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叔是個單親父親,一個人拉扯兒子。

張大叔在鄉下種地,靠幾畝地來維持家用,

可是這一年來,旱災太多,減產太嚴重,

所以沒賺下錢,只好跑去城裡打工掙錢。

老鄉給張大叔介紹了個工作,在工地當保安,

一個月能給2800元,雖然不多,但也算可以。

故事:父親救了個老人,被經理開除,老人兒子一來,父親傻了

老鄉讓張大叔第二天去面試,

他已經安排好了,走個流程就能上班。

第二天一大早,張大叔為了不遲到,

早早的就起床出發,路過一個橋,

看見圍觀了很多人,張大叔跑過去看了一眼,

發現有一個老人掉進了水裡。

應該是晨練的老人,失足掉進水裡。

圍觀的人挺多,但就是沒人下去施救,

張大叔早年在鄉下經常游泳,

這點水性還是有的,直接就跳了下去。

圍觀的人大喊:「看,又有人跳河了!」

 

張大叔一頭紮進水裡,感到全身冰冷,

他顧不上自己的感受,用了命的往前遊,

大概十幾分鐘,才靠近了老人。

張大叔抱緊老人,開始往回遊,一邊遊,一邊安慰老人要堅持。

故事:父親救了個老人,被經理開除,老人兒子一來,父親傻了

這水太冰,張大叔水性再好,

也覺得自己全身無力遊不回去了,

好在救援人員及時趕到,把兩人都拽了上來。

經過簡單搶救,兩人都脫離了生命危險。

張大叔一看時間要遲到了,也沒留下姓名,就直接跑了。

等到了工地,卻早已錯過了面試時間。

張大叔求工地經理給次機會,工地領經理說了聲抱歉,

「你已經被開除了!」,

說自己最討厭遲到的人,

頭一天上班就遲到,怎麼能保障工地的安全呢?

張大叔知道自己遲到理虧,便不再糾纏,

正準備離開工地,一輛好車停在門口,下來一個男子,跑向張大叔。

故事:父親救了個老人,被經理開除,老人兒子一來,父親傻了

男子喘著氣說道:「追了你這麼久,才追到你,我爹讓我謝謝你!」

張大叔一看才知道是落水老人的兒子,揮了揮手說:「沒事,小事一樁。」

這時工地經理看到了那個男子,跑了過去點頭哈腰:

「呀,董事長,您怎麼下工地來了,大駕光臨,我這裡也沒安排啊!」

男子指著張大叔說:「你們認識?」

張大叔說:「我來應聘保安,遲到了,沒聘上。」

男子哈哈大笑:「當什麼保安,直接給你安排個後勤經理,

管我們工地所有的保安,你滿意嗎?就當是我的報恩了!」

張大叔沒想到,老人的兒子一來,自己就這麼傻傻的幸福了。

其實說到底,張大叔見義勇為,得到這樣的好報,也是應該的!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他盡忠職守「10年只請3天假」卻被老闆逼離職 他一離開「老闆瞬噴2千多萬」結局超解氣

張天喜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十年,技術上是一把好手,

就是性格內向,老實巴交,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

十年來,盡心盡責,任勞任怨,至少帶出過四批徒弟,

現在產品車間裡的技術骨幹,基本都是老張的徒子徒孫,

其中還有三個徒弟當上了車間副主任。

只有老張十年如一日,擺弄著生產線。

老張想法也不多,只想憑著一身過硬技術,靠本事吃踏實飯。

                                                         

這不,過了元旦,南方總是下暴雪,張天喜的老娘病倒了。

老張心急如焚,就向老闆請三天假,回家看看老娘,

如果病情穩定了,馬上就返回。

老闆臉上就掛出了不高興,說,

老張你這是給我出難題啊,幾天後大客戶嶽老闆要來看車間,

你還要演示工藝流程,這可是咱們公司的核心技術啊,

這個大單就靠你表演了。

                                                         

張天喜很自信地說,

老闆,您放心吧,我帶的李虎、林豹兩位高徒完全能夠操作好,

絕對沒有問題,他們倆還年輕,手法更利索,不會掉鏈子的。

我這次就請假三天,嶽老闆不是三天後才來嗎,

我還能趕趟。老娘都七十八了,見一面少一面了,

這麼多年來,我很少請假,請老闆批准吧。

老闆滿臉不高興地簽字了。

                                                            

張天喜馬不停蹄地趕回老家,看著老娘病懨懨地躺在病床上,

內心十分愧疚,精心伺候起老娘。

這期間,老闆還讓車間主任打過三次電話,

一次也沒過問老娘的病情,每次都是催問老張什麼時候回來。

老張只好叫來妹妹伺候,

由於沒有買到第三天的車票,趕回公司晚了一天。

                                                                         

老張趕到車間時,嶽老闆已經在參觀生產工藝了。

老闆看見老張一頭大汗地進來,滿臉掛著嫌棄,理都不理。

老張的兩位徒弟正在興緻勃勃地介紹工藝優化流程方案。

這個時候,嶽老闆提出,能不能在這道工藝上改進一下,

把物料成本再降低2%。兩位徒弟表示可以做到。

                                                                          

老闆也連聲回答:

能,能,能,我們這些技術骨幹,都是公司大寶貝,

別的廠子做不到的,我們肯定能做到。

老張聽著直著急,心想:

如果那樣改造一下流程,當前物料成本可能會下降一點點,

但會造成第四道工藝出現瑕疵,嚴重的話,產品會成次品,

反而影響了產品的品相,賣不上價錢。

                                                           

老張擠上前去,著急地反駁老闆:這樣改不太合適吧。

沒等老張說完,老闆立即把老張推出去:你不懂技術,不要瞎摻和了。

老張被老闆當眾推搡,還被斥責為不懂技術,

臉上紅一塊紫一塊的,心裡拔涼拔涼的。

                                                              

嶽老闆一走,老闆就發飆了:

張天喜,你這是故意拆臺啊!你超出假期一天,算曠工啊,

罰款600元,扣罰年終獎20%。

眾人聽了都沒有吭聲,感到背後颼颼發涼,有一種唇亡齒寒的感覺。

                                                                   

老張追著老闆進辦公室,央求老闆:

罰年終獎20%,就是幾千塊,老娘剛住院,真的接受不了啊。

老闆不耐煩地說,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說不能幹的工藝,

你徒弟已經超越你了。你不接受,可以走啊,你徒弟分分鐘取代你。

你前腳走出大門,兩條腿的人,後腳就排著隊,求著進來。

                                                

哀莫大於心死。

張天喜明白,老闆要卸磨殺驢、過河拆橋了。

本來,一心想踏踏實實幹到老,憑著過硬的手藝吃口好飯。

這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

                                                                         

老張回到宿舍,給嶽老闆打了一個電話:

老闆承諾的修改工藝是不可行的,可能導致整批次產品成次品。

沒有想到,嶽老闆馬上約老張見面:

我也是老技術出身,我當時就是考驗這家公司的技術和誠信。

你說的太對了,銷售可以忽悠,但做技術的,絕對不能忽悠客戶啊。

                                                                 

嶽老闆對老張說:

我自己早就想建一個車間,自己生產自己的產品,

把上中下游都打通,以後不會再受制於人了。

你來幫我組建這個車間,你當車間主任,我給你開40萬年薪。

你帶來的技術骨幹,你提一個工資標準,

只要你認為合理的,我會支持的,因為我相信你。

                                             

嶽老闆非常體貼老張:

我準備盤下一個車間,你們直接過來組織開工。

這批訂單2000多萬,咱們自己幹了。

你先回去,不要吭聲,悄悄籌備,先領了年終獎再過來。

扣你的20%年終獎,我這邊給你補上。

張天喜拿到年終獎後,就向老闆交了辭職報告。

                                             

老張私下裡找了幾個貼心的徒弟,悄悄地投入到車間改造之中。

嶽老闆拿了第一批樣品,請老闆開車試驗。

兩位徒弟自以為是地優化流程,最後出來的都是次品。

嶽老闆「借坡下驢」,這批訂單就不簽合同了。

老闆直接傻眼了,這筆訂單200萬賺頭飛了。

老闆趕緊給老張打電話,老張啥也沒說,

只是把聽筒朝著機床方向,整個車間裡,洋溢著歡快的轟鳴聲。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千千萬萬的老實人,

本本分分地靠手藝吃飯,默默無聞地支撐著公司運轉。

如果沒有他們這一粒一粒的基石,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真正有格局的老闆,會把一線員工當作效益的源泉和發展的動力,

珍惜他們,愛護他們。尊重他們一分,他們回報十分。

寒了他們的心,損失的是老闆。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