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完成近6000萬美元融資 前晨汽車科技黃晨東:商用車是長坡厚雪賽道



作者|謝婉

編輯|石丁

繼蔚來、小鵬、理想一同站上10萬輛的新起點之後,“造車新勢力”背後的資本勢力,又將目標錨定在了新能源汽車的商用領域。

11月1日,上海前晨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宣佈,完成B輪近5000萬美元融資,由創世夥伴資本(CCV)領投,A輪獨傢伙伴光速中國加持,啟元投資、物流領域重要合作伙伴跟投。至此,創立1年的前晨汽車科技已經完成兩輪近6000萬美元的融資。

作為B輪領投方,創世夥伴資本 (CCV) 創始合夥人周煒認為,前晨團隊在所在的賽道長板足夠長,具備勝出的關鍵要素。“他們基於技術創新帶來了整個商用車市場生態(電池市場、底盤市場、儲能市場、乃至商業金融等場景)的變化,這些價值對於整個新能源商用車產業鏈乃至整個行業生態意義深遠。”

前晨汽車科技不斷獲得青睞的背後,連續創業者黃晨東也是資本作出選擇的關鍵。光速中國創始合夥人宓群至今都記得第一次跟黃晨東見面的情景,“他坐在星巴克一個最裡面的角落,穿了一件他母校美國密西根大學的T恤衫,跟我分享他的創業初心。聊完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黃博士是一個既有著深厚的行業經驗,同時還有理想與願景的創業者。”

作為蔚來負責三電及自動駕駛研發的高階副總裁,2015年到2020年五年時間內,黃晨東帶領團隊先後獨立研發了兩款三合一電驅動系統,兩個智慧控制系統,兩個電池包系統,從而贏得了行業的口碑。基於相似背景,黃晨東覺得在商用車領域自己更像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

黃晨東認為,新能源商用車是長坡厚雪的賽道,新能源化是大勢所趨,困難也顯而易見。在宓群看來,新能源商用車目前的情況與2014、2015年時乘用車轉向新能源早期類似,問題很多但趨勢越來越清晰。

從某種意義上,前晨汽車科技正在經歷“蔚小理”在2015年面臨的挑戰,即用技術改變行業。但商用車和乘用車的全生命週期有著本質的不同,商用車是生產工具,而乘用車是消耗品。

面對境遇不同的提問,黃晨東認為,有問題才會有前晨這家創業公司存在的意義。前晨汽車科技做的不僅僅是軟體驅動硬體的技術革新,也是對商用車服務模式、營銷模式的全新思考和嘗試。

沒有很好的產品和基礎,上市也撐不住

騰訊汽車:前晨汽車科技創立一年多完成B輪融資,進度是否符合預期?B輪這筆融資打算怎麼安排?

黃晨東:我們去9月份完成A輪,今年9月份完成B輪,所以基本上是在我們的發展規劃中。

今年8月份我們釋出了第二款產品iC1,這是一款智慧化、網聯化、電動化的輕卡產品,也體現了我們對輕卡市場的重新思考。所以,我們融到的錢主要用於把這款車量產,爭取明年底前推向市場。我們還要做一些研發的工作,我們要開發一個大容量電池,從而使得這輛車可以跑得更遠,未來有機會作為冷鏈物流車。

騰訊汽車:前晨汽車科技對車隊管理和運營效率這一塊提出了全新的思考和方案,投資人會不會覺得覺得很難實現?

黃晨東:前幾年乘用車領域有非常多的新勢力,最後跑出來的有“蔚小理”,當然還有第二梯隊的企業。但是在商用車領域,新勢力剛剛開始進來,我們算是比較早的一家,當然也有一些個別的企業,但是可能名氣還沒我們大。

投資人要把真金投白銀投進來看問題肯定更犀利,他們最關心的是我們的產品到底有沒有競爭力,其次是賣到什麼樣的市場,是賣給大的B端使用者還是小的B端使用者,還是To C的產品。

對於我們通過數字化來改造和提升這個行業的做法,投資人還是很支援,因為商用車是更加商業化和標準路況的運營,所以比乘用車上更容易做到數字化轉型。商用車的排放比乘用車大,更需要通過智慧化、網聯化、電動化來改進目前的狀況,從而更好滿足國家的雙碳要求。

騰訊汽車:C輪融資預計什麼時候開始?

黃晨東:如果正常的話是明年一季度C輪融資,但是因為最近比較多的人在找我,也有可能做一個B+輪,有些投資人比較熱心,我也不能夠打擊人家的熱情。10月份接觸了大概10家投資方,有戰略投資的,也有財務投資的。

延伸閱讀  特斯拉又被5名警察告上法庭,索賠2000萬美元

騰訊汽車:未來有上市計劃和海外市場的計劃嗎?

黃晨東:上市和海外市場計劃都有,但是我們目前還是做好明年C輪融資,然後把產品做好。上市也是一種融資,實際上是水到渠成的,如果沒有很好的foundation(基礎)的話,即使上市也撐不住。所以我們把上市當作一個水到渠成的事情,不去逼自己為了上市而上市,而是把產品做好,把功底練好。

騰訊汽車:關於海外市場,商用車會不會比乘用車稍微好做一點?

黃晨東:有可能。我們現在也跟美國的一些運營公司在交流,美國有一家跟我們做類似產品的公司,叫Rivian,最近剛提交IPO計劃。這家公司也是做輕卡,估值非常高,因為美國沒有完全的輕卡,都是大VAN,跟我們做的第二款車非常類似。實際上,美國這種車(大VAN)比較少、還比較貴,如果我們將來有機會出口美國,對整個公司會有很大幫助。

把能做好的先做好,再去廣交朋友

騰訊汽車:2020年7月從蔚來離職後9月創立了前晨汽車科技,如何確立了自己的創業方向?

黃晨東:用科技傳遞溫暖這個大方向,我思考了很久,不會變的。但是怎麼落地,落地什麼場景,實際上是那幾個月跟很多業界投資人聊完才更清晰的,才創立了前晨汽車科技。

實際上,在這期間我們做了一款氫燃料電池自動駕駛重卡,這個事情非常好玩,科技含量非常高,但商業化不好賣,從投資人和使用者那裡得到兩種完全不同的反饋。使用者覺得這款車還要有一段時間才能用得上,投資人覺得做這個很好,用燃料電池又有自動駕駛,門檻很高。

當時我們也獲得了天使輪的錢,但後來覺得離市場還稍稍遠一點,所以暫時就放棄了。到了9月份成立前晨汽車科技,完全先從輕卡做起,更加面向市場。

騰訊汽車:李斌、李想、何小鵬三位創始人都是網際網路公司背景,在商用領域,你或前晨更像哪一方?

黃晨東:何小鵬雖然是在網際網路行業,實際上是技術出身,李斌和李想是媒體和網際網路公司出身,我應該是類似何小鵬,都是技術背景,只不過何小鵬是從網際網路往汽車拓展,我相當於是從汽車往網際網路拓展。

我本身在蔚來從零做起,實際上也得到非常深的網際網路公司的薰陶。我覺得不能單純的說是汽車公司的管理方式好,還是網際網路公司的管理方式好,各有長處。

網際網路公司講的是快速迭代和使用者體驗,汽車公司講究的是流程,通過流程製造出一個高質量的產品,這兩個沒有對與錯。應該把這兩種方式結合在一起,才能真正成為一個很好的汽車網際網路公司。

騰訊汽車:業內人士看來,新能源商用車領域的問題比新能源乘用車領域更嚴重,投身商用車領域一年多時間,您怎麼看這個觀點?

黃晨東:商用車是一個生產工具,要用生產工具的方式去做,乘用車是一個消耗品,實際上可以跟手機、電腦類似的方式去做。但是不管怎麼樣,商用車行業到今天這個程度,肯定是需要改變的。

改變肯定會遇到很多問題,有問題才會有前晨這家創業公司存在的意義。我覺得把問題解決了才能提升整個行業,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

騰訊汽車:前晨是造車公司,同時它又是解決方案提供商,在發展過程中如何權衡?

黃晨東:這個問的很好,對我們來說前期後期的比重不太一樣,前期肯定要有一款能打的產品,能夠跟別人競爭的、得到社會認可的產品,同時要構建起生態,有了生態,才可以給使用者帶來更大的價值。

對商用車來講要造車、賣車、運營車、養車,是一個很長的產業鏈,要把每個產業鏈都做好也非常困難,投入非常大,但是並不排除我們在每個產業鏈都努力,有些鏈條可以跟別人合作,然後把它做好。

我們集中在把能夠做好的東西先做好,然後在產業鏈方面廣交朋友圈,讓大家一起把產業鏈做得更好,把整個行業提升到新的層面。

騰訊汽車:B端的單子可能需要一個朋友圈才能去做好,比如說車隊管理,合作方面可以展開說一說嗎?

黃晨東:我們B輪有一個投資人,他實際上就是做物流企業的,其實他們要求我們在車上給他們開啟很多介面,這樣便於他們二次開發,從而更適合他們公司做車隊管理。12月底之前,可能會跟一些重要的大份量的物流領域的合作伙伴牽手,現在還在談一些細節。

用“網際網路+汽車”尋求顛覆傳統生態思路

延伸閱讀  特斯拉又漲價了 這次漲了3萬元

騰訊汽車:前晨產品節奏還是挺快的,最近幾年的產品是具體怎麼規劃的,會做麵包車嗎?

黃晨東:我們會進入麵包車這個市場,有可能明年會有量產定型車,後年會有量產車。我們一般是一年出一個新車,一年會開一次釋出會,釋出會給大家講產品理念展出樣車,過一年就會量產推向市場。這大概是我現在做事的方式。

騰訊汽車:前晨第一款量產車是跟海西合作的,自己的生產線大概是什麼進度?生產資質有什麼進展?

黃晨東:我們自己的生產線在無錫江陰,生產車間已經有了,預計明年年底可以量產我們的第二輛車。生產資質我們還在努力當中,還在跟一些合作伙伴討論。

騰訊汽車:前晨的銷售模式是什麼樣的,銷量如何?

黃晨東:我們是直營+經銷相結合,如果全部直營自己投入的資源太多,如果全部經銷,有時候對使用者的體驗又把握不好。所以,這兩個要相結合。

第一款產品我們的目標是幾百臺,這個月(10月29日)剛剛下線,所以今年時間比較緊,希望明年能夠有幾千臺的目標。

騰訊汽車:第二款產品前晨iC1 8月份看到產品行業認為挺驚豔的,當時還在概念車階段,客戶能接受這輛車的成本嗎?

黃晨東:那不是概念車,那輛車能開,我們就準備把它做成量產產品。不過,量產的時候可能不會用5個鐳射雷達,但對於一些特定的大物流公司,比如我們現在聊的兩家公司的車要實現從大倉運輸到小倉,需要自動駕駛車輛,所以我們會給配上自動駕駛。但是在市面上賣的車,可能是輔助駕駛。

我們會在第二款產品上面做減法,能夠讓客戶可以接受成本。但是我們的基本理念和體驗都在,讓他買得起、賺得多、人性化,比如說一步蹬車、平躺座椅、座艙內智慧化,這些改善使用者體驗的配置都會保留。

前晨可進化純電物流車iC1

騰訊汽車:您怎麼看自動駕駛在商用車領域的落地節點?行業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黃晨東:我覺得整個自動駕駛要真正到商業化運營還有一段時間要走,商用車會好些,在封閉場景中,明年、後年就有一大堆商用車可以實現自動駕駛了。但是要在公開的道路,比如說高速公路上,肯定是要五年之後了。

騰訊汽車:與競爭對手相比,你們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

黃晨東:很多人都做卡車自動駕駛,圖森、智加、贏徹都做自動駕駛,而前晨實際上想垂直打通,先造車,再做核心系統。自動駕駛是我們一個核心繫統,新能源動力、軟體控制也是核心系統,前面提到的幾家主要在自動駕駛上做得很深,但車上面找別人合作。我們不想找別人合作,自己就能做車,在新能源動力系統方面我們也不願意找別人合作,所以我們可能更全面一點。

騰訊汽車:能源管理這一塊,你們會單獨做解決方案提供商嗎?

黃晨東:我們會跟別人合作去做,正在跟合作伙伴在交流。

頭部新勢力2025年會定格,前晨目標占比5%-10%

騰訊汽車:前晨定義自己是智慧網聯新能源商用車引領者,但一個行業需要更多的參與者才能把供應鏈和產業做大,您預測“競爭隊友”們什麼時候會到來?

黃晨東:現在逐漸有人進來了,比如說百度獅橋釋出的智慧氫能源重卡DeepWay、傳統車企裡轉型的吉利遠端、阿里投資的專注自動駕駛的元戎啟行,包括圖森都準備往這個方面做,只不過可能我們現在走得更快一點。對於商用車來說,新勢力剛剛開始。

騰訊汽車:前晨汽車科技團隊規模和研發人員比例是什麼樣的?

黃晨東:我們現在大概130人,還在招聘當中,大概到年底會接近200人,其中60%-70%是研發人員,我們畢竟是以技術為主導的公司。

延伸閱讀  廣汽埃安AION V Plus :要做就做高階智慧

騰訊汽車:商用車領域的3-5家新勢力頭部玩家,預計什麼時候能夠出現?

黃晨東:我覺得到2025年應該有一個定格。頭部玩家不僅要看銷量和產品,還要看朋友圈。因為商用車是生產工具,想要賣量不是一輛一輛去賣,要有一些訂單。

美國的Rivian為什麼估值這麼高?這家公司2009年就建立了,2018年亞馬遜投資並且給了它10萬臺的訂單,使得這個公司一下子大發展,所以很多投資人都來了。

騰訊汽車:你們會不會主動去接觸大平臺,比如像阿里或者騰訊?

黃晨東:我們正在接觸一些物流大平臺,同時也在跟一些大平臺交流。

騰訊汽車:您預計 2025年商用車市場規模會是怎樣一個量級?前晨能佔多大比例?

黃晨東:現在商用車每年大概500萬輛的規模,再繼續增長下去,預計2025年到800萬輛規模,我們希望前晨能夠佔5%到10%, 800萬輛的5%就是40萬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