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圈集資神器“崩塌”:有粉絲近60萬無法提現,有粉絲墊付超30萬


從買下一顆小行星的命名權,到地鐵站內鋪滿生日祝福,你可能曾被粉絲對明星的應援震驚過,那你知道這些粉絲是怎麼聚集起這麼大的財力嗎?

Owhat平臺曾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環節,千千萬萬的粉絲們把零頭小錢投入平臺,最終彙集到某一個粉絲團的手上,就成了足以支撐一場盛會的鉅款。

不過,對於粉絲們來說,Owhat平臺最近“叛變”了。

有不同明星的粉絲團先後發聲稱,他們在Owhat平臺上的資金無法提現,平臺以各種理由拖欠。目前,有粉絲團表示已經報警。

據紅星資本局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至少有31個粉絲團對此發表宣告。有粉絲統計稱,此次事件涉及數百個粉絲站,涉及金額或達到幾千萬元。


資料圖 圖片來源:IC photo

“粉絲經濟時代”的產物

平臺宣佈停止提現,引多家粉絲團抗議

Owhat平臺,本質上是“粉絲經濟時代”下誕生的產物。

據官網的介紹,Owhat是明星忠實粉絲的互動平臺,為娛樂公司和粉絲後援會提供包括線上交易、傳播管理、活躍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動等一站式的便捷互動工具。

小天(化名)曾是某位明星的粉絲,參與過某粉絲團的管理工作。她告訴紅星資本局,Owhat平臺可以理解為淘寶,商家是粉絲團,買家是零散的小粉絲,買賣的都是明星的周邊產品。

打個比方,明星A的生日快要到了,其粉絲團打算為A線上下投放生日祝福的廣告。為了籌集這筆資金,粉絲團在會在Owhat平臺上推出與A相關的周邊產品,比如徽章、立牌小人、photobook(圖冊)等。

“一般來說,這些周邊的價格都會貴於同類商品,粉絲們心裡都清楚的,但這筆錢是用於應援,也不是說站子(指粉絲團)賺走了。”小天對紅星資本局說。

更有甚者,粉絲團根本沒有商品提供,所謂的“商品連結”其實就是“集資連結”。

黃同學(化名)的偶像是通過選秀節目出道的明星B。她告訴紅星資本局,當時最後一次排名公佈,B的排名很危險,在出道末位徘徊,就有粉絲團在Owhat平臺上釋出這樣的商品連結集資,但其實並沒有實質性的商品提供。

“它就是有個商品名字在那,比如‘一點心意9.9元’、‘長長久久99元’,這種就是直接打錢的,不用提供商品,也不用發貨。” 黃同學對紅星資本局說。

可以說,自2014年誕生以來,Owhat平臺成為了粉絲團集資的重要地方。

直到今年10月14日深夜23時許,Owhat平臺在官方微博釋出公告稱,即日起將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粉絲團)的所有交易服務。同時停止提現,運營人員逐一與所有粉絲會商戶進行退款連結核對,並安排對粉絲訂單進行有序退款。

這一紙公告炸出了無數粉絲團,他們先後就此事發出宣告,抗議Owhat平臺的做法。

延伸閱讀  你不知道的華為智慧路由器ax3這6個貼心小功能


截圖自微博

最早在5月就無法提現

數十個粉絲團發聲,涉及資金或高達千萬

10月16日,據紅星資本局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至少有31個粉絲團對此發表宣告。從粉絲團們發表的宣告來看,最早在今年5月,Owhat平臺就出現了無法提現的情況。

比如,陳立農的粉絲團@超級農農花路助攻隊 稱,從今年5月至今,Owhat平臺共拖欠款項近18萬元,“我方一直在提交提款申請,卻一直被拖延,按照平臺規定進行整改後,也依舊沒有得到任何迴應。”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自今年6月起,中央網信辦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2個月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重點打擊五類“飯圈”亂象行為。

到8月19日,據媒體報道,包括Owhat在內的多個追星類APP被下架處理。

有部分粉絲團表示,在經過波折以後,他們有配合Owhat平臺進行整改,比如補辦營業執照、完成工商認證等,但在配合提交資料後也未能提現成功,只能自行墊付錢款完成相關商品的製作併發貨。

據紅星資本局不完全統計,僅有11個粉絲團披露未能提現的金額,共計約有248萬元;另有18個粉絲團沒有披露未能成功提現的金額,還有兩個粉絲團只模糊說“高達六位數”。

在公佈具體數額的粉絲團中,未能提現金額數最高的是TFBOYS組合的粉絲團@TF-醫援會,“還剩餘近60萬資金沒有履約支付”;其次是林彥俊的粉絲團@林彥俊全球粉絲後援會,“涉及金額54萬餘元”。


表格內容來源於各粉絲團在微博公開發表內容

另據《財經天下週刊》報道,有粉絲統計稱,此次事件涉及數百個粉絲站,涉及金額或達到幾千萬元。

Owhat無權擅自處理錢款?

有粉絲團已報警,“平臺無人出面”

在Owhat平臺深夜發出公告後,由於其設定只有關注人可以評論,截至發稿僅有8條評論,但轉發已有4.7萬條,各粉絲團紛紛提出抗議。

據Owhat平臺釋出的宣告,其運營人員會逐一與所有粉絲會商戶(粉絲團)進行退款連結核對,並安排對粉絲訂單進行有序退款。

對此,粉絲團們普遍認為:Owhat平臺無權擅自處理錢款,哪怕是退款。一方面,是因為平臺承諾的退款可能遙遙無期;另一方面則是粉絲團可能已經先行墊付費用。

比如,外國明星Jennie的粉絲團@babyblue_JennieKim 稱,早在9月開通了退款渠道的粉絲們至今還沒有收到退款,聯絡平臺客服後,只得到一句“我幫您查一下”的回覆,沒有後續。

從粉絲團墊付製作費用來看,外國明星Lisa的粉絲團@LISA_LALISAHOUSE稱,其墊付的費用已超過30萬元。

截圖自微博

延伸閱讀  當位元組跳動也開始裁員曾被很多人相信會“永遠增長”的位元組跳動,最近似乎陷入了裁員潮。

“我們拒絕接受ow方的單方面退款公告和遙遙無期的‘強制退款’。”上述粉絲團稱。

韓國明星金泰亨的粉絲團@金泰亨V_TAE8稱,其在10月14日與數個商戶報警上門,Owhat平臺始終沒有一位負責人出面處理,後來跟隨民警前往Owhat平臺的母公司以及朝陽(區)工商局,“警方和工商部門皆認可我們為合法合理維權。”

除此以外,有粉絲團表示很擔心Owhat平臺會捲款“跑路”。目前,有更多的粉絲團表示正在整理相關資料準備報案。

10月16日,紅星資本局私信了十餘名粉絲團的官方微博提出採訪請求,但截至發稿,尚未得到任何回覆。

有非粉絲團運營者的某明星粉絲告訴紅星資本局,粉絲團不接受採訪,可能是顧忌輿論會給他們喜歡的明星帶來二次傷害。

Owhat平臺的“吸金術”

去年11月起連線登出多家子公司

《白皮書》指出,2015至2018年,Owhat平臺訂單總量增長2279%。平臺粉絲對偶像周邊的消費意願不斷增強,帶動偶像周邊及衍生品消費進入爆發式增長。

“在2015至2018年,粉絲公益專案數量增長11倍,籌款金額增加249倍。”《白皮書》稱,在2018年,粉絲公益專案為470個,金額約為700萬元。(注:《白皮書》並未提及判定籌款專案是否為公益專案的標準是什麼。)

同時,《白皮書》提到Owhat平臺、New Balance和黃子韜的合作案例:某款商品在Owhat平臺上一週的銷量為6958雙,銷售額為458.53萬元。

該《白皮書》曾預測稱,2020年,我國偶像市場總規模可達1000億元。

官網顯示,Owhat平臺是由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全星時空”)運營的。

天眼查APP顯示,全星時空成立於2014年6月,註冊資本約為142萬元,參保人數為118人。“Owhat”專案已先後經歷天使輪、Pre-A輪、A輪和A+輪融資。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在今年4月、5月和8月,全星時空先後因為未經批准擅自出售演出門票、倒賣和轉讓演出活動經營權等,共被處罰6.5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11月至今年7月,全星時空對外投資的公司中共有4家公司的狀態改為“已登出”,包括北京全星時空網路技術有限公司(持股100%)、上海歐妹廣告有限公司(持股100%)、廣州歐沃品牌營銷有限公司(持股60%)和北京艾克斯營銷有限公司(持股100%)。


紅框內公司為全星時空自去年11月後登出的參與投資公司

股東稱正“非常大的調整”

未來將改做女生平臺

天眼查APP顯示,全星時空的股東有北京太樂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2.91%)、丁傑(持股比例為42.09%)和黃新宇(持股比例為5%)。

Owhat平臺會跑路嗎?

據《中國新聞週刊》9月報道,作為股東之一的丁傑曾透露稱,Owhat正在做“非常大的調整”,未來幾個月使用者會看到Owhat“全新的業務形態”,這將是一款主打女生生活方式的APP。

延伸閱讀  Qubes OS初探

目前,紅星資本局在應用商店內搜尋Owhat,未發現該APP重新上架。

在該小程式首頁,仍能看到很多關於明星的周邊產品,徽章、專輯、photobook、畫報……有的是粉絲團推出的產品,有的是Owhat官方推出的產品。


小程式頁面

10月16日,紅星資本局多次致電Owhat平臺的客服熱線,但始終無人接聽;同時,記者還撥打了Owhat運營公司在工商資訊披露上的電話,但該號碼為關機狀態。

紅星新聞記者 楊佩雯

編輯 餘冬梅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