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額濟納旗的百餘導遊:帶的多是老年團,最愁遊客沒藥


極目新聞記者 詹鈃 劉琴

近日,近萬旅客滯留額濟納旗,其中帶團的旅行社導遊就有一百餘人。

當地封控以來,遊客住進酒店,如何配合當地政府解決遊客滯留期間的衣食住行,安撫乘客心理,成為導遊的主要工作。


中餐(受訪人供圖)

這些天,滯留在額濟納旗的導遊,也感受了一段不一樣的經歷。無暇顧及自己的思緒,他們按要求組織遊客填表採集核酸,每天將當地政府下發的飯菜發放給每一位遊客,統計遊客需要的物資、藥品然後在網上進行採購。在遊客有心理壓力抱怨時,他們還要當其陪聊,緩解壓力。

在額濟納旗,這些堅守在遊客身邊的導遊,成為一群特殊的志願者。

不愁吃喝就愁遊客沒藥

“今天的飯菜到了,馬上給朋友們送過去。”

在導遊林松(化名)朋友圈的小視訊裡,他推著小推車,給團內遊客送飯。

林松的團,來自河北滄州,是個6日遊團隊,團成員48人。遊客年齡基本在60歲以上,最高齡達到79歲。


遊客等待120救護車(受訪人供圖)

18日,團隊正準備到胡楊林景區遊玩時,林松收到了額濟納旗全城封控的訊息,整個團隊被留在了酒店。“物資不愁,都有飯吃。”林松說,滯留幾天以來,最頭疼的問題,就是為老人們尋找併購買藥品。

延伸閱讀  40分鐘飆攏!重慶超大波斯菊花海免費拍!週末去剛好!

出門6日遊,一些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遊客大概都準備了7-8天的藥品。在當地隔離兩三天後,很多人都出現了缺藥的情況。

隔離後,當地政府給隔離在酒店的旅客提供了19家藥店的聯絡人和電話,以及當地蒙醫醫院的藥房工作人員的微訊號。

林松則負責收集旅行團內所有人的用藥需求,然後幫他們通過電話或者微信的方式,購買藥品。

“我們先會通過電話詢問藥房相關藥品,如果有些藥沒有,再給醫院傳送相關藥品的名稱,用藥人的資訊,確定有藥品後,墊付藥錢。”林松說,之後藥品會免費寄送到賓館,再由他負責進行發放。

不過,不少處方藥藥店並沒有售賣,很多的藥品需要在醫院購買。

急需的胰島素(受訪人供圖)

林松說,這幾天缺乏的包括一些老年人降血壓、降血脂、保護心臟的藥品,以及胰島素等。“普通藥品種有五六種,總品種不超過十種。”林松認為九成的藥都不缺,可能就是因為工作流程未理順、工作人員數量有限等問題,造成了缺藥的假象。

這幾天內,林松在藥店買藥4次,醫院買藥2次,花費3000餘元。因為醫院人手有限,不少工作人員連續工作48小時以上,導致送來的藥經常出錯。藥拿錯了,送來的胰島素卻沒有對應的槍,發現這些問題,林松只得一遍遍的在微信上跟工作人員溝通,反饋。

有遊客清晨突發疾病

從四川攀枝花帶團到內蒙古額濟納旗的導遊張先生,今年37歲,已在旅遊行業工作了近20年。張先生稱,他與妻子等4名導遊一共帶領了200多名遊客。1名導遊單獨帶領一個小團,導服費每人每天可以掙150元。

張先生帶領的小團共有52人,最年輕的遊客今年51歲,年紀最長的遊客81歲。

10月18日,接到核酸檢測的通知後,他開啟了另一番與平日完全不一樣的導遊工作。“18日核酸檢測的旅行團很多,當天設了12個核酸檢測點,為了讓遊客更快檢測完,我在3個點來回跑。”張先生說,當天中午12點開始核酸檢測,他到次日凌晨4點才結束自己一天的工作。

“大多數是超過60歲的老年人,檢測前我得教他們怎麼用手機掃碼登記。”他的旅行團中,還有數名老人使用的是老年機,他只好用自己的手機幫他們登記,同時還要收好他們的身份證。

張先生稱,他們18日最初收到的通知是封閉管理48小時,大家都以為48小時過去了就會繼續原計劃的行程,卻沒有想到在酒店一呆就是8天。不過已有過類似經歷的他,並無怨言。

延伸閱讀  武夷山引領網紅景區進入2.0時代 品牌年輕化對話Z世代

“2002年我帶一個20多人的小團到過廣東汕頭,在那裡正好遇到非典,也是在酒店呆了12天。”張先生坦言,相比上一次的經歷,這一次他所面臨的狀況要複雜很多。“上一次帶的都是年輕人,而這一次是中老年人,他們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來幫助解決。”

24日早上6時許,還未睡醒的張先生被手機來電聲驚醒。“電話剛接,只聽到對方說誰誰誰不行了,起不了床,你快來看一下。”張先生立馬披了件外套,趕到事發房間一看,一位遊客臉色蒼白,四肢發麻,周圍10多名女遊客因受到驚嚇都在哭。張先生立馬撥打了120,隨後幫助生病的遊客調整姿勢。“那天120等了一個多小時才過來,好在我們團有一位退休醫生,他過來號脈覺得沒有大問題,大家的情緒才好轉。”張先生說。

有導遊因壓力太大哭泣

為了看胡楊林,本不是專職導遊的田丹麗(化名),向自己所供職的旅行社申請帶團來了額濟納旗。

沒想到,一團40餘人從四川出發,剛看完胡楊林景區,就被隔離在酒店。

“18日上午,我門接到總領隊的電話,要求待在景區不要出來。”那個時候,田丹麗看到了當地全城封控的公告。因為正在景點遊覽,這一隊遊客也並未驚慌。然而,當他們從景點返回,準備通過高速回酒店進行隔離時,卻發現高速已經封路。

遊客拍下的胡楊林(受訪人供圖)

“當時大家也很焦急,我只有一邊在車上安撫,一邊電話跟上面溝通,因為我們必須要回到酒店,不然沒地方可去。”田丹麗說,協調到當天下午1時,一車人終於走上高速回到酒店進行隔離。

田丹麗說,日常帶團時,旅遊線路和食宿地點基本都定好了,不需要操太多心。這次碰到疫情,需要自己處理的事情就多了很多,“沒時間有自己的想法,每天都是想著怎麼服務好遊客”。

剛開始的時候,田丹麗給每個房間送盒飯,因為時間不固定,遊客會催;飯菜是涼的,遊客心裡不舒服也會發牢騷。“餐食來的時間,冷熱,這個都不是我們導遊能決定的,飯來晚了我們也不知道跟誰聯絡。”

每次帶著年紀大的遊客排隊做核酸,田丹麗都要幫不少人在手機上填寫資訊;幫老人們買藥,因為劑量和藥名的問題,經常弄錯,現在還有不少買錯的藥放在自己的房間裡。

田丹麗帶的這個團,乘坐的是旅遊專列,原計劃在額濟納旗逗留兩天一夜後,專列會繼續開赴銀川。所以很多人的行李和衣物都放在了火車上,只備了一兩天的衣物。近一週沒有衣物換洗,也不知道要待多久,不少人有情緒。

田丹麗每天趁中午送飯、或者送物資的時候,跟他們聊一聊天,讓他們“既來之則安之”,還告訴他們,只要沒有人確診就是最好的訊息。

滯留期間,田丹麗還聽說,前幾天有個年輕女導遊因為遊客抱怨,壓力太大而哭泣的訊息。

延伸閱讀  千萬別來武漢?“真香定律”預警!

她希望無論是遊客、導遊還是當地政府都能夠相互理解,共同應對疫情。

更多精彩資訊請在應用市場下載“極目新聞”客戶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歡迎提供新聞線索,一經採納即付報酬。24小時報料熱線027-86777777。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