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電影不應被埋沒,《奇蹟·笨小孩》也不例外


此文為【高能E蓓子】原創,禁止任何形式的轉載,轉載請後台聯繫,但歡迎你們轉發到朋友圈。

《奇蹟·笨小孩》上映五天,作為文牧野和易烊千璽的組合,票房正在呈現逆勢增長的趨勢。

在同檔期中,《奇蹟·笨小孩》的口碑始終是第一階梯的,電影片方發布了一張海報,“總評分第一”,所言非虛。

豆瓣7.4的分數,放在去年也是年度十佳華語片的地步。只是相比於戰爭片或喜劇片,很多人已經很難耐心去看一個現實題材的故事了。

實際上,《奇蹟》也並非是我們常規理解中的現實主義故事,它的商業片技巧太過成熟,以至於觀感如此舒適。反而會讓我們覺得,如今的成績,遠未到它應有的程度。

好口碑不會被辜負,好電影不應被埋沒,奇蹟是一部沒有門檻的電影,它值得更多人去觀看。

誰是“笨小孩”

故事,似乎應從這個消費主義的時代說起。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主旋律”,譬如五六十年代,那是“勞動最光榮”,八九十年代,那就是“愛拼才會贏”,到了二十一世紀,曾經創造物質的需求變成了消費的需求。

於是人們在談到努力工作或者拼搏的人,總會哂笑幾句,表達冠冕堂皇的敬意,私下卻笑他太笨。

故事裡的景浩,就是這樣的“笨小孩”。

景浩遇到的困難超出了人們的想像,卻是相當大的一部分人的困境縮影:父親離家出走、母親心髒病離世、中斷學業撫養襁褓之中的妹妹——妹妹卻又遺傳了心髒病,無錢醫治。

電影的開頭,醫生明確告知,要及時湊齊錢給妹妹做手術,時限一年半。手術費需要30-50萬,而景浩,此刻連房租都已經拖欠了三個月。

簡單來說,就是天塌了。

走投無路,大部分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能等待末日,或者鋌而走險,景浩也試著鋌而走險,買了一批質檢不過關的舊手機,打算翻新賣出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打擊翻新機的力度也越來越大,此路不通,再欠五萬。

窮途末路,籌碼加註,這次,他要“吃螃蟹”。

故事的主體,基本上就圍繞著“吃螃蟹”展開,螃蟹殼硬,水火不侵,張牙舞爪,說不定就反傷了自己。

更何況,景浩一沒錢二沒人三還沒工具支持,沒人知道這樣的結果會是怎樣。

但“笨小孩”的特質就是,不去考慮結果,遇到機會就往前衝,哪怕遍體鱗傷,也要完成任務。

所幸的是,他遇到了同樣一批不服輸的“笨小孩”,在養老院打工的梁叔、失聰而找不到工作的汪春梅、網吧常客劉恆誌,甚至還有退休多年的鐘爺爺等等。

他們基本上都來自主流視野所忽視的邊緣人群,而或許也是如此,同類的互助心態迸發出了驚人的意志力。

打工仔,在這裡變成了合夥人。

延伸閱讀  都是徐正溪飾演的深情“瘋批”,宇文護跟梁翊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

你說這是個窮人翻身的故事?

不,在這樣的時代,“窮人”這個詞的概念早已發生了變化,人們不會去津津樂道一個窮人是不是翻身了,畢竟當今衡量一個人是不是窮人的標準早已不是生存問題,而是消費能力的大小。

但電影中的這些人卻並沒有這方面的訴求,與其說他們翻身,不如說他們在追求幸福,就像文牧野說的,“這是一個追求幸福的故事。”

商業片裡泛著現實主義柔光

對於文牧野來說,或許他又不至於要拍攝一個《當幸福來敲門》的故事,《我不是藥神》的成功顯然讓他找到了一個中國式現實主義的表達途徑,把商業和現實做到了很好的平衡。

一個比較有爭議的場景就是婚禮,有人覺得這樣的場景放在節奏緊湊的影片中過於舒緩,但就整部影片來說,這卻是我最喜歡的一場戲。

尤其是當盧冠廷《人間天堂》的歌聲響起,鏡頭掃過一幅幅面孔時,那種溫柔的、憂傷的社會群像便顯得更加有力量,這不但把電影的節奏沉了下來,甚至還可以看作影片的戲眼。

“飄渺的夢想,捉不到,幻影無常……如果世上多一點愛,無怨恨,無成見,噩夢也不來。”

人間天堂音樂:盧冠廷 – Beyond Imagination (Deluxe)

據說這首歌最早出現在《歲月神偷》裡,盧冠廷那才華橫溢的妻子唐書琛重新改了詞,這讓其神奇地延展了電影的餘韻:

這是一種善意的關照,把主角從景浩一個人身上,擴展到了普羅大眾的群體,由此產生了詩意,以及更加濃厚的情感。

這其實就是文牧野式的現實主義電影的一個特色,他永遠不會只把目光放在一個傳奇的人物身上,他從來都毫不吝嗇地把目光投向更多的人。

無論是《藥神》還是《奇蹟》,甚至於我敢大膽斷言他的下一部電影也會是如此。

平衡不止是增添了詩意,更重要的是,文牧野用了類型片的手法很好地控制住了節奏,使得影片時不時地會產生一種“爽感”。

譬如誰也沒有想過,在這樣的故事中你還能看到很精彩的動作戲,本來是一群人努力工作,有衝突也不過是吵吵嚷嚷,誰知道來了一批逼迫汪春梅簽字的混混,雙方展開了一場搏鬥。

按照一般現實主義電影來說,這就是打野架,手持、混亂,最多是掄個磚頭往頭上拍,但文牧野將他處理得異常精彩,一直沉默寡言的拳頭猶如傳奇出場,鏡頭之凌厲,不遜於任何動作片。

這對於影片的節奏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提振作用,這場動作戲增添了不少爽感。

而與此同時,景浩追車的那場動作戲又增添了不少懸疑與緊張感。

類型技巧的運用在這裡無比純熟,而且還增添了因“意外”帶來的新意,於是你完全感受不到一般現實主義電影裡的苦難與緩慢,影片也由此可以得到更廣大觀眾群體的接受。

不得不說,文牧野的確是一位商業片的大才,而他所嘗試的這一套“柔光”版現實主義電影,或許會成為一種潮流,以及標杆。

延伸閱讀  劉嘉玲自信曬泳裝照!黑色泳衣波點披肩很性感,54歲宛如24歲

愚公穿越千年

但問題是,正如前面所說,在這樣的一個消費主義時代,宣揚“愛拼才會贏”的精神是不是有些陳舊了?

在996大行其道的年代,敬業往往會包裝成“福報”之類的詞語,被老闆們灌輸給員工,並形成了一定規模的反噬。

但影片裡的“拼”指的是努力工作嗎?

其實並不全然如是,如果拼搏指的單是努力,那麼劇情的發展就應該是景浩的手機維修生意越做越大,成連鎖店,成指定門店,從而解決了一大批人的就業問題。

但電影,直接否決了這一條路。

影片裡有個叫李平的項目經理或許能代表導演對這一問題的回答,這樣的人工作也很努力,也並非不去拼搏,但正如他告訴景浩的那樣,老闆之所以答應景浩的交易,只是景浩努力的精神獲得了尊重而已。

在這個環境裡,努力只能被尊重,然後被客客氣氣地放到一邊。

那麼,影片除了“追求幸福”這樣的目標之外,所宣揚的其實是,為了抓住機會,你可以有多拼?

敬業與拼搏其實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敬業是對本職工作的忠誠,是社會上層對於普通打工人的期望,而拼搏則不是,它是出自於個人願景,是可以不管不顧橫衝直撞的,甚至哪怕是不合時宜的,就像電影裡的台詞,“愚公移山”,說的都是個人的事。

誠然,消費時代的到來改變了我們不少的習慣與價值觀,曾經我們追求共同富裕,但如今,如果你看到一個拿著貧困補助的人去星巴克點一杯咖啡也會心生不滿——消費能力決定了我們的社會地位。

而這個社會,事實上也容納不了那麼多的工作崗位,於是我們會挑選、排除,以此“鞏固”自己的利益。

但《奇蹟》的“笨”正在於敢於講述邊緣人群創造奇蹟的故事,擦窗的“蜘蛛人”、失業的“失聰者”,我們視而不見的這些人,正是抓住了追求幸福的機會,並為之付出了非同於常人的努力,這便能獲得個體的成功。

“愛拼才會贏”並不是“愛拼就會贏”,它的前提是你擁有什麼樣的能力,什麼樣的視野,以及能夠為這個機會做出什麼樣的準備。

電影的結尾,景浩登上了手機新品發布會的舞台,台上曾經的“景浩小分隊”一個個坐在台下,字幕顯示,他們幾乎都成了創業者,這是景浩創業故事給他們帶來的動力,也是在這個時代夢想者們最好的歸宿。

時代在不斷改變,“愚公”卻不會變,有些個人的品質,也不會改變。

結語:

電影圈裡有個很奇怪的詞,那就是“作者性”,非但在藝術片裡有所要求,在商業片裡,往往也會被這麼要求,似乎不夾帶私貨,就稱不上高級。

《奇蹟》卻是個純純粹粹的電影,它照顧大眾審美,在現實和商業之間找到了恰當的平衡點,就像是一個絕佳的主旋律範本,幹乾淨淨,一切都透露著好學生的氣質。

但商業片真的需要多少的作者性嗎?需要導演“夾帶私貨”嗎?

我看未必。

延伸閱讀  《人世間》:馮玥良緣上線,年齡成最大問題,周蓉是最大阻礙

商業片的對象首先是普羅大眾,商業片的規則首先是類型技巧,在連這兩點都很少有人能做到的環境裡,奢求“作者性”,是否就是緣木求魚?

所以,如此純粹拍電影的態度,本來就值得我們的一份掌聲,如此純熟的商業片作片,本來就值得我們的一份支持。

今天的話題是:

為了抓住機會,你可以有多拼? ?

來評論區說說吧~

做有深度的心靈SPA和有格調的故事

喜歡請分享哦!麼麼噠!

E姐換新Logo咯!各位閨蜜認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靈SPA

以學術的嚴謹看貴圈

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