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理學角度看,李雲迪嫖娼其實是一種“報復性”補償心理


2021年10月21日晚,北京朝陽公安分局接群眾舉報稱,有人在朝陽某小區賣淫嫖娼,警方立即展開行動,順利將嫖娼違法人員陳某卉和李某迪抓獲,李某迪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不少網友稱,個別明星嫖娼被抓確實“不出所料”,而李雲迪嫖娼被抓則讓很多人感到難以置信,也難以接受。原因是李雲迪的公共形象一向良好,國際知名度也很高,且風度翩翩,彬彬有禮,被譽為鋼琴王子,萬萬沒有想到他也會失足。


都說男人花心縱慾是常態,神經內分泌學發現:愛情的保持新鮮感的時間一般只有一年半,多巴胺是主導因素。

除去生理上的因素,“花心”可能更多的是一種心理問題。

他們表面上和道德有關,但如果你通過這個人的行為看本質,就會發現這一切和他的原始家庭中的受撫養人和父母對他態度,情感和行為有關係。

馬斯洛的五種基本層次證明:如果一個人最基層的慾望達不到,就會“往上走”,通過社交、自尊水平、自我實現等來轉移注意力,如果達到了高層次水平,那麼低層次水平,如生理層次的慾望,就能輕而易舉地獲得,這也證明了延遲滿足的科學性。

如一些貧寒出生、被人瞧不起的“弱者”通過自身努力成為萬眾景仰的大咖、大老闆後會養情人、過度消費等,這早已成為了有錢人和明星的潛規則。在法律可控範圍內,我們都不必過於追究。


如一些貧寒出生、被人瞧不起的“弱者”通過自身努力成為萬眾景仰的大咖、大老闆後會養情人、過度消費等,這早已成為了有錢人和明星的潛規則。在法律可控範圍內,我們都不必過於追究。

“過度”補償

延伸閱讀  沈從文:獨處是最好的奢侈品

可是李雲迪不一樣,他出現了“過度”補償,或者說“報復性”補償心理。復旦大學博士霍利婷認為,過度補償(“報復性”補償)心理是為了擺脫卑微,極力尋求另一種滿足,以掩飾自己某方面的自卑感,甚至不顧別人的需要和社會的要求,專橫跋啟,貶低他人。

簡單來說,就是童年期和叛逆期沒有好好度過,壓抑得太厲害,出現“缺陷價值”,從而在成年後瘋狂彌補缺陷價值的一種“反向心理現象”。

這種人設反轉的現象,往往在當事人事業成就上升到一定層次後,成為了別人眼中完美的形象後,如火山噴發式展現出來。“我活成了父母最討厭的樣子”,在很多家庭都有上演,這是李雲迪過度補償後典型的內心獨白。

從李雲迪母親的分析入手,李雲迪的成功跟他的母親密不可分,而如今李雲迪的跌落,他母親同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從某種程度來說,是李雲迪的母親,間接毀掉了兒子的一生。

李雲迪的母親陳小蕾為了兒子放棄自己的事業,所以,李雲迪從小就揹負了過多的期待,在這種過於嚴苛地教育下,孩子的七情六慾就會被完全壓制,可是這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這些慾望,這些孩子該有的叛逆,通通都被壓抑到了潛意識當中。

李雲迪活成了母親期待般那個“完美的人”,風度翩翩,彬彬有禮。可是,正常人都有不完美之處,完美的人大概率不正常。一個心理健康的人,不是一個完美的人,而是一個自我接納的真實的人。

終於有一天,李雲迪人格的黑暗面以不受控制的狀態展現出來。前段時間“北大吳謝宇弒母案”中,吳謝宇的人格特徵也和該案件有異曲同工之妙。

由於母親對李雲迪非常嚴格,經常一練琴就是一整天,所以他的成長道路異常艱辛。之前李雲迪在某節目中玩遊戲機時,一直強調他小時候都沒有玩過,一看見遊戲機頓時經不起誘惑了。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李雲迪是在極其高壓的精神壓力下成長的。也正如他節目中所說:渴望自由,放縱自己。

延伸閱讀  媳婦和媽,到底誰更重要?今天我們就認真說道說道

再來看看李雲迪的感情史,他公開的感情史僅有兩次,曾在節目中坦白,在一起一個月就可以發生親密關係。在兩次感情不無疾而終後,李雲迪被拍到與眾多美女開豪車,街頭遊玩。由此,我們可以推測,李的感情經歷並不順利,母親對兒子的擇偶影響是非常大的。

首先,李的父親在部隊當兵,他的成才之路基本上是母親伴同的,母親對他格外溺愛的同時,也對他產生了很強的控制慾,在這種環境下長的男孩,很難對女性說不,這可能導致李雲迪在親密關係中居於“弱勢”的一方。

而對於像他這樣有顏又有才的人,勢必存在自戀心理,顯然是不接受這樣的弱勢地位的,於是才會選擇過度補償——不直面感情,再加上溺愛的環境,讓他覺得“放縱”是理所應當,於是你選擇了這樣一種生活方式。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男人的花心縱慾是既有生理的原因,也有心理的根源。也就是說,每個人本質上都有這種情況,但在個人成長和社會規範下後,人們會慢慢被社會規範和道德等因素所規範,良好的個人和道德修養可以控制住“花心”,但不好的環境和個人貪慾會讓人走向反面,從而愈演愈烈。

李雲迪案,值得那些在萬眾矚目下“完美”“無缺”一類偶像的反思,每個人都有優缺點,有些過錯可以被別人接納,而有些事發生了,就再也沒有被原諒和重來的機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