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愛人》收官,黃執中:分離也是保護感情的一種方式


《再見愛人》昨日收官了。

這大概是今年最讓人驚喜的綜藝。誰也沒想到,人類情感的複雜、脆弱與美好,竟然可以在一檔離婚真人秀中,被那樣細膩溫柔地呈現。

觀察室的嘉賓黃執中在錄製結束後表示,“一開始我很擔心這是一個‘勸和不勸離’的節目,它卻將人跟人的情感關係中,除了‘離合’之外的其他可能,都展現了出來。”

對於不少觀眾來說,嘉賓們最終會作何選擇已然並不重要。13期節目所織出的細密紋理,足以讓我們意識到,不論婚姻繼續與否,都不會是感情的終點。


婁燁曾說過,“愛情真實的模樣往往是愛不成,不知道怎麼愛;找不到愛的方法,愛得太過分;很多愛情是一個PS過的照片。

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你往邊緣上走一點兒可能會看到更真實的東西。愛情也是一樣,痛苦和傷害可能要比所謂的‘中心’部分濃烈得多。”

相比起初遇時,兩人在玫瑰色濾鏡之下的衝動與熱烈,一段失敗的關係裡,藏著愛情更粗糲也更真實的樣貌。這也是《再見愛人》所呈現的複雜性的基礎。

節目邀請的三組嘉賓,分別處於離婚一年、離婚冷靜期、考慮離婚三種不同的狀態,各自也感情中所遇到的問題也並不相同。六人帶著自己對婚姻的疑問,踏上了為期18天的房車旅行。

還未離婚的佟晨潔和KK魏巍,大部分時間都相處和諧,但在是否要孩子,是否要戒酒等底線問題上無法達成共識。

正在離婚冷靜期中的朱雅瓊和王秋雨,曾經深刻地愛過,但雙方都沒有能力處理婚姻中出現的問題,只能漸行漸遠。

已經離婚一年的郭柯宇和章賀,對於如何面對婚姻的結束,建立新的關係,似乎有著不同的期待。


在當下的環境中,激烈的觀點和極端的形象可以吸引更多關注,但《再見愛人》卻儘量呈現出了人的多面,和親密關係的纏繞雜擾。許多人都能從嘉賓的故事裡,看到自己。

在觀看節目的過程中,我們因為王秋雨對朱雅瓊語言上的嘲諷和打壓而氣憤;為郭柯宇和章賀永遠對不上頻的溝通感到窒息;為忍著委屈卻還是主動低頭去哄KK的佟晨潔不值,但隨著節目的進行,我們也漸漸意識到,感情中,似乎沒有什麼東西是分明的。

我們都是充滿問題的、殘缺的個體,會在親密的人面前露出最猙獰的面目。猙獰的背後,是脆弱,和小心翼翼伸出的求助的手。

當王秋雨在“36問”環節,直視著朱雅瓊,對她說,“我所有快樂的記憶裡都有你”;當郭柯宇和章賀最終選擇釋懷地擁抱彼此;當佟晨潔坦率說出“婚姻最重要的還是依賴的感覺,親密的關係”,我們的困惑與怒氣也隨之消散了。

兩個人因為相愛在一起,結果這麼多年,感覺找到的是一個對手而不是一個隊友,直到要分開的那一刻,才發現互相給予對方這麼多才走到這一天。往往到絕望的那一刻,才會真的看見自己,如果人生的情感都需要這麼大的代價,那我們是不是活得很蠢?

因為像嘉賓們一樣,我們最初也都是捧著一顆最誠摯的心投入到愛情和婚姻裡,卻在最後免不了笨拙地將它搞砸。


除了嘉賓的真誠袒露,《再見愛人》中,觀察室裡的幾位觀察員的討論,同樣值得一提。

“人都是用自己被愛的方式去愛人”、“語言就是行動的一部分”、“不要把婚姻用來解決現在的問題”……

節目中,黃執中的許多觀點,都給了在關係中手足無措的我們提示。

即便身處不再信仰愛情,婚姻也被“祛魅”的時代,即便一個人也能好好生活,但愛的能力和智慧,依然珍貴。

節目結束了,但關於如何去愛的討論,不應該就此停止。所以,我們特地找執中老師聊了聊。關於溝通,關於分離,關於感情,他還有怎樣的看法呢?

1.

人與人之間,

許多表面上的無法理解,實際都是不願理解

看理想:節目中的很多段落能看到,男女雙方在努力地溝通,但這種溝通似乎總是無效的,他們並不能互相理解,或者做出改變,這也是我們在生活中常常會遇到的問題。您如何看待這樣的情況?是什麼原因導致了溝通無效呢?

延伸閱讀  為什麼愛情在女人生命中佔比那麼大?

黃執中: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在溝通,可是那種行為,稱為指控也許更加合適。

比如,像“你為什麼不理我”“為什麼不好好回答我的問題”這樣的表達,並不是溝通,而是指控或是索取。

不是你講一句我講一句就叫溝通。溝通的意思是,彼此都放下自己的猜測和預設,拆掉自己的框架,以歸零的方式傾聽對方,瞭解對方的想法。

溝通其實是很難的一件事。不管是在節目中,還是在日常生活裡,有多少次,我們願意就某個主題,給對方一個很完整的,很愉快的表達的機會?恐怕很少。

我們大部分的溝通,是要解決問題,可是一旦以解決問題為目的,也就不可能去溝通了。

我和葛莉有時會在睡前聊天。她可能會用三五分鐘講述當天參加的活動,或者是做的事情,有怎樣的感想,我會認真聽。在這個過程中,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個性,她的觀察,她經歷了什麼樣的情緒。

這個傾聽和感受的過程,是溝通的關鍵。如果在意的是問題,只想要結果,那就不是溝通了,而是彙報。

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把彙報當溝通,把問與答當溝通,把指控當成溝通,把索取當成溝通。所以,並不是溝通無效,而是我們根本沒有在溝通。


而人與人之間,許多表面上的無法理解,實際都是不願理解。人的理解力是很強的,數學、物理、化學裡,那麼多的抽象概念我們都能理解。

很多時候,我們不願意理解,是因為理解,是我們送給對方的禮物。如果在關係中,我們有不甘心,有委屈,那我們就不會想輕易送出禮物。

人都是這樣,只有表達完自己的委屈,才會願意去理解別人的特殊情況。

假如你在學校過了非常糟糕的一天,回到家裡,可能因為一道菜不合胃口就跟媽媽鬧起脾氣來。你當然也知道媽媽做菜的不容易,但在那個當下,你可能不願意去體諒她。

媽媽那邊呢,可能也不願意聽你在學校的煩惱,因為她會覺得,自己做菜那麼辛苦,誰能來理解。在自己的委屈沒有被接納之前,我們都不願意理解對方。

一個人如果自己有委屈,還願意聽別人講,那Ta是很強大的。所以,其實願意不辯解、不爭執地聽對方訴苦,就已經是很棒的溝通了。

2.

有質量的關係,是奢侈品

看理想:您在節目裡說過一句話,“能付出是一個人獨立的標誌,不被需要不是獨立的標誌。”但現在,“付出”似乎越來越被看輕了,更被認可的是,出於自我保護的目的,拒絕在一段感情中投入和付出,您如何看待這樣的傾向?

黃執中:我很懷疑在感情中可以不付出,因為付出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在感情中,不投入、不付出,只想別人對自己好,是很奇怪的。

連養貓都是這樣,你看著他吃東西,玩逗貓棒,就會很開心,買逗貓棒難道不是付出嗎?養一隻貓,但不願意為它做任何事,能從中得到樂趣嗎?

為什麼我說,付出是一個人獨立的標誌?

因為對別人付出,證明了你有付出的能力,而且,我們的價值感可以通過付出得到確認。在付出的過程中,我們會感到自己擁有權力和能力,會覺得自己很重要。

假如你感到自卑,感到自我價值低落,要怎麼解決?不是靠別人繼續給予你,而是你要去主動關心和幫助別人。

價值感是向外建立的,不是向內建立。一個自卑自憐的人,當他突然撿到了一隻小貓,發現自己有能力照顧貓時,也會擁有價值感。


看理想:以前人常講“戀愛/婚姻是需要經營的”,但現在很多人覺得,生活裡需要努力的事情已經太多了,上班還不夠累嗎,為什麼關係也要“經營”,那不就跟上班一樣了。您如何看待這樣的想法?

黃執中:如果要在經營方面省力,那在尋找方面就要費力,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們找到的另一半,一般情況下都需要好好磨合。要靠經營,才能慢慢合拍。

就像公司招聘員工,一種是公司內部有完整的內訓,員工通過培訓就能適應工作要求;另一種是,公司內部沒有培訓和管理,全靠默契,那這樣的員工就會很難找到。

延伸閱讀  女人到了中年,身邊依舊異性不斷,大多是這幾個原因

關係確實是需要經營的。如果你覺得,上班就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那可能在這個階段,你並不適合進入一段感情中。

雖然有人認為戀愛或者婚姻是必需品,但有一定質量的關係從某種角度講確實是奢侈品,是需要花費許多力氣的。就連像親子關係那樣,以血緣為紐帶的關係,也不會天然就“母慈子孝”。

3.

辨認不出自己的情緒,也許並不浪漫

看理想:很多人看完《再見愛人》,都感慨情感的複雜性,節目中,有一句花字描述郭柯宇和章賀的感情狀態“人之所以為人,就是會有‘自由而流動的,無法被歸類的情感’”,您如何看待這種感情中“曖昧地帶”?

黃執中:我覺得,與其用“曖昧地帶”,不如說是很多時候,我們對於情感,能夠形容的詞太少了。

比如,在描述顏色的時候,許多人只能說出紅、橙、黃、綠這樣的十幾種顏色,但如果受過一些美術訓練,就能描述更多的顏色,像是橄欖綠、藕荷色。這些顏色並不是“曖昧”的顏色,只是我們不會稱呼它。

情緒也是一樣,你有多少種詞語可以來描述情緒?喜、怒、哀、樂、害怕、擔心……情緒也有很多層次,有細微的不同,但很少有人像辨認顏色那樣去辨認自己的情緒。

比如,就算同樣是生氣,也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因為擔憂而生氣,因為恐懼而生氣,因為羞恥而生氣,每一種憤怒都有微妙的不同,只是因為我們不太會區分,才會說這是曖昧的情緒。

我們常常會說一句話,叫無名火起,心裡不舒服、煩躁,但描述不出來,只能用無名火概括。


因而,從詩的角度來講,“自由而流動的,無法被歸類的情感”這句話很浪漫,可是如果從比較不解風情的實際角度講,我們生活中有許多問題,就在於辨認不出自己的情緒,只能稱之為無法歸類的情感。

無法歸類,也就無法觀察、理解和判斷,所以就會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這種情況,好的時候叫浪漫,壞的時候就是無名火起。

有一本書叫《心情詞典》(蒂凡尼·瓦特·史密斯 著),裡面描述了許多種不同的情緒,連尷尬都有幾十種。這樣描述情緒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它。

我們總說認識自己,可是一般人都只強調認識自己的能力,卻不提認識情緒。莫名的開心也許是浪漫的,但弄不清楚自己的內在發生了什麼,現在的情緒是怎麼回事,其實是件挺可惜的事。

4.

告訴大家離婚沒有那麼恐怖,

反而是一個讓人更敢結婚的方式

看理想:分開是一段感情的“失敗”嗎?如何更好地面對分離?

黃執中:分離是保護感情的一種方式。

如果兩個人存在某些不能調和的矛盾,聚在一起的時候,摩擦就會加大,衝突就會升級,就像兩隻刺蝟一樣,在一起只會越弄越糟。

這種時候,分開其實是保護關係的方式。因為分開以後,我們倆還有關係,但我們不會再憎恨彼此了。


比如說,很多人在畢業以後,跟當年的同學關係會疏遠,而這種疏遠反而保護了我們的同學關係。因為,現在彼此的工作和生活都不一樣了,如果還要每週聚會,那不少人可能就會產生矛盾,進而翻臉,如果一兩年才聚一次,彼此的感情就會被很好地保留。

分離,是在保持距離的同時,保留了懷念。分離不代表兩人就沒有關係了,前任也是一種關係,所以分離是關係降級。

夫妻也好,伴侶也好,一開始會建立關係,一定是因為對方身上有你喜歡的東西。關係降級之後,彼此調低了對對方的預期,避免了衝突,許多美好反而會被保留下來。

看理想:有許多評論說,看完《再見愛人》更恐婚了。您覺得,什麼樣的婚姻教育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能幫助我們更好地面對婚姻?

延伸閱讀  撩中年女人,做好這三件小事就足夠了,她會主動來撩你

黃執中:這個問題很大,但說回到“恐婚”,其實我認為,告訴大家離婚沒有那麼恐怖,反而是一個讓人更敢結婚的方式。


離婚並不意味著人生的失敗,也並不代表兩個人從此成為了仇人。離婚只是提供了一種,建立新關係的可能。

在意識到離婚並不可怕之後,怎麼處理跟別人的關係降級,如何體面地、通透地、和諧地分手,是我們需要學習的。

我看到過很多教人戀愛的課程,但教人分手的課程很少。許多人在發現這段關係不對勁之後,並沒有勇氣提出分手,而是選擇將錯就錯,直到大矛盾爆發,比如一方出軌或者使用暴力,再被迫分手。這就是我以前常講的,成熟的人做選擇,不成熟的人做反應。

還有一種情況是,一方不好意思提出分手,選擇用冷漠來惡化這段關係,直到另一方無法忍受,選擇結束。這種做法很普遍,但這個過程中浪費了彼此多少時間和力氣。

我們要學會主動給關係降級,而不是非等到問題惡化,才被迫降級。

尾聲.


里爾克在《給青年詩人的信》中寫道,“愛,很好;因為愛是艱難的。以人去愛人:這也許是給與我們的最艱難、最重大的事,是最後的實驗與考試,是最高的工作,別的工作都不過是為此而做的準備。”

美好的東西總是難得,黃執中說,“伴侶是我們共存最久的,也最浪漫的疾病”。

《再見愛人》描摹出了情感的複雜、微妙和艱難,但當它如此清晰地展現在眼前,我們似乎反而可以更坦然和鬆弛地面對感情。

相愛需要智慧,但值得慶幸的是,愛的能力是可以習得的。希望今天這篇文章也對你有所幫助。

配圖:《再見愛人》、@再見愛人官微

採寫:Purple

監製:貓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