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快递公司价格战未了 整合机会隐现



8月24日至28日,顺丰、圆通、申通三家快递头部公司相继披露了2020年年中报,中报数据显示,快递业价格战仍在延续,且有持续的势头。这场被业内人评价为“异常惨烈”的价格战从2019年下半年持续至今,在疫情得到控制、全国网重启之后,愈演愈烈,一些专家给出了价格战还将持续10个月以上的判断。

快递公司价格战未了 整合机会隐现 1

价格战在国家邮政局披露的行业年中数据中已然得到呈现,一端是快速增长的快递总量,在今年5月快递业务量增速甚至超过40%,近年罕见,4、6月的增速也超过30%;另一方面收入增速是业务量增速的二分之一。从3月起,量收增速差距逐步拉大,从3月的10.7个百分点扩大至5月的16.2个百分点。

反映至各公司的半年报中,即公司业务量均出现了大幅度上涨,但单票收入、毛利润率却难挽下降的趋势。

价格战并未改变市场的竞争格局,通达系的业务量增速反而在价格中更为趋近,但2020年不同的是,顺丰的下沉和极兔等新兴快递公司的入场从上下两端搅动着市场。

改变可能即将到来。

综合多位采访对象的判断,这场价格战有望在近一年时间中迎来变化,并有可能以头部公司巨大变动的形式发生。

单票收入下降2-3成

8月28日,申通、圆通两家头部快递公司同日披露了2020年中报,两家公司快递业务的毛利率均出现了同比下降,圆通上半年快递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2.33%,申通的毛利率则同比下降了11.69%,这延续了2019年快递企业毛利率群斩的趋势。

毛利率下降的核心原因是两家公司在业务量大幅度增长的同时,在单票收入上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圆通上半年单票收入同比下降26%,申通4-6月单月均单票收入下降的幅度也在20%-30%区间。

加盟制快递公司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实际显示的并非全网运营情况,更多是总部与加盟网络之间的利益分配的呈现。半年报披露数据显示,大幅度下降的单票收入是总部向加盟网让利的结果。

以申通为例,申通的单票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支撑:信息服务、有偿派送、中转,这三部分在近年上半年均出现下降,其中信息服务费用下降超6成,按照中报的解释,下降的原因均为公司加大的政策扶持,包括推行航海政策、中转优惠政策等。

头部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并不直接代表快递的最终价格,但其压低总部单票营收的举措最终也反映至终端的快递市场。

按照国家邮政局披露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快递业务平均单价为12.2元,2020年同期则为11.3元,快递业务量、收增速差为9.5个百分点,量的增速是收入增速的近2倍。

快递公司价格战未了 整合机会隐现 2

两条“鲶鱼”

快递业的价格战目的在于争取更多的市场占有率,年中报内,多家快递公司提及了这一目标。

但从结果而言,持续的价格战并没有大幅度的改变市场竞争的状况,反而各家业务量的增速逐渐趋近,难以形成2015-2017年的差异增速的状态,竞争陷入胶着。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增速的趋同与此前市场整体进入存量有关,作为快递增长的主动力,电商业务量的增速此前也逐步放缓,但是近年又出现了一些变化。

在2020年,随着疫情的影响和新的电商平台、线上销售方式的发力,整个电商市场又出现了一轮高速增长。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上半年中国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网上零售额51501亿元,同比增长7.3%,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则同比增长了14.3%,而社会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4%。

作为电商市场反应的镜像呈现,快递市场在2020年也呈现了较大的变动:极兔等新兴快递企业的出现和顺丰的电商特惠件发力。

极兔快递在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组网,主要服务于拼多多、直播电商、苏宁等平台,增长迅速,此前有媒体披露其订单量已经达到日均500万单——经济观察报向极兔求证这一信息,极兔方面表示不予置评。业内人士预测,其今年高峰订单量有望突破千万单。

顺丰的特惠件从2019年5月起步,至今年一季度,按照其一季度的电话会数据,已经达到日均500-600万票。受到特惠件的提振,其整个经济业务板块营收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同比超过70%的增长。

特惠件业务在价格上与传统的商务件有较大区别,顺丰在一季度和半年两次业绩说明会、电话会中披露的信息,特惠件价格区间可以达到5-8元,平均里程在1100公里以内,全程时长48-50小时。

与去年的一个明显区别在于,去年电商特惠件主要通过填仓的方式运输,其成本要高于最终提供给市场终端的价格,具有一定的临时性特征。但从去年年底,顺丰开始通过“快慢分离”等措施不断压低特惠件的成本,去年年底起成本已经压缩至10元内,按照顺丰的目标,今年还要再压缩50%。如果这一目标达成,特惠件业务将会逐步实现盈利,从而变成一个得以长期持续的业务板块。

新兴的快递公司蚕食了电商件的增量空间,头部企业下沉业务的不断深耕,两者齐进,传统的电商快递市场会出现巨大变化吗?

价格战未了

激烈的竞争叠加疫情的影响,已经影响了今年上半年个别快递公司的业绩,以申通为例,2020年上半年在业务量增加16.48%的同时,营业收入已经出现6.21%的下降,同时其净利润下降超过9成。

这是否意味着快递业的价格战已经走到了头?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观点,答案是否定的。

其中一个迹象是,按照目前披露的半年报信息,各家的“弹药”依然充足,除申通外,圆通、顺丰的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依然保持增长的态势,顺丰的该项数据在今年上半年还出现了一倍的增长。

“外部资本也是一个重要的变量,即使个别快递企业难以支撑,外部的资本也有可能随时提供补充”,一位快递业从业者对经济观察报分析。

价格战曾经在相当长时间中塑造了整个行业的面貌,不断降低的价格成为了一个约束条件,和快速增加的业务量一道,倒逼各家快递公司不断优化路由、投入自动化设备、进行仓储分拨中心建设,从而压低单票快递的运营成本,产生了积极的外部效应。

但在持续走低的价格走势下,其负面效应也已经开始显现,快递业务的毛利润率不断摊薄,一些公司的盈亏平衡点已逐步探清,市场有望迎来出清、改变。

贯铄企业CEO、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此前曾向经济观察报预计,这一场价格战还将持续十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在这之后行业可能会触达一个临界点,一些上市公司也会相应出现调整。“持续的价格战将会带来更大的产业资本洗牌、整合机会,但一些加盟制网点可能会出现动荡”,赵小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