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外媒:谷歌員工與領導分歧加大 企業文化“面目全非”



北京時間1月2日早間消息,不久前,谷歌聯合創始人退位讓賢,這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為什麼會這樣?原因不明。不過許多知情者認為,2019年谷歌發起一場文化變革。不論是全員會議、人力資源流程還是管理透明度,全都有了變化。外人也看到了變化,Andreessen Horowitz合夥人馬丁·卡薩多(Martin Casado)2019年夏天曾說:“那裡到底怎麼了?現在谷歌人才流失的速度真的很驚人。”

外媒:谷歌員工與領導分歧加大 企業文化“面目全非” 1

員工們說2018年是一個轉折點。當時谷歌設立一個秘密項目,名叫Project Dragonfly(蜻蜓計劃),準備開發過濾搜索引擎。後來因為員工反對,谷歌取消項目。有些員工感到失望並離職。

拉斐爾·萊維恩(Raph Levien)之前在谷歌工作11年,離開時他是一名Level 6員工。萊維恩說:“放在幾年以前,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現的,谷歌以前不可能秘密設立存在倫理擔憂的項目,它越過了紅線,造成了誤導。很明顯,谷歌變了。”萊維恩並沒有參與蜻蜓項目,但他還是因此離開。

軟件工程師羅伯特·羅德(Robert Lord)認為,以前谷歌文化推崇自由和開放性思維,但現在離得越來越遠。羅德只在谷歌工作不到一年就離開了。

還有一件事也讓員工失望。 Android聯合創始人安迪·魯賓(Andy Rubin)捲入性騷擾醜聞,離開時谷歌向他支付巨額分手費。魯賓雖然極力否認,但憤怒的員工還是發起罷工運動。羅德說:“發獎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肚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我的確覺得我是在給一家邪惡的大公司工作。”

科林·麥克米倫(Colin McMillen)在谷歌工作9年,2019年年初時離開,他覺得自己不再是組織的一部分,他還認為,在過去一年裡谷歌出現各種危機,領導層處理不當。

一些在谷歌工作多年的老員工也認為,谷歌員工總數已經超過10萬人,當中許多是承包商,企業文化的確變了。

紐約創業公司Oso的CEO格雷砍厄姆·諾雷(Graham Neray)透露說,有一些從谷歌老員工離開後曾到Oso面試,他們說谷歌太龐大太官僚,很難為員工帶來改變;他們還提到組織大調整和一些部門(比如穀歌云平台部門)前景不確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谷歌前員工向媒體表示,說最近幾年高層越來越強調員工數,公司不願意淘汰能力較弱的團隊成員,結果影響了組織。

在過去一年裡,谷歌員工和領導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這不是谷歌創始人希望看到的。 2011年佩奇成為谷歌CEO,他當時研究過一個問題:為什麼企業會因為太大太遲鈍而失敗?在谷歌工作12年、現在已經離職的克萊爾·斯泰普爾頓(Claire Stapleton)說:“真讓人傷心,佩奇害怕事情發生,但它們真的發生了。”

斯泰普爾頓還說:“在人事、流程和HR方面,佩奇總是強調說谷歌要坦率,要進步。對於技術,對於谷歌有能力讓用戶過得更好,對於解放人類追求藝術,佩奇是很樂觀的。”

聽到抱怨之後,谷歌終於行動起來。去年1月,谷歌對人力資源部門進行調整。但在老員工看來,這次大調整沒有帶來本質變化,員工與權力仍然隔得很開。員工們說,當他們匯報時,不是與所在組織、所在地區的人力資源負責人聯繫,而且還要排隊等待。正因如此,員工們認為自己反映問題時,聽取意見的只是一些沒有專業知識、不理解現實狀況的人。

年初時,斯泰普爾頓曾聯繫HR部門,結果請求轉移到芝加哥一個呼叫中心,當時與她交談的是一名年輕男子,剛從大學畢業。斯泰普爾頓告訴這們接待者,說她與自己的主管有點小摩擦,當時接待者給她提了一個糟糕的建議,讓她帶自己的主管去喝酒。

也許,太過龐大的谷歌真的應該好好想想,如何去改變。 (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