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這一年,沒有一家共享單車宣布融資



似乎無人關心共享單車的死活了,正如哈囉助力車悄悄退出上海,沒有激起一點波瀾。投資界消息,居住在上海松江的市民突然發現,原先排列在松江各大街頭的哈囉助力車在一夜之間都消失了。與此同時,很多用戶收到了哈囉的短信通知,“尊敬的用戶,因維護需要,12月18日起松江部分運營區將逐步調整關閉,感謝您對哈囉的支持。”

作者 | 王曉

報導 | 投資界PEdaily

單車-1.jpg

這一年,沒有一家共享單車宣布融資 1

從今年年初開始在上海閔行投放,沒想到經過近一年的博弈,哈囉助力車還是在年尾以清退的方式黯然收場。

苦苦掙扎的單車運營商又一次希望破滅。冬季因為天氣原因,用戶不願意騎單車,助力車成為一個不錯的選擇。此時將助力車清退,意味著冬天營收的大門被關上了。

2019年,共享單車話題已經漸漸淡出創投圈。今年7月,曾有消息稱哈囉出行獲投4億美元戰略投資融資,該輪融資由螞蟻金服領投。不過,哈囉出行對此不予置評,該消息至今尚未得到證實,也成為了今年創投圈的謎團之一。

而梳理公開的信息,2019年沒有一例關於共享單車確切融資的報導。除了年初的一波漲價引起用戶不滿之外,這個曾經火爆的行業鮮少被人提起。人們似乎更關心,什麼時候能收到ofo的押金,而關於共享單車的死活,儼然沒有多少人關注了。

單車運營商冬天難熬:

哈囉助力車突然在上海消失

哈囉出行此次違規投放的是哈囉助力車,這類車輛以電機、電池作為輔助動力,可以根據騎行者腳踏力的大小,給予動力輔助,實現人力騎行、電機助力。

騎了,就違法,是哈囉助力車從誕生之初就面臨的一個尷尬現實。

2017年,交通運輸部等10部委聯合印發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出,不鼓勵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

《上海市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也明確,上海不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任何互聯網租賃投放電動車都屬於違規行為。

有行業觀察人士指出,哈囉違規投放的車輛,明顯屬於屬於無證車輛,執法交警可對騎行者予以50元處罰。

除了松江區之外,在上海閔行區投放的哈囉助力車也已經逐步收回。 12月18日據澎湃新聞報導,針對在上海閔行違規投放助力車遭到監管部門警告一事,哈囉方面回應表示,哈囉出行已收到相關違規整改的工作要求,正在緊急開展車輛回收和管理工作。

共享單車本身俱備“季節效應”,冬季因為天氣原因,用戶不願意騎單車,助力車就成為一個不錯的選擇。此時將助力車清退,對於單車運營商而言,將是一個嚴重打擊。

而且,很多用戶基於便利性購買了助力車的月卡或季卡,沒有車了怎麼辦?對於已經購買了哈囉助力車多次卡的用戶,哈囉出行表示,會妥善處置用戶權益和善後事宜。

事實上,上海並不是個例。自2019年10月15日起,哈囉助力車就宣布調整其在天津市運營範圍,撤出市內六區,包括和平區、河西區、南開區、河東區、河北區、紅橋區。自2019年11月15日後,天津用戶僅在津南區可以使用哈囉助力車。

就在之前不久,10月25日,在天津運營一年之久的摩拜助力車宣布,將自10月31日開始撤出天津市區運營。

悄悄漲價

共享單車還能騎多久?

共享助力車被圍剿,單車運營商們又一個盈利的希望破滅。

雖然在上海受阻,但是哈囉推行助力車的計劃仍然在推進。近期,很多昆明市民發現不少哈囉助力車已經出現在昆明街頭。據悉,哈囉已獲得昆明市城管批准的3000輛共享助力車昆明投放配額。

這一切背後,是共享單車對盈利的渴望。在瘋狂燒錢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之後,共享單車開始漸漸回顧商業本質,首當其衝的挑戰就是如何實現盈利。

如果說2019年共享單車領域發生的最大變化是什麼,就是,漲價了。

2019年,共享單車迎來“貴過公交時代”。共享單車的起步價在2019年悄然提高到1.5元,一次騎行往往要花費2元到3元,已經貴過公交。

2019年3月21日,小籃單車和青桔單車在北京市調整起步價,從先前的每30分鐘1元更改為每15分鐘1元,超出時長後為0.5元/15分鐘。 4月8日,摩拜單車跟進調價,從先前的每30分鐘1元更改為每15分鐘1元,超出時長後為0.5元/15分鐘。 4月15日,哈羅單車提價,從每小時2元,調整為每15分鐘1元,即騎行1小時要支付4元,比調價前翻了一倍。

雖然引來用戶一片哀嚎,但是單車運營商們的盈利情況有明顯改善。美團披露的三季報數據顯示,與今年二季度相比,三季度共享單車的經營虧損大幅收窄。

10月美團摩拜再次調價時,宣布從10月9日開始在北京調整計價方式:騎行30分鐘以內收費1.5元,騎行超出30分鐘,每30分鐘收費1.5元,給出的理由是“為了讓平台更好運營下去,形成良好的循環”。

“大家理性了,過去拼誰投放的車多、投放的速度快。但行業遭遇困難後,大家更重視運營效率、與城市管理者的配合、用戶體驗。”哈囉出行聯合創始人、執行總裁李開逐近日接受第一財經訪談時表示。

價格提升之後,可能會流失一些用戶,在喪失了補貼帶來的價格優勢之後,最終決定能否留住用戶的是服務能力和用戶體驗,共享單車正進入精細化運營時代。

據悉,哈囉出行、青桔單車等公司研發了智能調度數據、智能視覺交互系統,可實時識別、智能判斷和管理共享單車,實現投放數量、騎行需求與停放管理之間的動態平衡和效率最大化。

2019年,太冷了

沒有一家共享單車公開宣布融資

曾經的共享單車,風光無限。公開數據顯示,誕生僅僅兩年,截止2017年,市場上就湧現了70多家共享單車品牌。而如今,市面上的共享單車品牌不到十家。

一度,共享單車的顏色都不夠用了。而在之後不到兩年的時間中,這個行業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被美團併購的摩拜正在不斷被堙滅。 “新摩拜單車”上“Mobike”標誌僅出現在車鎖和車把手上,車身上是大大的“美團APP掃碼騎行”,顏色也由橘紅變成“美團黃”,並且新車只能用美團APP掃碼騎行。

在押金難退已持續一年時間之後,ofo忙於“搬家”和裁員。據媒體12月6日報導,ofo即將開啟新一輪裁員,裁員規模達百人以上,考慮到ofo目前總員工數已不足200人,意味著ofo此次年底前裁員將超過50%,並且ofo還可能再次搬家(3個月前剛搬過家)。

兩大共享巨頭如今都深陷各自的圍城,讓人唏噓。而在這背後,是一場資本的集體落敗。據公開報告顯示,共享單車行業累計獲得超600億元融資(僅包含已公開部分)。

成也資本,敗也資本。這600億資本讓共享單車成了風口的豬,吹的多高,跌的就多慘。

2018年共享單車投融資總額的增幅明顯低於2017年。巨頭們尚且如此,小玩家就更沒機會了。資金一跟不上,很多共享單車企業徹底倒下。 2018年,有些共享單車彷彿一夜蒸發。

2019年,市場的出清依然在繼續。回顧這一年,沒有一家共享單車企業公開宣布獲得融資。只有今年7月中旬,有消息傳出,哈囉出行獲得螞蟻金服領投的4億美元融資,哈囉對此則不予置評,至今尚無下文。

融資跟不上,成為共享單車們死掉的理由。今年9月,有媒體曝出,共享單車品牌智享單車拖欠90名員工工資269萬、賠償金135萬,同時官網顯示的市場合作和客服熱線均已經無法接通,辦公室人去樓空。

智享單車CEO曹康對媒體表示:“資金比較緊張,現在智享單車的這輪融資談得有點拖沓,中間沒有銜接好,造成這個情況。”

冬季,本來就是共享單車的淡季,隨著哈囉助力車被清退,共享單車的日子更加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