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没有大会的春天,我们到底损失了什么?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截止至今,似乎今年上半年所有的科技大会都有停摆或改线上的可能。

MWC:2 月 13 日,主办方 GSMA 宣布,取消原计划于 2 月 24 至 27 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全球电信业最大的展会“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GDC:在索尼、微软、暴雪、Unity、Epic、EA、Gearbox、动视、小岛工作室、CDPR 陆续宣布退出 GDC(游戏开发者大会) 2020 后,GDC 官方表示,原定于今年3月举行的 GDC 2020 将会延期至今年夏季晚些时候举办。

Facebook F8:2 月 27 日,Facebook 宣布,由于担心新冠病毒的扩散,将取消一年一度的 F8 开发者大会。F8 是 Facebook 每年最大的活动。

Google I/O:在宣布 Cloud Next 大会改为线上举行后,3 月 3 日,谷歌宣布取消原定于 5 月 12 – 14 日举办的 Google I/O 2020 年大会。

西南偏南:3 月 7 日,原计划于 3 月 13 日在得克萨斯首府奥斯汀举办,有 34 年历史的以新锐科技和电影音乐节著称的西南偏南盛会,出于新冠病毒疫情考虑,组委会于 3 月 6 日宣布取消。这也是西南偏南成立 34 年以来首次取消。

英伟达 GTC:英伟达主办的最重要 GPU 技术交流活动 GTC 2020,原定于 3 月 22 日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圣何塞会议中心举办,随后改为网络直播。3 月 10 日,英伟达又宣布取消网络直播,以新闻稿形式呈现。

没有大会的春天,我们到底损失了什么? 1

其他:

原定于 5 月 5 – 7 日举行的 IBM 开发者大会 Think 改为网络直播;

Y Combinator 半年一次的初创团队 Demo 大会也改到线上举办;

3 月 8 日到 11 日期间在波士顿召开的2020 CROI 宣布取消线下会议,改为线上网络直播;

人工智能顶级会议 ICLR 2020 改为线上进行;

原定于 5 月 2 日 – 3 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 TwitchCon 大会宣布取消;

Adobe 峰会改为线上;2020 年大西洋峰会改为线上……

原定于 7 月 底举办的东京奥运会都有可能有着延期风险,此情此景下,任何聚集性会议都有着取消线下活动的可能,无论规模大小,无论分量轻重。

就在发文前,3 月 11 日,游戏发行商 Devolver Digital 发推特表示,“取消你去 E3 的航班和酒店吧。”,尽管暂未官宣,但原定于 6 月举办的游戏界盛事 E3 2020 极大概率将取消。

最后的希望:WWDC

目前放眼望去,上半年唯一坚挺的科技大会,只剩下苹果的WWDC 2020。尽管苹果公司所在地,加州圣塔克拉拉县公共卫生部门在 3 月 4 日发布公告称,建议当地推迟或取消大规模集会与社区活动。海外各路媒体也表达了悲观的态度。但苹果仍未透露出任何 WWDC 可能被取消的迹象。

苹果三月和九月惯例举办的硬件发布会,以三小时左右的 Keynote 发布为主,更多是单项的发布会。WWDC 则不同。全球各地的苹果开发者奔赴 Apple Park,它更是一次苹果与开发者“互动”的活动。为期五天左右的 WWDC,可能会决定下一年苹果软件生态的走向,它不只是主题演讲,更要确立下一年,下一代苹果设备中搭载软件的标杆。

每年的 WWDC,绝大多数开发者和感兴趣的极客们都是通过苹果官网的频道“云参与”,但《快公司》在采访苹果部分员工以及开发者时了解到,他们有着另一种在都柏林的开发者 Steve Troughton 表示,WWDC 转为线上举办,“剥夺了每年一次与苹果公司工程师建立的重要社交关系”。另一位开发者也补充道:“苹果的现场资源里,有负责建构我们要用的 API 的工程师,确定设计平台标准的设计师以及 App Store 的编辑团队”。

另一方面,线下会面有着线上直播等发布会形式难以复制的优势:会面的偶然性。乔布斯曾经有一个理念:“与某人面对面交谈时,会有偶然性,这是远程交谈难以复制的。”这即是乔布斯曾经非常看重的“走廊、咖啡、拐角处”的闲谈时间。现在的苹果公司的新园区 Apple Park 的设计中,就把“偶然碰到不同部门同事”的思路加入到了办公空间设计中。

正如同这些年年参加 WWDC 的开发者们所言,科技大会不过是给志同道合者们的一期一会。但这短暂的一期一会,给了他们互相交流的机会,让他们站在最前列看见行业最前沿的视角。

看待大会的视角:必然与偶然建立的关系。

不开大会的损失

不同于游戏展、车展、运动会等难以“上线”的展会,以主题演讲为主的科技大会、新品硬件发布会、技术交流会,在线上可以看到完整、清晰、更多视角的大会转播,可以和其他同行通过语音、视频甚至虚拟现实设备实现远程交流,那么科技公司还有必要在现场开大会吗?

抛开纷繁复杂的各类科技大会,会展本身就是一个行业。据国际展览业协会(UFI)统计,2019 年,全球约有 32000 个会展,450 万家参展公司,吸引了超过 3.03 亿参展人。参展商和参观者每年在展览上的花费总计约 1370 亿美元 。会展对举办地的社会及经济效益同样影响重大,会展行业提供了近 320 万岗位,直接或间接的产生了 1980 亿美元的 GDP。

从国家级别的世博会、奥运会,到各大城市推广的音乐节、艺术节,会展最显著的价值,即是拉动当地经济。再回到近几个月的科技大会上,仅在 2 月,大型活动取消和延期率较往年同期增长了 500%。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对此预估的航空公司履行业务损失达 1130 亿美元。

看待大会的视角:必然与偶然建立的关系。

据 Recode 报道,根据据数据情报公司 PredictHQ 的分析,Google I/O、Facebook F8、MWC、西南偏南、Facebook 全球营销峰会、EmTech 2020全球新兴科技峰会、谷歌新闻倡议全球峰会(Google News Initiative Global Summit )、游戏开发者大会,这九场重要的科技会议取消,直接的经济损失超过 10 亿美元。

直接经济损失,不包括活动组织者从活动中的收益,PredictHQ 的预估是非常保守,只考虑了机票、住宿、餐饮、交通四个方面的损失。据估计,其中损失最大的 MWC 亏损了约 4.8 亿美元,其次为西南偏南,损失约 3.5 亿美元。

没有大会的春天,我们到底损失了什么? 2

以西南偏南作例,它最早只是个地区性的音乐节,而后演变为了包含音乐节、电影节、互动式多媒体、流行文化、当代艺术、科技等跨领域的综合性文化节。根据官方数据,去年西南偏南大会总出席人数为 41.7 万,总时长达 10 天左右,为举办地德克萨市州奥斯汀市带来了 3.56 亿美元的收入。西南偏南大会从主题节发散至文化盛事,它传播着科技、文化、艺术的价值,影响着数十万人和整个文化行业,同时又为当地带来经济上的创收。西南偏南本身,就涵盖了一个会展进化的可能性,以及它自身的价值所在。

在不远的未来,可以预见到,5G、VR、AR 的落地和普及将带来可以忽略不计的网络延迟,生动完整的虚拟形象,触手可及的体感交互。随之而来,新型的交流、参会、参展的方式也会出现。但无论再随时随地和身临其境,对于参会者而言,不远万里奔赴现场的意义,在于和相同志向、爱好、职业、研究领域的一群人处在同一个时空下,在于身体力行地参与其中去感受氛围,密集地接收着感兴趣信息的轰炸,可能和同好或敬仰者的不期而遇,在短短几天内,留下当年甚至人生中难忘的见证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