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是楊紫最後一部古偶嗎?


情人節,#楊紫沉香如屑白髮戰損妝#上了熱搜。

純白的裙子蒼白的臉,淺劃一下點到即止的傷口,和我們上次賞析古偶戰損妝總結的不完全套路倒是完全契合,很美很塑料。

廣場畫風有點意外,向來愛看美女的路人這回不買賬了,只關心一件事:又是古偶,楊紫明明可以演很好的劇啊!

1.

這話裡有對楊紫的惋惜,還有對古偶仙俠劇的恨鐵不成鋼。

近幾年,模板化的打光磨皮濾鏡,流水線的髮型紗裙劇情,早已經把大家對這類題材的熱情消磨得所剩無幾。

如果《沉香如屑》真有什麼過人之處還好說,很可惜,它沒有。

妝造,平平無奇到可以絲滑融進任何一部仙俠劇;磨皮,白淨光滑得賽水煮蛋的臉上,沒有一絲人類臉上該有的溝壑,生怕給人看到任何一個毛孔。

劇情,少年遊俠唐週(成毅飾)和正義少女顏淡(楊紫飾),邊打怪升級,邊記起了倆人前世還是戰神和菡萏仙子時錯過的情緣,最後他們解開誤會有情人終成眷屬,一起守護了天下蒼生。

生生世世、狗血虐戀、拯救人間,不能說毫不相關,只能說和其他仙俠劇如出一轍,從開頭就能一眼望到結尾。

當然,古偶和仙俠並非一無是處,帥哥美女在異世界虐戀情深,作為一種生活的調劑永遠有市場。

前有《仙劍奇俠傳》席捲影視圈,後有《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再次帶起風潮,這股風多大,都2022了,還有無數待播的古偶仙俠。

但近兩年,這類劇因為太套路影響力大不如前,打響今年仙俠第一炮的S+級大製作《鏡·雙城》,目前看是徹底啞火。不可否認,古偶仙俠輝煌過,但它的巔峰時期已經過去了。

以前大家愛看演員上天,現在更想看他們重回人間。去年到現在有水花的電視劇,不管是革命歷史題材的《覺醒年代》,年代劇《山海情》《人世間》,還是視角、題材新鮮的《對手》《開端》,“小而美”的《我在他鄉挺好的》《愛很美味》……它們都有種古偶仙俠劇不具備的“質感”。

這種質感不在於濾鏡多精美,而是在於從裡到外的真實感。這種真實是演員素面朝天、皺紋明顯,內核不拘泥於情愛,借家長里短以小見大。

完美無瑕如橡膠人一般的仙男仙女,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名愛愛愛不完,真的看麻了。

《沉香如屑》想逆天改命,難。

於楊紫,《沉香如屑》確實沒有值得接的理由。

延伸閱讀  主持人張越退休後都在幹嘛?近照被曝光,生活依舊多姿多彩

劉震云在《開拍吧》說,他寫新小說如果覺得很有把握,那這部小說一定不會寫,因為大概率會是以往作品的重複。

這個道理放演員身上同樣成立,不然不會有那麼多演員成天嚷著要演不一樣的角色。也不是說一定要遍地開花,如果能把一類角色研究到極致,當然算你厲害,比如霸總專業戶王耀慶。

而古偶仙俠劇主角,大都有著類似的單薄人設,重複性非常強,對於演員來說沒辦法提升演技,不具備挑戰性,更何況楊紫在《香蜜》裡已經把錦覓帶到了天花板高度,顏淡能有多大可能玩兒出花呢?

當初《香蜜沉沉燼如霜》爆火後,楊紫接的所有戲裡,只有一部大概率播不出的《青簪行》是古裝。再演《沉香如屑》,更像是一種沒有意義的浪費和消耗。

2.

這些東西,觀眾看得明白,楊紫和她粉絲自然門兒清。所以一開始《沉香如屑》找來,楊紫本人婉拒,粉絲不約。

女主角是傳了景甜,又傳白鹿,兜兜轉轉一大圈,最後還是歡瑞自家人楊紫,被三個公章按頭,趕鴨子上架去“奶”新太子了。

從頭至尾,楊紫都保持著沉默,只在殺青那天發了一條動態。 (楊紫以前每逢殺青都愛寫小作文)

一個月後,楊紫和歡瑞合約期滿,不再續約,頓時粉絲們喜大普奔。

粉絲不滿歡瑞完全能理解,整整六年,歡瑞給楊紫的只有分手劇《沉香如屑》,還有撲相慘烈的《龍珠傳奇》《青雲志》《天乩之白蛇傳說》3部自製劇,總之資源很虐。

但劇拉胯歸拉胯,很難說它們完全沒有作用。

《青雲志》之前,童星出身的楊紫很長時間都無戲可拍,即便有戲也獲益有限。

山影和央視出品的《戰長沙》,當時口碑很好,放現在照樣是妥妥的爆款。楊紫在裡頭挑戰了從少女到少婦的“胡湘湘”,演技足夠亮眼卻少有人關注到,甚至很多人是在《香蜜》之後,才知道楊紫演了這部劇。

《大秧歌》收視優秀,但農村戲題材根本沒年輕人關注;《歡樂頌》裡,不討喜的邱瑩瑩火是火了,楊紫也因為大家對角色的又愛又恨被“撕”得蠻厲害。

那段時間用楊紫自己的話說,是被動、被選擇的。

她想演戲,想演偶像劇、仙俠劇、古裝劇;她想紅,而且從來不掩飾自己想紅,她太知道紅了才能有商業價值,有商業價值才有選本子的資格。而商業價值,或者說流量,是之前演的戲沒辦法給她的。

站在岔路口的楊紫,選擇加入歡瑞,朝流量小花的方向發展。

延伸閱讀  楊紫官宣新身份“禁毒提倡人”,一個手部動作,暴露堅定決心!

15年之前,歡瑞的《宮鎖心玉》《古劍奇譚》等爆款古偶仙俠劇,打造出了頂流楊冪李易峰,手上還握著《誅仙》《盜墓筆記》等大IP的版權。 15年恰逢《花千骨》大熱,開啟了仙俠網文改編的時代,對於以古偶仙俠見長的歡瑞來說,毫無疑問掌握了流量密碼。

歡瑞不能說沒有誠意,給楊紫的第一塊餅就是改編自《誅仙》的《青雲志》。

拉上當時炙手可熱的趙麗穎李易峰主演,讓楊紫飾演“白月光”陸雪琪。雖然劇播後楊紫被嘲長得不好看不符合冰山美人,但還是靠著演技收割了一些觀眾,同時讓她敲開了仙俠的大門。

《天乩之白蛇傳說》,你可以笑楊紫的白蛇沒有妖氣沒有靈氣,但不能否認她的演技和爆發力。

這場綠幕哭戲,都不需要特效,光是對著空氣撕心裂肺就能把人給看哭。很多網友刷到這段花絮後跑去追了劇。

這些口碑算不上好的劇,沒有讓楊紫立馬晉升流量,但讓她走向了年輕觀眾,刷新了大家對她的“小雪”濾鏡,證明了她演仙俠劇的可能性。

一個不知道算是冷知識還是溫知識的知識,《香蜜》的總導演和《青雲志》是同一個。

當初楊紫進歡瑞、演仙俠,說她不愛惜羽毛的聲音很多,而如果沒有走這一步,就像楊紫自己所說,她或許已經消失在娛樂圈。迫於壓力接下《沉香如屑》,或許也有還歡瑞人情的意思在,從此體面分手,各走各的道。

3.

《香蜜》之後,《親愛的,熱愛的》讓楊紫再火了一把,一躍成為頭部流量小花。

流量這條路楊紫是走通了的。她拍《女心理師》《餘生,請多指教》,搭檔的都是當紅流量小生,一部播出的時候討論度夠大,另一部被壓著沒播但期待值很高。

這期間楊紫不是沒嘗試其他角色。

《烈火英雄》,她是防火監督員王璐;跟張家輝合作的電影《沉默的證人》裡,她是實習法醫喬琳;去年年底殺青的電影《獵毒》,她飾演臥底潛入販毒集團的女緝毒警……播了的不說毫無水花,但反響都很一般。

只能說時也運也,古偶仙俠跌下神壇,正劇當道,現在的小花小生都想搭上正午陽光的車,楊紫幾年前就已經享受到了這種待遇。

可惜的是,楊紫走青衣路子的時候正劇沒在年輕群體裡成為主流,等她在流量裡摸爬滾打站上金字塔頂端,主流又是另一番景象,如今要想重回越發擁擠的正劇市場,不容易。

從一條道走到另一條道,牽扯的因素太多,公司的資源、過往作品累積的人脈、正劇對流量演員的考量……從前所有力氣都往流量上使,打響了這個招牌,找上門來的自然也都是流量作品,此時換道無異於另起一座高樓,這種事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

當年和楊紫一起拍了《青雲志》,吃到流量紅利的李易峰,早從《青雲志2》後就一直在嘗試轉型。犯罪懸疑電影《心理罪》、年代劇《隱秘而偉大》、火箭軍題材的《號手就位》……這麼些年他拍的片子不算多,但角色類型都不重複,然而效果平平無奇,說他轉型成功,不見得。

延伸閱讀  2022央視七夕晚會陣容曝光:百位大咖,21個節目,週深趙麗穎齊聚

也是巧了,楊紫身陷《沉香如屑》,李易峰出走半生,歸來仍是仙俠,就是沒想到這次仙俠失靈了。

有粉絲說,楊紫手握《戰長沙》,根本不存在轉型,想演正劇轉身就能演。這話多少有點理想化。

楊紫能演,跟有沒有好本子來找她演,真演了,看慣她演流量劇的觀眾能不能接受,是兩碼子事。

作為一個從《戰長沙》起就對楊紫有好感的普通觀眾,單純覺得有點可惜(是真的很想看楊紫演正劇)。當初她踩准了仙俠流量的點,這回能趕上正劇的趟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