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周鴻禕對話全文: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禕在“2019
T-EDGE全球創新大會”上談及當前的創新時代與創新的挑戰時稱:“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面對“創新時代的主要挑戰是什麼”這個問題的時候,周鴻禕表示,我就挑一點我最想吐槽的,中國未來最大的創新挑戰是害怕失敗的文化。我們整個國家鄙視失敗,看不起失敗文化,前一段羅永浩失敗了,大家都對他口誅筆伐,王思聰創新失敗了,很多人在消費他。

周鴻禕對話全文: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1

周鴻禕直言,如果整個國家民族都形成一種看不起失敗者的文化,就像前一段羅永浩失敗了,眾多媒體基本上全都是對他的口誅筆伐。王思聰投資熊貓創業失敗了,大家也是在不斷的消費他。我是覺得這種文化如果不改變,那麼很多人就不敢去真正創新,包括很多人不敢做前人沒做的事情,大家更願意去抄襲大公司已經走過的路。

周鴻禕稱,自己對中國人才非常有信心。周鴻禕表示,我同意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做自主創新,不能閉門造車。我們應該充分利用眾包機制,把全世界、全中國很多甚至默默無聞的智慧能夠調動起來。

周鴻禕對話全文: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2

周鴻禕對話全文: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3

周鴻禕對話全文:我們應該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4

以下為周鴻禕在2019 T-EDGE 全球創新大會的對話原文:

主持人:第一個問題就是創新帶來的挑戰,創新時代的主要挑戰是什麼?

周鴻禕:創新有很多挑戰,創新不容易,否則大家就不會天天呼喊要創新了,所以我就挑一點我最想吐槽的,中國未來最大的創新挑戰是害怕失敗的文化。我們雖然好像崇尚創新,我們衡量一個成功者,看他融多少錢,看他上市多少錢,我們會追捧。實際上大家知道創新結果99%的失敗,正因為失敗可能會意味著巨大的成功,但是我們整個國家鄙視失敗,看不起失敗文化,前一段羅永浩失敗了,大家都對他口誅筆伐。王思聰創業失敗了,很多人在消費他。我覺得這樣很多人會更願意去抄襲大公司已經走的路。

我們創新背後最大的挑戰是文化,如果一個國家和民族能夠形成容忍失敗、寬容失敗、鼓勵失敗的文化,我覺得不僅是對很多人是巨大的鼓勵,別人成功的創業經驗對我們幫助非常有限,因為我一致認為絕大多數創業成功包括我本人都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是很多人失敗,如果失敗者很坦然的把失敗案例分享,能夠讓別人避免犯同樣的錯誤,可能我們每個人都能夠加速創新的進程。

主持人:在互聯網時代,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我們最擔心的有兩個,一個是病毒,一個是隱私。在互聯網時代無隱私可言,給了人類前所未有的有一種不安全感,如今360公司一直在做網絡安全,您也是中國計算機協會的副會長,計算機安全方面資深專家,未來大數據時代,我們是不是會加劇這樣的不安全感?您有什麼辦法能緩解大家在這方面的焦慮?

周鴻禕:在大數據時代,我自己也感覺沒有個人隱私。當你用各種互聯網的服務,事實上你就把很多個人數據,讓步給了各種各樣的互聯網公司,所以我們的大數據散落在各個互聯網公司的服務器上。

我覺得我們只能去要求互聯網公司,或者是類似歐洲政府有GDPR,也就是說隱私數據不可能拿出去。國家應該出台相應的法規法則,要求這些公司能夠盡到最大能力的保護好大家的隱私。

但比隱私更嚴重的是,今天這個世界已經被軟件吞噬掉了。無論是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雲計算,本質上來講都是我們整個社會的基礎。國家的治理、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玩樂,都架構在軟件之上。軟件越複雜,我們的生活越先進,背後的系統越智能。不過軟件越複雜,就導致裡面有越來越多的漏洞,哪怕你是號稱密算網絡。區塊鏈很安全,但代碼是人寫的就一定有漏洞,有漏洞就會被黑客攻擊,整個社會基礎就會形成動搖。

事實上我有一個觀念,5G 技術推動不是看電影更快,而是網絡普及的發展。到2025年,我預計中國有500億物聯網設備,可能會把工廠、車間、車床、飛機、汽車,甚至整個城市都連到互聯網裡。到2030年可能會有一千億個設備。你可以設想一下,每一個設備都有可能成為攻擊入口和攻擊跳板。網絡安全如何防守,這對我們互聯網安全是巨大的挑戰。

如今基礎設施攻擊越來越多,因為產業互聯網和物理互聯網,把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連通後,過去對電腦文件的攻擊、病毒都可以變成物理世界打擊。面對這樣的攻擊,目前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解決方法,希望大家都來關注這個問題。當然像360這樣的網絡安全公司,也在試圖找到一些解決問題的方法。

主持人:個人的情感是非常複雜的,我們對安全的情感非常複雜,我解釋一下,人類對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有著相當強烈的複雜情感,一方面我們要安全,一方面我們不願意“裸奔”。我們其實一天24小時都是在一些監控人士的面前,其實是沒有任何隱私的,這特別可怕。

周鴻禕:我其實是比較支持鄺子平(對話嘉賓之一)的意見。因為我們人類往前發展,實際上進入人類深水區,各種技術不斷出來,每個新技術,包括基因技術、人工智能技術,都是雙刃劍,都是帶來利好的一面,但是也帶來更多安全挑戰。

所以我們做安全研究的人本身,講技術不安全並不是為了詆毀技術,也不是為了恐嚇人們不要使用這些技術,相反我們在使用技術的同時如何給它保駕護航,如何讓技術上發揮優點,使得大家更安全、更放心使用這些技術。

主持人:我們進行到下一個話題,就是人才。您覺得在數字技術時代,中國具備了人才的優勢嗎?你覺得如今,大量的海歸人士會不斷回國尋找機會,還是相反的趨勢?人才是否能對中國占據數字技術的高地起到非凡的作用?

周鴻禕:我對中國的人才還是有信心的,因為中國互聯網能夠發展起來,是因為我們有人口紅利。我們是世界上手機最多的發展中國家,它有巨大的規模,一個小小的idea,加上14億人口,都會是很大的應用。所以這些會使得很多年輕人會去嘗試。

還有一個就是我們每年培養眾多工程技術人員,360公司就有很多亞太地區最大的“白帽子”黑客團隊,我們有幾千名天天研究漏洞研究網絡黑客,我們在全世界挖掘漏洞排行榜裡面第一名,所以同單兵能力上來講,我覺得我們很多優秀人才應該還是並不遜色。我覺得真正缺乏的是通過一種組織和結構,把這些人才的作用給發揮出來。

另外一個我思考的問題是:中國應該推動什麼強有力的科技創新機制?美國有兩個機制值得我們學習:一個是眾包,一個是開源。

我同意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我們要做自主創新,不能閉門造車。我們應該充分利用眾包機制,把全世界、全中國很多甚至默默無聞的智慧能夠調動起來。我們應該開展國際開源傳統,這不是把國際開源軟件,拿回來改一改變成閉源,變成自己公司資產。而是在中國環境裡繼續打造出更多資產,一起在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鍊等方面形成自己的成果。

互聯網是網聚人的力量,我們用眾包和開源集中起來,我們的科研機制就能發揮出來。可能我們並不能像美國那樣,每年有很多諾貝爾獎得主,這短期是彌補不了的。但是我們通過工程師機制,讓更多的人可以參加到大型的數字化技術中去。所以中國並不缺少成功,我覺得我們缺少很好的協作機制。

主持人:你覺得2020年最大的發展機會是什麼呢?比如說在創新,或者經濟發展方面。

周鴻禕:其實我們這個行業是比較苦的,大家都覺得黑客、網絡戰很酷。但是這個行業很不賺錢,因為不賺錢,我才免費殺毒掙廣告錢,通過廣告錢來反哺安全的投入。

我覺得中國是在全球比較少見的對高科技、新技術特別追捧的國家。 2020年,我們可能看到中國在智慧城市,城市應急,包括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方面進行數字基建,整個工業和產業的數字化。這個數字化一定會給中國帶來發展,當然也會帶來安全隱憂,因為大家對安全問題會越來越重視,大規模的網絡攻擊可能會出一兩個典型案例,比如某個工廠或者電站被攻擊之後,會讓大家感覺到真正痛之後,可能這個2020年是新的起步之年,這個行業可能能真正產生一些巨頭公司。

相關文章:

周鴻禕:要包容羅永浩和王思聰的失敗 有失敗才有成功