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迅雷狀告前任首席執行官涉嫌從事職業,並呼籲他返回中國。 陳磊曾經回應說他是故意陷害的



您還記得大明湖岸邊的雷聲嗎? 到2020年的今天,它仍然存在,但狀態不佳。 最近,有關迅雷的一個大新聞:根據迅雷在10月8日發布的官方公告,該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陳雷被懷疑從事職業。 迅雷已於2020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起訴訟-最近,深圳市公安局已對陳磊提起訴訟並進行了調查。

迅雷狀告前任首席執行官涉嫌從事職業,並呼籲他返回中國。 陳磊曾經回應說他是故意陷害的 1

值得一提的是,陳雷本人目前不在中國,迅雷敦促他盡快回到中國與調查合作。

受此消息影響,迅雷股價週四暴跌7.87%,報收於3.16美元,總市值約為2.15億美元,迅雷股價今年以來累計下跌了35.5%。

陳磊和他的人:生於Google和Microsoft,曾任騰訊雲

迅雷前首席執行官陳磊是誰?

陳磊畢業於清華大學,擁有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士學位,後來獲得了德克薩斯州立大學的碩士學位。 畢業後,他在Google和Microsoft工作,從事大數據存儲系統,開放式AJAX API,Web視頻會議系統和Portal Server的研發和管理。

迅雷狀告前任首席執行官涉嫌從事職業,並呼籲他返回中國。 陳磊曾經回應說他是故意陷害的 2

陳磊

加入迅雷之前,陳雷曾在騰訊工作,曾擔任騰訊雲計算負責人。

陳磊於2010年加入騰訊,並開始作為一個開放平台。 2012年初,他負責騰訊廣電通,該業務在廣電通業務上取得了突破性發展。 一個月內,廣電通的收入翻了兩番,日銷售量突破一百萬。 2014年6月,騰訊雲計算公司成立,陳雷出任騰訊雲計算公司總裁。

陳磊在負責騰訊的雲計算業務方面取得了可觀的成就。

例如,2014年8月,在陳雷的推動下,中國最大的DNS服務提供商DNSPod合併為騰訊雲; 十月,騰訊雲與德勤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並發布了企業即服務平台。 我想建立一個連接所有事物的雲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7月,陳雷還以騰訊云總裁的身份榮獲2014年中國雲計算最具影響力人物。

然而,僅在騰訊雲掌管了幾個月後,陳磊從騰訊辭職,加盟迅雷。

2014年11月3日,陳雷正式成為迅雷的首席技術官,這是迅雷十多年來正式任命的首位首席技術官。 他還曾擔任迅雷Net Heart Technology的首席執行官。

自從陳雷進入迅雷擔任首席技術官以來,迅雷就“共享計算”這一新事物投入了大量的研發資金。 三年來,它已經推出了各種設備,例如迅雷強寶,Star Controls CDN和Wanke Cloud。 -其中,2015年11月19日,陳雷擔任迅雷聯席首席執行官。

2017年6月,陳雷正式擔任迅雷首席執行官兼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11月,迅雷和迅雷大數據發生了“內ight”。 投資者前往迅雷總部舉行標語遊行,並要求迅雷時任首席執行官陳磊償還這筆錢。 這引發了陳磊和迅雷前高級副總裁於飛的口水戰-迅雷集團表示,迅雷大數據的實際控制人於飛涉嫌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司財產,隨後中止了俞飛的職務。

後來,糾紛以王川出任迅雷董事長而告終,而陳雷在迅雷集團的職位並未受到影響。

2020年4月3日,迅雷集團宣布,董事會選舉李金波為新董事長,並將取代陳雷為迅雷集團及其子公司迅雷,旺鑫及其他相關公司的新首席執行官。

儘管該公告指出,陳雷仍是董事會成員,但毫無疑問,陳雷已被迅雷公司清洗。

陳雷為什麼被指控?

陳磊於2020年4月被訊磊起訴。

在這個時候,陳雷不再擔任迅雷的首席執行官和相關職位。 據了解,被切斷後,陳雷於4月初與前迅雷高級副總裁董瑜一起出國。

據AI財經雜誌報導,陳雷離開後,迅雷發現,陳雷和董Qu在迅雷任職期間有一個兒子。

據《中國商業新聞》援引熟悉迅雷的消息人士的說法,陳雷因涉嫌在虛假交易環節中挪用公司資產,製造虛假合同以獲取公司資金而被起訴,涉及金額巨大。

據知情人士透露,上述事項包括:

陳磊通過其前高級副總裁董玲,從黑龍江鶴崗的鶴崗蒐集了一群同伴和女友,並將他們安置在公司的重要職位上。 他使用虛假交易鏈接和準備虛假合同等非法方法來獲取公司資金,其中涉及大量資金。

同時,陳雷還涉嫌從公司挪用數千萬資金用於非法貨幣投機活動,這是國家明確禁止的。

此外,據CBN援引知情人士的說法,迅雷的新管理層發現:

在擔任Xunlei首席執行官期間,Chen Lei將大量資金轉移給了一個名為Xing Fusion的Xunlei帶寬提供商,但Xing Fusion實際上是由Chen Lei控制的。

Xing Fusion的全名是“深圳市星聚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7月31日,並於2019年獲得了工業和信息化部第9批第363個CDN許可證。 ,並為Thunder提供CDN帶寬服務。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下半年,星融合和迅雷鏈向雲共同發布了由迅雷技術授權的邊緣計算CDN消融盒子。 這是一個類似於遊戲雲的現金密集型模型,該項目的“宣傳”聲稱它已經收到了雷霆領導的1000萬資金,並得到了海南鏈祥雲的擔保作為後盾。

迅雷狀告前任首席執行官涉嫌從事職業,並呼籲他返回中國。 陳磊曾經回應說他是故意陷害的 3

PlayCloud是Xunlei在2017年推出的業務。作為私有云磁盤產品,它還專注於共享計算設備的概念。 它甚至被認為與數字貨幣或區塊鏈有關。 該業務曾經幫助迅雷的股價大幅上漲。

然而,根據迅雷的官方財務報告,在陳磊擔任迅雷首席執行官期間,迅雷在2018年淨虧損4080萬美元,在2019年淨虧損5340萬美元,在2020年第一季度虧損1153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陳雷不再擔任迅雷首席執行官之後,迅雷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淨虧損收窄至550萬美元。

陳磊此前回應:沒有利益轉移關係

目前,陳雷本人仍在美國。

但是,2020年5月,陳磊接受了媒體採訪。 他說,迅雷指稱的職業只是毫無根據的指控。

陳磊在採訪中說,作為職業經理人,他可能犯了許多職業經理人的禁忌,甚至確實冒犯了某些人。 他還表示,鄒胜龍(迅雷的創始人兼前首席執行官)在2017年當選首席執行官之前表示,擔任迅雷首席執行官的法律風險很大,主要是迅雷業務本身的法律風險。

迅雷狀告前任首席執行官涉嫌從事職業,並呼籲他返回中國。 陳磊曾經回應說他是故意陷害的 4

根據微信公眾對“首席人物的看法”的報告,關於雷磊的指控,陳雷當時在自己的聲明中說:

  • 2017年2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了對不合規市場交易的清理,明確規定只能從許可公司購買帶寬。 我們直接從家庭用戶購買帶寬轉向了從礦工那裡購買帶寬。

  • 為了避免旺鑫的風險,我們購買了星輝的空殼公司,該公司從旺鑫購買了硬件並將其出售給礦工。 這樣,隔離了網絡心臟的風險。 也是因為Xing Fusion的交易鏈接被添加到銷售中,導致Xing Fusion與望新科技之間的關聯交易。

  • 為了確保對旺信的審計工作是合格的,有商業協會的公司不能使用旺信的員工作為股東和法人。 我們只能要求公司同事的家人這樣做。 現在,這些已成為攻擊心靈的要點。 訊磊指責我們在國外開設公司,稱這些公司從望新中受益。

但是,在上述報告中,陳雷還指出,諸如星興融合之類的關聯公司的業務是網絡內部公開的,並且有很多人知道這一點,並且沒有利益轉移關係。

在這份報告中,陳雷還談到了加入迅雷並被趕出迅雷的許多細節,包括迅雷的業務風險和迅雷內部的一些衝突。 陳磊在這次採訪中還表示:

我認為我們的整個高級管理團隊都經過精心設計,所以我必須大聲說清楚。

但是,報告還指出,陳雷的上述自述內容尚未得到迅雷的證實。

目前,陳雷尚未對訊磊10月8日的公告做出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