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揭開培訓貸款套路的神秘面紗:引導學生以編造學生註冊的名義進行人臉識別



“無首付,無利息”, “無隱藏費用,但可退款”…對於每位成人自我檢查員 “害羞在口袋裡” 但不願錯過第二次學習,他不禁聽到這樣的宣傳多加註意。 成年美女通過分期付款參加培訓課程,並以較低的成本利用難得的學習機會,應該是雙贏的。 但是,《北京商報》的記者發現,過去兩天,許多培訓機構已與貸款公司合作,分期轉為貸款,以誘使學生借款。 零利率背後有一個隱蔽的慣例,對學生來說,還款更加困難。

調查0首付0利息定期存款

來自江甦的李莉(化名)今年才27歲,她從未想像過她樂意接受的成人教育會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

“低學歷? 低薪? 最好獲得學士學位並換工作以增加薪水!” Li Li是在Douyin平台上發現的一項洪城教育推廣活動。 以理解和嘗試的心態單擊註冊後,花費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平台上的銷售人員打來的電話。 李莉說,雖然申請人是洪城教育,但另一方還是推薦她到總部位於北京的學城教育機構。

據銷售人員介紹,學城教育平台是南京大學和南京師範大學的官方網站。 它可以申請學生分期付款,銀行可以付款,首付為零,利息為零,並且沒有進入的壓力。 不想錯過學習機會的李莉在銷售人員的鼓勵下點了點頭。

據了解,整個貸款過程在不到5分鐘的時間內完成,並且整個過程由銷售人員指導。 在指導下,李莉通過從薛城教育官方帳戶輸入銷售人員的僱員編號進入分期付款頁面,然後進行了一系列信息驗證,例如身份證號,手機號碼,聯繫人和麵部識別。 最終,李莉在沒有看到貸款協議內容的情況下簽署了協議,並且沒有引發任何貸款風險。

李莉於8月31日與學城教育簽署了錄取協議和貸款協議。但是,她在申請的第二天就找到了線索。 在銷售人員的指導下,李麗下載了民生幫助平板電腦應用程序,發現她簽約的貸款機構不是銀行機構,而是一家名為武漢民商會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民商會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公司。 “民商會小額貸款” 小額貸款公司將貸款分為15期,共計9800元,每月還款653.33元。

所謂的 “0首付和0利息” 似乎是一種優惠待遇,但這實際上是 “盲法” 適用於培訓機構和貸款公司。 從李莉和民商回小貸的貸款協議來看,每月9800元的還款額為653.33元。 從表面上看,每月利息的確為0,但有一個隱藏的秘密:在貸​​款之前,李莉申請了這筆貸款,這是第一筆從民意和商業利益小額貸款中扣除的1,139元服務費,實際到培訓機構的錢只有8661元。

揭開培訓貸款套路的神秘面紗:引導學生以編造學生註冊的名義進行人臉識別 1揭開培訓貸款套路的神秘面紗:引導學生以編造學生註冊的名義進行人臉識別 2

據《北京商報》記者計算,該賬戶實際餘額為8661元。 儘管聲稱 “零首付和零利息”,小額貸款公司提供的貸款的實際年利率約為19.03%,遠高於《最高法》規定的LPR上限的4倍。

為什麼會有1139元的平台服務費 “0首付和0利息”? 是否懷疑此舉 “斬首”? 是否存在不適當的營銷和宣傳方法,例如隱藏限制和竊取概念? 在這方面,《北京商報》的一名記者試圖聯繫民政部門的許小岱和學城教育進行採訪,但截至本刊發之時,許多電話都沒有接通,也沒有人回复所寄的採訪信。

“許多“零首付和零利息”的培訓貸款確實有不當的營銷和串通,誘使學生借錢。 名稱實際上是貸款,實際貸款金額與培訓金額不匹配,沒有通知借款人強烈減免貸款服務費等情況。這種行為是不合理的。 如果確認存在某些情況,即學生未在合同中明確告知學生,未在合同中明確指出,或實際情況與營銷承諾不符,則可能構成民法欺詐; 嚴重,甚至涉嫌構成欺詐罪等。刑事指控。” 北京中文律師事務所律師李亞向《北京商報》記者指出。

李莉的情況並非孤立的情況。 最近,一些來自江甦的成年人自學生向《北京商報》的記者報導說,他們偽裝成 “0首付和0利息” 在學術教育和培訓機構的幫助下,我沒有在整個過程中籤署貸款協議,也沒有確認合同的細節,但後來被誘導。 培訓貸款的處理。 甚至有些學生也沒有得到有關貸款的通知。 簽署錄取協議後,他們被引導到 “慧雪” 重新註冊舊候選人的學生身份為基礎的人臉識別平台,並完成了貸款。

從許多受訓人員提供的貸款協議來看,涉及的分期付款平台不僅包括“民生幫助粒子”和“福利學習”,還包括“ Dolphin Plus”。 除了用於民用和商業利益的小額貸款,涉及湖北消費金融,深圳新曙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等機構的對接活動之外的放貸方。

零一研究院院長於百成指出,從貸款生的情況來看,雖然培訓貸款是以“零首付,零利息”的方式提拔的,但貸款機構實際上是先扣除服務費而沒有扣除通知借款人。 欺詐性或誤導性的金融產品營銷和促銷也是該產品中的禁止物品之一。 “關於進一步規范金融營銷和促銷行為的通知”,這侵犯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要求代理商經營貸款是否合理?

所謂的 “培訓貸款” 一般是指培訓機構與貸款機構之間的合作。 貸款機構提供貸款,培訓員分期償還貸款。

但是,在這次事件中,包括李莉在內的許多學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不少學員提供了身份證,銀行卡等證件,學成教育操作學員的手機進行綁定。程序。 。 此外,在貸款過程中,受訓人員沒有與貸款公司的員工進行任何談判,也沒有收到有關貸款風險的提醒。 在貸款生效之前,他們沒有看到貸款信息,並且在工作人員指導下,工作人員下載了該應用程序。 協議的內容也是 “事後看來。” 從貸款過程的角度來看,借貸機構以學生名義發行的所有貸款,在扣除平台服務費之後,實際上是一次提供給學校教育。

引起質疑的是,培訓機構和貸款機構在此事件中應承擔什麼責任? 培訓機構的員工代表受訓者行事是否合理?

李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借貸機構和培訓機構向學員提供貸款的方式並不違法,但應當負責控制小額貸款的各個方面。 首先,貸款機構應審查合作機構的學歷和工作條件; 其次,貸款機構應審查借款學生的借款資格和還款能力。 當然,前提條件是貸款機構必須清楚地告知貸款合同的內容,並且內容必須是合法的,並且不違反強制性法律法規,例如私人貸款利率。

根據受訓者的報告,在發現常規後,許多受訓者難以從學校退學和貸款。 其中,一些學員被拒絕談判,一些學員被要求扣除違約金的30%。

李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這種操作方式下,對於學員來說,存在兩種法律關係:與培訓機構的培訓合同關係和與貸款機構的貸款關係。 即使由於培訓機構違反合同而引起糾紛,受訓人員也必須按照貸款合同的規定償還貸款; 否則,甚至可能會影響個人信用問題。 對於學生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李亞進一步說,如果有違反學生本意的貸款合同,則該貸款合同是可撤銷的合同。 受訓人員可以通過訴訟,向公安部門舉報或進行工商投訴來處理案件。

提醒預防 “餡餅” 從成為 “陷阱”

眾所周知,教育分期付款是許多貸款公司所青睞的一種場景產品,但是乾擾卻經常出現。 主要問題是在運營過程中,消費者經常 “借來的”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還有關於輟學和不退還貸款的爭議。

Sack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蘇小瑞認為,培訓貸款涉及出資方和現場方,需要分別進行監管。 從出資者的角度來看,持牌金融機構必須建立健全金融營銷和內部控制制度,並加強對商業夥伴行為的監督。 從現場聚會的角度來看,也有必要回顧現場聚會的基本資格。 例如,教育和培訓機構應擁有基本的學校許可證,教育部門應禁止無牌和無牌培訓機構。

實際上,在培訓貸款方面,11月2日,北京市財政監督管理局發布了風險預警,說要警惕營銷不當,勾結學生借貸,預付退款困難等風險。 ,以及責任轉移。 隱藏的危險。

李亞進一步表示,雖然目前的培訓貸款存在很多違規行為,但社會需求仍然存在,盲目禁止它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因此,李亞認為,在不完全禁止貸款公司與教育機構合作的基礎上,將有關培訓貸款產品納入監督備案,加強對教育機構和金融機構的錄取審查,應當發布相應的監管文件。 被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