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種方式打開大觀園


6小時首次全本演繹的上話版《紅樓夢》、入圍第13屆“荷花獎”終評的民族舞劇《紅樓夢》、紅樓夢中人重聚的“永遠的紅樓夢——87版《紅樓夢》35週年紀念音樂會”……

百讀不厭是“紅樓”。自2022年9月開始,三部不同藝術門類而同題材的演出相繼登上演藝大世界舞台,讓無數紅迷和觀眾在一場場視聽盛宴中,體驗“滿紙荒唐言”跨越時空的生命力和表現力。

六小時內讀經典

2022年9月1日至9月4日,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出品的話劇《紅樓夢》首登上海大劇院舞台,盛極、悲極的“紅樓一夢”在畫卷式的舞美呈現中娓娓道來。

該劇首次全本演繹紅樓群像,把120回的內容濃縮進六小時內,可見編排難度之大。全劇由上部“風月繁華”和下部“食盡鳥歸”組成,黛玉進府、太虛幻境、元妃省親、劉姥姥進大觀園等經典場景一一重現,將紅樓夢境在繁華極盛、富貴湧動和悲涼惶恐之中徐徐展開。編劇基於原著,綜合、濃縮和重組故事情節,並以當代人的思維來做出讀解,與觀眾之間產生溝通和共鳴。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既是故事結局,也是上話版《紅樓夢》舞台的主基調,實現了古典人物神韻與現代舞台美學的精巧融合。舞台上三面巨大的“白牆”隨著劇情移動,打開就是大部分劇情發生的地點;合上後,舞台再次成了一塊空白,意指“白茫茫大地”。極簡又寫意留白的舞台把大部分空間留給演員表演,再用鐵質佈景上鏤空的《好了歌》、漫天飛舞的“落紅”、富有江南特色的亭台桌椅等細節,巧妙點題“紅樓”。

劇中所有人物服飾以“無垢”為創作基調,在中國古典服飾的基礎上加以現代簡約的裁剪和設計。雖都是白色系,卻又各不相同,有茶白、月白、牙白、縞色等等;同時根據人物身份、性格、命運走向,再輔以硃砂、絳紅、黛色、鴉青等色,並在下部“食盡鳥歸”中增加黑色元素。清冷淡雅的人物形象與劇中賈府烈火烹油的潑天富貴形成鮮明對比,“千紅一窟,萬豔同杯”的命運早已草蛇灰線伏脈千里。有觀眾就表示:“好像在大觀園裡做了一天的夢。是我心目中迄今為止美得最乾淨、最極致、最完整的一版《紅樓夢》了。”

延伸閱讀  從結婚開始戀愛:這些女追男的手段,大寫的服!

長達6小時的馬拉松式演出,在一天內要看完上、下午兩場,讓部分觀眾有些望而卻步。怎樣才能讓他們舒適自在地在劇院“泡”上一整天?上海大劇院早有安排,推出一系列“食色生香”的沉浸式體驗,滿足觀眾一站式看戲、吃喝、賞玩的需求。中午休息時,觀眾可以在大劇院八樓望星空宴會廳,嚐嚐“紅樓夢中餐”文藝單人食。這是根據原著中提及的點心佳餚和美味羹湯設計出的4道菜品;渴了,點上一杯紅樓特飲“寶玉也不容易——二爺的快樂水”山楂桂花酸梅湯;如果還有時間,可去藝術商店逛逛紅樓主題的“文創雅玩”,或是去A+藝術空間的“道夢空間”主題展欣賞“東方舞台美學”。

無言之處存悲喜

大幕開啟。舞台右側一把高背官帽椅,在清泠泠的燈光映照下顯得陰沉冷峻;其斜後方幕布映著黑底白字的“紅樓夢”。伴著哀婉淒切的樂聲,十二名盛裝女子手持花枝緩步上台,或將花插在瓶中,或是置放於几案、板凳、舞台等其他地方。

這是江蘇大劇院原創民族舞劇《紅樓夢》的暖場演出“入夢”,每一場都是演員們依據當下感受所做的即興表演。 2022年12月3~4日,舞劇《紅樓夢》在大劇院進行了2天3場演出。該劇在2021年10月作為“演藝大世界藝聚大上海”舞台藝術作品展演季的重磅劇目之一在申城首演,收穫超高口碑,豆瓣評分高達8.6分。本輪上海站巡演信息一經公佈便引起極大關注,一票難求的“秒空”速度見證了它的火爆。

舞劇版《紅樓夢》以賈寶玉與林黛玉、薛寶釵的愛情為主線,以原著為藍本,對重要情節進行演繹,故事更為精簡。敘事上體現傳統章回體小說特色,包括《入府》《幻境》《含酸》《省親》《遊園》《葬花》《元宵》《丟玉》《沖喜》《團圓》《花葬》《歸彼大荒》,十二舞段各有題名,各自獨立又串聯成篇。

該劇在舞台視覺上借鑒了明清古畫的美學特質,採用大量聲光電多媒體產生虛實變幻的效果。譬如如夢似幻的太虛幻境群舞後,十二金釵走向台前,巨大的白紗如水般傾瀉而下,十二金釵判詞揮毫其上。古典美學與現代科技融合,既渲染了氣氛又達到交代人物的效果。

十二金釵的形象獲得高度還原。從服飾到妝容,就連耳環、眉型、衣服上的花紋都十分精緻考究,舞台上的人物如同從工筆仕女圖中徐徐走來。該劇以“花”為意象貫穿全劇,如十二金釵的雲肩繡有對應的十二種花;由喜轉悲的煙花轉場預示了美好時光的易逝;而劇末又以白花逶地像徵“天地白茫茫”。用“花”的綻放和凋零比喻離合悲歡,不著一字又盡顯文心,展現了獨特的東方審美、東方氣韻和東方智慧。

延伸閱讀  投胎式選角火了!林更新譚松韻像時從小說裡走出來的,原著粉狂喜

因為是舞劇,全程無對白,編導以融合了古典與現代的舞蹈語言及劇場藝術來表現經典鉅作背後的意境、意向與情感,需要演員們用極強的肢體表現力連綴情節、渲染氛圍、塑造人物,營造出一個群芳爭艷、如夢似幻的世界,戲劇張力十足。不可否認,對不熟悉《紅樓夢》原著的觀眾來說,要想“細讀”該劇或許會有一定難度,尤其出場人物眾多,需要結合判詞、著裝和劇情才能加以辨認。但就像有觀眾評價的:“紅迷回味故事劇情,舞迷欣賞舞美妝造,就算只是’路人粉’,坐在劇場感受一場這麼美的演出也值了!”

滿紙箴言化樂聲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一曲《枉凝眉》如訴如泣,把觀眾一下拉回35年前,記憶深處寶黛“木石前盟”的哀婉之情翻湧而上,不絕如縷。

12月17日至18日,“永遠的紅樓夢——87版《紅樓夢》35週年紀念音樂會”奏響上海文化廣場。除《枉凝眉》外,《葬花吟》《紅豆曲》《好了歌》等曲目在管弦樂、獨唱、合唱以及混聲合唱等多種形式下重新演繹。

35年前,一群精誠之人帶著一場紅樓綺夢來到熒幕前,創造了“中國電視史上的絕妙篇章”和“不可逾越的經典”;35年後,由愛樂劇管·陝西大劇院出品的紀念音樂會特邀鄧婕、歐陽奮強、袁玫等近20位87版主要演員登台亮相。演員張國立作為誦夢人鼎力助陣,女高音歌唱家吳碧霞及上海歌劇院交響樂團、上海民族樂團、上海老年合唱藝術團共同演繹《紅樓夢》那一首首經久不衰的旋律,見證與重溫珍貴的回憶。

“哎呀,我來遲了,不曾迎接遠客!”——聚光燈下,64歲的鄧婕在時隔35年後,又扮起了王熙鳳。她一頭短髮,一件淺綠長衫,光彩照人,依然是那個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鳳辣子”。鄧婕登台和12位演員一起誦讀了“黛玉進府”選段。這是《紅樓夢》的重要章回,許多主要人物首次出場的“重頭戲”,王熙鳳就是其中之一。當87版《紅樓夢》最後一集播完,坐在電視機前的那一代人也許不曾想到,35年後他們仍然想念大觀園台前幕後的那些面孔。而紀念音樂會則將無數人魂牽夢縈的畫面重現,還原大觀園的盛世奇景。

正式演出前,音樂會於2022年12月16日,以通氣會形式與一眾媒體見面。率先抵滬的演員代表歐陽奮強、高宏亮,劇組化妝師胡焰,女高音歌唱家吳碧霞,青年指揮家張誠傑等嘉賓亮相,與媒體分享這部作品及其紀念音樂會創排過程中的秘辛。

延伸閱讀  她是國家一級演員,為丈夫守寡10年,如今二婚嫁給周迅導師!

“開篇不談紅樓夢,讀盡詩書也枉然。”說不盡的纏綿糾葛、道不清的是非恩怨,讓《紅樓夢》成為許多文藝工作者既敬畏、又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源泉。正是有一代代人的守正創新,這部奇書才有了更多“打開方式”,讓讀者觀眾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去親近經典,暢快淋漓地大夢一場。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