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在線貸款消費已成為許多年輕人的一種消費方式。 農民工也不例外



使用在線借貸平台進行日常消費已成為許多年輕人的一種消費方式,新一代農民工也不例外。 儘管在線貸款解決了緊急需求,但同時存在風險,這使它們具有“愛與恨”的矛盾情緒。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布了《新一代農民工生活與心態調查報告》。該報告顯示,大多數新一代農民工基本上可以養活自己,但存款少,財務管理觀念薄弱,在線借貸比例很高。

記者採訪了許多在城市工作的新生代農民工,他們發現在線借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他們克服困境,但不受控制的在線借貸也可能使他們迷失在高消費的債務陷阱中。

在線貸款消費已成為許多年輕人的一種消費方式。 農民工也不例外 1

互聯網貸款成為備用錢包

每天乘地鐵回家,小安經常可以在地鐵通道的在線借貸平台上看到燈箱廣告。 作為一名前在線貸款消費者,她對在線貸款產品的大量花哨廣告的情緒更加複雜。

小安在線貸款的最大支出是支付學費。 小安的家庭很早就很窮,初中畢業後就在安徽農村讀書,並於2014年與村民一起在上海工作。她曾在一家服裝廠當過製衣工人,飯店的服務員,超市的推銷員,等等。 她對“教育的墊腳石有多重要”有深刻的理解,並渴望改善她的教育。

對現狀不滿意的小安想衝破頭頂的天花板,但她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我周圍的一些朋友認為我很古怪,有些則非常支持我。” 一次偶然的機會,小安看到了一個彈出廣告,目的是在上網時提高自己的學歷:通過學習,她可以在畢業後獲得大學學位,這使她感動。 心神。

在2018年秋季學期之前,小安使用分期付款平台支付了1.6萬元的一次性註冊費,收到了機構發行的學習資料,感受到了每月還款的壓力。 但是小安相信:“大學畢業後,您仍然可以申請成人本科學位。這使我感到這些註冊費值得,將來我可以賺回來。

像小安一樣,在線借貸也緩解了古田的緊迫借錢購買故鄉的迫切需求。 一年前,谷田和他的妻子在深圳一家電子廠工作時相識,回到家鄉湖南結婚。 今年6月,古田的妻子懷孕了。 這對年輕夫婦決定在他們家鄉的市區購買一棟大房子,並帶他們的父母住在那裡。

儘管用貸款買房是許多年輕人的選擇,但是如何償還每月抵押貸款也已成為必鬚麵對的核心問題。 古田的妻子已辭職,正在等待在家分娩,孩子的到來使他重新考慮了自己的消費計劃。 他為記者算了一筆賬:“現在我月收入4000多元,抵押貸款3000元,還有生活費。孩子出生後,他也會花很多錢。所以,我想使用在線貸款緩解一段時間。”

花錢變得難以控制

在電子工廠工作時,古田的月薪在4,000元至5,000元之間波動。 只有當他加班的時候,他才能獲得更多的報酬。 他承認,過去對存錢的認識不足導致了現在的遺憾,很難給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保障。 “當你單身時,除了向父母寄錢以外,其餘的基本上都用來玩遊戲,買衣服和鞋子,偶爾還會有禮物和禮物,所以你不能省錢。”

妻子等待分娩後,家庭的收入來源只有古田。 考慮到已付禮物和購房的兩項大筆費用,以及孩子出生後的每月抵押和各種費用,顧先生只能選擇提前在線支付。 “現在父母可以為一些基本家庭提供幫助,而在線貸款只是一項短期計劃。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份高薪工作。”

不省任何多餘的錢也是小安選擇網上貸款的主要原因。 儘管小安已經在上海工作了四年,但小安仍然很難支付1.6萬元的學費。 “在沒有債務之前,每月將一半的薪水寄給父母,用於蓋房,治療疾病以及兄弟的學費和生活費。剩餘的薪金收入用於支付房租,化妝品和邀請。小安說,他早已成為“月光氏族”。

儘管吳倩沒有投資教育和房地產,但對她來說,“女孩在食品,衣服和化妝品上的花費也是一筆投資”。 畢業後,吳謙留在北京工作。 她收到的薪水使她對經濟控制更加滿意,控制支出變得越來越困難。

“消費主義現在盛行,可以通過打開任何軟件來一步實現付款。下班後,我又迷上了化妝品。大多數在線貸款都花在了化妝品,旅遊和高端電子產品上。”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吳謙找到了各種網上借貸平台的貸款額度,還款日期和規定,並開設了十多個相關的借貸賬戶,用於日常購物,餐飲和其他消費。

防止在線貸款成為無底洞

自2019年7月以來,我每月都還清這筆錢,然後將其借入並在藉入後還清。 吳謙作出反應後,累計還款8萬元,其中利息1萬多元。 “這種債務不僅帶來生存壓力,還帶來情緒上的焦慮。當我想到父母在我的家鄉存錢時,尤其是在月底前的幾個月裡,我感到非常內。”

“我的父母幫助我預付了一些欠款,其餘的我會慢慢付清,預計到年底將被清空。” 吳謙回憶說,所謂的外國物品投資實際上並沒有幫助,它也增加了消費慾望。 現在她已經換了工作並增加了薪水,她計劃從頭開始。

小安的教育計劃沒有她預期的好。 在向該機構支付學費的兩年後,她逐漸意識到所購買的學位並不能提供真正的知識,而是讓她害怕因為債務而辭職。 房租,日常消費和寄回家的費用都擺在他面前,小安不得不用貸款維持生計。

“我已經使用了許多在線借貸平台。每個時期的本金和利息最終將變成大量。最後,工資將被清空,無法支付。所有平台只能用貸款償還貸款。 。” 小安說。

在流行病期間,小安看到他的朋友們使用計算機技術在家中開展了大量業務,他們可以遠程工作並獲得可觀的報酬。 因此,他咬牙切齒地註冊了離線圖形設計和後期編輯課程。 “我知道這會在短期內增加債務,但是我已經重新計劃了每月的消費,省錢和將藉來的錢花在刀片上,我相信將會有回報。” 小安說。

中南財經大學數字經濟研究所所長潘鶴林認為,合理消費是正確的消費。 新一代農民工缺乏財務管理理念和相關知識培訓,承受風險的能力較弱。 在線貸款消費是他們的生計。 不確定性和不穩定增加。 因此,新一代農民工應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念,在使用貸款前有詳細的還款和存款計劃,並尋求長期穩定的工作。

潘鶴麟還建議,有關部門不僅要為新生代農民工改善公共服務,幫助他們培養良好的理財意識,指導他們的消費預期,而且還需要利用能夠觸發高槓桿率,誘發犯罪的消費貸款。 。 經濟(信貸政策)和法律手段進行監管。

(應受訪者的要求,文本中的名稱均為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