

死裡逃生,他偽造陳然自殺來代替自己。

這時候,他的變態全都表現在了臉上。

入獄後的兩場戲,堪稱教科書式演技。

在簽認罪書時,郭小鵬蜷縮起了身子趴在床上,擰開了鋼筆。

延伸閱讀  領銜一番打頭陣,《回來的女兒》張子楓有望重回事業巔峰?

發現鋼筆沒有水,他下意識甩了甩。

甩了幾下之後,郭小鵬又愣了。

他看向旁邊的警察笑了。

“我父親說過,男人有三件事情是最尷尬的。”

“搖手錶,推汽車,甩鋼筆。”

調侃自己,也在感嘆自己人生的悲哀,這是他最後的自尊了。

最後在汪靜雯面前的獨白,是真的封神了。

這是兩個人坦誠相見的第二面,也是最後一面。

他在見面前還請求給自己理了發。

見面後郭小鵬的第一句話是“你穿的這身新警服真好看”。

然後,他就開始了長達十多分鐘的獨白。

這段對話看似是他對汪靜雯說的,實際上是臨死前對汪靜雯的精神攻擊,也是與自己的和解。

對人類這個物種的理解、對人生的深刻思考。

和對自己的了解,他說他在騙她,其實她也一直在騙他。

父親是才華橫溢的作家,母親是名角,繼父又是商界大佬。

郭小鵬學業有成,怎麼看都是人生贏家,可他卻有悲慘的童年。

從小跟著母親改嫁,被哥哥欺負,眼睜睜看著母親被羞辱。

郭小鵬明明能用自己的頭腦和知識成為國之棟樑,但是他選擇了另一條泥濘不堪卻能將其他人踩在腳底下的路。

他的童年是灰色的,所以三觀也是扭曲的。

在郭小鵬的認知裡,人類世界都是骯髒的。

所以他學化學,製造d品,自己賺取常人想不到的財富,然後把更多人拉進深淵。

這段戲郭小鵬好像真的瘋了,實際上他終於解脫了。

他明知道自己所作所為終究要付出代價,所以拒絕了律師的請求,這樣的結果也是他用來懲罰自己的。

可悲。

王志文把郭小鵬的壞和精演進了骨子裡。

簡直太牛了。

3.張頌文:《狂飆》中的高啟強

高啟強與聶明宇和郭小鵬是兩個世界裡的人。

張頌文把高啟強受人宰割的屈辱和一步步蛻變的性格變化刻畫得淋漓盡致。

從他與安欣見的第一面開始,觀眾的心就被他揪在了一起。

為了佔好位置,高啟強去買電視送禮。

可等兩萬的離子電視太貴了,他一轉頭看到特價的電視。

高啟強蹲下來,看著這個電視,一咬牙買了。

到唐小龍這,一進門高啟強就給每個人揣了紅包。

可就是沒一個人搭理他,唐小龍表面說讓他坐,也根本沒位置。

高啟強笑瞇瞇習慣性地往茶几前一蹲,還強顏歡笑要套近乎。

一開始的高啟強真的是個老實人。

他不斷妥協卻還是一再被羞辱。

在警察局裡,他局促不安地坐著,不敢知會一聲。

當安欣拿來弟弟妹妹送的飯盒,高啟強才破防了。

他一邊大口大口嚼著,一邊撇過頭,淚水奪眶而出。

這是高啟強的自尊,家人是他的軟肋,他哭自己無能,也感嘆沒錢沒勢的悲哀。

不得已自己獨自替人出頭。

對面好幾個人還拿著傢伙,高啟強不動聲色地抽著煙。

他看似沒有一點恐懼,另一隻手卻在背後止不住地顫抖。

高啟強慢悠悠地搬出安長林和安欣,那樣子還真像背後有大佬撐腰。

唐小虎被徐冰抓走,為了救出弟弟唐小龍把高啟強叫到了廢棄工廠裡。

藉著反光看到唐小龍的動作,高啟強立刻蹲下躲過了致命一擊。

這段看得觀眾心驚肉跳。

張頌文像是真的被扼住喉嚨一般,臉憋得漲紅,發出痛苦的聲音。

得知真相,高啟強表示自己一定救出唐小虎。

警察找上門來,唐小龍驚慌失措,可他卻像沒事人一樣。

當老刑警突然問到徐江想要詐話。

高啟強此刻滴水不漏地接了一句:你認識徐江嗎?

延伸閱讀  九億少男少女的夢,梁朝偉與角色間的故事

輕鬆度過這次危機,高啟強的頭腦和心理素質立刻顯現了出來。

飯桌上弟弟問到唐小虎去處,高啟強下意識抬頭瞅了眼唐小龍。

然後告訴弟弟他去外地了。

沒想到高啟盛來了句怕不是讓徐江綁架了。

高啟強又一次驚訝地看向唐小龍。

他並不想把弟弟牽扯進來,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唐小龍洩了密。

高啟強立馬發火了。

他不給別人說話的機會,不由分說拿著筷子大發雷霆。

意識到弟弟也不可能被放過。

上一秒信誓旦旦讓他不要管家裡事的高啟盛,被問得啞口無言。

他拿起唐小虎的酒杯,灌了一大口。

然後低下頭開始思考。

高啟強明知道自己無法與徐江對抗,可他為了弟弟必須不能放過一絲一毫的砝碼與其談判。

無奈之下他把白江波司機的地址透露了出來,被騙的陳書婷過來報仇。

她帶了一群人揍了高啟盛,然後把領帶繞在了高啟強的脖子上。

他被勒得滿頭大汗,眼睛充血,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可高啟強依舊用盡全身力氣笑著告訴她“沒力”。

就當他快扛不住的時候,安欣來了。

兩個人坐在街頭聊天。

這時候的高啟強還算是掏心掏肺,提起父母,他眼眶紅了。

長兄如父,最討厭魚腥味卻不得不當魚販子拉扯弟弟妹妹長大,他太苦太委屈了,一想起爸爸媽媽更忍不住。

隨後安欣又開始明里暗裡敲打高啟強。

提到的徐江把高啟強拉回了現實,他掏出兜里的瓜子開始嗑,感性褪去理智回歸。

高啟強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騎虎難下,與安欣越走越遠了。

再次見到陳書婷,兩個人的關係已然發生了改變。

他穿著大一號西裝,人模狗樣表情得意又有些羞澀。

張頌文演出了高啟強的聰明和鎮定,同時又有沒談過戀愛的中年男人特有的質樸和些許滑稽。

六年後,高啟強徹底習慣了商場和官場的套路。

看上的地被搶,他宴請龔開疆,兩人喝得酩酊大醉。

高啟強極其諂媚,點頭哈腰給人哄得不亦樂乎。

車都開走了,高啟強還在後面踉蹌了幾步。

好像真的醉得不行,直接蹲在地上起不來。

直到車轉彎離開了視野,高啟強坐直了身子。

沒有絲毫猶豫起身,扑騰扑騰手,整理了一下衣領,一點事沒有。

諂媚的笑早就煙消雲散,他一臉嚴肅。

張頌文把魚販子的華麗變身演得活靈活現。

他的表演讓高啟強的強大變得合情合理,觀眾對他根本恨不起來。

明明都是黑老大,陳道明、王志文還有張頌文演出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把這三個角色擺在一起,更是差別分明。

從《狂飆》的整體質量和口碑來看,張頌文很有可能憑藉這個角色斬獲實力大獎。

不知道這三位演員,誰的表演更能打動你呢?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