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提刑官》編劇新劇本被質疑“劇本不行”遭索賠300萬


著名編劇錢林森近日因被質疑劇本不行,被一電影出品方起訴索賠300餘萬元。錢林森曾創作過《大宋提刑官》《長沙保衛戰》等知名影視劇的劇本,獲得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等獎項。

出品方認為,錢林森沒有職業操守,交付的劇本與歷史不符,劇本未經過審查,造成巨大損失,以“委託創作合同糾紛”的案由起訴錢林森。10月19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錢林森則認為自己簽訂合同後,閱讀了大量的歷史資料,按照甲方要求多次更改劇本,該劇本曾獲業內多人肯定,且可立項,是出品方資金等各方面資源不夠到位,不能將責任歸咎在他這裡。

資深電影人、寰亞中國地區製作發行經理陳煥宗對此事比較瞭解,他提到錢林森創作劇本期間,出品方多次要求修改劇本,他認為,錢林森修改後的劇本已達到拍攝電影的基礎條件,目前出品方的一些資源還不夠完備。

【成為被告】劇本被指與歷史不符 遭出品方起訴退還280萬稿酬

起訴錢林森的公司名為內蒙古華蒙之星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蒙傳媒公司)。天眼查顯示,華蒙傳媒公司是一家小微企業,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實繳126萬元,成立於2017年1月。一般經營專案包括影視文化專案的開發及策劃、電影的拍攝與製作(憑資質經營)等。


起訴書內容顯示,2017年6月24日,華蒙傳媒公司與被告錢林森、象山五木影視文化工作室簽訂《電影劇本委託創作合同》,約定被告創作以成吉思汗作為歷史背景,題材型別為歷史/戰爭的電影劇本,公司按照進度分期支付350萬元稿酬。合同簽訂後,華蒙傳媒公司按照合同分三筆支付了280萬元。

2019年8月5日,公司將被告提供的、經前期溝通修改的劇本,提交內蒙古自治區電影局審讀。2019年12月,電影局審讀後認為:整體結構上存在著故事主線和題旨立意不能完整貫穿,主題創新上突破難度比較大。劇本故事情節多處與歷史不相符合。劇中還有某些劇情描寫和場面處理不妥之處。該劇本故事內容也未有新意,此片暫緩立項。

起訴書中還提到,華蒙傳媒公司通過舉辦研討會、提出修改建議等形式讓被告修改劇本。被告修改和提交的劇本,公司按照電影局提出的意見為標準審查後,依然存在重大的歷史錯誤和習俗錯誤。

華蒙傳媒公司認為,2021年5月2日,公司將修改意見發給被告,已逾5個月,被告再未修改,違反合同約定。該劇歷經4年有餘仍舊未完成,而被告錢林森在此期間卻創作完成了《絕境鑄劍》、《絕密使命》等近百集電視劇等編劇工作,他對本編劇近4萬字的拖延以及拒絕修改的行為,給華蒙傳媒公司造成了鉅額損失。

起訴書中還提到,根據雙方簽訂的合同約定,劇本內容應經國家有關部門審查通過,如未通過,則兩被告應進行修改直至審查通過;因創作問題發生矛盾時應協商解決,無法達成一致時,應以原告意見為最終意見;因被告的原因導致合同不能履行,被告應退還已付稿酬及利息,並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基於本次創作的劇本和著作權歸原告所有。

華蒙傳媒公司的訴訟請求為,解除此前簽訂的合同;被告退還已付稿酬280萬元和利息;賠償原告的經濟損失、律師費共約28萬元;已完成的劇本著作權歸原告所有。

原告代理律師周兆成認為,本案系委託創作合同糾紛,應受到《民法典》調整。根據《民法典》合同編有關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應當遵循誠信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由於雙方簽訂的合同對劇本質量、履行方式、修改期限等均有約定,雙方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履行合同。就劇本質量來說,由於被告劇本並沒有通過電影局稽覈,原告提出劇本存在的問題後,被告也未按照合同要求進行修改。被告未能按合同的規定,向甲方提供符合約定的劇本,且無法按照約定時間進行修改。我們認為已經違反了合同的約定,應當承擔違約責任。”周兆成律師認為。

【出品方說法】錢林森沒做足功課 劇本有很多脫離歷史的錯誤

延伸閱讀  我瞎了,這麼咯噔的劇情是怎麼打出高分的?

華蒙傳媒公司法人塗建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電影名為《不屈之王》,他之所以想投資這部電影,初衷是想做出中國第一部歷史史詩戰爭片,“因為這個題材足夠厚重。”

錢林森以往創作過《大宋提刑官》《長沙保衛戰》等劇本,曾拿過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全國曹禺戲劇文學獎等獎項,塗建軍是錢林森的粉絲。2017年,塗建軍想創作以成吉思汗作為歷史背景的電影,為此曾接觸過多名知名編劇。塗建軍稱,他考慮到錢林森在歷史、軍事題材方面很擅長,見面時錢林森言談中也很有激情,他與錢林森溝通多次,最終雙方簽訂了合同。

塗建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但他拿到劇本草稿的時候,發現劇本有很多脫離歷史的錯誤。在這4年期間,他與錢林森有過多次溝通,“他後來開始向我潑髒水,要搞臭我,找理由說我沒錢不想再投錢了。我對他失望透頂,他是一個高產編劇,時間太忙,對成吉思汗的這段歷史沒有做功課。完全違背了一個職業編劇的操守。”

“2018年,錢老師交了一稿,我們拿去(內蒙古自治區電影局)報備,直接就打回來了,意見是歷史認定錯誤。我得到意見後,邀請了內蒙古的知名專家和導演,在內蒙古與錢老師開了一個研討會,他也帶著意見走了。半年以後,他交來的稿件,基本沒有怎麼修改。”塗建軍舉例稱,一個名為鎖爾罕失剌的歷史人物,在劇本中被亂箭射死,但歷史上鎖爾罕失剌在成吉思汗建立蒙古草原時,被封為千戶。他給出意見後,錢林森修改得也很草率。

塗建軍稱:“我們必須在原有創作基礎上勾畫一下,因為這個時候挑錢老師毛病已經不可能了。”塗建軍請了一名學習歷史的研究生參與創作,“我們以真實的歷史脈絡,符合北方草原民俗民風的角度修改了一稿參考稿,由錢老師來把關,以期快速完成劇本,但錢老師不予認可。”

塗建軍稱:“我就提出意見讓他繼續修改他原先的稿件,他用了兩個月時間,把我的修改意見用刪去法和替代法修改了一百多字(劇本涉及共4萬多字),就寄回來了,一下子就把我們激怒了,我一直很尊重他,但他的態度出現了問題。”

塗建軍還向紅星新聞記者提到,錢林森告訴他,錢林森曾將劇本交給浙江省電影局,那邊評價很高表示可以立項,“我和他的合同是以立項為準,他認為立項就沒有他的事了。我投資這個電影,要整體考量,這是國家級的重大歷史題材,浙江立項也要上報國家電影局,國家電影局也要找歷史專家看,後面有一系列問題,我認為這個劇本現在拿不出手。”

塗建軍認為因為錢林森的劇本“不行”,給他造成了很大損失,“隱性的損失很大,我等了好幾年,為了這部電影,我還跟很多投資商、合作方聯絡過,這些損失巨大。這部電影立意很高,電影名字叫《不屈之王》,體現的是一種精神,我現在起訴他,是還有投資創作的初衷,想繼續做下去,我自己不能先屈了!”

【錢林森說法】劇本經過了多次修改 出品方目的是圈錢

錢林森告訴紅星新聞記者,2017年塗建軍最初找他寫該劇本時,他以自己不是內蒙古人、同題材以往已拍攝多部、題材稽覈要求高、他沒有檔期等理由拒絕。但塗建軍來到杭州找他,非常熱情,“他說他要做就做終極版,會請電影《狼圖騰》的導演讓·雅克·阿諾來執導……”錢林森讓塗建軍先給他一些劇本背景資料,他再考慮考慮。

“後來他說他要去法國籤合同,讓我準備籤合同。他回國後,我也沒有細看合同,就簽下合同。”錢林森表示,合同上有“劇本內容應經國家有關部門審查通過,如未通過,則兩被告應進行修改直至審查通過”一項,他在籤合同時認為塗建軍“挺客氣”,就沒有在意。錢林森認為,報備立項實際上不是由編劇決定,影響因素還包括甲方的資質等因素。

此後,錢林森根據合同內容,按時提交大綱給塗建軍,“他當時很興奮,也給了一些意見。”錢林森提到,大綱修改兩三次後,“他就說可以寫劇本了,而且已經開始找導演,做得像模像樣。他還說過這個戲一定能拿奧斯卡獎……”

塗建軍認為錢林森不尊重歷史、不做功課、消極修改稿件、交稿時間長等。錢林森對此表示,塗建軍發給他的大量歷史資料,他都曾花時間全部讀完,而且每次都是按照約定的時間交稿,比如說塗建軍提到的兩個月修改了一百多字的問題,那時候已經是第七八次修改了,時間是塗建軍給的,“他是外行,我搞影視這麼多年,我們修改都這樣的,而且我是逐條對照他的意見修改的。”

錢林森認為他能修改的都按照要求修改了,“他提到鎖爾罕失剌沒有死,我馬上就修改了。”塗建軍也請過歷史專家稽覈劇本的歷史情節,專家給出了一些意見,他也根據歷史專家的意見進行了修改。


錢林森提到,在劇本還處於大綱階段時,塗建軍曾請資深電影人、寰亞中國地區製作發行經理陳煥宗看過,陳煥宗對劇本的評價很高。後來錢林森、陳煥宗還曾同去內蒙古,回來之後,陳煥宗向錢林森提到他的擔憂,“他說這不像能拍重大題材的公司,你要當心,這個專案他開始說要投入4億,整個公司就他一個人,最開始還有一個開車的小夥子,後來開車的小夥子也走掉了。”

錢林森覺得“小夥子是演不下去了”,但自己已籤合同,只能履行合同,塗建軍每次釋出修改意見,他都會修改,直到改到第七稿。“我發給他之後兩個月沒有反饋,後來我打電話問他,他說他正在修改。我明白他另外找人了,結果他找了誰呢,找了內蒙古的一個年輕人,把他和年輕人的名字都署上名,他將署名三個編劇的劇本發給我,我一看,說這不是劇本。”

延伸閱讀  與迪麗熱巴袁冰妍是同學,在於正大熱時期被簽下,年過30還演配角


錢林森提到,塗建軍將三個編劇署名的版本發給陳煥宗看。微信截圖顯示,陳煥宗發訊息給塗建軍說,“強迫自己看了五頁……不是劇本,很散,電影如果這樣還不直接完了。”錢林森認為,編劇需要非常專業的能力,普通人需要時間和專業的學習。

錢林森提到,他寫的劇本塗建軍和他都拿給一些業內人士看過,不少業內人士對劇本的態度是基本肯定的。

錢林森認為,塗建軍之前沒有電影創作的經驗,他之所以不願意在影視大省的浙江立項,是因為在浙江立項後需要約2個億的投資,他很難湊齊2個億,“塗建軍之所以想做這個專案,目的是圈錢。”他還提到,塗建軍最早說要找讓·雅克·阿諾執導,後來說阿諾不敬業,要找梅爾吉普森,還說過要找姜文、李安執導,他懷疑塗建軍只是想“造勢”,沒有什麼實際行動。

對塗建軍起訴一事,錢林森表示已聘請律師提交證據,等待法院的判決。

【圈內知情者】劇本修改後 已經具備拍攝的基本條件

“這件事,我經歷了基本的過程,我不去偏袒任何一方,按照事實說話。”資深電影人、寰亞中國地區製作發行經理陳煥宗表示。

陳煥宗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在電影行業工作多年,曾在《無間道》《伊莎貝拉》《80’後》《無問西東》等電影裡,擔任過總策劃、製片人、宣傳發行總監等角色。他在浙江的一次行業聚會上認識了錢林森。

“他是一個很好的編劇,很擅長編寫電視劇劇本。我們在交流中,他告訴我,一直有一個夢想沒有實現,他說他寫了那麼多電視劇,現在也想寫一部電影,用電影來表達他在編劇方面的一些想法。我很支援,然後他說已寫好一個劇本,想請我抽時間看看。”陳煥宗表示,那是一個與李小龍有關的劇本,他覺得寫得非常好,很想拍成電影,但是因為一些限制因素沒有做成。

從此,陳煥宗就覺得錢林森無論是寫電視劇劇本還是電影劇本,水平都是一流的。“我經歷了很多電影,一部成功的電影,好劇本是最基礎的。好的劇本是怎樣的,我深有感受,有基本判斷。”


錢林森和塗建軍簽訂合同時陳煥宗還未介入此事。在一次塗建軍前往杭州找錢林森時,錢林森將陳煥宗引薦給塗建軍,三人見面交談。

“塗建軍對我的經歷比較認可,認為我在中國電影行業也算非常懂行的一個行家,希望我跟他一起配合把這部電影做成。”陳煥宗稱,他做電影第一考量是能不能拍出一部好電影,有很多人找他合作,但他的原則是“劇本不好,再多錢也不做。”他認為《不屈之王》這部電影很有意義,成吉思汗是一個偉大、獨一無二的人物,也願意加入一起做,經歷最初的交談,三人彼此都很信任。

錢林森每次寫好劇本交給塗建軍,塗建軍都會第一時間發給陳煥宗,陳煥宗也會將一些意見發給錢林森。“錢老師第一稿到後面次次修改,我們三人都有很多交流,塗總給了很多意見還經常不遠萬里從呼和浩特到杭州來,我覺得塗總的有些意見也是對的。在這反反覆覆的過程中,錢老師不斷地修改。修改到很好的狀態時,我覺得這個劇本實在太好了,人物刻畫太好了,已經具備拍攝電影的基本條件。”

陳煥宗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拍攝電影除了劇本,還需要塗建軍處理其他相關問題,需要他有足夠影片操作思路去推動。


陳煥宗和錢林森曾受塗建軍之邀前去內蒙古採風,探訪成吉思汗墓,體驗當地的生活。“在那裡我和塗總交流,我感覺他是模糊不清的,他當時說電影只是其文化公司的一個方面,要用這個電影推動他的一個旅遊產業的發展。我到他呼和浩特的公司一看,覺得公司的門面什麼的,不足以讓我感覺他有這個實力把這個事情做成。當時他讓我也籤合同,我說等他各方面條件都具備了以後我們再籤,就一直沒有籤。”

陳煥宗認為,以他做電影的經驗,一個電影專案失敗了,可能是多種原因“流產”,“這正常的,不能完全歸咎於編劇。”

紅星新聞記者 陳卿媛

延伸閱讀  《小時代》也是厲害,把一眾主演的戲路都限制住了

編輯 潘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