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聯播》歐陽夏丹:父親早逝,她托起母親的晚年,婚戀成難題


關注我,每天帶來名人感動的故事!

歐陽夏丹,是央視著名主持人,《新聞聯播》的“國臉””,曾主持過《第一時間》、《經濟半小時》、《今日觀察》、《新聞聯播》等等欄目,更是出現在各大重要直播晚會的舞台上,獲得過年度央視十佳主持人,中國主持播音金話筒獎。

在進入到央視之前,她曾在上海電視台,主持《上海早晨》和《新聞夜線》兩檔新聞節目,並且是新聞節目的當家花旦。

只是這樣一個桂林女孩,從“海飄”到“北漂”一路打拼,很多人都說她是幸運的,殊不知,在這幸運的背後,有著無盡的心酸往事……

01.

歐陽夏丹,1977年出生在廣西桂林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搞科研工作的,母親是一位教師,上面還有一個姐姐。

小時候的歐陽夏丹,非常的活潑,聰明伶俐的她也很懂事,從來都不會讓家人操心。唯一讓父母擔憂的,就是她對電視太痴迷了,只要有電視,她就算不吃不喝都可以。

也因為這樣的喜愛,才讓她心裡有了一個堅定的想法:上電視,當主持人。

除此之外,痴迷的歐陽夏丹,還會趁著家人們都不在家的時候,拿著媽媽的碎花裙,模仿電視前的主持人,假扮報幕員。

上學後,作為小女孩的歐陽夏丹,非常的害羞和靦腆,好在遇到了當時的班主任,她對歐陽夏丹非常看好,尤其是朗讀課文這一塊。

再加上聰明伶俐的她,在學習成績上一直都很優異,是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為了開發她的優點,班主任更是加大培養力度,時不時地讓其在課堂上朗讀,甚至還拉著她去參加演講比賽。

就這樣,歐陽夏丹在中學生演講比賽中屢創佳績,而這一個個的榮耀,也給歐陽夏丹銘記於心,愛上了這樣的感覺,更加地想要上電視。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父親查出癌症,更是在高二的時候,因病逝世。

期間,為了能夠治療父親,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甚至還借了不少錢,經濟上十分困難,反觀媽媽和姐姐,為了不影響歐陽夏丹的學費,頂住了一切的壓力。

有時候,歐陽夏丹去醫院看望父親時,竟然發現媽媽用一個麵包當一餐飯。

雖然父親早逝,但媽媽的堅強深深地感染了歐陽夏丹,這樣的精神,也伴隨了她的一生。

一年後,北京廣播學院來桂林招生,得知此消息後,歐陽夏丹非常開心,她明白機會來了,靠著熱愛和優秀的成績,一路過關斬將,從幾千名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了當年廣西地區唯一被錄取的考生。

剛踏入北廣校門的她,還沒來得及享受喜悅,就迎接了一次特別的洗禮。那是在播音系的迎新晚會上,本來這樣的活動就是很喜慶,但沒有想到,當新生邁進禮堂時,燈光一下子熄滅了,這讓新生們都手足無措。

漆黑的一幕,再加上安靜讓人感到有些害怕,但沒多久,燈光再次亮起,伴隨而來的還有歡笑聲、鑼鼓聲,亂七八糟地響成一片。

一驚一乍的,讓不少膽小的新生嚇得嗚嗚大哭。看到這一幕,便有老生上來安慰:我們不是有意刁難你們,而是想讓你們知道,就算進了北京廣播學院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在這4年的時間,有太多東西要去學,而做主持人,更是要明白,反對聲隨時都有,我們只有在對立面站足3分鐘,任何時候到了任何場合,才不會怯場。

因為這次的事情,讓歐陽夏丹感觸很深,她想到了早逝的爸爸,想起了家裡的遭遇,曾經的自己不就是從“對立的環境”中熬過來的嗎?

此刻,她也明白了,只有準備充足、實力強大才是硬道理。

02.

為了能夠讓自己強大起來,她只能時刻訓練自己,每天都起得很早去校園操場上練聲。為了把性格中拘謹的成分剔除,她去了動物園,回來後就在眾人面前模仿了獅子、老虎等動物的叫聲和動作。

不單單如此,她看到電視就會坐下來,模仿電視上主持人的形象和表情,甚至她還羅列出了每個主持人的特點,進行揣摩和學習,就是想要形成自己的風格。

增加主持人的專業能力,她還會抽出時間去廣泛的閱讀名人傳記,涉獵各種學科,就是為了不斷地去充實自己。

努力讓歐陽夏丹迎來了收穫,她是北京廣播學院的優等生,更獲得國家廣電總局設立的“三大台獎學金”。

甚至在臨近畢業時,還直接被學校保送讀研,卻不料被上海電視台“重金”挖走了。

延伸閱讀  《流金歲月》蔣楠孫原型施南生婚姻觀:喝酒要痛快,愛就愛個夠

當時的情況是,北京廣播學院的學生畢業後,要么去央視,要么就回原籍,要是別的台要人,就要付給學校培養費。

歐陽夏丹原本的打算是繼續在北廣讀研,但沒有想到,上海電視台看中了她,並且有意招她做主持人,更何況,上海電視台也願意出錢,所以她就去了上海電視台。

假如人生是一個競技場的話,那麼,擺在歐陽夏丹面前的,無一都是好牌。只是在這翻開之前,都讓人有些懸著。

被挖到上海電視台後,歐陽夏丹本以為自己很快會在熒幕上露臉,但沒有想到,台裡沒有主持人的空缺了,新聞部、文藝部、專題部都是如此,而她也被“發配”去了行政辦公室。

對於這樣的做法,歐陽夏丹的心裡也有不少的怨氣:既然不缺人,為什麼要把我招進來,這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雖然心有怨氣,但一想到“對立的環境”,她有坦然了。那時的她的工作,主要是管理人事檔案,工作很輕鬆,就是檢查員工的檔案,核對後將填錯、填漏的,改正或者補上就行了。

那段時間,歐陽夏丹一開始能夠釋懷,但幾個月下來後,她看到一起來的同學,都在電視台里幹得風生水起,有著自己主持的欄目,反觀自己還只是一個行政,這不禁讓其焦慮起來了。

遠在上海的歐陽夏丹,非常的鬱悶,而可以訴說的,也只有遠在桂林的母親了。她撥通了媽媽的電話,在電話中,歐陽夏丹還大哭了起來,哭訴著這一切。

卻不料,媽媽語重心長地對她說:挑大樑的想法沒有錯,但要看準機會,沒準這是領導在考驗你,看看你是否願意幹小事,只有把小事干好,才能成大事。

聽到媽媽的話,歐陽夏丹的心才安定下來,將冷板凳坐得熱乎起來,在電視台裡,嘰嘰喳喳、笑嘻嘻的,給了身邊的同事留下了深刻印象。

03.

沒有想到,機會很快就來了。

上海電視台準備策劃一個華人新秀歌手大賽,決定用一個“新面孔”做主持人。那時的歐陽夏丹,扎著兩個小辮子,嘻嘻哈哈的,讓不少人都記憶猶新。

對於這一次的機會,便有人嚮導演提議:台裡有個剛分進來的小姑娘,看上去蠻有靈氣的,可以找她試一試。

隨後,文藝中心的負責人就找到了歐陽夏丹,對她說:全球華人的新秀歌唱大賽缺一個女主持,你來試一試吧。

這話一出,讓歐陽夏丹非常高興,她急忙回道:好啊,我也挺喜歡做文藝的。

上妝的那天,歐陽夏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在臨近開始前,導演還四處張望,怎麼還沒來,當看到上妝後的歐陽夏丹,她更是沒有認出來,反而問身邊的人:怎麼換人了都不和我說一聲。

其實,歐陽夏丹不單單是在外表上變了一個人,在專業素養上的出彩,讓在場的同行和觀眾都驚艷不已。

當這節目順利播出後,新聞頻道的負責人找上她:準備準備,上節目吧。

1999年9月,歐陽夏丹的熒幕首秀在《上海早晨》,這開啟了她的主持生涯,也見證了一個主持人在輝煌前後的不易。

當時的她,作為一個新人,要身兼數職,不但要播報、讀報,還要訪談,那壓力可想而知。回憶這段經歷,歐陽夏丹也感慨地說:感覺自己還沒有在游泳池裡適應,就被一下子推進了大海。

因為《上海早晨》這檔節目是早晨7點到7點半的直播節目,她每天都要在3點45分起床,因為太早了,沒有專門的化妝師,只能自己對著鏡子自描自化。

4點多,她就已經進了辦公室,開始搜索新的新聞,以及剛送來的報紙,快速地閱讀畫出重點。

一周五天,一日復一日,天天都是如此。

為了能夠保證節目的質量,歐陽夏丹告別了年輕人的夜生活,並且給自己定下規矩:晚上9點前,必須躺在床上睡覺。

或許很多人看電視上的主持人鮮光靚麗,殊不知,這背後有多少的心酸,而歐陽夏丹過得很寂靜。當別人都在外面享受夜生活,唱著卡拉ok時,她卻安靜地活在自己的節目裡。

正因為那默默地堅持,歐陽夏丹主持的《上海早晨》和《新聞夜線》,讓她征服了上海觀眾的心,喜愛她的人,都稱之為“小百靈”。

04.

延伸閱讀  《大考》首播質量高,陳寶國穩,王千源驚艷,王驍是來搞笑的

2003年,在上海已經工作了整整4年的歐陽夏丹,憑藉毅力和汗水,成為了上海電視台的當家花旦,更是積累了一群忠實的粉絲,還擁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小房子,日子過得舒心安穩。

就在此時,有一個在央視經濟頻道任職的校友,向她發來了“英雄帖”:我們正在組建一檔全新的晨間節目,需要一個性格開朗的女主持人,我覺得你很合適,快來試鏡。

隨後,她跑去了北京試鏡,當製片人看到歐陽夏丹後,非常滿意,直接就向其拋出了橄欖枝。

央視,對於每一位有上進心的傳媒從業者來說,這樣的機會實在太具誘惑力了。但面對央視的橄欖枝,上海電視台卻不願意了,他們可不捨得放棄這位優秀的人才,還放出話:決不輕易放人。

為了留住歐陽夏丹,上海電視台提供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讓其在電視台裡任選欄目。

這一波操作,可謂是難倒了歐陽夏丹,她一向聽話乖巧。一邊是央視的誘惑,一邊是上海電視台的恩情,不論去留都讓其很難受。

在猶豫期間,歐陽夏丹真是睡不著、吃不好,人都消瘦了許多。但最終,她還是做出了艱難選擇:主動請辭,檔案掛在人才中心,隻身前往北京。

在離開上海的前夕,她去了黃浦江畔轉了好幾圈,凝望著魅力的東方明珠電視塔。這裡是她夢想的開始,也是讓她起飛的翅膀。

當踏上飛往北京的飛機後,歐陽夏丹那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落,她心中是多捨不得上海啊。

剛去央視的歐陽夏丹,是屬於“編外”人員,從外到體制內,這一步非常難,而且甩掉鐵飯碗,去“北漂”做一個臨時工,讓誰都難以置信。

不單單如此,在央視有著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了,畢竟這是一個匯集全國的優秀人才,高手如雲,競爭壓力不言而喻,要想在這站穩腳跟,可謂是非常不易。

再加上,歐陽夏丹在上海打下良好的基礎,更是買了屬於自己的房子,但轉眼就“漂泊”在北京,一切都要從零開始,這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心裡不可能不難受的。

好在歐陽夏丹早有準備,她風輕雲淡地說:沒有人能夠隨隨便便成功。

05.

新的環境,新的開始。

對於這新的挑戰,歐陽夏丹一點都不敢鬆懈,每天起早貪黑,要多勤快就有多勤快。

每天的生活就是住處、電視台裡,兩點一線的連軸轉。

可以看看她每天的工作,你就知道她到底有多辛苦。

每天凌晨4點30分起床,5點就要趕到單位,然後化妝、定髮型、給節目配音,這些事情都要在6點前結束,6點到6點35分就是看稿子,之後就是下演播室對燈光,7點準時直播,到9點結束。

在結束後,就回去睡個覺,晚上還要開策劃會,後面又要準備看新聞,看看有沒有什麼新聞可以共享的。晚上10點就回家睡覺,這樣的工作可以說讓歐陽夏丹精疲力盡。

每每在看著鏡子時,歐陽夏丹都能夠看到自己的黑眼圈,而她也是調侃地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圈,我把它奉獻給《第一時間》。

歐陽夏丹清新的播報、馬斌詼諧的讀報,讓《第一時間》一推出就受到歡迎,收視率也一路飚升。因為這般,讓歐陽夏丹也快速成名。

2007年,帶著微笑的歐陽夏丹,靠著努力和堅持,收穫了中國播音主持最高獎“金話筒獎”。

這一切都來之不易,是她堅持不懈的努力,才迎來成功的收穫。

對於成功,歐陽夏丹一直都將其歸功於幸運,但殊不知,在這背後卻是不為人知的寂寞和堅守。

2011年,經過中央電視台公開選拔,歐陽夏丹一路過關斬將,成為了《新聞聯播》歷史上最年輕的“國臉”。

成功後的歐陽夏丹,似乎因為這些年來的“漂泊”,讓她非常心痛,只要一時間,她就會飛回桂林,飛到母親的身邊。

父親的早逝,讓媽媽用那孱弱的肩膀挑起了沉重的擔子,撐起了歐陽夏丹和姐姐的天空,不論日子有多艱辛,她在兩個女兒的面前,都是充滿微笑。

延伸閱讀  精彩反轉,電影《無雙》,教科書式的伏筆(上)

正是媽媽的堅強,讓歐陽夏丹在每每遇到困難和挫折時,都會表現得更加堅強和自信。

06.

成熟後的歐陽夏丹,有一顆感恩的心,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回家鄉,探望自己的母親以及親人,更是會去看望對她幫助巨大的老師。

甚至在央視的大舞台上,只要有機會,她都會說一說家鄉的人和事,誇一夸家鄉的山水美,表達對親人、對恩師的感激。

不但如此,歐陽夏丹還會忙裡偷閒,有空就會應家鄉的邀請,義不容辭的幫助,只為家鄉能夠做點事情,盡一點義務。

只是成就滿滿的歐陽夏丹,在婚戀上,一直都沒有消息,尤其是作為年邁的母親,曾多次催她趕緊找個對象。

在她看來,只有趕緊找對象才能夠照顧她,讓她在晚年之際,不再像自己一樣,孤單的度過晚年。

其實,對於婚戀來說,歐陽夏丹也很期盼,她曾說過對未來老公的標準:我心目中的他最好是不同行業的人,這樣才容易有新鮮感,我經濟上不依附於人,談戀愛看重感覺,要心跳加快,見不到就會想念的感覺。

雖然父親早逝了,母親這些年來一直都未曾婚嫁,但歐陽夏丹卻用自己的力量,托起了母親的晚年,還為孤單的母親在北京安了一個家。

曾經的歐陽夏丹,在央視暫時消失了一段時間,據說就是去陪伴母親。

而且在一次採訪中,被主持人問及有什麼心願時,歐陽夏丹說:希望媽媽不要為我太操心,如果我有個伴兒的話,媽媽也不用老在北京照顧我了。

為人父母,有誰不想看到自己的子女成家立業,兒孫滿堂呢?

如今的歐陽夏丹,已經45歲了,但在感情狀態上,卻仍舊還是空白的,在婚戀上面,她對母親還是有愧疚的。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獨自一人活得也精彩,但對於老一輩來說,只有結婚生子,他們才會更加的欣慰……….

-END-

原創不易,敬請點贊關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