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2020年将是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之一 大流行对全球观测系统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一份新报告,2020年有望成为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之一。2016年-2020年这五年的全球平均温度比工业革命前的温度高出1.1摄氏度。即使是一定程度的变化也会带来可怕的后果。签署《巴黎协定》的世界各国领导人正在努力使地球升温不超过1.5摄氏度,以避免灾难性的破坏。但报告重申,他们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差得很远。

United_in_Science_Web_Version.png

世界气象协会和其他联合国机构周三发布的新报告显示气候变化如何稳步恶化,尽管COVID-19扰乱了今年的正常业务。更糟糕的是,这场大流行使科学家们更难记录我们的星球因气候变化而发生转变的方式。

“对人类和地球来说,今年是前所未有的一年。COVID-19大流行扰乱了全世界的生活。与此同时,我们的地球升温和气候破坏的速度继续加快。”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必须把从大流行病中恢复过来的过程变成建设更美好未来的真正机会。”

Q7K71JF660TUT67BN~IEVO3.png

根据该报告,从现在到2024年,至少有24%的机会有一年超过关键的1.5摄氏度门槛。当全球气温开始年复一年地触及这一关口时,科学家们预测,多达7%的地球生态系统将转变为一个全新的生物群落。这些变化将促使人类、动物和植物适应、迁徙,或者干脆从它们称之为家园的地方消失。但这仍然是最好的情况。如果人们只坚持已经制定的气候政策,到2100年,后代将看到世界升温约3摄氏度。

为了不使气候变暖超过1.5摄氏度,即《巴黎协定》中设定的目标,温室气体排放量需要每年下降7%左右。好消息是,今年我们很有机会看到这一减少。坏消息是,一场大大流行才会如此大幅度地减少排放,而重新开放的企业已经将污染水平逼近COVID-19疫情爆发前的水平。这将需要采取严肃的行动,有意降低明年及以后的地球加热二氧化碳排放量。

这场大流行也给收集天气和气候数据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由于航班停飞和旅行限制生效,今年3月和4月,飞机进行的天气观测下降了惊人的75%到80%,使得预报和天气模型的可靠性降低。根据欧洲中程天气预报中心的数据,飞机的报告可以为科学家提供温度、风力、湿度和湍流的信息。热带和南半球的数据损失更为严重,信息下降幅度达到90%。

3月份,几乎所有的海洋学研究船都被召回。一些海洋浮标和其他收集数据的设备出现了故障,因为人们无法对此进行维护。而研究人员在远程工作时,也不可能在野外现场进行人工测量。

因此,研究人员不得不寻找创造性的方法来收集数据。为了弥补所有停飞的航班,他们更多地依靠卫星数据,并部署了更多的无线电探测仪–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的气象气球就搭载了这些仪器。海洋研究人员在提前结束团队任务之前,匆忙部署自主仪器进行观测。

“一夜之间,我们的船从一艘观察十年海洋变化的研究船,变成了回家的简单蒸汽快船。”曾任罗纳德-H-布朗号海洋研究船首席科学家的Leticia Barbero在6月教科文组织的一份声明中说。

随着疫情的持续,科学家们仍在争分夺秒地想办法,以掌握气候的变化。报告警告说,数据的匮乏可能会带来长期后果。数据之间的差距可能会使历史时间表变得不完整,并使我们对人类如何迅速使我们的星球成为更加不稳定的生活场所的理解变得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