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宇,終於選對了一次


好久沒正經追過綜藝了,沒想到一檔研究稀奇古怪人類實驗的節目會成為我近期的歡樂源泉。

因為自帶高冷的“科學”濾鏡,我以為《嗨放派》會是一檔勸退普通觀眾的節目。

結果每一期都能把我笑抽過去。

節目最新的一期是王嘉爾、任嘉倫、陳飛宇、魏大勳四個人挑戰抽桌布。

遊戲本身很簡單,就是比手速。

誰知道挑戰當天四個人就跟中了手抖咒一樣,全員瘋狂失誤。

現場杯子盤子碎裂的聲音,全都變成了負責擺道具的工作人員心碎的聲音。


有個神來之筆。

王嘉爾作為全隊手最穩的一個,被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搞崩潰了。

一咬牙放了句狠話,雄赳赳氣昂昂地站到挑戰桌前。

“我不想再開玩笑了,我們就認真吧好不好?”

熱血音樂鋪墊得滿滿當當,慢鏡頭營造緊張氣氛。

他一鼓作氣抽掉四張桌布,眼看著現場的空氣都燃起來了

結果任嘉倫剛接手,一個沒繃住就把杯子扯倒了,立馬整段垮掉。

然後四個人又陷入了“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屢戰又再敗”的死迴圈裡。

攝像老師還很惡趣味,一個鏡頭來來回回好幾個角度切。


其實這場遊戲還利用了一點物理小知識——牛頓第一定律,即“慣性定律”。

這是《嗨放派》這個綜藝的特點,每一個遊戲的背後都會涉及一類科學,比如物理、化學、生物學甚至社會科學。

收官的這一期,節目組仿照吉尼斯世界紀錄搞了個“真尼嗨”紀錄。

聽名字就不像是什麼“正經紀錄”,挑戰內容也老不正經:

一分鐘內最多能打招呼並擁抱多少次?利用一場半小時的音樂噴泉間歇能完成多少場快閃表演?


我曾經以為,只有致力於研究搞笑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才會拿科學、實驗開一堆看起來“不著調”的腦洞。

沒想到綜藝《嗨放派》裡,好多橋段都透露著這樣奇奇怪怪的畫風。

這節目前後一共播了10期,每一期都能當成搞笑諾貝爾獎的代餐來看。


我第一次注意到這個節目,就是因為第二期的一個實驗:動物哄睡。

有個環節,是要求幾個嘉賓驗證人打哈欠會不會傳染給狗。

似乎是因為經過了第一期節目的“折磨”,眾人已經對這種沒頭沒腦的要求見怪不怪。

幾個大男人正兒八經地圍著一隻狗,不停地張嘴閉嘴,哈欠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沒想到狗子一臉冷漠,反倒是幾個做實驗的嘉賓紛紛中招。

最入戲的李榮浩已經困到連眼睛都找不著了,哈欠連天的狀態配上大家的睡衣,場面更滑稽了。


出於好奇我去網上搜尋了一下,原來早就有人做過相關的研究。

延伸閱讀  楊紫近照曝光,瘦成“紙片人”軟萌又可愛,手上戒指暴露感情狀態

“人傳狗”的現象確實存在,只不過更容易發生在關係更親近的人和狗之間。

知道這一層再回去看大家強迫狗子看自己打哈欠的樣子,感覺更荒誕了。


之前看搞笑諾貝爾獎的時候,雖然也會被科學家們另闢蹊徑的腦回路逗笑,不過一涉及到實驗原理,還是會免不了覺得費解和高深。

但《嗨放派》裡的所有科學知識,認真解釋起來其實門檻都非常低。

不過節目會用一種巧妙的呈現方式,去放大科學的神奇。

比如我們都知道凸透鏡可以匯聚光線,但節目組提出的創意是,不生火,用巨型的放大鏡做熟一頓飯。


還有高中學習過的金屬點燃後發生焰色反應的知識,在節目里加上風扇的助力變成了一場視覺盛宴——彩色龍捲風。

第七期節目裡有一個我很喜歡的實驗。

這一期的主題是“假想環球之旅”,有一站被設定在了節目組搭建的“衛星發射中心”。


當天晚上嘉賓們圍坐在一起總結的時候,李晨說他對這個環節特別有感觸。

因為很巧的是,節目錄制當天航天員聶海勝剛好從空間站發來了北京的夜景圖。

從太空俯瞰夜晚的城市,萬家燈火跟宇宙中的繁星交相輝映。

在那一瞬間,突然理解了人類為什麼要窮其一生去發展航天事業。

看到《嗨放派》裡五人組穿著模擬宇航服,坐著“搖搖樂飛船”衝出地球、奔赴太空的時候,讓人感受到了一種相通的感動。


其實“太空旅行”這一站用到的科學原理也特別簡單。

一個,是酯類化合物和熒光劑的混合液與過氧化物發生反應時,會產生顏色各異的熒光效果;

另一個,則是在裝有液體的瓶內注入空氣,利用瓶內外的壓力差,可以製作出噴射升空的“水火箭”。

嘉賓們進入密閉的黑暗空間,利用裝載著熒光液的水火箭,噴灑液體,親手製出了浩瀚宇宙中的夢幻星空。

火箭升空的瞬間,黑暗中有一道光閃過,剎那之間,遼闊宇宙、星河美景盡在眼前。


我很喜歡王嘉爾最後的總結,即便普通人窮其一生都無法去到太空,但這樣一場實驗,可以幫助我們感受到宇宙星空的浩渺和美麗。

我覺得這是對科學浪漫性的極致表達了。

“科學”和“實驗”原本是兩個嚴肅、冷冰冰的詞,但通過遊戲的平衡,它們變得足夠的輕巧和接地氣。

可以夢幻,可以現實,也可以夢幻又現實。

節目第一期叫做“追太陽的人”。乘冰船下海、坐氣球看日出,乍一看是像奇幻電影照進現實。

實驗的前半部分,也確實是這樣。

為了驗證一個猜想,幾個嘉賓凌晨3點半就起了床。

困到眼皮打架的王嘉爾連睡衣都懶得換,但在到達海邊、看到節目組佈置的巨型氣球堆的瞬間,被震撼到瞌睡全無。


其實設想中,實驗過程應該是個類似於《飛屋環遊記》的故事。

因為嘉賓們想探究的是,海拔高的人會不會比海拔低的人更早看到日出。

在驗證猜想的過程中,王嘉爾被綁在氣球上,升到了距離地面七米的空中,在熹微的曙光中和地上的夥伴一起等待觀賞日出。

沒想到過了有一個世紀那麼長,天已經大亮了,半空中的王嘉爾還是沒看到太陽。

延伸閱讀  昔日戀人同台,林心如林志穎落落大方,被問電話跟是否20年前一樣


其實這個時候已經過了日出時間,但厚重的雲層擋住了太陽,“站得高看得遠”反而視線受阻。

有趣的是王嘉爾一落地就立刻下了“海拔不影響看日出”的結論,一旁半夢半醒的李榮浩迷迷糊糊地跟著附和。

兩人都是直到聽了專家的解釋才恍然大悟。

其實如果實驗順利,升高7米的王嘉爾理論上會比站在地上的成員早幾秒看到日出。

但沒有辦法,科學實驗就是充滿不確定性,從來不可能百分之百成功。

比起那個確定的結果,實驗過程中或狼狽或浪漫的體驗,反而給嘉賓們留下了更深刻的感受。

比如看到日出的美景,讓他們覺得這一大早上的忙活“值了”。


通過這個節目,我發現好奇心真的是人類的天性。

只不過,這個天性在我們平時的生活中被壓抑或者隱藏了。

節目剛開始錄製的時候,幾個嘉賓的狀態明顯是收著的。

拿到任務卡之後他們會非常嚴謹地對照實驗手冊,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務。

也不是說這樣完全不對,但總感覺他們在遊戲過程中過於緊繃。

直到第二期,不知是因為熟悉了節目流程還是因為換了主題的緣故,大家不僅狀態變得鬆弛了,思維也更加活躍。

在遊覽動物園的過程中,幾個人趁著有個專家在身邊,不停地提出各種刁鑽的問題。

後來去參觀猩猩館,王嘉爾在完全沒有任務安排的情況下主動提出要試驗一下猩猩會不會模仿人類的動作。

這屬於是老師還沒出卷,就已經學會自己提問自己搶答了。


能從完成任務到享受遊戲,這樣的變化還是挺可貴的。

尤其是在一檔以科普為目的的綜藝裡,嘉賓們肉眼可見的玩得開心盡興,讓“科學是很有趣的”這句話變得很有說服力。

這種歡樂的氣氛,一直從第一期延續到了第十期。

看這個綜藝,學知識是一方面,單純欣賞幾個嘉賓在節目上意外翻車、勝負欲爆棚的樣子也很有趣。

因為不少實驗很生活化,看節目的時候也格外容易跟嘉賓共情。

比如有一期的主題是尋找“天賦異稟”的人。

聽到“一般人舔不到自己的胳膊肘”這種說法,看到“左手畫圓右手畫方”這種挑戰,真的很難忍住不去試一試。


而且我看完節目還留下一個“後遺症”——變得極度依賴搜尋引擎。

看到任何現象都會想要去查查是什麼原理,還時不時好奇一些很古怪的問題。

我發現網上還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因為節目變得“神經質”了。

有人拿自家的狗子和貓咪做哈欠傳染實驗;

還有人患上了“強迫症”,吃橘子之前必須捏一捏讓它變甜——這是第三期節目裡做過的一個測試。

嘉賓們通過帶橘子坐大擺錘、請猛男在它們面前跳舞,證明了橘子在受到外部刺激之後確實會變甜。

這是其他型別的綜藝都沒有的後勁和畫風。

同型別的科學類綜藝,2014年的《最強大腦》算是引領了一個小高潮。

延伸閱讀  EXO金俊勉談“愛豆現狀”:變懶了很多...對小事漠不關心

但這類競技型的節目,主要還是聚焦“天才”們的世界。

通過一個個超神的選手,展示世界的參差,引發觀眾的驚歎和獵奇。


相比之下,《嗨放派》距離普通人的生活更近。

哪怕是做嚴謹的科學實驗,也不會為了“高大上”的濾鏡,忽略視覺上的觀賞性。

那些精彩紛呈的大型試驗、精妙絕倫的科技展示,確實都很吸人眼球,但跟觀眾的日常生活相距甚遠。

科學這件事情本身對於大部分觀眾來說就有點晦澀難懂,說白了就是勸退大多數普通人。

難得有個綜藝節目,把各種化學物理實驗變成遊戲,很直觀地擺在你面前。

《嗨放派》裡的實驗方法,用李榮浩自己的話說是“在人類世界裡不太聰明的樣子”。

王嘉爾在節目裡也說過,“如果不是這個節目,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做這種事情,不要怕,替觀眾做的。”

不只他們,我相信螢幕前的觀眾也是,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去做這些看著“很蠢”的事情。

可它並非沒有意義。

夏天沒有雪,可以自己造一場雪;去不了太空,可以用化學實驗繪製一片星空。

想象力和好奇心跟上了,無趣的生活也會變好玩。




轉載互推: FakeLittleSheep

商務合作: Lsxhrg

生活可以很好玩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