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Vanguard:后疫情时代某些趋势已显而易见



近日,Vanguard全球首席经济学家Joe Davis撰文表示,尽管后疫情时代的某些趋势显而易见,但目前而言,还有一些影响尚未可知,并指出这些问题需要引起关注。以下为《线索Clues》对原文中译版的摘录:

people-wearing-the-masks-protection-virus-crossing-street-pass-pedestrians.jpg

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构想

美国数学家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有一个著名的数理推断:在一场国际象棋比赛中,可能的移动步数下限约为10^120,也就是10后面跟着119个零!回望新冠疫情危机最初在全球范围内扩散,我认为在彼时即便用这个天文数字来估算经济后果的诸多可能性也并不为过。

而随着这场危机的发展,有两件事已经变得日益清晰:疫情已然加速了一些现有趋势;与此同时,虽然新冠疫情的影响如今尚不明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无疑将变得明确且显著。

未来正加速而来

早在疫情致使员工不得不在家办公之前,就已经有公司正逐步开始试行远程办公模式。办公技术近期的提升给予员工在时间安排上更多的灵活性和选择空间。而一场疫情,让这一模式成为公司的必然选择。

就如同债券发行人在能够以更优惠的条件发行新债的情况下会选择借新还旧一样,此次疫情就好比是雇主增量主义的看涨期权。在家办公这一安排不再是基于生产效率的可控试验,而成了唯一的选择。不管初期是否准备就绪,企业目前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功实现了安全高效的在家办公模式、重新定义了团队动力,而“办公”这一理念也将因此不复从前。同时,过去五十年持续增长的人均办公面积需求显著减少,这也将重新定义我们的城市景观和郊区样貌。

同样,疫情叫停了所有商务差旅活动。过去,这是航空公司和酒店最为盈利的一项业务来源,而今这种目的差旅已经被视频会议和远程协作工具所取代。该现状考验了航空公司和酒店曾经的商业模式,即:依赖于对价格不太敏感的商务旅客,这也将有助于降低个人旅客的成本费用。

新冠疫情还进一步催化了餐厅和实体零售商所面临的挑战。在疫情之前,电商和外卖已经越来越普遍,现如今对于忌惮面对面交互的消费者而言更是十分必要的存在。除非成功研制出有效的疫苗或治疗方法——我们预计这在2021年之前很难实现,否则实体餐饮业和零售业将与办公和航空差旅一样,可能无法克服消费者的抵触情绪。从某些情况来看,疫情对这些行业带来的损害可能是永久性的。

有趣的是,商业地产的变化——至少人们对此类资产投资方式的变化——已经显而易见。在过去十年中,办公楼和零售业的占比已从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资产的39%降至19%,而住宅、基础设施和数据中心这些可能从疫情中受益的行业,现已占到了45%。

关于后疫情时代的思考

尽管后疫情时代的某些趋势显而易见,但目前而言,还有一些影响尚未可知:

· 大规模的刺激政策、供应链中断和被抑制的需求,会造成发达经济体过去十年一直忌惮的通货膨胀大幅飙升吗?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全球化趋势是否会宣告终结,而这对贸易和经济增长又意味着什么?

· 随着利率长期处于历史低位、赤字和资产负债表不断扩大,央行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支持就业和稳定价格?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不断积累的不平等现象,从统计学角度来看显著削弱了各国的经济状况,而之后又会如何发展?我们当前的危机(包括健康和经济两个方面)正对某些种族和社会经济群体产生不对等的影响。尽管有一些引人深思并以行动为导向的对话正在发生,但目前尚不清楚此次疫情是会加速还是扭转这种不平等趋势。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引起关注,而我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的研究当中将继续探讨上述话题,其中一些问题的答案甚至很可能会对其他问题的发展轨迹产生重大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场国际象棋比赛中剩下的走子可能仍然难以计数。

 (线索Clues / 樊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