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級片教父,日本女演員要求來真的,風月皇帝曹查理的雙面人生


你知道嗎?張智霖有一個表裡不一的舅舅,斯文敗類這個形容詞,就是因為他廣泛流傳的,作為風月片教父,舅舅憑藉扮演各種渣男,在帥哥集中營的娛樂圈,殺出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穩坐“渣男一哥”的寶座,這位舅舅,就是曹查理。

出生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香港,曹查理作為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自幼就見慣了街頭小混混仗勢欺人,狐假虎威的小人嘴臉,出於人之初,性本善的天性,年僅七、八歲的孩童,對那些被打壓的弱者萌生了強烈的同情心,從那時起,曹查理就發誓,長大以後,一定要當一個除暴安良的好警察。

然而,骨感的現實卻打敗了美好的理想,父母用身邊朋友的現實例子,告訴了他一個真相,香港沒有回歸之前,警察在這個時代背景下是不好當的,想要活得有里有面,腰包裡必須有錢,這才是最現實的。

在父母的一番深刻教育之下,曹查理打消了當警察的念頭。

1969年,高中畢業的曹查理並沒有考上大學,他也沒心思再复讀,跟很多普通香港青年的選擇一樣,他在一家冷氣廠找了一個臨時的活兒。

臨時工微薄的薪水,無法滿足渴望腰纏萬貫的夢想,曹查理在身邊工友的影響下,漸漸沉迷上了玩股票,沒想到卻因此淪為資本收割的韭菜,不僅沒賺到錢,反而債台高築。

走投無路之下,他在一家凍肉公司找了一個討債的活兒,後來在做客某檔綜藝節目時,曹查理回憶道:“當時好幾家大公司都是我去收賬的,好幾條界面上都是我的人”。

別人收賬都是帶著小弟去收,但是曹查理憑藉一張可以把唐僧說崩潰的嘴,硬是讓欠債的人服軟認輸,乖乖清賬。

這個時候的曹查理,突然理解了童年時痛恨的那些小混混,若非生活所迫,谁愿意當惡人呢?

這樣混不吝的日子就這樣一晃而過,曹查理也從一個稚嫩的小帥哥變成了社會閱歷資深的中年大叔。

家裡有個一大把年紀的兒子,父母自然催婚催得緊,老兩口渴望抱孫子的心情也日益迫切。

曹查理只好把自己打扮得衣冠楚楚,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裝扮成一個斯文書生的模樣,憑藉這樣一副風流倜儻的外表,曹查理的桃花運也接踵而來,不過他的女朋友還是換得比較勤的,因為對方一旦了解他的底牌之後,還真沒膽量跟他繼續來往,更別提與他結婚生子了。

直到這個時候,曹查理才意識到,自己的工作是一個不入流的行業,雖然賺得不少,但是沒有社會地位。

為了躋身上流社會,沒學問沒有特長的曹查理,只能靠原始本錢吃飯了。

憑藉高大帥氣的外表,曹查理找到了一個平面模特的工作,第一支廣告就是給著名的洋酒公司軒尼詩拍廣告,正是因為憑藉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廣告模特形象,他被亞視看中,成為麾下效力的簽約演員。

年近30才進娛樂圈,這樣一個大齡男藝人,演藝圈為啥還要呢?

原來,上個世紀90年代,風月片在港大行其道,內地的錄像廳生意也因此搞得如火如荼,市場需求量如此之大,製片廠自然忙得團團轉。

風月片離不開各種類型的渣男,但是稍微長得好看些的男藝人,都不願意扮演這樣的衣冠禽獸,正當亞視為此頭疼不已之時,恰好發現了曹查理。

於是,曹查理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順,憑藉80多部作品,成為霸屏錄像廳的“渣男一哥”。

曹查理的處女作,就讓廣大觀眾見識到了何為斯文敗類。

《82家房客》當中,他身穿一套白色西裝,戴著一副金邊眼鏡,如同現實版的白馬王子一般,然而,當一個美女從他身邊走過,他那一雙猥褻的小眼神,卻出賣了他齷齪的內心世界,正是這樣一個細節表演,曹查理將斯文敗類這個形象,深深的刻畫在了觀眾心中。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但是男人要是壞到了極致,甚至會引來大哥的關注,這個人,就是成龍。

眾所周知,雖然成龍在現實生活中又立又當,拿所有男人做擋箭牌,聲稱自己是“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但是在大熒幕上,他還是喜歡扮演各種除暴安良的好人的角色,尤其喜歡扮演曹查理做夢都想當的警察。

於是,我們在《警察故事》中,看到了成龍跟曹查理搭檔,組合成正義與邪惡對弈的CP,成龍手裡拿著警官證,正義凜然的對一群壞人拳打腳踢。

而笑得一臉邪氣的曹查理,他面對張曼玉指責他是人渣的時候,滿臉無奈地說著台詞:“你說錯了,我是人渣中的人渣”,這樣鮮明的對比,將成龍的高大上形象襯托得光芒萬丈。

周星馳看到成龍選對了人,自然不甘落後,很快就找到曹查理,讓他在自己主演的電影《整蠱專家》中給自己當綠葉。

於是,當曹查理說出那句“淫賤不能移”的諧音梗時,影院裡一片哄堂大笑。

憑藉這些金牌綠葉形象,曹查理賺得盆滿缽滿,終於在香港回歸之前,娶到了一個加拿大籍的女孩子做太太,畢竟是在國外長大受西式教育影響的女子,女方並不沒有嫌棄他的“渣哥”形象,但是後來因為曹查理還是戒不掉炒股的嗜好,女方既不敢給他生孩子,也不想跟他繼續渾渾噩噩的混日子,一氣之下,跑到國外去了,事到如今,兩人個已經分居長達25年了,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如同兩個小孩子在慪氣一般,曹查理本人接受娛記採訪時,也曾笑談:“我們誰都不搭理誰,就這樣拖著”。

媳婦兒雖然氣跑了,曹查理依舊沒改掉那些壞毛病,兜里沒錢了,他就拍起了更賺錢的風月片。

90年代初期,曹查理就曾經拍過不少風月片,彼時圈裡有一個女人,為了幫母親還賭債,不得不瘋狂拍風月片,這個女人就是陳寶蓮。

於是,兩個都急需用錢的男女演員,就這樣經常被導演組合成CP拍戲。

因為拍風月片的女演員,多數都是因為生活所迫才出此下策的,所以曹查理對這些女子充滿了憐憫之心,拍戲的時候,為了避免接觸到女演員的敏感部位,他都是藉位拍戲的,但是又得讓觀眾產生錯覺,讓導演滿意,因此每次拍親密戲都搞得滿頭大汗,惹得女演員也跟著受累。

在拍攝《三劍俠與飛機妹》的時候,日本AV女演員大友梨奈實在折騰不過他,甚至提出這樣的要求:“查理,要不我們來真的吧?你這麼搞,真的好累啊”!

但是曹查理堅決不肯,他可不想砸了自己坐懷不亂的名聲。

憑藉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藝德,找他拍風月片的劇組絡繹不絕。

這段時期的作品,被不少觀眾津津樂道的電影有《我為卿狂》《卿本佳人》以及《情不自禁》等。

值得一提的是,由他跟陳寶蓮搭檔合作的《姦魔》這部電影,當年曾經是錄像廳上座率最高的作品。

因為這部電影中含有大量的香艷鏡頭,極大地滿足了青春期宅男的幻想,曹查理也成為萬千宅男們羨慕的對象。

不過,曹查理扮演的角色雖然渣,現實生活中他卻潔身自好,娛樂圈里關於他的桃色緋聞也相當少。

憑藉參演的大量風月片,曹查理一度被業內稱之為“風月片皇帝”,曹查理最風光的時候,每個月都能有三、四百萬的進賬,若是他懂得投資理財,將這些錢投資在房地產市場上,在90年代的時候,他在深圳能買好多套房子,只可惜,那個時候的他,財商不高,一心沉迷於炒股,花錢還大手大腳,因此並沒有存下多少積蓄。

隨著港片市場的不景氣,年齡漸長的曹查理,事業漸漸江河日下,除此之外,親戚朋友對他拍風月片這件事也嗤之以鼻,連他的親外甥張智霖都很少對外人提及這個舅舅。

最近幾年,曹查理在內地一直很活躍,為了賺些生活費,他還跟圈內好友陳市搭檔,兩個人組合成CP,經常出入內地的一些酒吧、夜總會這些並不太高級的地方,說一些讓人羞羞的葷段子,賺得一些出場費,雖然是過氣明星,但是相較於其他人的酬勞,曹查理的要價並不高,一場只收老闆1萬2的演出費,這樣算下來,一個月收入十多萬也算不錯了。

如今72歲的曹查理,日子雖然過得很淡,但是精神狀態卻很好,沒事兒的時候,就去看賽馬,也會賭些小錢兒,雖然一個人的生活過得很寂寞,但是他卻似乎並不在意。

一代“渣哥”,曾經風光無限過,雖然他的那些高光時刻,並不光彩,但是在魚龍混雜的娛樂圈,卻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這樣的男演員,原本就很少見,一個堅守底線的港片老藝人,光憑這一點,就值得給他點一個贊。

相關新聞

“三級片皇帝”最愛拍三級片女演員覺得他最舒服求合作

他演電影只有兩種狀態,要么是西裝革履,要么是奸詐小人。

他就是“風月片皇帝”的曹查理。

1950年,曹查理出生在香港。

他還有個姐姐叫曹珍妮,她就是影星張智霖的母親。

所以,從血緣上論,曹查理是張智霖的親舅舅。

或許是因為兩人截然不同的道路,兩人從來沒有公開提起過對方。

延伸閱讀  林志穎和林心如分手27年後,兩人的人生軌蹟有何不同?

1969年初,中學畢業的曹查理正在規劃自己的未來。

他的理想是報考警察學院,畢業當警察。

彼時的香港治安非常差,黑幫當道,警察是非常危險的職業。

而任達華的父親就在執行任務中犧牲了。

“現在什麼形勢,每天死多少個警察你知道嗎?”

家裡的強烈反對,讓曹查理放棄了這個選擇,成了一名冷氣工人。

這一年,他的伯樂導演何藩離開了邵氏,從演員轉型當導演。

何藩1937年生於上海,12歲跟著父親遷居香港。

24歲何藩加入邵氏影視,一直都是配角。

他曾在電影《西遊記》中扮演的唐僧,但是這樣的電影在他眼中是缺少美感的。

“電影應該要有真善美,”於是他開始拍愛情文藝片和“風月片”。

曹查理當工人賺了點錢,就被朋友帶著開始炒股。

“只要賺一點我就收手,這樣我就不用打工了。”

可是沒多久,他的錢就全被套牢了。

玩過才知道,股票不是窮人玩的,賺得多不假,得有資金支持才行。

錢沒了,他又開始打工了,成了凍肉公司的收賬人。

專門去給公司要賬,不給就軟硬兼施。

“那時候我可厲害了,整條街都是我的人,要賬都是我一個人去。”

沒多久,公司就開始業務下滑。

曹查理給自己找了新出路,進了亞洲影視,拍廣告。

1982年,曹查理受到賞識,參演了電影《82家房客》進入影視圈。

一出道演的就是“衣冠禽獸”,一身白衣配著金邊眼鏡,梳著板正的油頭。

看著是富家公子,衣冠楚楚,其實是個奸詐小人。

這形像一出,之後接的角色全都是這樣的“小人”、“猥瑣男”,還附帶著好色屬性。

此後,他開始頻繁在電影中露面,合作的還都是腕儿。

1985年參演《求愛反斗星》,主演是張國榮和陳百祥。

同年,他接到邀請,參演了成龍的《警察故事》。

1986年,何藩導演的《足本玉蒲團》大火。

這部電影掀起了香港電影的一個高潮,開啟了“錄像廳”模式。

同時,何藩找到了自己的拍攝優勢。

《玉蒲團》後來被發展成為一系列,成為了香港風月片的經典。

此時的曹查理還在配角中掙扎,《警察故事2》《整蠱專家》……

《整蠱專家》裡一句“淫賤不能移”配上他猥瑣的笑容,絲毫看不出這是個正經人。

但是這些戲看著都是大片,可是曹查理都是配角。

他高大英俊的形象,在熒幕上就成為了讓人牙癢癢的反派。

這讓曹查理非常不甘心,演了200多個角色,竟然沒有一個正面人物。

自己也長得高大英俊,為什麼要演配角,還是壞人。

而且他非常煩惱,他覺得自己身上的氣質非常儒雅,

可是這麼多年都來找他演反派,形像都十分的猥瑣。

是自己不像好人,還是命運故意捉弄自己?

而且,這時候他還在炒股,手裡缺錢。

有一天,有導演找來了,給他開了很高的片酬,只不過是部風月片。

第一次拍這類片子,曹查理緊張得全身冒汗。

這部戲拍完,曹查理意外喜歡上了拍這種戲,因為片酬非常高。

很快,曹查理就迎來了事業高峰。

1991年,拍完《整蠱專家》沒多久,何藩導演找到了曹查理。

當時何藩正在籌拍自己的三部曲,《卿本佳人》《情不自禁》《我為卿狂》。

三部戲的女主都是同一個人,香港風月片黃金時代的扛把子,“雙葉”之一的葉玉卿。

而女二更厲害了,日本天后級女優——村上麗奈。

這選角一出,就已經是注定要成爆款的節奏了。

當時《我為卿狂》的男主已經定了,可是男二還沒確定。

這個角色是個斯文敗類,外表斯文但是內心邪惡,正好和曹查理以前的角色非常符合。

延伸閱讀  央視徐俐不顧疫情堅持自駕游!開豪車滿臉笑容,評論區被網友吐槽

可是曹查理沒有立刻答應,回復道“我考慮考慮”。

去拍這種片子,都是因為缺錢。

曹查理缺錢,他還想爭口氣,那時候曾志偉都是導演加男一號了,自己還不成氣候。

“我就想接一些風月片,看那些男一號敢不敢接。”

而且,曹查理是真的缺錢,配角的片酬不能滿足他炒股的需求。

這部戲讓曹查理大火,從此他開啟了自己風月片“皇帝”的星路。

影片中的曹查理是色狼,戲外的他是真正的正人君子,從來不佔女明星便宜。

曹查理因為風月片成為炙手可熱的男明星,

而他的另一個女主角陳寶蓮剛被自己的親媽賣給風月片。

陳寶蓮是參加了1990年亞洲小姐,那年的冠軍是吳綺莉。

沒錯,就是“小龍女”的那個吳綺莉。

陳寶蓮落選了,但是因為外貌出眾,也獲得了資源出道了。

她是單親家庭,跟著母親生活。

剛一出道,母親就背著她跟風月片公司簽了合約。

當時陳寶蓮才17歲,未滿十八歲要監護人簽字才行。

出道第一部戲就不著寸縷,陳寶蓮注定了人生的悲劇。

“我從來不會對她們做什麼,她(陳寶蓮)相信我。”

1992年,曹查理和陳寶蓮拍了《五月櫻唇》。

那時陳寶蓮剛滿十八歲,雖然有了一次拍攝經歷,可是心裡還是非常抗拒。

在拍攝現場,“陳寶蓮誰都不讓碰,只有曹查理可以。”

這事在劇組人人皆知。

“女人一旦走入這個行業,好命的沒幾個,大都是以悲劇收場”。

曹查理這句話準確地說明了陳寶蓮的結局,注定悲劇。

2002年陳寶蓮在上海跳樓自殺,結束了自己29歲的生命,留下了半個月大的兒子。

曹查理最忙的時候,就是1992、1993年這兩年,他就拍了四十部風月片。

曹查理一直沉浸其中的原因之一,因為賺錢太快了。

他的片酬非常高,拍八小時就能拿三萬塊錢的片酬。

要是在幾個不同的劇組轉悠,一天就有九萬片酬,一個月下來就有將近三百萬。

“我那時候就算是不拍戲,導演也會給我片酬。”

有一次佈景不合適,導演直接就讓曹查理回酒店休息,但是片酬照給。

這待遇,正經影片的演員可沒幾個能享受。

而且風月片不追求質量,拍戲進度非常快,幾乎是十幾天就能拍完一部戲。

“曹查理的名字就代表著可以賣錢”,足以看出曹查理的影響力了。

那時候,曹查理幾乎幾個月就可以賺一棟樓的錢。

可是股市實在是個大坑,一棟樓也填不滿曹查理的股票坑。

所以,他幾乎沒攢下什麼錢,只能不停拍戲。

1991年到1996年,他一共拍了80餘部風月片,妥妥的“風月皇帝”。

他最火的時候,東南亞的幾個國家的人都認識他。

他出去旅遊,很多人見到他非常激動。

“我知道你是XX電影的那個演員!”

都知道他的角色,可是沒人知道他叫什麼。

你能想像嗎,一個風月片的演員,當年在影院的受歡迎程度是和劉德華並列的。

曹查理自己很想得開,他沒想跟其他影星一樣,被人記住。

拍戲就是為了賺錢,炒股賠錢,可是讓他開心。

但是一直拍這樣的角色,心裡還是會厭煩的。

1996年,曹查理逐漸退出了風月片的市場,減少了自己的拍攝數量。

而且戲路都差不多,他也賺夠了錢,“不拍也沒事了。”

1997年金融危機,曹查理炒股全賠了。

為了補股票的窟窿,他把名下的車子房子全賣了,繼續在股市裡翻騰。

可是沒多久,多年積累的財富就全都沒了。

人生有起有落,曹查理沒有因為財富的失去變得猶豫。

可是他的老婆卻受不了,直接離開曹查理,一個人回了加拿大。

延伸閱讀  新甜寵劇將至,元氣少女遇上冷面總裁,寵物情緣,入股不虧

關於曹查理妻子的信息非常少,網上也沒有她的任何照片。

曹查理也幾乎沒有跟人提起過自己的妻子,外界只知道她是一個加拿大華僑。

1997年妻子回了加拿大,兩個人一直沒有孩子,也沒有離婚,可是一直互不往來。

婚姻形同虛設,可是曹查理覺得這樣特別自由。

“沒人管我,我想做什麼都可以。”

因為曹查理的“風月”形象太深入人心了,他退圈了仍然被人誤會了。

有一次他和一個旅行社合作,帶遊客去和日本的女優見面。

每次只能帶五個人過去,好容易湊夠了十個人,可以分兩批帶過去。

可是後來曹查理被拒了,因為工作人員認為他“不懷好意”。

之前的角色實在是太深入人心了,工作人員覺得他肯定是要做壞事的。

對於這個結果,曹查理自己也只能是無奈地笑了。

2015年,曹查理受邀重出江湖,拍攝電影《色模》。

女主是24歲的記艾美琦,拍攝時面對和自己搭戲的兩個男演員非常緊張。

因為有曹查理在,現場氣氛變得非常輕鬆,拍攝進度也順暢了不少。

曹查理對這種戲的走位太熟悉了,直接代替導演指導現場演員的各種拍戲技巧。

在不拍戲的日子裡,他經常來內地做商演,幾個月就可以賺上百萬。

平時還會在香港的小酒吧唱唱歌,說一些台上不能說的段子。

在這種輕鬆的環境中,曹查理非常享受。

所以不在熒幕前,他也不愁沒錢花,還活得非常瀟灑。

2020年香港的電視節目《開工大吉77》開播。

節目主持人苑瓊丹(石榴姐)邀請到了很久沒露面的曹查理。

曹查理已經很久不登台了,他自己也說:如果不是苑仔叫我,我是不會來的。

節目中他和苑瓊丹談論以前拍風月片時候的經歷,一點都不避諱。

說起他日本旅遊被拒絕的事情,苑瓊丹直接說“是你以前風月片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面對老友這樣的調侃,曹查理也不生氣。

兩人從1983年拍戲認識,已經37年的感情,別人自然比不得。

7月14號,香港演員黃一山在直播中來了一出偶遇曹查理。

71歲的曹查理已經沒有了當年閃亮的大油頭,

頭頂的頭髮全白了,髮際線嚴重後移,頭頂也沒有多少的頭髮了。

以前西裝革履、衣冠禽獸,現在就是個穿著老頭衫的老爺爺。

就連看著他戲長大的黃一山也已經57歲了,娃娃臉上也有了皺紋。

曹查理至今都沒有新的感情,

他從來沒有對娛樂圈的女人動過感情,

也沒有對和自己拍戲的女明星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80多部風月片,從來沒有女性說過他的不好。

閱女無數,可是感情依舊非常乾淨,從來沒有過緋聞。

這樣的人,值得世間的溫柔對待。

希望他能在以後的生活裡,繼續開心的生活,

不為生活的瑣事煩惱,做個沒心沒肺的“小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