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美國最高法院將對甲骨文與穀歌之間的10年API爭議做出最終裁決



甲骨文和谷歌之間長達十年的版權訴訟糾紛最終有望終結。 據國外媒體報導,美國當地最高法院於當地時間7日開始審理Google Inc.和Oracle Inc.有關Android手機程序中的代碼版權糾紛的案子,並作出最終裁決。

美國最高法院將對甲骨文與穀歌之間的10年API爭議做出最終裁決 1

Leifeng.com了解到,Oracle與Google之間關於Java的爭議起源於2009年。

2009年,甲骨文以7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Sun,還收購了後者的明星軟件資產Java。

次年,Oracle對Google提起了侵權訴訟。 甲骨文認為谷歌濫用了Android開發中的Java API,認為谷歌直接複製了超過11,330行代碼,並侵犯了其自身的知識產權。 甲骨文甚至向Google提出了高達93億美元的侵權索賠。

谷歌認為,甲骨文提出的高昂要求是無恥的。 他們根據美國版權法合理地使用Java編程語言,該語言僅涉及3%的接口,API軟件接口不應視為專利,更不用說Android平台是免費的。

因此,雙方進行了激烈的鬥爭,開始了漫長的版權糾紛訴訟,這是近十年來首例版權案件。 去年年底,該案被移交給美國最高法院。

判決書宣布後,甲骨文與穀歌之間的糾紛將告一段落。

經過十多年的上訴,甲骨文和谷歌到底在爭奪什麼?

在過去的十年中,甲骨文和Google陷入了無休止的起訴,判決,不滿和上訴循環。 兩黨到底在爭什麼?

讓我們簡要回顧一下訴訟歷史:

2010年,甲骨文起訴Google侵犯了與Java有關的7項專利和版權,並要求Google賠償約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2012年5月,舊金山聯邦法院(或加利福尼亞北區)的法官裁定Java API不受版權保護,任何人都可以免費使用它; 10月,Oracle提出了上訴。

2014年,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推翻了一些初審結論,稱必須尊重軟件的版權保護。

Google提出上訴。 2015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拒絕接受Google的上訴。 該訴訟已退回舊金山聯邦法院,該法院根據Google的其他“合理使用”觀點進行了審判。

2016年5月,舊金山聯邦法院進行了審查,並裁定Google的行為是合理的,並且不受版權賠償。

甲骨文提出上訴。 2018年3月,上訴法院再次裁定Google侵權,甲骨文要求賠償88億美元。

2019年11月,在78位計算機科學家的請願下,美國高等法院接受了Google的上訴,並將對先前的裁決進行審查。

讓我們看看雙方發生爭執的原因。

Oracle的訴訟重點不是Google複製Java語言,而是使用該行並複制了37個JavaAPI段,這些段的版權歸Oracle所有,未經協議。

但是Google感到特別冤ed,並認為這沒有錯。 因此,Google的觀點是它複製的Java方面(函數名稱,參數類型等)完全符合這些例外,並且版權的合理使用原則允許進行此類複製。

換句話說,長期訴訟的重點是該API是否也受版權法保護,或者受版權保護的程度。

API是應用程序編程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是用於連接軟件系統的不同組件的約定,也稱為應用程序編程接口。

應用程序界面的主要目的是為應用程序和開發人員提供訪問一組例程的能力,而不必訪問源代碼或了解內部工作機制的細節。 它主要分為WindowsAPI和linuxAPI。

另外,有趣的一點是,在過去十年中甲骨文和谷歌的一再上訴中,舊金山聯邦法院和上訴法院分別堅定地支持了谷歌和甲骨文,這非常令人困惑。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計算機軟件的保護邊界一直是難以確定的問題。 起初,大多數國家不同意版權保護程序。 美國是最早的推動者。 在其強大的政治和經濟壓力下,各國逐漸接受了程序應受到保護的要求。 計算機程序分為源程序和目標程序。 API在源程序和目標程序之間,因此這是另一個很難確定的問題。

這是甲骨文和谷歌十年來一直無法解決一對一錯誤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根據國外媒體arstechnica的說法,甲骨文的家族歷史實際上是pla竊的歷史,通過竊IBM的SQL來賺錢。 如果屬實,那麼這些歷史及其在API版權上的當前立場無疑是矛盾的。

從根本上講,API是一種用於在計算機程序之間進行通信的語言,而SQL或Java之類的語言也可以稱為API。

因此,如果甲骨文贏得這場法律鬥爭,它將在40年前自殺。

同時,一些分析家認為,如果甲骨文勝訴,它將給整個軟件行業帶來巨大混亂。 在開發Java兼容程序時,將Java API視為具有版權的產品將賦予Oracle巨大的控制權和壟斷權,並阻礙新進入者的開發能力。

甲骨文對谷歌,哪一個輸誰贏?

甲骨文一直是一家備受爭議的公司。

這也從其創始人拉里·埃里森開始。

1977年,Ellison與同事Robert Miner基於IBM技術建立了自己的軟件開發實驗室,並開發了第一個數據庫產品(SQL),他將其命名為:Oracle。

Oracle不贊成外界關於竊SQL的言論。 該公司表示:“將蘋果和花椰菜進行比較是完全不現實的。這是一個錯誤的假設。”

美國最高法院將對甲骨文與穀歌之間的10年API爭議做出最終裁決 2

儘管如此,外界仍然認為甲骨文的命運可恥,其創始人也被冠以“矽谷壞男孩”的稱號。

甲骨文公司的創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曾被冠以“矽谷壞男孩”的稱號,他一直是一個不講理的人。 這位億萬富翁熱衷於通過大規模的“購買,購買和購買”來促進公司轉型,並且認為收購是消除競爭對手的最佳方法。

從2010年開始,這家經驗豐富的軟件巨頭已將其商業模式完全轉變為雲計算。 近年來,它完全押注“云自治”。 但是,由於啟動緩慢以及整合所收購業務所需的時間,其傳統數據庫業務已被雲數據業務侵蝕。

同時,雲計算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新老競爭對手都在迅速追趕。 根據研究機構Gartner今年7月發布的報告,在IaaS和PaaS市場上,亞馬遜AWS和微軟處於領先地位。 尖端的阿里雲和騰訊雲也在名單中,而甲骨文還沒有進入最佳數據庫市場的前三名。 它的SaaS是第一個開發的,其市場份額不及Microsoft和Salesforce。

美國最高法院將對甲骨文與穀歌之間的10年API爭議做出最終裁決 3

在雲業務受挫的情況下,分析家推測Oracle之所以如此持久的原因很可能希望自己留下更多的聲音,因為一旦Oracle獲勝,就證明該API受版權保護。 同時,Oracle可以壟斷和控制它。

此外,分析人士還認為,即使Google以微不足道的優勢獲勝,也可能在軟件行業造成混亂,因為Oracle與Google之間長達十年的API之戰在業界引起了震驚,而Oracle是第一個發起的API版權訴訟,但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另一方面,從國外媒體的報導來看,關於甲骨文和谷歌訴訟的結果,推測甲骨文很可能會獲勝。

首先,特朗普得到了甲骨文的支持。 甲骨文的創始人一直是特朗普的明確支持者。 在此之前,在收購TikTok案中,甲骨文是最後一個參與收購案的公司,其財務資源被微軟損失了,但最終Oracle與TikTok達成了合作協議。

其次,Oracle不會面臨反托拉斯訴訟的壓力。 眾所周知,Google,Apple,Amazon和Facebook一直是反托拉斯的目標,但Oracle不在其中。 如果甲骨文在訴訟中勝訴,它將壟斷市場,恐怕將是光明的。

因此,這一為期十年的版權訴訟仍不太可能為Google贏得勝利。

但是我們無法預測它將如何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