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行至“泥沼”


從上游原材料到動力電池到下游主機廠,從國內企業到國外企業,寧德時代到底面臨著哪些競爭了?


在新能源風口之下,鋰電池行業無疑處在一個高景氣賽道。

在需求的拉動下,動力電池行業迅速增長,各大企業無一不選擇擴張產能來謀求發展,這也讓整個行業的競爭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曾經連續三年全球市佔率第一的寧德時代也被迫“動作頻頻”:天量融資擴產、智慧財產權糾紛、高額競價收購……

這一系列的舉動表明,曾經無可撼動的鋰電霸主,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那麼,從上游原材料到動力電池到下游主機廠,從國內企業到國外企業,寧德時代到底面臨著哪些競爭了?

“寧王”的焦慮

8月12日,寧德時代釋出582億鉅額再融資方案,一度在二級市場引起劇烈震動,不少投資者擔心大額融資帶來的虹吸效應會對二級市場的流動性造成衝擊,而市場對此次融資的合理性也存在較大的分歧。

9月的最後一天,這一鉅額再融資方案迎來了深交所的稽覈問詢函。

深交所在問詢函中表示,2021年4月,公司通過一項《關於開展境內外產業鏈相關投資的議案》,擬對上市企業進行投資,投資總額不超過190億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寧德時代持有貨幣資金 746.87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257.42 億元。其2018 年首發上市募資 53.52 億元,2020年又再融資196.18 億元,其中後者募集資金到位日距離此次發行董事會決議日還不滿18個月。

最近三年及一期(末),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2.51%、28.19%、26.50%和 24.36%,持續下滑。

本次發行擬募集 582 億元,其中 419 億元用於福鼎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專案等 5 個電池生產專案。而這5 個電池生產專案建設週期在 24 個月至 48 個月之間。

針對上述部分內容,深交所提出了幾個相關問題:

1、在持有大額貨幣資金、較高現金流入,且持續大額對外投資的情況下,本次發行融資的必要性及規模合理性。

2、在前次募投專案資金尚未使用完畢的情況下開展本次募投專案的必要性、合理性,此次發行是否符合監管關於融資間隔期的規定,是否存在過度融資的情形。

3、結合近年來發行人市場佔有率,產量、銷量、市場需求變化情況,募投專案的建設週期,固態電池、鈉離子電池、氫燃料電池等技術發展路徑對現有動力及儲能電池領域帶來的影響等因素,論證說明募投專案產能大幅擴張的規模合理性。

從寧德時代的相關資料和深交所的問詢中可以看出,寧德時代有著良好的現金流和現金儲備,並在持續的對外投資,可以說,寧德時代並不差錢。

延伸閱讀  寶馬5系最高優惠9.71萬,3款豪華中大型車降價,買車人的時機來了

然而,公司最近三年主營業務的毛利率卻在持續下降,由於投資專案建設週期長,現有動力及儲能電池市場也存在因其他電池技術發展受到影響的風險。也就是說,未來在市場和利潤增長上都存在不確定性。

在這種情況下,上一次募集的資金還未使用完畢,寧德時代便急著再次大舉融資擴產,只能說明,“寧王”也焦慮了。

寧德時代則為此次鉅額融資給出了3個理由:

1、響應國家“雙碳”目標和相關產業政策,迎接新能源汽車和儲能產業快速發展的市場機遇,滿足市場和客戶日益增長的需求。

2、公司擁有最廣泛的全球化客戶基礎,未來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需求量增速明顯。

3、擴大產能,提升產品效能,有助於發揮規模化效應,降低電池成本,增強公司的行業競爭力。

不難看出,寧德時代的焦慮主要來自於市場與成本。

在技術差距不明顯的情況下,市場競爭的核心便成了產能。誰的產能規模越大,規模效應下的成本越低,價格上和市場就更有競爭力。

事實上,毛利率的下滑代表產業的競爭程度日趨激烈,而從今年上半年的規劃產能看,各家企業都在積極擴張。

據GGII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鋰電產業鏈新增專案達123個,總投資已超5332億元(不含開工專案)。其中,鋰電池(含動力/儲能/3C)投資專案達41個,投資總額超2986億元,新增規劃產能已達772GWh。

動力電池新增規劃產能達745GWh,投資總額超2587億元,超百億專案佔5成,單個專案平均投資超92億元。

在此背景下,寧德時代此次融資擴產確實有它的必要性,但在當前的競爭格局之下,最終結果誰也無法預料。

市場競爭空前激烈

根據SNEResearch,2021年上半年,寧德時代實現電動車動力電池裝機34.1GWh,市佔率29.9%,位居全球首位。

寧德時代能有如今的市場佔有率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策紅利。

2015年3月,工信部為刺激國內新能源汽車的發展,釋出了一份《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範條件》,即所謂的動力電池“白名單”。

這一政策不僅將日韓等外企拒之門外,還對能量密度不高的磷酸鐵鋰電池造成了打擊。磷酸鐵鋰電池成本低,但能量密度不高,三元鋰電池成本高,能量密度也高。

但消費者出於新能源汽車的續航需求,動力電池能量密度愈發受到關注,再加上國家層面的引導,三元鋰電池逐漸成為主流。

比亞迪作為當時國內電池的霸主選擇的是磷酸鐵鋰電池,而當年同為第一梯隊玩家的中航鋰電同樣走的是磷酸鐵鋰電池路線。

主推三元鐵鋰電池的寧德時代則藉著政策的春風,迅猛發展。不同的路線選擇,直接導致了今天不同的結局。

“成就”寧德時代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比亞迪當年錯誤的戰略選擇。除了錯押磷酸鐵鋰電池之外,比亞迪不對外供應動力電池。

一位汽車行業專家曾表示,背靠車企的動力電池企業更容易獲得市場認可,比亞迪電池如果早一點對外供貨,中國動力電池行業的競爭格局不會是今天這個局面。

但如今,這一切都變了。寧德時代的市場正在被慢慢蠶食。

2020年以來,鋰電供需一直處於緊張狀態,而這一市場格局給很多動力電池廠商帶來了絕佳的發展機會,各動力電池廠商也紛紛開始行動。

曾經因為押錯路線發展掉隊的中航鋰電雖然一路窮追猛趕,但距離頭部玩家還有不小的差距。然而,受益於此次“電池荒”,中航鋰電的裝機量得到了進一步提升,一度越居全國第三。

寧德時代似乎感受到了壓力,前段時間和中航鋰電的智慧財產權訴訟糾紛便是最好的證明。有動力電池資深從業者表示,此前中航鋰電成功挖到寧德時代包括廣汽和長安在內的客戶,是這場訴訟直接的導火索。

這意味著,寧德時代將不得不面臨曾經被遠遠甩在身後對手的正面競爭。

而隨著消費者越來越重視新能源汽車的安全,磷酸鐵鋰電池憑藉安全性高以及成本低等優勢,已重獲市場青睞。

比亞迪已宣佈全系純電乘用車型搭載磷酸鐵鋰刀片電池,特斯拉表示未來磷酸鐵鋰電池佔比將高達三分之二,大眾集團也透露其入門級車型將搭載磷酸鐵鋰電池。包括mini、尤拉貓系列、P7、小鵬新車型G3i、哪吒V、零跑T03等爆款車型都換裝了磷酸鐵鋰電池。

今年前9個月磷酸鐵鋰電池累計產銷量已超過三元電池,裝機量雖低於三元電池,但差距正在進一步縮小。到了9月份,磷酸鐵鋰電池反撲之勢愈加明顯,產量、銷量以及裝機量均超過了三元電池。

與此同時,比亞迪作為寧德時代國內最大的競爭對手,也開啟了動力電池外供之路,而其主推的正是磷酸鐵鋰刀片電池,上市以來便受到市場的熱捧。

圖/比亞迪刀片電池

有訊息稱,比亞迪即將於明年第二季度向特斯拉供應刀片電池,目前配有刀片電池的特斯拉車型已進入C樣測試階段。而特斯拉目前是寧德時代的主要客戶。

雖然比亞迪較寧德時代仍有很大的差距,但隨著磷酸鐵鋰裝車量的進一步提升,憑藉刀片電池強大的市場競爭力,比亞迪在動力電池市場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除了比亞迪之外,國軒高科和蜂巢能源等動力電池企業也在加快在動力電池市場發展的步伐。

延伸閱讀  汽車界的BBA,正在重走摩托羅拉和柯達的老路

據蜂巢能源董事長、執行長楊紅新介紹,蜂巢能源去年開始面向全球合作伙伴送測樣品,包括特斯拉和豐田都在測評其無鈷電池。

目前,蜂巢能源已經獲得吉利汽車無鈷電池訂單,年底會進行配套出貨,其他國內、國際的客戶最近也會陸續下訂單。要知道,吉利也是寧德時代電池裝機量前十的客戶。

5月,大眾中國斥資60億元入股國軒高科,成為其第一大股東,公司也進入快速發展期。今年以來國軒高科與國內多個地方政府達成擴建產能的計劃。目前已建成八大生產基地,預計今年底產能將達到28GWh。

7月,戴姆勒9億元戰略投資孚能科技,並簽訂戰略合作伙伴關係,而孚能科技也在今年有相關增產計劃。

隨著各家電池企業增產計劃的實施,動力電池行業將開始新一輪更激烈的市場競爭,雖然短期內無法撼動寧德時代的地位,但至少可以縮小差距。屆時,寧德時代的“客戶保衛戰”也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然而,作為龍頭的寧德時代想要保住市場份額並非易事,除了要面對國內“群雄四起”的局面,還要抽身與更強勁的國外對手競爭。

2019年,工信部取消了動力電池“白名單”,重新對外開放了動力電池市場,松下、LG、三星、Northvolt等海外巨頭紛紛強勢來襲。

國內市場,寧德時代裝機量雖然依舊穩居第一,但日韓等外資動力電池企業正在加速滲透,在中國市場的裝機量大幅增長,國內動力電池的市場格局正在逐漸被改變。

但這也僅僅是國內市場,想要在和國際巨頭競爭的過程中取得優勢,就離不開全球市場的競爭。但這恰恰是依賴國內市場的寧德時代勢微的地方。

與寧德時代深耕國內市場不同,LG化學主攻全球市場,憑藉入局歐洲早的優勢,幾乎囊括歐洲主要整車廠。松下則在美國、日本市場領先。

寧德時代雖然目前已在歐洲啟動了產能建設,但尚未在歐洲建立起自己的客戶體系和供應商體系。因此,寧德時代想要在海外市場也取得競爭優勢,任重而道遠。

可以說,寧德時代的市場正在遭遇來自國內國外企業的四面突圍,作為電池行業的龍頭企業,其是非常清楚行業的變化的,特別是韓國企業和傳統大廠龐大的電池計劃紛紛出臺之後。

新能源汽車的放量直接導致了動力電池的需求陡增,迅猛增長的市場、產品需求的轉變,給一眾“落後”的動力電池企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動力電池“白名單”的廢止更是讓國外競爭對手強勢湧入,“寧王”高枕無憂的局面就此被打破。

雖然,如問詢函中所提到的,寧德時代如此大規模的產能擴充勢必將面臨產能過剩和技術變革的風險,但目前看來,似乎成了寧德時代面對激烈競爭的唯一選擇。

上下游夾擊之下的成本困境

鋰作為電池的原材料,隨著市場需求不斷攀升,加上其本身的稀缺性和開採難,一直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寧德時代在2021年半年報中表示,“公司各細分產品毛利率的變動是銷售單價和單位成本變動綜合影響的結果。若未來市場競爭加劇或供應鏈波動等因素使得公司產品售價或原材料採購價格發生不利變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風險。”

根據SMM資料,2021年三季度電池級碳酸鋰平均含稅價格約10.98萬元/噸,環比上漲23.66%,其中9月以來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更是出現多次跳漲。

隨著四季度氣候變冷,鹽湖產量隨之減少,這將使得原料供給更加緊張,鋰價或將持續攀升。

一邊是上游原材料價格猛漲,一邊是下游主機廠商迫於降成本之需不願意接受漲價傳導,寧德時代擔憂的不利變化正在變為現實。

對於寧德時代等鋰電池供應商來說,只有加速全面佈局鋰電池產業鏈,才有可能在接下來的鋰礦漲價週期中,頂住成本壓力,確保產品價格的穩定性。

為了掌握資源定價權,寧德時代也開啟了與上游企業的資源爭奪戰。

9月29日晚間,贛鋒鋰業釋出公告稱,近日,公司收到贛鋒國際的通知,因 Millennial收到了要約競爭對手的“更優報價”,且贛鋒國際未在約定期限內選擇上調要約價格,Millennial已單方終止與贛鋒國際的要約收購合作協議,並向贛鋒國際支付了1000萬美元的合作終止費。

而這個“更優報價”正是來自於寧德時代,其以3.77億加元(約19.3億元人民幣)最終擊敗“鋰王”收購了Millennial Lithium Corp. 100%股權。

Millennial主要從事收購、勘探及開發鋰礦,在阿根廷擁有兩處世界級鋰鹽湖專案,其產品主要用於生產鋰電池正極材料。

佈局產業鏈本是為了自身產品成本可控,而高額競價收購本身就具有成本壓力,寧德時代的這一舉動更像是迫於壓力之下的被動之舉。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還通過參股天華時代,以15億元的價格獲得了非洲鋰礦專案Manono 24%的股權。

除了佈局鋰礦,寧德時代又將目光投向了磷礦。10月中旬,與湖北宜化達成合作,雙方擬成立合資公司,推動磷化產業轉型升級,其中寧波邦普(寧德時代控股)持股65%,湖北宜化持股35%。而磷酸、磷酸鐵正是磷酸鐵鋰的原料。

此外,寧德時代針對鎳、負極、電解液等也有所佈局。

為了保障產品成本的穩定,寧德時代可以利用資本來對上游資源進行繫結。然而,寧德時代潛在的最大威脅卻來自於下游車企本身。

延伸閱讀  陳根:新能源汽車,充電難,難充電

我國的汽車銷量主要以低價的A級以下車為主,如果電動車滲透率要提高,便只有降價一條路可走。而電動車想要降價,成本佔比高達核心零部件近40%的鋰電池首當其衝。

因此,車企非常不願意將動力電池的供應集中於一家供應商身上,寧德時代一家獨大意味著對車企有很強的議價權。

有從業者稱,寧德時代的選擇權很大,一些小的商用車企業,即使有錢也拿不到電池。在產能緊張時,寧德時代供誰、不供誰,有自己的標準。這也讓車企有時會陷入核心部件斷貨的憂慮中。

“很多整車廠希望能有第二家比較強大的電池廠出來。”電動車輛國家工程實驗室首席科學家林程表示。

在這種背景下,很多車企開始加強第二三供應商的選擇。同時,不少車企開始投資動力電池企業,也相繼宣佈建設電池工廠。

不管是大眾推出的標準電芯,還是上汽釋出的“電池”計劃、廣汽的“中子星戰略”,可以看出越來越多的車企開始謀求掌握動力電池的主導權。

同時,大眾入股國軒高科,吉利與孚能合資建設電池廠,長城孵化的蜂巢能源被曝尋求上市,福特汽車宣佈成立一個全新的全球電池創新中心Ford Ion Park,特斯拉開始涉足動力電池技術自研,也被傳在做自己的動力電池,主機廠正在加速“去寧德化”。

寧德時代早期依靠吉利的訂單,成為寶馬、宇通客車等核心供應商,快速實現了騰飛。可以說作為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的發展離不開下游主機廠,而隨著繫結的車企數量或增量的下滑,寧德時代動力電池市場份額正在被一點點瓜分。

產業上下游面臨的問題是整個行業都需面對的,由此造成下游主機廠自主性的提高,卻是市佔率絕對領先的寧德時代最不希望看到的。

從上游鋰價一路高歌猛漲,下游主機廠感受到了成本壓力開始,便各自打起了如意算盤。

寧德時代可以收購上游資源企業,也可以擠佔同行業市場空間,但對於擁有動力電池主導權的主機廠卻無可奈何。

寫在最後

作為行業龍頭的寧德時代,一面要引領行業的發展,一面又要枕戈待旦,防止競爭優勢被弱化。

面對縱橫交錯的競爭與壓力,寧德時代也在努力尋找解決之法。一邊在研發上大力投入尋求技術突破,以將行業的競爭維度從產能升級到技術;一邊在儲能等方面努力尋找第二增長曲線。

但動力電池市場面臨激烈競爭,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增強主導權甚至“去寧德化”,逐漸成為了一種趨勢。

短期來看寧德時代仍將獨佔鰲頭,但這種趨勢一旦出現,便不可阻擋。

參考資料:

1.《捍衛電池主導權“去寧德化”晚不晚》王金玉

2.《動力電池行業深度報告》光大證券

3.《萬億寧德時代和它的敵人們》牛耕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網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