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一位中國男人,他娶了日本妻子後,

在網路上發文表達娶了日本妻子的真實感受,

他認為有一個日本妻子真的是太棒了、很幸福,

到底是好在哪裡?現在就來看看吧!

以下是原文內容

本人在日本打滾了多年,也吃了不少苦,

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不錯的日本大公司就職。

可愛的女同事高久美小姐的辦公桌正好在我對面,

加上她會一點中文,每天我們之間總有很多共同語言!

不久我們便如膠似漆,成了戀人。

最幸福的生活,莫過於娶個日本老婆,雇個中國廚子,請個法國管家。

法國管家咱請不起,但中國廚子本人足以勝任,

現在中國男人哪個不擅長弄幾個小菜?

世上沒有完美的事,最幸福的生活能有兩樣已經不錯了。

半年後,我們成了夫妻! 

結婚後,我極力使自己不要養成日本男人那種的大男子主義習氣,

一下班便使出我的拿手好戲,

不一會,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便上了桌,

在妻子不停的謝謝和誇獎聲中,我有一種得意和滿足。

心想,怎樣!還是我們中國男人優秀吧!

可好景不常,一個月後,妻子突然提出要辭職,

原因是不願讓同事笑話她的丈夫。

哦!日本是有這個陋習,結婚後,妻子仍然工作的話,同事會笑話你:

連老婆都養活不起還算什麼男人?

架不住妻子的死磨硬纏,便同意她辭了工作!

妻子榮陞「家庭主婦」後,興奮的不得了。

每當我下班回家,她總是一邊「你回來啦!」

一邊疾步迎接到門口,又是道辛苦,又是遞拖鞋、換衣服,

殷勤的讓人有時受不了這種日本式禮節。

日本婦女對「家庭婦女」一詞從不避諱,相反頗有自豪感,

日本社會始終認為,婦女很好地照顧丈夫和孩子就是很好地為國家奉獻,

因此,很多頗有成就的女性,一旦結婚便主動選擇回到家裡主持內務。

雖然,有了「內務大臣」,

但和往常一樣,我依然一進門便幫廚做菜,不失中國男人的本色,

但很快我便發現,我越勤快,妻子的情緒越是沮喪,

這下我搞不懂了,是我不夠模範丈夫?還是她在家感到寂寞? 

妻子的情緒越來越不好,雖然對我上下班迎送的禮節依舊到位,

但明顯不如以往那般天真快樂,

有時見她兩眼哭得紅腫,我發現我們的婚姻出了問題。

一天休假,我開車帶她去河口湖看風景,

希望能在她好的心情下與她好好談談。

我檢討自己並追問是什麼原因造成我們出現矛盾? 

妻子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

「其實,我一直都想和你談,

但你那麼辛苦,我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

另外,因你不是日本人,我怕說不好會傷你自尊。」,

「你只管說,我不介意」,

猶豫了一會兒妻子終於開口:「你沒有意識到你們中國男人很自私嗎?」

你在公司裡那麼出色,那麼有成就,

可你回到家還要做飯,無理地搶去我的工作,

你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價值了,

特別是每當我的朋友來家裡時,

你總是有意識地表現自己,又燒菜又端茶,

顯得我好無能、不賢慧,讓我在姐妹們面前很自卑,

你替我想想,我也同樣需要成就感呀!」 

                  

天啊!日本女人竟是這樣的思維方式啊?

中國妻子心中的模範丈夫,在日本妻子眼力竟是缺點!

從此以後,我盡力摹仿日本男人,

每天下班先呼朋喚友去喝酒聊天,然後回家伸展在沙發上,

一張報、一杯茶,盡情享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生活,

大男子主義那才叫十足!

回頭看妻子,興高采烈、忙前忙後,溫柔十足! 

可時間一長,這樣的日子我還忍受不下去,

天天下班和同事喝得頭昏腦漲實在遭罪,於是藉故逃酒,

回到家妻子有意顯示她的日本料理,

每天都是壽司、刺身、烤魚,煮物,吃得我大倒胃口,

於是當妻子外出不在家時,乘機紮上圍裙下廚,燒幾個中國小菜,

那時感覺才叫過癮,才叫生活啊! 

                   

有時「真討厭」我可愛的妻子! 

開放觀念高度開放的日本女人更適合中國男人! 

有篇知名作家義憤填膺控訴日本是劣等民族的文章裡,

竟在結尾筆鋒一轉:

「他們可慶的是有世界上最優秀的女人,這些溫和的女人守護了這個民族。」

原來他罵日本只罵男人,日本女人還是大大的好的,

一低頭的溫柔,讓這個民族好好地存活了下來。

                           

日本女人是男人們的夢想,溫柔賢慧,含蓄可人,是做好妻子的人選

無論如何,讓男人感興趣的女人,也是要讓女人暗中琢磨一番的。

有時候看到些議論日本女人的文章,不論褒與貶,都是到位的少。

我自己在幾年前寫過幾十篇「中國女人看日本女人」,

前日又見一篇以偏概全的日本女人觀文章,

感覺上若讓不明就理的人讀了,

非以為多數日本女人不幸地處於水深火熱中不可。

於是不禁要跳出來,聒噪幾句。

簡單一些,將日本女人與中國女人比較,找出最大的區別處是:

一,日本女人認為做女人很好,充分感受身為女人的喜悅。

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中國女人說,來世再不做女人了,

這念頭在日本女人中極少。

還有,我去看望過一位剛生產的日本女友,她的母親也正好來了。

女友說,昨天看到嬰兒出來,我差點激動得哭了呢。

母親說,是呀,這是只有做女人才能體驗的喜悅幸福,

一個普通場景裡,她們對身為女人的喜悅不言自明。

                                    

其二,日本女人比中國女人有忍耐力。

我見過不少看似柔弱如水,而實際耐力極強的女人。

她們掌握著外柔內剛的技巧,那甚至不用學習,是印在了遺傳基因裡的。

舉一個明顯的例子,在產房,日本女人是不叫痛的。

其三,日本女人較之中國女人,對於愛持開放態度。

她們沒有受禮教管束的後遺症,雖以議論愛為羞,但不達恥,

是比較原始的,人性的。

正經與風情的界限模煳,可以戲稱為披著純情外衣的女郎。

這風情不是中國新新人類所擺出的縱慾姿態,是自然地享受,沒心沒肺的。

所以,一百名女大學生在看到「貞操」一詞時,只有兩名答出了詞意。

其四,她們婚前婚後反差巨大。

從初長成到結婚,是驕矜的階段,

多數經濟寬裕,任性遊玩。

婚後基本都具賢慧品質,甘於瑣碎,是過日子的好手。

書店裡女性雜誌、時裝類多為青年女子設,

已婚女性的雜誌封頁多有如何節約伙食費或者光熱費的字眼。

這種反差比中國女人的婚姻前後來得勐烈。

中國女人喜做男人的嬌妻,日本女人兼任男人的母親。

                          

一日,我親耳聽見幾位日本太太談論丈夫,

其中一位說,他早上自己知道吃了簡單的早飯走,

餘者讚嘆:好能幹懂事的丈夫哦,雙方語氣都如說孩童。

所以日本男人中有戀母情結者眾,是自小被賢慧母親照顧得無微不至,

婚後的妻子於是以能充任妻子兼母親職為己任,

若能再兼情人,自是個中高手,不過這種情形不多。

日本女人的好,暫時還不會變化,一個成熟的社會的變遷是緩慢的。

在她們的女權意識覺醒以前,男人們還有大段時光可以憧憬日本女人。

之所以這樣說,是前陣子,一個日本女孩給我來信,

說我以前說的日本女人缺少貞操觀的說法讓她不快,要與我討論。

她說,

「你知道現在的日本年輕女孩為何這樣任性,

貪圖享樂,像你說的不知羞恥嗎?

因為日本女人一直被男人欺負慣了,我們的所謂墮落是一種反抗。」

她的話代表了部分年輕女郎,

看著祖母,母親隱忍的一生而要創新的想法。

但是我知道她結婚後也會是賢慧女人,

這看看她的母親便知道。羅馬不是一天修成的,

日本女人的賢良,也不是隔代就突然失傳的,

並且,環境也不允許她們思變。

          

雖然,很有可能,如果有人組織了遊行示威要男女平等,

將有許多日本女性,

包括家庭主婦會以「鬧女權革命了,同去同去」的心情結伴出門,

不過基本上要趕著在丈夫回家以前告訴遊行隊伍,要去買菜燒飯。

忘了說,這亦是日本女人的特點,

追隨大流,人雲亦雲,但心裡也不是沒有主意的。

喜歡與周圍人一樣,平和地,安全地,

在小範圍裡安詳地操持人生,有一點四兩撥千斤的味道。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