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諾星系:赫星遺蹟與歐比的陰謀(14)赫爾卡星文明小結


2009年頁遊設定考古

(觀前提醒:若非特殊說明,本文的世界觀僅侷限在2009~2011年初,即從賽爾號啟航到迪恩上船。)

本篇文章將聊聊早期頁遊赫爾卡文明相關的幾個問題

筆者:地一白

配圖:使用An等軟體製作,素材來自頁遊


本篇目錄:

六、赫爾卡文明遺蹟

0.關於頁遊早期設定中的赫爾卡文明的雜談

(1)不同平行宇宙中的赫星

(2)關於“赫星預言”與赫星人的信仰的一些猜想

(3)赫爾卡星上現在的居民

(4)迪恩的旅程


六、赫爾卡文明遺蹟

0.補充內容:關於頁遊早期設定中的赫爾卡文明的雜談

《賽爾號》頁遊的劇情還停留在前三星系時,當我們談起“赫爾卡星”我們會想到什麼?對於預言中的那位強大雷神的崇拜?無與倫比的先進科技?守護寶藏的使命?已經註定的悲慘結局?對於精靈的深切熱愛?多元的奇幻平行宇宙?塵封的成千上萬年的祕密?…………

延伸閱讀  蛇哥迎來人生巔峰?聯動純欲天花板井川裡予!妥妥的帶妹局

賽爾們最初到達赫星的地下遺蹟時,精靈廣場向我們講述著精靈和赫星人相依相存的關係。他們熱愛精靈、崇拜精靈,所到之處總是有精靈相伴,所有的裝飾物中都透露著對精靈的喜愛。 廣場中心一潭盈盈閃光的泉水邊,水晶神木得矗立水邊,姿態優雅,和水中的倒影相映成趣。(這裡是製作精靈球的機關哦,小賽爾們也來試試看吧!)他們不僅具有豐富的自然精靈知識,還對於各種精靈力量、屬性進行深層的研究和剖析,最後建立了龐大而完善的機械精靈開發系統——機械精靈工廠。最為神祕的精靈聖殿被奇怪的晶體藤蔓纏繞著無法開啟,賽爾們使用電鋸也只能切下一些藤結晶,直到迪恩到來後才利用精靈的元素能量開啟了聖殿。


赫星的故事充斥著悲劇與命運感,令人嘆息。迪恩所處的宇宙中,迪恩的母星早已因吒克斯的降臨而毀於災變,無論迪恩跨過多少平行宇宙,這個世間都不會再有哪怕一片能被稱作“家”的故土來安放遊子之心,直到她終於真正成為了賽爾號的一員,為賽爾號導航,為賽爾號戰鬥,為賽爾號死去;賽爾們於羅格星系菲爾納星進入時空裂縫後所到達的赫魯卡星已經在那年年末結束了可能是赫魯卡歷史中的最後一次神聖儀式,歡慶神諭之雪降臨的盛會如此隆重,阿哆啦也被成功召回,但星球的能量在衰退,赫魯卡星文明的歷史恐怕即將迎來結局;賽爾們所處宇宙中的赫星與“千年前的赫星”都在內戰中成為廢墟,曾經輝煌的文明造物化作了遺蹟,赫星人們離去時乘坐的拜倫號飛船長久地停歇在帕諾小行星帶中,只可嘆可喜最終赫星人落腳在羅格星系海茲爾星上得以延續…………在一條條預言之下,一切命運都彷彿已經註定,一出出幾乎是必定發生在不遠將來的悲劇擺在一位位長老眼前,但強大如赫星人大概也只能看著已知的悲劇面無表情地死死盯著自己從正前方的未來處迎面走來,一步,一步,一步……最後的最後,赫星人大概也只能徒勞地做著反抗妄想能夠改變點什麼,直至滅亡。

哎,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一晃十數年,赫爾卡最初的故事依舊經典。

(1)不同平行宇宙中的赫星

正如筆者早在寫羅格星系劇情設定梳理時就曾提到過的與我們這個宇宙的赫爾卡星產生過交集的至少還有其他五到六個平行宇宙中的赫爾卡星,其中最為重要的四個平行宇宙中的赫星分別為賽爾們所處宇宙中的赫爾卡星、迪恩的母宇宙中的赫爾卡星(迪恩的母星)、賽爾們尋找“赫星寶藏”的過程中穿越時空之門到達的赫魯卡星、以及本篇文章所要集中講述的賽爾號跨過拜倫號的時空之門後來到的“千年前”的赫爾卡星。在故事中地位次於四者的赫星是那艘墜毀在塞西利亞星的探險飛船的派出者(這一部分存疑,不排除是設定改動的產物,但此處依然當作單獨平行宇宙列出,筆者在前篇帕諾星系篇13中的“巨型機械精靈大戰”部分的末尾講過此事),再然後存在感最低的赫星則是吉斯們的母星——吉斯們每隔一百年來一次賽爾們所處宇宙的赫爾卡星精靈聖殿(不排除吉斯的來源宇宙與前面說到的幾個宇宙有重合)……這些赫星雖然分別來自不同平行宇宙,但他們被赫星寶藏、“預言”、戰爭、吒克斯捆綁在一起,大概最終都將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微。

(2)關於“赫星預言”與赫星人的信仰的一些猜想

赫爾卡星的精靈文明流傳千萬年,歷史資料中濃墨重彩地描述著他們的神——雷伊。每當雷暴季節來臨,人們仰望天空等待雷神的降臨,神聖的雷伊陪伴著赫星人和赫星精靈們走過了無數個歲月。直到今天,赫爾卡星人已不知去向,雷伊仍然每到雷暴季節都如約而至,守護著這顆星球。根據赫爾卡星曆史相傳,每當雷伊的離去一段時間後,下一次出現它一定會變的更強!也有傳聞說,雷伊每一次的離去都是為了不斷磨練自己,讓自己成為真正的不敗王者!他天生就有著與眾不同的外表,孤僻傲慢更有著爭強好勝的性格,無論遇到多大的危險與困難都是這樣執著,奮勇向前永不退縮!

這是遊戲內對於雷伊最初的描寫。不過在之後的劇情中,很多內容都出現了改動,我們不得不換一些新的理解——赫星曆史資料裡寫的雷伊,恐怕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雷伊。

雷伊的故事筆者在羅格星系的篇章中已經細說過。千年之前,年幼的雷伊在水銀湖畔輸給了蓋亞並與他訂立了終有一日要進行“王者決戰”的約定,雷伊對於變強有了極度的渴望,而赫星長老已遠遠地在旁邊觀看多時。長老知道,荒地上的這個剛剛打輸了架的、渾身閃爍著電光的小孩子便是預言中的“金色神話”。長老將雷伊帶走了,它與雷伊站在高樓之上俯覽著下面壯美的城市,長老對他說:“雷暴季節到來時,當閃電和機械融為一體,你將成為真正的星球守護神——雷神!真正的雷神!”小小的雷伊與赫爾卡長老約定下赫爾卡人要幫助雷伊變強。赫爾卡人為雷伊量身打造了訓練裝置,裝置就在水銀湖畔——雷伊與蓋亞約戰的地點;赫爾卡長老還找到了火山星上那位有著雙重人格喜怒無常的里奧斯,希望她能等時機成熟時作為雷伊的引路人幫助他走向強大,可惜里奧斯還沒等到雷伊的拜訪,那場毀滅赫爾卡星的內戰便爆發了。戰後,長老帶著倖存者乘拜倫號開始了流浪,或許就是拜倫號擱淺至帕諾星系小行星帶時,受傷的小雷伊逃生到了距離小行星帶內側最近的星球——塞西利亞星被阿克希亞救起,而另外一些倖存的赫星人則穿越了小行星帶在羅格星系定居延續了赫星文明。雷伊痊癒後離開塞星日復一日地獨自在外歷練,只有赫星到了每年的雷暴季節時才回到已經只剩下廢墟殘骸的赫星一次,因為他和蓋亞約定過,蓋亞會在未來某年的雷暴季節再次來到赫爾卡星,與雷伊決出誰才是真正的王者。千年之後,賽爾們來到了赫爾卡星。這更大可能便是我們所熟知的雷伊的童年,他並不是那位歷史中的真正雷神。赫爾卡人對於雷神的信仰與崇拜由來已久,先有了雷神信仰後有了我們所認識的雷伊。


宇宙本就廣闊,對於每個個體而言甚至可以用“無限”來形容,那麼將不知多少個平行宇宙貫穿至一起的赫爾卡星人面對近乎真正能夠用“無限”來形容的宇宙時空時,他們該怎樣面對自身的渺小,又該怎樣承受隨之而來的恐懼呢?赫星人需要“守護的力量”。物質層面上,赫星人發明了一批巨型機械精靈,但這些巨型怪物最終真正毀滅了赫星的城市;精神層面上,賽爾們所在宇宙中的赫星人給出的答案是“雷神崇拜”,對赫星長老而言,小小的雷伊或許會在未來變得足夠強大,人們相信著他就是神話中的“雷神”重新降臨在人間來守護、救贖世人。不過如果這些答案真的有用的話,吒克斯便不會存在了。(雖然這明顯是對於吒克斯降臨的一種簡單歸因。)

但無論是賽爾們所在的宇宙中的赫星長老根據預言找到幼年的雷伊,還是賽爾們到達赫魯卡星時赫魯卡長老認定賽爾們就是預言中的“救世主”,我們都可以感受到以長老為首的“赫族人”大概相信著根據所觀測到的“預言”做“正確”的事情便是讓赫星文明運轉下去的最好辦法,或許在赫星文明的歷史程序中有眾多我們不曾得知的大事件便是在“根據預言做事”這種“信仰”的指導之下發生的。而為了讓事情的發展如預言中一致,統治者所做出的選擇中牽扯到的獨立個體或許也在一定程度上被當作“讓事情的發展如預言中一致”的工具而被物化——“被預言選中”的雷伊究竟是英雄,還是一柄守護赫星人的武器?無論怎樣,雷伊還只是個不具備被當作神話中強大正義的“雷神”的能力的孩子時,赫星內戰便爆發了。

與卡蘭星系的龍族那樣靠科技與咒術所支撐的社會不同,赫爾卡人只依靠科技——相對於23世紀初的地球科技水平而言較為先進的科技。或許,赫星長老們通過觀測其他不同平行宇宙中的赫星來得知未來的各種可能性,就是所謂“赫星預言”的真相——這“預言”的獲取靠的根本不是什麼玄之又玄的巫術魔法,而是溝通了各個平行宇宙的強大科技。但“預言”的存在難道不會帶來愈發機械的社會運轉模式嗎?有著“預言”的赫星社會會有“人類社會發展的終極目標”這樣的巨集大命題存在嗎?赫星人通過預言將“未知”粉刷為“已知”真的可以克服赫星人對於未知的恐懼嗎?這些問題我們不得而知。但說到底,這樣的宇宙連通所產生的矛盾在於,一方面赫星人可以通過觀測無限平行宇宙來預測將來所發生的事,另一方面這也讓本就充滿未知與不確定性的宇宙變得更加難以預料。將“未知”替換為虛假的“已知”或許會讓赫星人對未來更容易掉以輕心吧……如果赫星人想要選擇自我毀滅的話,預言的存在或許也讓赫星文明能夠更輕易的尋求毀滅。

未來將會怎樣?如果我們無法克服自身的貪婪、憤怒、恐懼,那麼這些負面情緒便會結成一個恐怖的意識體,當吒克斯吸收了足夠的養分,便會孕育出具象的實體身軀降臨世間凝結成天罰。吒克斯並不僅僅是一個僅存在精神文化之中的恐嚇寓言敘事,而是一場如達摩克里斯之劍一般隨時可能到來的大洪水。

(3)赫爾卡星上現在的居民

延伸閱讀  FPX四連敗告別S11,Perkz經典“跳臉”輸出,網友:阿P盡力了!

內戰之後,赫星已毀,赫星人離開,赫星已經不需要被守護了,之後雷伊之所以每年會回去一次是因為與蓋亞之間關於“王者之戰”的約定,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就能夠知道,續寫的“締造者”赫爾卡重出江湖守護赫星以及秩序之戰中雷伊從赫星禁地請回上古魔神艾裡克重新擔任赫爾卡星守護者的劇情多少讓人感受到一些詭異——難道賽爾們到來之後赫爾卡星被重建了,甚至已經重新需要守護者來守護此時的赫星?這確實是有可能的。賽爾歷42年底,赫爾卡星上的一個失落帝國——“機械王國”的遺蹟被發現,最終在賽伯斯特的帶領與賽爾們的幫助下,機械王國的臣民被喚醒,這個失落的帝國也實現了復興。所以此時赫星上如果存在居民的話,大概率是這個剛剛復國的古老帝國的子民,已經不是早已遷居到了羅格星系的由長老率領的那一派我們更為熟知的赫星人。

這個古老帝國會不會有著自己的、不同於我們所知的赫星文明的文化?即使有,如今依靠外力實現復國之後,其文化恐怕免不了與晚於自己出現的赫爾卡星精靈文明文化所交融,甚至還會加入賽爾帶來的地球文明元素以及作為帝國新領袖的賽博斯特的個人偏好。(“機械王國”與“冰雪王國”一樣,明明是實際的帝國但國號都叫“王國”。)

(4)迪恩的旅程

人,地球人,某個宇宙中的赫爾卡星人……人總是需要自己存在的意義。

吒克斯之所降臨所帶來的毀滅,不僅抹去了迪恩物質層面的家鄉、親人、人際關係、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與生活環境,還抹去了只屬於迪恩母星的人們所共同擁有的集體記憶——屬於集體的前進目標不再存續,屬於自身的巨集大敘事已經坍塌,迪恩被吒克斯剝奪了自身存在的意義。

迪恩將會怎樣去回憶那段畫面呢?那顆被稱作“母星”的美麗星球在吒克斯的黑色面前是那樣無力,星球的能量都被還沒有孕育出身軀的鬼魅般的吒克斯吮吸殆盡,一切是那樣的突如其來,迪恩只能無助地看著自己最親愛的母星在被吒克斯的黑影吮吸到形容枯槁後痛苦地四分五裂,最後化為黑暗宇宙中不起眼的爆炸永遠消失在迪恩的眼中。迪恩從此無所依靠,主體性危機與身份危機將其籠罩,迷失感充斥內心,虛無感伴隨著那團名為“吒克斯”的無形黑影成為恐懼本身。恐懼啊恐懼,虛無啊虛無,或許迪恩每日閒暇時腦海中都會重複那日的景象,而即使在夢中也是同樣。隔壁宇宙的赫魯卡人說得不錯——吒克斯就是“夢魘”。

說到這裡,大家有沒有想到譜尼呢?從“虛無”中誕生的光和暗有機結合產生了巨大的能量,這個世界便誕生了,萬物輪迴,但依舊有克服的辦法,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吒克斯已經將迪恩自身存在的一切意義全部奪取,那就讓吒克斯重新成為迪恩自身存在的一切意義——復仇,還是復仇。為了復仇我可以違背自己的底線加入踐踏精靈生命的海盜組織,即使我作為一個赫星人,從我的文化基因到我的學習研究領域無不充斥著對於精靈的熱愛;為了復仇我更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立足之地,我可以輕而易舉騙走般若星上那個天資有限卻無比努力的泰達的房子作為自己的根據地;為了復仇,我……我或許可以將一心阻止邪惡海盜的賽爾號、熱愛精靈的賽爾號扼殺在搖籃……或許……

真是可笑,“為了族人而復仇”說到底是透露著自私的神聖藉口。

帕諾星系大災變雖然被阻止,但吒克斯依然在其信徒、爪牙的協助之下收集夠了足夠的能量,在莫杜薩星孕育出身軀。不過以具象化的實體形態降臨世間時或許吒克斯已經沒那麼恐怖了,擁有實體的吒克斯雖然會比曾經更強大,但剛剛破繭而出時依然渾身柔軟、溼潤、虛弱(賽爾、歐比組織、卡蘭星系龍族、雷伊與蓋亞等宇宙居民聯軍便是在此時用來自卡酷星所在的那個宇宙的神兵利器“殺死了”吒克斯),並且曾經無形的“夢魘”竟然變成了可被理解、可被斬殺的實體。

吒克斯真的降臨了。吒克斯所帶來的絕望鼓舞了這片宇宙中所有的居民共同參與到這場聖戰,畢竟此時的吒克斯不再是虛空中的負面情緒集合體,而是成了一個集中的實體目標。大概如果聖戰失敗,死去的人將死去,活著的人將會體會到經歷過一切的迪恩曾感受到的真正失去自身存在的意義的感受。果然這場集中了所有絕望的聖戰也以“吒克斯之死”作為結局,但好像大家都忘了吒克斯並沒有真正消失,吒克斯之影依舊徘徊在暗處,吒克斯只是迴歸了過去的狀態,等待著下一次降臨。

面對現實,迪恩並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使命”,她的復仇無論成功與否都無法改變在自己所處的時空裡母星以死的現實。對於吒克斯的復仇是迪恩的偏執,是一個失去自身存在意義的人對於找尋自己存在意義的鬥爭。具象化降臨的負面情緒——吒克斯可以被暫時的打敗,但它永遠都不可能真正消失。失敗、並最終被這些負面情緒吞噬,這或許早在迪恩選擇“復仇”的那一刻便成為了迪恩的宿命,即使成功再多次最終也只會迎來一場註定的永久失敗。

或許迪恩才是《賽爾號》的真正玩家,而我們,每一個賽爾都扮演著她當時正在進行的遊戲裡面的NPC。在這款遊戲的故事背景裡,她的母星毀滅了,而它所要做的一切便是進行這場“復仇”。“恐懼”和“痛苦”便是這款遊戲的主題:對於擁有著絕對力量的吒克斯的恐懼;在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輪迴的痛苦。影響劇情走向的關鍵性選擇一次又一次出現著,不變的是吒克斯這個古神般的存在便是她無論是否想要面對都必須要面對的最終BOSS。吒克斯好難打呀!

迪恩該有多麼痛苦啊……

迪恩的這場自我救贖究竟有多麼無力。從死亡中復活的救世主賈斯汀依靠由象徵“天”的雷伊從另一個宇宙帶回的天外神兵利器“殺死”了吒克斯才讓迪恩獲得救贖。可惜雷伊不是真正的宙斯,賈斯汀不是真正的耶穌,這“救贖”本身便是無比可怕的——吒克斯被“殺死”的那個瞬間,迪恩自身存在的意義第二次崩塌了。

賈斯汀尋找到了她。賽爾號重新賦予了她存在的意義:為賽爾號引路,為賽爾號戰死。(關於這些,我想我在羅格星系篇的前言中寫得已經比較詳細了。)

延伸閱讀  《原神》荒瀧一斗屬性、突破材料、技能、天賦、命之座資訊

“為了母星”“為了殺死吒克斯”“為了賽爾號”……人究竟為了什麼而存在?如果這些巨集大敘事不再存在,人究竟為了什麼而存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