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季妻子於波:為丈夫深藏功與名,丈夫離世後,兒子成為我的依靠


說起於波,大家或許都不知道她是誰,

但若說起她的丈夫馬季,大家肯定都認識,

馬季作為中國相聲小品界的“藝術大師”,

表演的《登山英雄贊》、《畫像》、《找舅舅》、《搖錢樹》等相聲深受大家的喜愛,

而馬季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就,離不開在他背後默默支持他的妻子,

於波在馬季事業低谷期選擇“下嫁”,與他攜手走過39年歲月,

馬季離世後,於波陷入悲痛中很長時間沒走出來,

好在兒子馬東成為她的依靠,讓她的晚年幸福美滿。

於波比馬季小八歲,是一個長得漂亮水靈,性格開朗的東北小姑娘,

從小喜歡唱歌,一次偶然的機會,當時鐵道兵文工團團長焦乃積聽到她唱的歌后,覺得這小姑娘很有天賦,想著把她收到文工團唱歌,

於波一聽能夠跟著去表演唱歌,很開心的答應,

但這時於波的母親卻死活不同意,一來老人家捨不得自己姑娘離家這麼遠,二來是孩子離家太遠不好找婆家,

得知於波母親顧慮的焦乃積拍著胸脯保證道:“阿姨,您放心,您家姑娘於波的婚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給她找個好婆家”,

有了焦乃積的承諾,於波母親點頭同意,於波也如願跟著焦乃積一起去鐵道兵文工團工作。

團長焦乃積一直記得要給於波介紹男朋友,來團里工作沒多久,便四處給她打聽,

1967年某天晚上,焦乃積找到於波對她說道:“小於,我給你介紹個人認識認識”,

一聽團長真的給自己介紹人,於波害羞的問了一句:“團長,是誰啊”,

焦乃積笑了笑說:“你肯定認識他,就是說相聲的馬季”,

得知相親對像是馬季,於波一下笑了出來:“團長,別開玩笑了,我從十幾歲就听他說相聲,他現在得有50多歲,是個小老頭吧”,

於波拒絕的意思明顯,但團長卻沒有看出來,留下一句“到時候見了面你就知道了”,轉身匆匆離開,

後面焦乃積託人轉告於波,告訴她,7月18號去中山公園與馬季見面,

於波一聽,內心滿是抗拒,但這是團長的一番好意,迫於領導的壓力於波只好去赴約。

於波按約定去赴約,對馬季的初印像很不好,心想:“這人怎麼這麼黑啊”,

原來,馬季為了見相親對象,特意買了一件白色的襯衣,馬季自己本身皮膚就黑,在白襯衣的襯托下臉更黑了,

再加上,馬季個不高還有點胖,從遠處看就像個黑色的圓球,

於波很想離開,但馬季對於波確實很滿意,吃飯時馬季還“大出血”點了幾道好菜,

儘管於波不喜歡馬季,但因著團長的牽線,也不好離開,

兩人吃飯後,於波藉口說要給朋友買東西,想著結束這場相親,

哪知馬季厚臉皮說道:“反正也沒什麼事,我陪你去吧”,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天,路上馬季靠著一張說相聲的嘴把於波逗得哈哈大笑,

離別時,馬季在公車站,對於波發出邀請,想要過幾天約她再見一面,

於波在聊天中也發現馬季這個人並不想表面那樣,便答應了他的請求。

於波沒想到,馬季再次跟她約會竟然會帶她去看大字報,

延伸閱讀  大張偉和張雨綺加盟東方衛視新綜藝!網友:都是芒果台不要的明星

於波進去後,發現裡面全是對馬季不好的言論和批判,

談戀愛為了增加對方好感,總會盡量展示自己優秀的一面,於波還是第一次見到把自己的問題和缺點告訴對方的,

馬季看出於波的震驚,卻還是把自己的情況和事情全都交代給了於波,

跟她說道:“這就是真正的我,你能接受嗎”,

那時的於波還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但卻比同齡人更加成熟,

通過不斷的相處,她了解到馬季身上獨特的魅力,也被他身上真誠、實在的性子所打動,兩人很快走在一起。

兩人在一起時,馬季已經年過三十,在那個年代算是大齡剩男,

兩人相處不久,馬季便對於波求婚,

在那個特殊年代,馬季雖是有名的相聲大師,但當時卻只能在北京掃廁所,刷標語牌,反觀於波在那時是光榮的解放軍軍人,

結婚前,於波的朋友曾勸誡過她不要嫁給馬季,但於波也是執拗,認定的事輕易不會改變,

就這樣,於波在25歲那年與33歲的馬季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後,兩人的婚姻也是備受爭議,但於波卻是不以為意,還在1968年給馬季生下一個兒子,取名叫馬東,

那時的馬季被安排到鄉下務農,於波便一人在老家帶兒子,夫妻兩人很長時間不見面,

長期分居兩地,但感情卻是沒有變,

1971年,馬季從農村回到北京工作,夫妻兩人也得以重聚,

馬集回來後被單位安排去淮陽“五七”幹校慰問演出,利用空餘時間馬季改編表演了相聲《友誼頌》,深受大家的喜愛。

眼見丈夫的事業回到正軌,於波的事業也傳來好消息,

受上級調動,於波被安排到中國唱片社任音樂編輯,

其中由她編輯的歌曲《十五的月亮》一夜爆紅,

這首曲子已經發布,尋送紅遍大街小巷,人們只知唱這首歌的是董文華,鐵源作曲,但卻很少有人知道於波,

於波也不表現自己,趁著歌曲熱度,於波還編輯了這首歌的姊妹篇———《望星空》,唱片發行量高達40萬,於波也因此受到表彰。

丈夫馬季這邊也是節節高升,對此於波表示很開心幸福,但好景不長,意外悄然降臨。

馬季回到北京後,去外地出差演出的次數越來越多,

每次回來,於波都會早早地在機場等著他,

但害羞的馬季每次都不敢直視自己的妻子,都是於波主動說話,

回家後,於波高興的對兒子說道:“東東,快出來看看誰來了”,

馬東跑出來見到馬季,先是敬了一個少先隊員禮,緊接著禮貌的說了一句:“叔叔好”,

聽到兒子喊馬季叔叔,於波夫妻兩人愣了一下,於波立馬對著兒子說道:“這是你爸,乖,叫爸爸”,

馬季在兒子喊叔叔那一刻哭了出來,也在那時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在家的時間太少了,

於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陪妻子和兒子,馬季盡量減少去外地表演相聲的次數,他將自己的工作重心慢慢轉移到創作上來,開始在家編寫相聲段子,

這樣既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在家陪家人,還不會像表演時那麼累,

但即便這樣,長期的工作壓力,馬季的身體還是出現了問題。

1987年,馬季照例在書房寫段子,卻突發急性心肌梗死,好在於波去書房找他,及時發現把他送去醫院,

延伸閱讀  趙露思從網紅到網劇一姐,她是怎麼火起來的?

經過緊急搶救,總算是撿回一條命,那時於波的兒子馬東遠在澳大利亞留學,為了不打擾兒子學習,於波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自己一人在醫院照顧馬季,

於波在醫院照顧了馬季三個月,因馬季查出還患有糖尿病,膽固醇也有點偏高,醫生建議病者可以適當的運動,增加抵抗力,

出院後,於波遵照醫生的叮囑,每天吃完晚飯都會拉著馬季去外面運動,考慮到丈夫心臟不好,便帶著他在外面散步,

馬季有糖尿病,但還喜歡吃糖,於波便把家裡的糖果都藏起來,做飯也是能不加糖便不加糖,每天換著花樣給馬季做粗糧吃,

除此之外,於波還給馬季制定好作息時間,每天固定工作幾個小時,不讓他太累,幾點吃藥,不能喝酒、抽煙等等,

馬季創作出來的段子,總會第一時間拿給於波看,於波每次耐心的看完後給他提出自己的見解還有意見,

當然有時候也有例外。

有一次,夫妻兩人都已經睡了,馬季卻突然從睡夢中醒來,邊穿衣服便說道:“我突然想到一個段子”,

自己跑去書房寫完後,便拿給於波想著讓妻子提點建議,

於波了解馬季,若是提了意見,他肯定會改,一來二去就要很晚才能睡覺,

於是當馬季把寫好的段子拿給於波看時,於波裝作沒醒繼續睡覺,

馬季見喊半天都喊不起於波,便說道:“我知道你醒著,你不願意看那我念給你聽”,說完便念了起來,

於波沒辦法,只能爬起來,給他指出意見,等馬季改完已經很晚,

對於馬季這耍無賴的行為,於波表示:“這都是常有的事”,

嘴上滿滿的嫌棄和無奈,但每當再次遇見類似的事,於波還是會幫丈夫,

兩人一個是音樂編輯者,一個是相聲大師,一個主內一個主外,

這樣平凡長久的愛情讓人心生羨慕,但幸運卻並沒有眷顧這對夫妻,意外再次降臨。

2006年12月20日,馬季再次突發心髒病,這次沒有上次那麼幸運,最終搶救無效逝世,

享年72歲,

這位在中國相聲界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相聲大師”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一時間全國人民都為他的離世感到悲傷和惋惜,

最傷心的當屬陪他走過39年歲月的妻子於波,

於波與兒子一起給馬季舉辦完喪禮後,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儘管於波知道丈夫終將離開,但真正離開時還是無法接受,

老年喪夫的於波沉浸在悲痛中久久無法走出,她也一夜之間變得憔悴蒼老了許多,

丈夫剛走那段時間,於波經常在房間裡對著兩人以前的照片發呆,等回過神來時,於波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早已淚流滿面,

兒子馬東看著母親憔悴的樣子,便跟妻子商量把媽媽接到家裡一起住,

於波卻是拒絕了兒子的要求,她害怕自己走了,丈夫晚上託夢的時候找不到自己,

見母親堅持不和自己住,馬東和妻子就經常去看她,每次去都帶著水果、衣服、飯菜大包小包的拎著去看望於波,

馬東平時工作忙,便讓妻子彭小盛經常去陪母親聊天解悶。

於波在兒子和兒媳的陪伴下,漸漸從喪夫的悲痛中走出,

於波恢復後有時候還會開導兒媳,

兒媳彭小盛早年是湖南電視台的編導,與馬東結婚後便跟隨丈夫一起去北京發展,生下孩子後,便把重心放到家庭上,在家做起了“全職太太”,

延伸閱讀  陪伴謝霆鋒23年,至今未婚,如今50歲撐起娛樂圈半壁江山

沒有工作收入,彭小盛有時候會覺得很自卑,

於波知曉兒媳的煩惱後,找到彭小盛說道:“小盛啊,你要知道馬東之所以能在外面安心的賺錢,離不開你在背後為這個家默默地付出,你在家打理著一切比在外工作更累,家里大小事都要操心,沒有你這個家不會這麼幸福,媽謝謝你為這個家的付出”,

自己的付出得到婆婆的認可,這使得兒媳對於波更加尊敬和愛護,

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加倍的對婆婆好,

兩人如親生母女般相處,在一起多年從沒有紅過臉,每年都帶著於波去醫院檢查,

經常帶著於波逛商場,給她買衣服,去菜市場買菜,一起回去做飯,晚上睡覺前給她按摩等等。

人到老年,總會忍不住懷舊,於波也不例外,有時經常會對著年輕時候的老照片發呆,

被兒子兒媳看到後,馬東便在於波生日那天,邀請母親年輕時候的老朋友來家裡慶祝,

老人們在一起吃飯聊天,回憶以前的搞笑趣事,馬東和妻子則在旁邊幫大家拍照,記錄下來。

馬東有時候放假,一家人便一起去北京周邊野餐,帶著食材和工具在野外燒烤,

孩子們烤好的肉串總會先拿給於波吃,

看著孩子們對自己這麼孝順,於波內心很是滿足,她也在兒子和兒媳的照顧和陪伴下從悲痛中走出,

兒子孝順,兒媳懂事,還有孫女乖巧可愛,於波的晚年終獲幸福。

在於波的心裡,丈夫馬季從來都沒有離開,

她對馬季的愛也從未改變,

因為愛,當年在馬季最低谷的時候選擇下嫁給他,

因為愛,兩人生活中雖有爭吵,但卻攜手走過39個春夏秋冬,

又因為愛,在丈夫離世後,她選擇堅強的活下去,

兒子和兒媳也很孝順,讓她的晚年生活不孤獨、單調,成為她的依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