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华为鸿蒙,告别 PPT



2020 年 9 月 15
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二。但对于华为来说,这是禁令缓和期结束的日子,从这天以后,华为一切业务面临的,都将会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华为开发者大会
HDC 如期而至。围绕着这届开发者大会的,是鸿蒙、HMS、麒麟处理器等等一系列备受关注的字眼。

9 月 10 日的主演奖,是为期三天开发者大会的主菜。外界期待的鸿蒙手机还没来,但鸿蒙正按照既定轨道发展,去年画的饼,今年的就吃到了。鸿蒙的野心依旧不小:成为苹果与 Google 以外,移动互联网的“第三极”。

鸿蒙,按下加速键

鸿蒙,也作“鸿濛”,古代的人认为在天地开辟之前是一团混沌的元气,这种自然的元气叫做鸿蒙。这是来自百科的解释,对于如今的华为来说,Harmony OS 就是这个团元气,决定了这片混沌中,未来该指向何方。

5 月 16 日,也就是美国制裁升级,华为决定开始投入资源建立鸿蒙。

2019 年,华为第一届开发者大会上,鸿蒙正式亮相。余承东介绍了鸿蒙的“三年规划”,眼下是鸿蒙的 1.0 版本,基于开源框架,关键模块自研,首发的产品是荣耀智慧屏;2020 年的 2.0 版本,内核及应用框架自研,也会应用到 PC、手表手环、车机交互上;到 3.0 版本,会应用到智能音箱、耳机产品上。

华为鸿蒙,告别 PPT 1

一年过去了,鸿蒙 2.0 如期而至。华为也是终于能够在官方场合,向市场承诺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

鸿蒙最主要的特点是“分布式”,到鸿蒙 2.0,华为带来了分布式软总线、分布式数据管理、分布式安全等分布式能力的升级。同时发布了自适应的UX框架,一次开发,就能够同时适配移动、大屏、车机等多个平台。

时间节点上,9 月分鸿蒙会发布大屏、手表、车机的测试版本,12 月对国内开发者发布针对智能手机的 HarmonyOS beta 版本,明年,发布搭载鸿蒙系统的智能手机产品。鸿蒙手机真的要来了。在去年刚刚发布路线图时,还被视作“画饼”。如果真的按照传言所说,明年华为出货量下滑 70% 以上,那么在手机产品上落地鸿蒙,反而没有了太多的包袱。

华为鸿蒙,告别 PPT 2

以及,一个更应该被视作里程碑的节点是,华为开始把鸿蒙开放给第三方厂商和设备。华为演示了合作伙伴的一些案例,比如搭载鸿蒙的美的烤箱,用户手机上的菜谱一碰烤箱,烤箱就能按照菜谱设定好参数进行烹饪;九阳的料理机,能够同步用户可穿戴设备收集的健康数据,智能推荐适合你身体状况的饮食等等。

鸿蒙早起的测试版本,是面向 128MB 内存的小型 IOT 设备,再加上华为 1+8+N 策略持续推进,在和 Android 正面交锋之前,与小米生态链的一仗是绕不开了。众多周知,华为自己的终端(主要是手机)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芯片无法制造,内存断供,而 IoT 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落脚点,而鸿蒙手机,考虑到华为如今连内存芯片都有可能拿不到的情况下,前景还是比较扑朔的。

“中国科技行业枝繁叶茂,但是没有根……鸿蒙迈出了第一步,让中国科技未来的繁荣可持续,真正地枝繁叶茂。”余承东这样形容鸿蒙。

开发者大会之前,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鸿蒙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 70~80% 水平,如果以后再封杀,让所有中国公司都不能用谷歌生态的话,我们这个生态就可以全球销售,把替代谷歌生态建起来。”

HMS,华为手机海外的救命稻草

众所周知,安卓是开源的,GMS 才是 Google 在移动互联网布局中更为重要的一环,此前的禁令也是针对 GMS。余承东也说到,华为在国内有自己的生态,但海外是用别人的,当别人不让用你时,你应该怎么办。

去年 5 月 16 日,美国制裁升级,华为正式开始研发 HMS Core。截至目前,HMS支持了 9.6 万应用,拥有 180 万开发者,4.9 亿活跃用户,今年 1 到 8 月,实现 2610 亿应用分发量,余承东将其形容为“全球第三大应用生态正在破土而出”。HMS 其实对应的是底层能力,搜索能力、地图能力、支付能力等等,这些底层能力支撑着各个应用的功能与体验。

今年,HMS Core 升级到了 5.0 版本,全面开放了五个“根服务”:

华为鸿蒙,告别 PPT 3

支付引擎,支持4种全球化的便捷移动支付;

Ads 引擎,今年 5 月开始有了大幅增长,帮助开发者变现,帮助品牌主做广告创意;

浏览引擎,支持快应用分发;

地图引擎,开放 11 项能力,2000 多项服务加入地图,满足 95% 的场景;

搜索引擎,支持垂域信息触达用户,支持 50 种语言。

除此之外,华为还把麒麟团队的图形能力(GPU Turbo 之类)、端云测的 AI 能力、端侧推理框架开放,给开发者提供更多的能力。HMS 与鸿蒙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吸引足够多的开发者,别让鸿蒙成为“鬼城”,“没有人能熄灭满天星光,开发者就是华为要汇聚的星星之火。”余承东这样形容开发者对于生态建设的重要性。

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认为,目前海外的华为智能手机,在没有 GMS 的情况下“基本可用”。而余承东也举了一个音乐的例子,当 Spotify 不能在华为手机上使用时,华为音乐海外新增了 4000 万用户数。“这个世界少了一些应用,它依然精彩。”余承东说到。

目前 HMS 服务 170+ 个国家,应用商店已经是全球 TOP 3,支付和广告底层能力跑通后,开发者能够实现变现。当越来越多地开发者能确实地从一个平台挣到钱时,这个平台能站稳脚跟的可能性就越大。

汪严旻在会后的采访中提到,目前 HMS 在海外的增长,并没有受到芯片、终端等出货短缺问题的影响,每天依然有不少开发者积极地与华为沟通合作。

再次强调,HMS 面向的是海外市场,国内自有一套玩法(比如会上被匆匆带过的 EMUI 11),由于华为目前在全球面临各种不确定局势,也因此华为选择了“深耕本地”,拉拢当地既有的应用、服务、开发者,华为退居幕后,提供技术支持,拉拢当地的服务进入 HMS 的生态,而不是霸道地把自己的应用和服务内嵌。

不过,HMS 与 GMS 的竞争,其实不是底层能力的问题,YouTube、Google Search、Chrome 等应用在海外已经是“国民应用”,这都是 HMS 要面对的挑战,它目前最大的任务是从零到一,先保证华为手机在海外至少还能用。

目标,第三极

谈及开发者大会,绕不开的就是 WWDC 与 Google I/O,这俩是目前影响力最大、关注度最高的开发者大会,原因很简单,其背后的苹果与 Google,掌握着移动互联网最核心的两个平台。WWDC 第一届举办于 1983 年,而华为的开发者大会,2015 年才是第一届,但到了今年,HDC 确实有一些开发者大会的味道了。

鸿蒙,想从这两极中,硬生生地撕开一个口子,创造出第三极。汪严旻指出,未来鸿蒙和 HMS 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实现“三足鼎立”的局面,或者至少能够实现“自循环”,吸引开发者——变现——扩展生态。

华为鸿蒙,告别 PPT 4

就像疫情加速了很多人买房的进程,美国制裁也让华为痛下决心,必须要把系统这事给搞出来。HMS 到现在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而鸿蒙也是按照既定节点推进,甚至进度还略微有所提前。

但造系统这事并不好干,Windows Phone 已经倒下,三星的 Tizen 也没有太大的水花。为什么这事这么难?因为它属于“重复造轮子”,费力不讨好,应用数量,维系开发者,兼容等等都是大问题。三星和微软都尝试过,但他们和华为不同,三星的系统只是庞大集团中的一项业务,而微软在 PC 如日中天。而华为的鸿蒙与 HMS,可以说是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事能成吗?谁也不知道。“重复造轮子”往往被视作贬义词,但对于如今的华为来说,这却是不得不走的路。鸿蒙与 HMS,是华为在这个至暗时刻,仅见的一缕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