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一場人類奇觀,正在神州大地上演。心跳連成密集的鼓點,目光匯成熾烈的火焰,數億中國人踏上歸鄉旅途,成為世界上最大規模人口遷徙中的一分子,一年一度,循環往復。

新浪科技 何暢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1

1980年1月11日《人民日報》第二版 來源:人民網

1980年,如今意義上的“春運”首次出現在《人民日報》上。從搖搖晃晃的綠皮火車到風馳電掣的動車高鐵,從方便麵配香腸到外賣送餐,從深夜“肉搏”排隊到定時網絡購票,從蓋章取票到閘機“刷臉”……四十年間,時代向前,春運也在嬗變。

但不變的是一顆回家的心,哪怕搶票再難。

十年12306:又愛又恨

談及12306,愛與恨總會同時湧上心頭,愛它給鐵路出行帶來的方便,再不必耗費時間去火車站售票窗口苦苦等待;恨它三天兩頭系統崩潰,動不動就現場還原“愛的魔力轉圈圈”。

新浪科技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搜索“12306崩了”後發現,春運搶票高峰期12306宕機時有發生。 12月23日,即臘月二十七火車票開搶當日,就有多位用戶反饋,12306出現車次加載失敗、無法購票、卡頓在候補訂單支付界面等情況。對此,12306人工客服回應,如果一直顯示轉圈圈處在加載當中,可能是操作旅客過多或系統繁忙造成的,可以先嘗試把軟件卸載並重新安裝,隨後切換網絡。

“切換網絡也沒用!”在上海從事廣告工作的瀚宇對新浪科技吐槽,自己12月25日終於搶到了回老家的火車票,但12306提示網絡異常,無法支付,退出後再次登錄失敗,卸載也無濟於事。 “太崩潰了!連搶三天,好不容易搶到了卻不能付款,眼睜睜地看著到手的票飛了,我明年干脆買輛車得了,開回去也比這麼折騰好,關鍵是生氣!”

12306帶來的悲喜並不相通,這邊還在為回家的通行證發愁,那頭返程的號碼牌都已準備就緒。 2019年的最後一天,就職於北京一家互聯網資訊平台的至君通過12306搶到了大年初五的返京火車票,她形容這個過程“意外地順利”。 “下午兩點開始搶,我特地定了鬧鐘提醒自己,還有點緊張,盯著電腦上的時鐘指針,卡著時間點進去,直接就搶到了。”

自2011年正式上線起,近十年裡,12306的前行道路上始終伴隨著爭議和批評:難以承受流量壓力、交互界面體驗糟糕、圖形驗證碼過於復雜。 。 。 。 。 。多位互聯網公司程序員告訴新浪科技,從處理量級和頻次上看,12306系統複雜程度之大遠超想像,且根本沒有可以藉鑑的經驗。 “訂單區間存在無數種組合,不同賬號購票需要查重,持續刷新佔用大量資源,技術解決只是一方面,12306要面對的問題不能只靠技術。”一位程序員說道。

國家發改委預測,2020年春運期間,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30億人次,其中,鐵路4.4億人次。如果春運搶票是一場考試,那麼12306用戶相當於跟著學校老師認認真真複習的乖寶寶。學校過大,學生太多,師資又不穩定,考得好是天命玄學,考不好要寬心理解。然而,期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於是,有人選擇了課外輔導機構——第三方搶票平台。

第三方搶票:加速了嗎?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正在運營的第三方搶票平台有近60家,智行火車票、攜程、美團、飛豬等均提供搶票服務,玩法各異。以智行火車票為例,獲得加速包的途徑有兩種:邀請好友點擊鏈接和直接花錢購買,前者提升了產品曝光度,後者為企業創造更多營收。

但這些都不重要,用戶最關心的是——使用加速包究竟能不能搶到票?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2

智行火車票秒殺頁面

“反正我是還沒搶到。”去年跳槽到南京一家硬件企業的木辰稱,自己花50元購買了智行火車票VIP會員,享受雙通道特權加速,搶票頁面顯示,成功率為68% 。 “我覺得我的成功率可能是0。”木辰回憶,前幾年智行火車票搶票還是相對容易的,現在可能因為大家都在用,搶票真的變成了玄學。 “至少我在推出提前秒殺後就再也沒搶到過,時長5分鐘只放了一個機器人圖像,實時進度和余票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要不要繼續等,功能有點雞肋。”

至君告訴新浪科技,在使用12306手動搶票當日,自己也打開了飛豬,不過並未購買加速包。她提供的截圖顯示,在已完成12306購票後,飛豬仍在進行同一車次的候補排隊和余票監控。 “當時我又點進了12306購票頁面,發現還有可以購買的餘票。”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3

至君的12306和飛豬搶票截圖

事實上,第三方搶票平台和普通用戶站在同一起跑線,都是在12306官方網站搶票,並不能保證100%搶到票。不同的是,與手動點擊、在4G和家用網絡下操作的用戶相比,第三方搶票平台的企業級帶寬和機器自動刷新具備明顯優勢。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4

搶票功能須知,左為美團,右為攜程

也就是說,首先是網速快,其次是刷得快。第三方搶票平台可以持續刷新,不停地用機器讀取12306的數據接口,檢測到餘票後自動識別驗證碼,提交用戶信息並完成購票下單任務。至於使用加速包的用戶,刷票權重也將得到提升。

新媒體從業者樂瑜近幾年來一直在美團購買春節回家的火車票:“我從來不用加速包,卡時間進去買,差不多都成功了。”在她看來,加速包顯示的成功率只是徒增焦慮而已。 “誰都希望那個數字越大越好,但買到回家的票才最好。”

除了智行火車票,木辰還為搶票充了88元的攜程會員,依然顆粒無收。 “就當是花錢找安慰吧,看好的車次開售時,我都在上班路上,根本沒時間和精力親自去搶。希望能撿漏成功,不然我也只能買機票了。”木辰無奈地說。

一對一“黃牛”:信譽買賣

和木辰一樣,在北京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六年的關悠也苦惱於工作與搶票的衝突,不過,她沒有選擇第三方搶票平台,而是轉向了“一對一輔導”——“黃牛”。

關悠的老家在齊齊哈爾,從北京出發,即使是動車也要近10小時,而且不是開車時間太早,就是必須跨站換乘。 “路上的不容易還在後面,買票才是糾結的開始。”關悠表示,自己工作以來,基本都是找“黃牛”代搶票。最初是在淘寶或閒魚搜索關鍵字,和店主溝通後加微信聯絡。一般會在售票前一到兩周和對方打招呼,給到身份信息和12306賬號,買到票後由旅客本人在12306付款,再向其支付搶票酬勞。

“最貴的是今年這張票,130塊;最便宜的是有一年十一回家,30塊。”關悠認為,“黃牛”代搶的收費價格隨目的地與車次線路變化調整,但都在她可接受的範圍內。 “你看各種平台的加速包也要50塊、100塊,何況也無法保證一定搶到,我這個算是購買'專屬'服務,賺到的錢都歸“黃牛”自己,他肯定會盡心盡力,就算搶不到我也沒什麼損失。”

關悠的微信聯繫人裡有十幾個代搶火車票的“黃牛”,她將業務能力最強、搶票最順暢的幾個推薦給了同事。 “他們這一行講究的就是口碑和信譽,互相推薦獲客,原來我還擔心個人信息會不會被洩露,後來一想,如果做這種傷害客戶權益、自砸招牌的事情,他們也不用乾了。”

其實,關悠口中的“黃牛”更應該稱作“代購”,他們多數自行購買了搶票軟件,在微信群、QQ群內招徠代買火車票的生意,從中牟利。一位曾從事火車站窗口售票工作的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如今火車票實行實名制管理,乘車人和火車票票面上的信息以及身份證一致才可進站乘車,對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員而言,這是一道明確的紅線。 “未按照規定執行是要記大過甚至辭退的,之前‘黃牛’鑽的是人、票、證對不上的空子,現在他們沒有這個機會。”

該人士還透露,儘管網絡購票渠道日益進化,仍有相當一部分用戶群體堅持在窗口購票,比如不擅長網上搶票的中老年人,以及因出遊產生選購連座和下舖需求的年輕人。 “窗口是可以選擇下舖的,網絡購票就只能出什麼是什麼了。”該人士補充。

一張票的隱喻:候鳥歸鄉

不論以何種方式,通過怎樣的渠道,付出多大的代價,搶票的目的只有一個——回家。

因為搶火車票,就職於北京一家視頻平台的任深被母親連續發微信提醒了三天。 “我媽平時都不主動給我打電話的,說怕我正在忙,別耽誤了我工作。”

春運搶票難 難於上青天 5

任深和母親的微信對話截圖

然而這一次不同——任深這一年還沒回過家。 “可能他們是比較想我,也可能是我去年春節差點沒買到回家的票,把我媽嚇到了。”

提到買不到票的原因,任深想了想:“人多票少,自然買不到。”

一位鐵路系統工作人員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表示,春運搶票難實屬正常,這是互聯網售票方式終將面對的現實問題。 “畢竟我們國家人口基數大,流動性廣,春運是客流量最大的時候,而票只有那麼多。”

前述曾從事火車站窗口售票工作的人士也指出,鐵路系統發展這麼多年,在春運方面積累了一定經驗,用戶搶票遇到的各類情況應該都已估量在內。 “有評論說加車就能搶到票,其實不論是線路優化還是車次增添,都不是簡單的規劃,而且還涉及到成本計算,很多車次平時根本沒幾個人,不能只考慮春運、不考慮平時啊。”

當然,搶票的過程是可以調整的。 2019年5月,12306網站在前期試點的基礎上,將鐵路候補購票服務擴大到所有旅客列車,如遇所需車次、席別無票,可自願按日期、車次、席別、預付款提交購票需求,售票系統自動排隊候補,當對應的車次、席別有退票時,系統自動兌現車票,並將購票結果通知購票人。

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12306技術部主任單杏花解釋,12306系統遇到有旅客退簽返回的車票,或鐵路根據列車能力情況加掛而增加的車票,就可以優先匹配給排隊進來等候的旅客。

而在部分第三方搶票平台上,也能夠看到候補通道。美團方面就向新浪科技表示,美團火車票全面支持12306候補票功能,此外,美團還和代售點等線下代理商合作,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滿足用戶購票需求。

不過,12306人工客服對新浪科技強調,12306網站及App、火車站售票窗口與代售點屬於同一票庫,所有車票一次性放出,除了臨時加開列車或車廂外,不會再有額外車票。

任深還未買到票,她笑稱自己著急也沒用:“再等等,實在不行就飛回去,家總是要回的。”

是啊,家總是要回的。即使鳴笛的聲音遠去,童年的記憶模糊,這張搶不到的車票背後,候鳥歸鄉的隱喻始終未曾改變。

離別是為了更好的相遇,來處,即是歸途。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瀚宇、至君、木辰、關悠、任深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