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讓百萬儲戶“原地爆炸”的銀行IT系統崩盤記



近日,英國銀行TSB陷入了一場“離婚醜聞”風波。 TSB銀行曾於1995年與勞埃德銀行合併,2015年,它們攜手20年的“婚姻”,最終以“第三者”西班牙薩瓦德爾銀行的插足而分道揚鑣。為了收購TSB,薩瓦德爾銀行付出了17億英鎊的“彩禮”。但TSB似乎並不滿意,因為這次“分手”並不徹底。

TSB和薩瓦德爾“聯姻”後仍和“前任”藕斷絲連,它不僅一直沿用著勞埃德銀行的 IT 系統,還要每年向勞埃德銀行支付 1 億英鎊的“贍養費”。

Image result for TSB BANK

決定使用新IT系統

沒人願意離婚後還要給前任“贍養費”。

為了改變這種情況,TSB在2018年4月將540萬客戶的數十億客戶記錄遷移到薩瓦德爾銀行的IT系統中。

薩瓦德爾銀行董事長約瑟夫·奧留(Josep Oliu)在2017年聖誕節前兩週,於巴塞羅那金融區的一個豪華會議廳宣布了該計劃,其在2000年開發的系統Proteo4UK,將專門用於TSB的遷移項目。

“公司給Proteo4UK這個項目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其中1000名多名專業人士參與其中,這在歐洲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薩瓦德爾銀行首席執行官瓜迪奧拉(Jaime Guardiola Romojaro)向巴塞羅那人吹噓到。

4月22日,一個安靜的星期日晚上,TSB銀行和不遠處的泰晤士河一樣顯得有些“靜悄悄”,這個時間它的IT系統一般都處於離線狀態。湖面波瀾不驚,湖底卻早已暗流湧動個。就在這個夜晚,Proteo4UK項目正式開始啟動,客戶記錄有條不紊的從一個系統轉移到另一個系統。只要周日晚上將公眾訪問銀行賬戶的開關重新設置好,銀行便能夠像平日里一樣安全平穩的運行。

可是將整個公司的記錄從一個系統轉移到另一個系統絕非易事。雖然薩瓦德爾銀行董事長約瑟夫·奧留和首席執行官瓜迪奧拉在聖誕節前的公司會議上表現的很有信心,但負責遷移工作的TSB員工卻感到很緊張。該項目原本需要花費18個月的時間,可如今不僅進度落後,還超出了預算。

危機,一觸即發。

13億記錄出錯,數百萬人無法取款

20分鐘後,TSB 重新開放賬戶訪問權限,就在他們以為遷移已經順利完成時,收到了第一批問題報告。有的人存在銀行賬戶裡的儲蓄憑空消失;有的人只是花費了很少一筆費用,記錄上卻顯示花費了數千美元;有的人登陸上了別人的賬戶…

一時間,草木皆兵。

晚上9點,TSB緊急告知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自己的系統出了問題。而FCA已經註意到了:TSB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消費者群情激憤。

第二天一早,兩家英國金融監管機構聯繫TSB的高管並召開緊急電話會議,他們只有一個問題: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時沒人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銀行花了數週來修復 IT系統。在此期間數百萬人無法取款。雖然這件事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但是我們現在知道13億客戶記錄在遷移過程中出錯了。一年後, 專家們找到了數據出錯的根本原因:缺乏嚴格的測試。

銀行系統很複雜,大量遷移需謹慎

銀行系統非常複雜,這與交易的方式息息相關。

銀行最早的交易,可以追溯到1580年成立的威尼斯銀行,它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家銀行。當時人們只能選擇在櫃檯存取現金。

1951年,第一台商用計算機系統誕生。隨後銀行開始啟用計算機,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統。但當時的銀行IT系統功能還很簡單,只是在一天或一周交易結束的時候對紙質數據進行匯總。

1967年,第一個ATM在英國誕生,並被安裝在倫敦北部的巴萊克銀行。隨著ATM和在線銀行業務的出現,銀行的IT系統不僅要處理在櫃檯上發生的紙質交易,ATM上發生的交易,還要處理在線交易。銀行IT系統處理的數據越來越複雜。

而這只是開始。

互聯網時代,隨著客戶的需求越來越豐富,銀行的IT系統也愈加複雜。

如今,這個複雜的度是以前的幾十億倍。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目前全世界69%的成年人擁有銀行賬戶。每個人都在使用銀行卡;有些人使用信用卡償還貸款;有些人還會使用微信、支付寶、螞蟻花唄以及京東白條。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賬戶是跨行甚至跨國的。

一家大型銀行會有許多分公司和部門,它不僅需要讓眾多內部IT系統彼此交互,還必須與其他國家的銀行建立聯繫。比如我去美國辦一張VISA信用卡,可以去泰國、新加坡以及更遠的國家去提取現金。

“像匯豐銀行等一些全球性銀行的系統都是高複雜、互聯的。因此都會進行定期檢測、遷移和更新。匯豐銀行一直在定期檢測和更新系統。”匯豐前 IT 主管Lancaster表示。他認為匯豐銀行在運營 IT 系統方面堪稱行業典範:敬業奉獻、細緻耐心,值得其他銀行學習。 “在遷移前,謀定而後動,充足的準備和大量的測試必不可少的。”Lancaster說到。

一些銀行認為大量的測試也不夠現實。對於某些機構而言,在發生災難時保護備份計劃可能會過於昂貴。 “這是一項金融服務,要么可用,要么不可用。他們應該花更多的錢。”ITRS集團執行官沃倫認為。

如果不遷移會花很多錢,遷移要大量測試也會花很多錢。遷移與否,似乎成為了銀行的一個兩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