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分析]這些錯誤導致波音CEO穆倫伯格被解僱



從波音737 Max危機開始,波音CEO丹尼斯-穆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嚴重低估了公司面臨的困境,這最終導致他在周一被正式解僱。
波音737
Max的問題引發了兩起致命的空難,以至於346人喪生,據多位分析人士稱,損失及成本疊加起來預計將超過100億美元。波音公司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從該困境中恢復過來。

[分析]這些錯誤導致波音CEO穆倫伯格被解僱 1

今年10月,穆倫伯格被剝奪了波音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但該公司仍對他的能力表示出信心。

上個月,接替穆倫伯格任董事長並將於明年1月接任首席執行官的戴維•卡爾霍恩(David Calhoun)讚揚他前任稱,波音董事會認為穆倫伯格是讓737 Max复飛的正確領導人。

儘管如此,卡爾霍恩和波音董事會最終還是對穆倫伯格的失誤失去了耐心——公司的監管者和客戶也是如此,以至於當地時間週日,波音公司董事最終決定替換穆倫伯格。

錯誤一:錯誤地判斷了737 Max問題的嚴重性

穆倫伯格對危機的糟糕反應很早就開始了。

2018年10月,獅航(Lion Air)的一架波音737 Max飛機墜毀後,有跡像很快表明,旨在防止飛機失速的安全系統可能是導致該事故的一個主要因素。

失事飛機上的安全裝置在前一天就出現了問題。儘管飛行員能夠在較早的航班上降落飛機,但他們的問題讓調查人員對事故原因有了初步了解。

然而,穆倫伯格和波音公司的官員認為更好的訓練和一些小的軟件更新可以解決問題,他們不建議飛機停飛。

今年3月,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另一架波音737 Max飛機墜毀後,世界各地的航空當局開始下令停飛737 Max飛機。

但是,波音極力唆使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允許它繼續運營,穆倫伯格10月份向國會作證時表示,該公司認為只要對飛行員進行額外的培訓,飛機是安全的,並認為在沒有更多真實證據之前將飛機停飛是不成熟的做法。關於墜機,穆倫伯格承認那是一個錯誤。

事故發生後的調查還顯示,波音對737 Max問題的誤判可能早在兩起事故之前就開始了。當這架飛機仍在認證過程中,波音公司的飛行員曾互相發送信息,質疑安全系統是否能正常工作。

最近,一名波音公司的告密者向國會作證稱,他曾試圖在獅航及埃航飛機墜毀前就生產線的問題向上級發出警告,結果卻被忽視了。

[分析]這些錯誤導致波音CEO穆倫伯格被解僱 2

錯誤二:一次又一次地錯過了“最後期限”

在737 Max第二起空難事故發生後,波音公司承諾將在“未來幾週”找到解決方案。

但事實證明,這種想法過於樂觀了。為了獲得FAA的批准,讓該機型複飛,波音公司錯過了一個又一個自己設定的“最後期限”。

更糟糕的是,在其客戶和投資者眼中,波音似乎不知道獲得批准需要經歷多麼繁複的過程。

本月早些時候,FAA局長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向國會表示,該機型需要到2020年某個尚未確定的時間才會重新投入使用。然而,在此之前,波音一直堅稱,它將在今年年底前獲得批准。

航空公司客戶的耐心逐漸消失。

“航空公司視時間為金錢。復飛時間越長,他們就越覺得自己有資格獲得補償。”科恩公司的航空分析師蔡·馮·魯默爾說道。

沒有比波音與西南航空公司關係更為密切的例子了。西南航空除了737飛機外,從未試飛過其他飛機。它擁有比其他任何航空公司更多的波音737 Max飛機。

飛行單一類型飛機的效率是其商業模式的核心。然而,就在10月,西南航空CEO加里·凱利(Gary Kelly)表示,他建議管理層至少研究購買非波音飛機。

凱利說:“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對自己的處境不滿意。”

錯誤三:無限期停產

蒂爾集團(Teal Group)航空業分析師理查德•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與FAA、美國國會及其航空公司客戶的關係受到侵蝕,這最終導致了穆倫伯格的下台。他們都公開批評波音公司處理危機的方式。

最後一個失誤出現在上週,當時波音宣布將無限期暫停737 Max的生產,這一跡象表明,該公司無法再預測該機型何時能恢復生產。

這一決定突顯了一個將繼續困擾波音的問題:其過於樂觀的時間表導致波音未能管理好這款飛機的生產。

在停飛期間,該公司繼續生產737 Max飛機,儘管速度有所放緩。但由於FAA沒有批准該機型複飛,所以沒有交付任何飛機。

由於波音公司對737 Max復飛的時間表雄心勃勃,因此該機型一直處於庫存狀態,這給了供應商錯誤的希望,即生產將不會受到中斷。

波音公司表示,至少目前不會裁員。但它沒有說明停產將持續多長時間,以及成本將是多少。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供應商就無法起草應對停產的計劃。

信用評級機構以不確定性增加為由,下調了波音的債務評級。

阿布拉菲亞說道:“如果有最後一根稻草的話,那就是沒有做出任何解釋的停產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